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小怪物(近代现代)——烟猫与酒

时间:2022-05-20 13:37:42  作者:烟猫与酒

   《小怪物》作者:烟猫与酒

  文案:
  连萧认识丁宣十年,照顾他十年,也烦了他十年
  丁宣是个傻子,他只会主动说两句话,一句是连萧,一句是宣宣爱你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萧,丁宣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星星不说话
  立意:关注自闭症
 
 
第1章 
  “你走吧。”
  连萧对丁宣说。
  .
  这几天冷得厉害,老北风刮在脸上跟抽嘴巴一样,扯得太阳穴生疼。
  连萧蹲在操场拐角的老槐树底下,书包没型没样地挂在背上,眯缝着眼望望天色,他把棉服拉链扯到顶。
  才刚下午三点半的光景,天色就闷得发毛,像块破抹布。
  老妈说是要憋一场大鹅毛雪,憋一星期了,硬是连根毛也没见下下来。
  身后小路上过去个人,是三年级的组长包大头。
  这人明明是隔壁2班的班主任,事儿多得烦人,一天叼个哨子到处溜达,没事老逮着连萧训,一星期恨不能让他叫八回家长。
  连萧憋了口气,猫着树后面没动。
  等包大头走远,围墙外正好传来一声不伦不类的狗叫和猫叫。
  他起身瞅瞅墙上的豁口,书包从肩头滑到手腕勾着,悠着劲晃了两圈,一扬胳膊甩了过去。
  “啊!”二光含着嗓子在对面瞎嚷,“连萧我干你……”
  “谁。”连萧熟练地两步登上墙,手掌一翻就蹲上豁口,从上往下看着二光,也压着嗓子。
  “你回回都砸我!故意的吧你!”二光揉着脑袋去给他捡书包,“你快下来啊!等会儿又抢不着机子!”
  二光最近正学着说脏话,跟个宝似的成天挂嘴上,在连萧跟前就能放放哑屁。
  他俩一年级刚认识的时候就挨了连萧一顿揍,刚认识挨揍的印象可太深刻了,灵魂深处的压制,两三年了都难以忘怀。
  连萧没搭理他,瞄准二光旁边的小坡往下蹦。
  姿势刚摆好,他就觉得后背冒冷风。
  果然,一落地就听见包大头在墙后吼了句:“连萧!你又逃学!”吹着哨子追过来。
  “走!”连萧薅过二光手里的书包往背上一抡,埋头朝巷口冲出去。
  “你就能在这时候快!”二光使劲吸溜一下鼻子,猫着腰在他身后追,“等等我!”
  连萧直从小巷冲出到分岔路口才停下,在路牙子上慢慢悠悠地上下蹦哒两下,望着二光等他撵上来。
  “我先……去……买个……烤红薯……”二光嘴里冒着白气,呼哧带喘地停在他面前撑了会儿膝盖,“你吃不吃?”
  “谁请。”连萧问。
  “以前不都你请吗?”二光装傻充愣地看他,鼻头还蹭着点儿风干的鼻涕。
  “那不吃了。”连萧扭头就继续走。
  “我买一个咱俩分。”二光又吸溜一下鼻子,一手拽着书包在地上拖着,另一只手在里面掏个没完。
  连萧没跟他一块儿往小推车走,在分岔路口有点郁闷地算账。
  二光的话戳中了他憋闷好几天的心事。
  以前老妈一星期能给他两三块零花钱,从上个月开始,直接减成了一块五。
  连萧不怎么馋零食,他爱玩。
  两块钱的时候跟二光去打拳皇,连花带赌的基本花不着多少币,还能请二光吃冰棍。
  现在想买点什么都得算着来,跟楼里那几个掐着煤气表,成天算哪家多用了,哪家又偷气了的大姨一样,这感觉就挺烦。
  “你弟吃吗?”正烦着呢,二光回头又给他添了一柴火。
  “那不是我弟。”连萧不耐烦地踢飞一颗小石子。
  “有弟弟还不高兴。”二光精挑细选了一个小红薯疙瘩,比量着掰了半天,分给连萧一半,“我就想要个弟,我姐天天揍我,我太没地位了。”
  连萧不接他话。
  他不喜欢边走边吃东西,接过来剥了皮,站在两三下就给解决了,然后直接往岔路口右边走。
  “今天星期五,不接你弟了?”二光杵着没动,面朝着左岔路口,特烦人地提醒他。
  连萧看看天,还是阴得惨白。
  丁宣平时四点半下托儿所,连萧玩到五点去接他。
  星期五托儿所放学早,四点就能接,但是他不想去。
  他烦丁宣,今天尤其烦。
  “没到点。”连萧不耐烦地冲二光皱脸,“走不走了,不你说抢不着机子吗?”
  “轴!”二光恋恋不舍地把最后一口烤红薯塞嘴里,说话含混成大舌头。
  他两只手往裤缝上抹抹,安排得特明白:“打两把然后去接你弟,我还得回家看紫薇逃没逃出来。”
  “你还看还珠格格?”连萧嫌弃地跟他拉开两米距离。
  “我姐看,我不看她揍我。”二光拖着书包追上来,“你不看啊?你不看还知道这么清楚。”
  连萧原本的安排跟二光差不太多,最多打两把,磨蹭到四点半就得去托儿所。
  虽然他真的很烦丁宣,也很烦去接他下托儿所。
  但是老爸老妈一个六点下班一个八点半,他再不乐意,每天接丁宣的任务还得是他,不接受都不好使。
  其实老妈领回来的是个“正常”弟弟,能跟他说话跟他玩儿,哪怕像二光跟他姐似的成天干仗,连萧觉得自己应该不至于这么烦他。
  有个弟弟玩应该很有意思的。
  以前他自己在家无聊得发毛,看隔壁楼里的双胞胎在沙坑里堆沙子,也挺羡慕的。
  “死了!”二光在耳边炸了一嗓子,把连萧喊得一愣,回过神差点蹦起来。
