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哑替(古代架空)——可爱遥

时间:2022-05-27 09:02:18  作者:可爱遥

   哑替 限

  可爱遥
  简介
  余生漫漫,我来爱你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连载
  古代 - HE - 双性
  他爱你时,你胜过人间诸般景;他不爱你时,你不如门前淖泥沟。
 
 
第一章 雪夜
  这一年冬天的寿春城下了好大好大的一场雪。
  就像是仙人喝醉酒把白云揉碎了似的,白日里是银装素裹,入夜后连更夫敲梆子的声音都像是混了冰凌,落在耳朵里分外尖刺。
  有客栈屋檐下挂着大大的红灯笼,映着一边枯枝上的雪,就像是雪夜的一双眼睛,承了风雪里唯一的暖意。
  上官锦从客栈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听见脚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朝墙角瞥一眼,只见枯草堆下蜷缩着一个小小的人,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他没多在意,这样的天气,就是冻死一两个小乞儿都是常有的事,他是个商人,并不是圣人。
  裹着厚厚的鹤羽氅,撑了一把玉骨伞,上官锦反倒有闲心赏起雪来,萧萧簌簌的雪花落下,不一会儿就又铺满了寿春的街道。
  街巷深处传来隐隐犬吠,一辆马车稳稳停在面前,上官锦收伞要过去,脚下却蓦地一重,原是被人扯住了衣角。他下意识要把人踢开,抬起脚却发现那是个小姑娘。
  瘦得皮包骨头,一张脸皱巴巴的老鼠一样,看不出她的年纪。枯柴似的手就颤颤巍巍地拽着他,努力抬起头来,一个劲儿地抖。
  上官锦虽然是个面冷心硬的人,可对这么一个小姑娘还是狠不了心,便只能冷声道,“我不是菩萨,度不了你的苦,找别人去吧。”
  小丫头不说点头却也不摇头,就只是咬着嘴唇,拉着他不放手。
  上官锦见状就着了恼,“休要纠缠!”
  她吸吸鼻子,脸上是异样的潮红,攥着上官锦衣角的手又紧了紧,然后闭上眼睛一副生死由他的样子。
  之前不觉得,她闭上眼之后方才那种绝望纠缠着希望的眼神反而在上官锦心里渐渐清晰起来。他心里一动,居然蹲下身伸手轻佻地抬起她的下巴,“睁开眼睛。”
  这丫头身上冻得像是一块冰,她缓缓睁开眼,就那么看着上官锦,上官锦这才发觉,除去枯黄的乱发和脸上的尘土,这小丫头长得很好看。尤其是她这一双眸子,亮得像是寒夜里的星星,带着七分怯懦和三分决绝......
  这眼神像是刻骨刀,猝不及防地剜了内心深处某段回忆,上官锦动作微顿,“你要知道,我不愿救你的。”
  丫头张了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是鼻头一酸,两行眼泪划过脸颊和满脸尘泥,留下清晰的泪痕,看上去滑稽得很。美人一哭,梨花带雨,虽蓬头垢面也另添一段楚楚,真是个好模样的丫头,也可惜是个丫头。
  上官锦到底还是心软了,“也罢,你叫什么名字?”
  她依旧说不出话来,被上官锦这么一问筛糠似的抖得越发厉害,眼睛一翻居然昏死过去,倒把上官锦吓了一跳。
  车夫见主子迟迟不上车,忙打了伞来问,上官锦便丢伞将她打横抱起。
  这丫头瘦得让人觉不出重量,一身的骨头抱着都硌手,车夫见状惊疑,一时有些无措。
  上官锦也不见怪,毕竟连他自己都忘了上一次生出恻隐之心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一声轻叹随着他的吩咐散在风雪里,“去宫里传个太医,让到府里等我。”
  *
  上官府是这天底下顶富贵的人家,雕梁画栋石狮子,就连门匾都是金丝楠木的。匾上书“上官府”三个字,铁画银钩,据说是楚国先皇帝亲题的字,羊脂玉雕琢而成。
  听说上官锦回来了,一众小厮仆妇都到门口来迎,管家财生站在最前面躬身问道:“大公子,太医已经到了,可是您身体抱恙?”
