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霸总家的小花妖(近代现代)——溺水的蓝鲸

时间:2020-02-10 09:31:21  作者:溺水的蓝鲸

   《霸总家的小花妖》作者:溺水的蓝鲸

  【本文文案】
  瑾笙是霸总周析家浴室里的一丛野花,周总亲自找人拔掉,又亲自追着打,再然后亲自浇水呵护,走到哪里捧到哪里了。
  瑾笙觉得什么都好,除了周总越来越喜欢撸他头上的花朵,摸的他抖三抖,忍不住骂他臭流氓,不知道花的花朵是那啥吗……
  而且他最近开始恋爱了,要给对象守身如玉的,虽然不知道对方的长相。
  直到对象答应了见面,却原来他一直是认识对方的。
  周总之前就喜欢撸他的花,摊开之后会不会把他花瓣揪秃?
  [每晚九点更新]
  PS:
  1、甜宠文
  2、晚上九点更
  3、请小可爱们爱爱我,么么~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瑾笙、周析 ┃ 配角:楚非、许邡、赵明熙 ┃ 其它:甜宠
 
 
第1章 齐刷刷掉马之后
  周析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房间里开着一盏壁灯,一眼可以看完占了卧室半面墙的猫爬架,架子最上面的猫窝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深灰色的丝绸手帕和一个洋娃娃用的方格小枕头,那个应该乖乖睡着的东西不见了,正在浴室里哼歌。
  他因为长年累月的浅眠,起床气尤其的重,周家上上下下只要是能吱声的都不敢在他闭着眼睛的时候吵到他,可明显浴室里那位不知道。
  他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深感自己前几天不应该答应和他见面,自从知道每天娇嗲的喊他哥哥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一个又甜又软的妹子之后,这家伙就拐弯抹角的开始报复他。
  因为是自己理亏在先,所以周析压着脾气忍了一会儿,浴室里那家伙大概是知道他醒了,由哼歌改成了放声高歌,嚣张的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忍无可忍,“瑾笙,天都快亮了!”
  “哦。”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小青年软绵绵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没关系,我已经洗好了。”
  他深呼吸,“下次,我们不要再半夜起来洗澡了好吗?”
  “可我是朵花啊。”瑾笙一边擦着毛茸茸的头发,一边从浴室里探出头,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半夜要是缺水,我会干掉的,干掉的话,第二天还怎么给各位客官种花呀?”
  周析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最后还是无奈的冲他挥挥手,“你过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瑾笙到浴室里拿了吹风,屁颠屁颠的坐到了床头,毛巾一撤,那一头绿色的长发便海藻似的铺开来,非主流男孩儿因为脸太好看的原因,所以并不能引得周析发笑,但他的被子瞬间就被头发打湿了一块儿,空调一吹,冷的惊人。
  虽然他表情没怎么变,但周析感觉得到,盘腿坐在床边的这个家伙,心里肯定特别的得意。
  自打他们两个认识以来,周析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在瑾笙身上占到过便宜,他幽幽的盯着乖巧的等着吹头发的小妖怪,突然勾着嘴唇笑了起来。
  “哎呀!”瑾笙惊呼一声,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周析这个臭流氓不好好赎罪,竟然挠他的胳肢窝。
  他弹起来又被迫坐了回去,周析早料到他的反应一开始就捏住了他的睡衣衣角。
  他把人困在手臂和床之间,压着声音低声道:“还要不要半夜起来洗澡了,嗯?”
  瑾笙其实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上面这个男人掀开,但他担心自己控制不好力度伤了他,于是只好僵硬得像咸鱼干似的,还死鸭子嘴硬,“我下次还敢,下次还敢!”
  “你这小王八蛋,还挺有骨气啊?”他早就把瑾笙的脾气摸通了,有恃无恐的威胁他,“你的户口可是在我户口本儿上。”
  瑾笙一听这个,瞬间涨红了脸,他已经是个老妖怪了,但是修成的人形太过幼稚,在户口本儿上他是周析的侄子。
  看他这个模样,周析就知道他肯定想起了什么,于是冲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笑眯眯的道:“儿子,叫爸爸。”
  瑾笙终于忍无可忍,咻的一下化作了一个绿色的小人儿,噔噔噔的爬上了猫爬架,把丝绸手帕一抖盖在身上,“睡,睡了。”
  “喂,怎么就睡了?不怕明天会干掉了?”周析挑着一边嘴角,伸手拿床头柜上的烟盒子砸了一下猫窝。
  小绿娃从猫窝里站起来,直接往他床上一跳,落到中途化作人形,一下把他按倒在了床上,“是,是你先,先不对。”
  因为那件事实在太羞于启齿,瑾笙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不顺溜。
  “怎么了?”周析倒在床上还不忘翘起二郎腿,瑾笙由于他这个动作而滑坐到了他的腰上,于是他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捏着瑾笙的鼻子,“和希溪谈恋爱的时候不开心么?”
  瑾笙被他这话给刺激了一下,猛的用膝盖撑着身子向后一退,然后两人都愣住了。
  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从周析的膝盖上蹭过去了。
  愣了两秒,瑾笙从床上起来一头扎进了浴室,还顺手反锁了浴室门。
  周析看着他的动作,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进了浴室之后,瑾笙迅速的缩进了浴室磨砂玻璃墙壁的死角,等到做足了心理准备,他这才目视前方,然后双手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自己的裤腰,眼睛向下一瞟,他嘶的抽了一口气。
  那个在他妖生里从来没有起过任何作用的东西,翘起来了!
  他当初怎么就进了周析这家伙的家里寄居,害的他都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的《影帝单独搞我和他cp的日子》,接近16w字的免费文,了解一下吗?各位看官~
  十八线开外的路言乐与大影帝搭上戏之后以为终于要飞升,却被黑粉全网黑。
  他与影帝唯一的CP饭冒了出来,不仅为他反黑,还写同人文吸粉,硬是让CP成为超话第一。
  有一天,路言乐无意看见了影帝的电脑文档
  ——那是他正在追的他和影帝的R18连载文。
  路言乐:这同人文太不真实了,影帝体力哪有可能这么好?
  影帝:你试试?
  外冷内热影帝攻X天然开朗小演员受
  一句话简介:试试就试试。
 