  “你喊屁!”他看一眼机子上自己已经被KO的靓仔小人,踢了二光一脚。
  “你今天怎么回事,都输两轮了!”二光比他反应还大,同时还躲得很灵活。
  他俩跟旁边实小的两个傻蛋打着赌呢,谁输谁包币,那俩小子开始喝倒彩了都。
  “急什么。”连萧也觉得自己今天发挥不稳定,心里长草一样,毛得慌。
  隔着店里的脏窗户往外看看,天色还是那么个天色,甚至觉得比刚才还亮堂点了。
  他拍了一下按钮重新坐下:“让那俩傻子过来重开!”
  接下来的三把,连萧算是找回手感了。
  实小那俩人被他锤得顾不上说话,旁边几个初中的都凑过来看。
  “挺厉害啊。”其中一个还说,“跟我来一把?”
  废话。
  也不打听打听这条街的拳皇是谁。
  连萧脸上绷着没表示什么,心里的尾巴都竖天灵盖上了。
  “今天没空。”他赢了就收手,拽着书包从凳子上站起来,示意二光该走了。
  “再打一局。”二光把他的紫薇都忘天边了,屁股粘着凳子不挪窝。
  “赶紧走吧,”老板小孙哥攥着把瓜子晃过来,“五点半了,等会儿你姐又来吵吵。”
  连萧正歪头瞅天色,被他这一句话给吓了个激灵。
  “几点?”他心里一提,跑去门口扒拉小孙哥的破闹钟。
  看见时针真的卡在5跟6之间,他头皮都麻了,二话不说就往外冲。
  “我日。”二光嘟囔一句,推开实小那俩喊了声“小孙哥找他俩收钱”,撵着连萧一溜烟地追。
  掀开厚毡帘门一出去,他愣愣,有些兴奋地追在连萧屁股后头喊:“下雪了!连萧!真大!”
  连萧哪还用得着他提醒。
  刚才从店里一扑出来,看见满眼白花花的大鹅毛,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盖半层了,灌进脖颈里的风跟灌他嘴里似的,压得他心里飕飕地直突突。
  他顾不上管二光在屁股后头嚷嚷什么,直朝托儿所冲,过路口的时候引得好几辆自行车急刹下来凶他“谁家小孩瞎跑什么啊”。
  连萧脚不沾地地跑到托儿所门口,看见已经锁上的院门和里面乌漆嘛黑的窗户,他僵在门口,瞪着院门喘气。
  “都……走完了?”二光终于追上来了,愣在他旁边也是一头懵。
  连萧没空接他话,绕着门卫室看一圈,空的,他把书包往托儿所里一甩,攀着铁门往里翻。
  “这门太高了!”二光在底下冲他喊,“说不定他自己回去了呢?”
  “他回个屁!”连萧脚底滑了一下,手掌心在柱子上蹭得火辣辣,咬着牙稳住自己,“傻子一个!路都不会认!”
  “那怎么办啊!”二光知道丁宣的情况,跟着干急,“不能被人拐走吧?”
  “你闭嘴。”连萧憋着劲翻过哗啦乱响的大铁门,连蹦带扑地出溜下去,趔趄出好几步才站稳。
  “我……”二光还想接着嚷嚷,从院外的墙角后面出来个推着自行车的大人。
  “干嘛呢?”那人两步过来,看清院门里的连萧,“嚯”了一声。
  “好家伙,你小子还知道来,几点了都?”他把自行车脚蹬踢下来,扶扶脑袋上的大毛帽子掏钥匙开门,“我差点要把你弟绑了运你家去。”
  这人是开托儿所兰姨的丈夫,连萧见着他立马松了口气。
  他这会儿都顾不上纠正丁宣不是他弟,隔着门喊了声“胡大爷”就问:“他人呢?”
  “办公室烤暖炉呢。”胡大爷掏钥匙开院门,搁着栅栏跟连萧解释,“哪都不愿意去,我刚接你壮壮哥放学,他也不跟我也不说话,就在教室门口等你。你兰姨回老家了今天,别的老师都下班了,外面还下雪,我怕他乱跑……”
  胡大爷解释了一堆,连萧听了大概就明白了。
  “知道了!谢谢大爷!”他不等胡大爷把门打开就继续往院里跑。
  托儿所的办公室在教室后面,在门口看不见,拐过教室连萧才看见那一扇亮着灯的小窗口。
  离着好几米远,他就听见里面一声接一声,规律到机械的拍门声。
  连萧绷着脸跑过去,从外面把门板上的插销“咔哒”抽出来,一把推开门。
  丁宣还戴着早上出门时,老妈套在他脑袋上的红毛线帽子,帽顶一颗白毛毛球,往下耷拉着。
  他被门板推得往后晃了好几步,白毛球也跟着一晃一晃的,直到站稳也不往上抬。
  “我。”连萧说,“抬头。”
  白毛球又顿了两秒,连萧不明白他听人说话和看人眼睛怎么这么费劲,简直像电视里那种不怎么灵光的机器小人。
  等得快要发火了,白毛球又动动,丁宣终于从围脖里抬起一张小脸。
  他脸小,被围脖帽子包着,两颗眼睛在帽檐底下又圆又大,像个漂亮的小女孩,偏偏仿佛看不见人,视线轻飘飘地游移到连萧脸上,很缓慢地定了定,才终于聚上焦,轻轻眨一下眼睛。
  “连萧。”丁宣的下半张脸捂在围脖里,声音模糊不清,抬起缩在袖口里的小手往连萧手里塞。
  连萧现在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很暴躁地一把抽开他的手。
  丁宣掌心里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连萧皱着眉往地上看,是一块小点心。
  他知道这个,老妈给丁宣交了点心费,每天中午吃完饭,托儿所老师会一人发一块。
  丁宣也低头看看,然后蹲地上去捡。
  “你捡它干嘛,都攥黏了,恶不恶心?”连萧看不得这个,上前一步把他扯起来。
  丁宣被扯得晃了晃,站稳后,他重新把黏糊糊的小点心往连萧手里塞,意思是让他吃。
  