  上官锦踩着脚踏下了马车,管家抬高灯笼才看见他怀里用鹤氅裹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他不敢多言,立刻让人去煮浓浓的姜汤。
  上官锦的卧室以椒泥涂墙,室暖生香,墙上挂着锦绣壁毯,铺着厚厚的西域贡品羊绒毯,软得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屋里设了火齐屏风,火盆里的银炭烧得红彤彤的,红木雕花拔步床上罩着雁羽做的幔帐。那瘦得像骷髅的小姑娘眼睛闭得紧紧的,躺在床上像是醒不过来了一样。
  好在宫里听说是上官府下的帖,急急派了最好的太医过来,上官锦又在一边盯着,也不怕人怠慢。
  太医轻轻抬起小丫头的手臂,皮就像是附着骨头长的,让人生怕力气用大一点就会把这小胳膊折断。他捏起一根金针旋入穴位,小姑娘才拧眉醒过来,屋里太过亮堂晃了她的眼睛,吓得她又紧紧躲回黑暗中。
  “姑娘别怕,臣给您把个脉,”太医说着就在她手腕上覆上一方锦帕,拈须凝眉,片刻后起身朝上官锦道,“大公子不用担心,不过是风寒罢了,臣开几贴药,服下去就好了。”
  上官锦点点头,转头示意管家带人下去领赏,又吩咐丫鬟给她沐浴更衣。趁丫鬟去备热水的时候他站到床前,低头看着那眼神怯生生不知道往哪儿看才好的小丫头,“你究竟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成了乞儿?你要我收留你,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
  小丫头这才缓缓看向他,眼睛里蓄了眼泪,亮晶晶的,她张开嘴巴用手指着自己的喉咙然后摇了摇头。眼睫一颤,泪水就顺着脸颊滑落洇湿罗枕,上官锦便皱起眉,“你是个哑巴?”
  小丫头点头,上官锦便显得有些扫兴,不耐地挥了挥手,“罢了,就当积德了。”
  话音刚落,丫鬟就来说热水备好了,上官锦不好留下,转身就走,谁知还没走出院子就听见屋里传来丫鬟一声惊呼:“这是什么东西——”
  上官锦心道不好,也管不上什么方便不方便就推门而入,结果看见那小丫鬟一脸的惊恐。而那个被他捡回来的丫头正抱着衣服遮住他自己的身体,呆呆傻傻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上官锦,还没回过神。
  “怎么回事?!”
  上官锦一声叱问,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便捂脸指着小丫头,“那是个怪物!”
  怪物?
  上官锦从不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便上前要扯下小丫头用来蔽体的衣服。小丫头一脸的惊慌无措,拼命摇头挣扎,可惜退无可退,被上官锦一把捉住手腕。
  他张大嘴巴无声地惊呼,眼泪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般直往下淌,上官锦却愣了——这小丫头根本是个不男不女的东西!
  他沉下脸色,“把太医再叫回来。”
  于是捡来的这个哑巴就被几个力气大的小厮抓起来按在床上,他吓得魂飞魄散,可细胳膊细腿的根本挣脱不开。一来二去,他手臂上被那些下手没轻重的小厮抓出指印来,面对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太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恐惧。他拼命摇头要躲,眼泪打湿鬓边的碎发沾在脸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最隐秘的地方被那太医苍老的手指掰开,小哑巴绷直身体,如果他能发出声音来,只怕凄厉的哭声能传遍整个上官府。
  好在太医很快就放开他转身对上官锦道,“公子,气分阴阳,人分男女,阴阳可以合一,男女自然也能同体。”
  “您的意思,这是个......阴阳人?”上官锦扭头看向床上抱着衣服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的小哑巴,“那他究竟是男是女?”