 
第2章 怎么进的门
  在第七次被人一脚踩醒的时候,好脾气如瑾笙也忍不住使了坏——把那人给绊了一跤,那人骂骂咧咧的站起来,一边拍身上的灰一边啧了一声,“青天白日,平地站着也能摔一跤,见鬼了吧这是。”
  那人用脚尖踢了两下地上凸起的石子,然后一脚又踩上了那一小片翠绿色的花茎。
  瑾笙在他脚底下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可不就是见了鬼吗?他在自己位于深山老林的小坑坑里活的好好的,平白无故的,突然就有人掀了他家的“天花板”,把他给暴露在了炎炎烈日之下,露水也没得喝了,要不是他是一株史前琉璃繁缕,指不定这时候已经被晒秃了,哪还能保持着青翠欲滴的颜色。
  现在可是夏天。
  这儿来了这么多人,他也不敢轻易挪窝,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已经被太阳晒得焉趴趴的,变得昏昏欲睡,但睡也睡不好,总是被人踩醒。
  那人被别人叫了一声,挪开了脚,瑾笙这才注意到眼前的景色已经大变样了,高大的树木在机械的轰鸣声中成片成片的倒下,刚才还只有几个人拿着会乌拉乌拉叫唤的锯子来开了一条路,怎么才打了一个盹,变化就这么大?
  他虽然听的懂的人类语言,但能理解的却是不多,只听得懂那些人类在讨论什么建筑啦别墅之类的。
  建筑他知道是什么,但别墅就不太懂了。
  太久没有入人世了,瑾笙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节奏了,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感觉恐慌,他一向是个学习能力强悍的妖,了解当代知识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等天黑他就找找附近还有没有什么风水宝地,挪个窝儿寻个天花板就想办法去学习学习。
  事实上妖怪和人一样不能立flag,否则脸有被自己打肿的可能,尤其是缺水导致他的五感衰退的时候。
  他这一闭眼,再醒过来已经不知今夕何夕,他发现自己被深深的埋在了地下,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硬邦邦的,一点儿水分也吸不出来,他可能要被渴死了。
  要是朵别的小花,可能气数也就这么尽了,但瑾笙是个厉害的大妖怪,他给自己施加了点儿小法术,咻的一下从水泥地基里穿过从已经装修好了的别墅的地砖缝儿里钻了出来。
  琉璃繁缕精脱离地面之后清清爽爽的,身上一点儿泥巴和灰尘都没有,绿色的花茎纠纠缠缠的长成了一个不足巴掌大的小人儿,然后脑袋上咻的冒了一朵蓝色的小花儿出来,像雷达似得左右摇晃着探路。
  他被水泥地基压了太久,现在想要找个适合自己休息的地方修生养息,而且他对这个地方还挺好好奇的。
  当下的建筑以及装修风格都和当初他入世的那会儿差别巨大,那会儿脚下踩的不是青石板就是木地板和泥巴地,而现在脚下踩着的纯白色大理石地砖光可鉴人,瑾笙可以清晰从上面看见自己优美的身姿。
  他扭来扭去的欣赏了一会儿自己,便蹦蹦跳跳的去找适合自己休息的地方了,别墅里的房间大多数都拉着窗帘,黑漆漆的不见光,只有主卧窗帘大开,阳光被玻璃窗过滤了一遍,温度正好。
  他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会儿,便哧溜一声溜进了主卧的附带浴室,外面的房间没有水,他也得补充一点儿水分了。
  浴室靠床的那边是一面磨砂玻璃墙,能透光,浴室又有水,瑾笙满意的舒了口气,闭上眼睛睡了。
  周析一下车司机便开着车离开了,眼前这栋位于郊区的独栋别墅他已经买了好几个月了,但搬进去住不过才两三天。
  周家是个大家族,周老爷子老来稀罕天伦之乐,希望家里人都能聚在一起,城里的大房子里七大姑八大姨、大侄子小侄女的住了一屋子,整天唠唠叨叨的要给他物色媳妇儿,整个A城的人都知道他周析性别男爱好男,但偏偏他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装聋作哑,非逮着他不放。
  他不堪其扰,便独自一人搬了过来,新家里连个钟点工也没有请。
  自给自足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放在卧室的方桌上,他扯了领带换了睡衣就端着酒杯进了浴室,刚躺进浴缸他就发现自己的浴室里好像多了点儿东西。
  他之所以一眼就发现了那东西,是因为他绿的实在太耀眼了,像是被园丁悉心照料过的盆栽,脆生生绿莹莹的,看着颇有些生机盎然的味道。