 
第2章 
  连萧在一个月前第一眼看见丁宣时,一点儿也没觉得这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小孩。
  丁宣的到来跟他这个人一样,突兀又不正常,是老妈突然出门领回来的。
  当时大中午的,一家人正吃着饭,她接了个电话,脸色变了好几番儿,搁下碗收拾收拾,给连萧留了两张两块的毛票儿,交代他这两天晚上如果老爸赶不回来做饭,就去对门苗苗奶奶那儿吃。
  连萧脸皮厚,楼里小孩儿各家各户经常蹭饭吃,应了句“知道了”,就继续往嘴里扒拉饭。
  老妈又小声跟老爸说了些什么,连萧满脑子盘算着老妈不在家,这几天晚上他能跟二光多玩会儿再回家。
  心不在焉地听了两耳朵,他光捕捉到老妈语气挺严肃的几个词儿:人没了、初中、素华、小孩儿。
  她边说边飞快地换衣服穿鞋,连萧把碗里的肥肉丁捡他爸碗里,抹抹嘴刚要插话,老妈就干净利索地把门一带,“嗒嗒嗒”地飞快下楼。
  “谁没了?爸。”他只能冲老爸打听。
  “吃你的饭。”连萧估摸着老爸也没听明白,在窗边目送完老妈下楼,回来朝他脑袋上摁了一把,什么也没多说。
  不说拉倒。连萧也不爱关心他们的事儿。
  老妈拢共出了三天的门,那三天连萧都玩疯了。
  除了不好意思让苗苗奶奶等他吃饭,每天傍晚他比回自己家还准时,其他时间几乎就是没人管。
  老爸不到家,他连作业本都不掏。包大头揪着他要喊家长,他还能理直气壮地说“我爸没空,我妈没在家”。
  一直到第四天,连萧终于被包大头联合着班主任杨白劳,在班门口给他逮了个正着,摁在教室盯着写作业。
  连写带蒙加挨训,好容易捱到能回家,比平时苗苗奶奶家开饭的点晚了快半个钟,他都没好意思跟二光去游戏厅,一路冲到家楼下,远远就瞧见自己家窗户亮着灯。
  “妈?”连萧挺心虚地窜上去,还在楼道里就扯着嗓子试探,“回来了?还是我爸在家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