  “非男非女,不过他既然是女儿的装束,想来先前都是当做女子来养的。”
  上官锦聪慧过人,太医这么一说他便懂了,于是派人再将太医好好地送出去,自己走到床前。
  小哑巴被他笼在影子里,身体微微一颤,抱着衣服像是要把自己蜷成一只刺猬。他绝丽无双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低头不敢去看上官锦,仿佛他看不见他,就能当做他不存在一样。
  上官锦盯着他看了半晌,才道,“以后你就留在上官府,跟在我身边伺候吧。”
  小哑巴偷偷抬起脸来,依旧是那样的胆怯,他似乎不相信这个刚才还把他当成怪物欺侮的人,转脸居然就愿意让他留下。
  他水光盈盈的眸子里带着无辜的困惑,让上官锦有些不敢看。
  他撇过脸去,声音都似轻柔许多,“我给你一个名字,叫念锦,玉念锦。”
  小哑巴身体微微放松,面前这个高大尊贵的男人在那一瞬间仿佛很难过很难过。他的声音像是深秋吹落最后一片枫叶的风,落在人心里,凉凉的。
  他垂下眼帘,好像自己的心都因为他难过而难过起来一样。
  屋里久久只有炭火燃烧的声音,静得让人心慌。
  玉念锦把衣服裹在身上,慢慢爬向上官锦,大着胆子拉住他的手。上官锦一惊,下意识要把他甩开,玉念锦却握得很用力。他在他的手心上一笔一划写下了一个字。
  “恩?”上官锦看着自己的掌心微怔,转而笑得有些轻蔑,“你说你要报恩,就凭你?”
  玉念锦呼吸一滞,松开上官锦的手,咬着嘴唇低下头去。
  他眼底翻涌着的失望戳中了上官锦的心,他把手抽回去又放软语气,“你要报恩的话,那就得听我的吩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玉念锦一喜,仰起脸来冲他用力点了点头,生怕他反悔似的,惹得上官锦不由牵起嘴角。
  “好,”他说着就拍拍手,外面走进来几个小厮垂手侍立,“公子。”
  “带他下去沐浴,把头发梳上去,换身男装,”上官锦顿了顿,“既是非男非女的身子,那从今以后,就当男人吧。”
 
 
第二章 哑奴
  那些小厮恭恭敬敬地领了命,可床上的玉念锦却还是怯怯不敢动,仿佛是对方才发生的事心有余悸。
  上官锦心情不错,难得地对这个小乞儿多了些温柔,软声道,“跟他们去吧,有我在呢,不用怕。”
  如此,玉念锦才磨磨蹭蹭地系好衣带,小心翼翼下床套上自己那双破得能露出脚趾的鞋子,拖着脚步跟那几个小厮走出暖烘烘的屋子。
  外头又飘起了雪花,玉屑似的纷纷扬扬,玉念锦不由得打个颤,将衣服又裹紧些。他一面跟前面的小厮沿着回廊往外走,一面打量起这天下闻名的上官府来。上官府世代经商,几乎把控了中原的经济命脉,被称作天下第一豪族,财富难以估量,说是富甲天下也不为过。产业生意遍布中原各国,上至钱庄酒楼,下至青楼赌坊,无一没有他们的势力。
  因此,虽然中原各国重农抑商,可为着上官氏手中五湖四海的人脉,就算是高高在上的政客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也就是因为这样,上官氏的宅邸堪比皇宫,雕梁画栋、蘅芷回廊自不必说,檐角挂着的铎铃都是金玉打造。风一吹那声音叮叮当当,又脆又响。
  到了下人们住的地方,虽不及主屋豪华,倒也干净别致。屋里已经有人备下热水和新衣服,那小厮引玉念锦进屋,便道,“就是这儿了,你自己收拾吧。”
  玉念锦点点头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算作是感激,可他不笑还好,这一笑露出两个梨涡来,更显得他姿色动人。小厮便被他这一笑勾起了些歪脑筋,方才他也听人议论,说公子捡回来的这个小乞儿是个不男不女的。