  被水声吵醒的瑾笙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发现有个人类趴在那个缸上在看他。
  看他的人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剑眉星目和一张厚度适中的唇,他的瞳色非常的淡,像一杯刚泡好茶,水润亮泽,但微微眯起来的时候却充满了攻击性,整个五官似是刀削斧凿出来的,英气十足。
  常有人感叹,周析这人明明是常年坐办公室的人却竟然没有染上半分书卷气。
  他突然起了身,瑾笙吓得差点儿立正,一个劲儿的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别踩我,忽略我,看不见我……”
  然而这人打他身边经过的时候目不斜视,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拿了块板砖似得黑色玩意儿进来,重新躺进了缸里。
  瑾笙微微松了口气,便听见那人冲着板砖道:“明天找个人来帮我打扫一下家里,尤其是浴室要好好弄干净,一个白天竟然给我长了一株花儿出来。”
  “不可能呀。”助理在电话的另一边惊叹,“浴室里又没那个条件,怎么长出花来的?”
  “你让人来打扫就对了。”周析挂了电话。
  “别呀,我不害人的。”瑾笙感到心里苦,心想,“这儿本来就是我的地盘儿,风水又好的很,才不想走呢,出去了又得被人踩来踩去,我又不占地方,你就让我趴这儿又怎么了!”
  心理虽然在这么激烈的抗议,但其实他安静如鸡,一如既往地一动不动,怂的一批,毕竟这年代妖怪怕人早就超过了人怕妖怪了。
  这些人类连妖怪的“天花板”都敢掀,而他们这些妖怪却不敢在人类眼皮子底下动一动。
  这不,这人类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的蹲在他面前拿手指戳他,他还得非礼勿视的闭上眼睛。
  妖生都这么惨了,你就让我趴这儿怎么了?
  “奇怪,还真长这儿了?”周析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声,“手感还挺好的。”
  瑾笙和一般琉璃繁缕不一样,他比他们要强韧千万倍同时也要更小株一些,因为修炼的太久,他摸起来已经不太像植物了。
  然而手感再好也没能改变周析的主意,这人让板砖儿明天把他打扫干净,瑾笙很气。
  周析披好睡衣出去了,瑾笙就踮起脚趴在浴室的磨砂玻璃墙上看他,因为还不熟悉周围的环境,也弄不懂这男人的性子,所以目前为止,他还不敢轻举妄动。
  周析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就坐在了床头,膝盖上放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散发着香味儿的咖啡。
  在头顶小花儿的小人儿目不转睛的注视下,默默地加班加到了深夜两点多,瑾笙自己都要忍不住睡着了,他才收了电脑,掀开被子下床来了。
  瑾笙一个激灵,赶紧趴了回去。
  周析放下电脑之后进来上厕所,他卧室附带的浴室非常的大,洗澡在一边儿,厕所在另一边儿,他上完厕所之后没有急着出去,而是拐弯儿到了洗澡这边儿来看了一眼。
  那株花还在地上长着,但似乎位置和之前有了一点儿轻微的区别,而且刚才这东西还仅仅只有茎叶,这个时候居然就打了花苞。
  眉梢一挑,他蹲下去用两只手指捏住了瑾笙,按摩似得在他身上揉来揉去,最后终于确定了这株花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
  瑾笙被他揉的浑身发软,口水都快兜不住的流下来了。
  他终于起身去洗手,瑾笙这才逃过一劫,呼哧呼哧的小声喘着气。
  确定了那小株花不是别人弄得,而是真的植物,周析就放心的睡了。
  瑾笙在他睡熟之后踮着脚丫子悄无声息的潜到了他的床边,略施小术让他睡得更熟了一些,这才慢慢的现出了自己的人身。
  床边儿的琉璃繁缕精还是少年人的模样,一头酷似非主流的翠绿色卷发,长度直到脚踝,囫囵的遮了遮他光溜溜的身体,巴掌大的小脸儿上嵌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淡蓝色的眼珠显得非常的灵动,再加上秀气的小鼻子和略带薄红的嘴,整个妖漂亮的毫无真实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