  不男不女的人,简直世所未闻,他不由得往下瞥玉念锦被衣服遮住的身体。玉念锦也是警觉,把衣服拉得更紧,扒着门框躲到门后面,朝外面指了指。
  “哎,我这就走。”小厮盯着玉念锦看了好一会儿,佯装要走,却揪着玉念锦稍稍放松的时候一把关上了门把玉念锦按在地上。
  玉念锦吓得瞪大眼睛,登时挣扎起来,可这小厮平日里干的都是笨重的粗活,又怎么是他这饿了好几天的人能顶得住的。
  “小哑巴,你喊也喊不出声来,给我看看你下面,我就放过你。”小厮死死按着玉念锦撕扯他的衣裳,玉念锦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只能拼命摇头护着自己的衣襟。
  那小厮情急之下甩了他两耳光,只待玉念锦一脱力就把他的衣襟扯得大大敞开。又脏又糙的手在他胸前揉了一把,而后顺着他的腰去扯他的亵裤。玉念锦挣脱出一只腿来要踢他的命门,谁知反而被他握住脚踝动弹不得。小厮的手已经扒下他的亵裤,玉念锦挣扎着挺起身来,咬牙切齿地狠狠心,一头碰上身后的门柱子。
  “砰”的一声,额头上就见了血,顺着他枯瘦的脸颊缓缓滑下。
  那小厮慌了神,松开玉念锦就跑了,连门也顾不上关。
  呼呼的冷风直灌进来,似乎还有星星点点的雪粒落在脸上,刀片一样刮着生疼。玉念锦无力地躺在地上,摸摸索索地将裤子往上提,上衣被扒拉得松松垮垮他却已顾不上了,青砖地冷硬,寒意浸骨。
  他连发抖打颤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勉强抬起僵硬的手挡住自己的身体。温热的鲜血淌进眼睛里都已经变得冰凉,他眨眨眼,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后来他才知道,上官锦找他的时候,那个小厮因为太过害怕被上官锦看出异样。上官锦不仅亲自到下人住的地方把他抱回自己的明禧阁,连那个罪魁祸首也在上官府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上官锦那晚上可谓是震怒, 奴婢小厮乌泱泱在院子里跪了一地,雪落满肩了也没有一人敢出声,生怕惹恼家主也要被拖出三门外打死。
  上官锦贴身服侍的碎玉更是疾言厉色,“公子说了,玉念锦以后就是在明禧阁伺候的,若是再有人心生邪念出了什么差池......诸位都是上官府三代家奴,一家子的性命都是公子一句话说了算的,且好自为之吧!”
  那些人跪得久了,说话的声音都打颤,却愣是一点儿怨言都不敢有,只能恼恨那个不知死活的蠢材连累他们在这里受苦。
  玉念锦头上的伤口倒不深,只是血流得有些多,因此就算醒来后也一连好几天都昏昏沉沉的,身边服侍的人一个个小心谨慎,连床也不敢让他下。
  玉念锦本也不是多矜贵的身子,他只是想见上官锦,一刻见不到就心里发慌。可上官锦自有上官锦的事要做,哪有时间来管他?玉念锦自打醒过来之后心里牵挂得紧,可不能言语,比的手势人家也看不懂,连句话也传不上,就只能趁人不备的时候偷偷跑出去找他。
  上官锦如今是上官府的家主,上上下下的生意都要他经手,一日到头也没几个时辰在府里。可也许就是两个人有缘分,玉念锦一个人晃晃荡荡去到前厅的时候,正好听见上官锦的声音,就顺着摸了过去。
  他正在和人谈正事,却依旧非常警觉,话说到一半便撇下诸位大掌柜开门,见是玉念锦在门口鬼鬼祟祟的,不由皱起眉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