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应不识(古代架空)——莲卿

时间:2022-11-05 11:37:00  作者:莲卿

   《应不识》作者:莲卿

  文案:
  幼时,落魄潦倒的小皇子偶然救下了想轻生的小太监。从此冰冷深宫中,两人携手同行成了亲密无间的竹马和伙伴。
  小太监长大,以死相搏潜伏在强敌身畔,只为看着他的殿下能得偿所愿,立于万人之上。
  “你太聪明了。”高长风将人搂入怀中,惊喜又心疼。叶时雨仰望着他,心跳怦然。
  后来,幽暗潮湿的审室里,叶时雨再次枷锁缠身,下巴被人狠狠钳住,
  “叶时雨!你的能耐呢!你要知道,没有朕你什么都不是!”
  被陷害的叶时雨咽喉似火烧,心如碎玉。
  直到被流放发配的路上,他才知道他的陛下为保他一条性命付出了多少。
  好时好景,一叶知秋。
  再后来。
  高长风抚摸着他冰冷黯淡的耳钉,“你要什么都行,只要你回来。”
  腹黑深情皇帝攻x忠犬懂事太监受 双向奔赴 1V1 HE
  
 
卷一  同休共戚
第1章 
  永平二十三年,夏夜,露重。
  这深夜中的御花园还是那般花团锦簇,却没了白日里的秀丽,微风轻拂下影影绰绰的,只剩得蛙鸣虫叫,倒教人心里发憷。
  一个矮小瘦弱的身影自宫墙那头探出来,很是谨慎地左右察看着,确认无人后走到假山边上便吭吭哧哧地向上爬,随他爬得越来越高,月光渐渐铺在身上,看服制应是个小太监,只是年纪颇小,大约也就八九岁的模样。
  这假山本就不能攀爬,造的是怪石嶙峋,小太监不甚利索,爬到一半才发现这一段十分平整,自己的身高根本够不到上面的那块凸起,望了望下头又看了看上头,小太监背后倏地冒出了冷汗。
  他紧紧地贴着山石,思量着到底要如何是好,若是下去那便要被送到喜公公那里去,就算不死也得残了,倒不若再拼一拼逃出这深宫,或有一线生机。
  思及此,小太监一手扶着山壁,奋力踮起脚尖,另一只手臂几乎伸到了极限,他怕失去平衡头也不敢抬,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角向下滴,可指尖却始终触碰不到那一块小小的凸起。
  就在他几乎力竭之际,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小太监吓得是魂飞魄散,却没有力气再反抗,只能顺着这人的力道被拽了上去。
  定是要完了。
  小太监趴在山石上喘着粗气,不敢抬眼再看,却听得拉他上来的人问道,
  “你爬这里作甚?”
  这声音竟是个少年,小太监这才敢抬起头来,只见一十三四岁,身着月白衫子的少年正坐靠在山石中的一处小小洞穴处,月光洒在身上,泛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晕,此刻他的正一脸疑惑。
  无论是谁,小太监知道自己讲不得真话,便道,
  “我觉得好玩,想爬上来看看。”
  少年将信将疑,“你哪个宫里的。”
  “我是浣衣局当差的。”小太监答道,“你又是哪个宫里的?”
  “我?”少年倒笑了,“我是景华宫的。”
  “那是娘娘宫里的吧。”小太监叹道,“怪不得你的衣衫都这样好,不比我们这些粗使太监。”
  少年一脸兴味,“你可知刚才若没我,你就只能等着明日被收尸了。”
  小太监神色一黯,“反正也是早晚的事,这样或许更痛快些。”
  说着,他扶着山石站了起来,此处几乎已是整座宫殿的最高处,小太监满怀希冀地向外望去,映入眼帘的却不是他想象中的宫外街景,原来这里向后依旧是数不清的宫阙楼阁,绝望就在这一瞬将他完全笼罩,他身形忽地晃了晃。
  少年看出了端倪,一把将他拉住,
  “小小年纪就懂得寻死吗?”
  就这么一拉,小太监再没了刚才的勇气,探头看了看脚一软便瘫坐在地上,泪水涌出了眼眶。
  少年知道他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叹了口气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米。”
  “小米?随意了些。”
  “那你叫什么?”小米好奇地问。
  “我叫……长风。”
  “挺好听的,你主子赐的吧?”
  太监出身苦寒,本名大都有些粗俗,但凡有头有脸的太监基本都由主子重新取个吉祥的名号,少年的名字小米虽不懂什么意思,却觉得比旁人的都好听。
  长风失笑,“算是主子赐的吧。”
  两个人就着月色,竟就这么聊了起来,虽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却十分惬意,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小米的脸也跟着变得煞白。
  “你怎么了,今天夜里还来吗?”长风有些意犹未尽。
  小米却咬着唇摇摇头,眼里带着惊恐,“我怕是来不了了。”
  “怎的?”长风想起了他一开始意图寻死,“遇着什么事了?”
  “管事的岳公公说要将我献与喜爷爷,说是去吃香的喝辣的,他们以为我不懂。”小米蜷缩起来,“其实我知道的,进了他房里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长风一怔,他也不是不知道一些个有地位的老太监压抑久了便寻些难以启齿的乐子,他们虽不能人道,狠辣手段却多得很。
  看了看年纪尚幼的小米,羸弱的身体,幼滑的肌肤,肤色白得几乎发透,尖尖小脸上显得一双眼睛格外的大,若不是穿着太监的服制,这清秀漂亮的模样还以为是个小宫女,不正是那些老太监最喜爱的样子。
  见长风沉默,小米叹了口气,
  “我得走了,你能帮我下去吗?”
  长风点点头,拉着他几下跃下了假山,心中虽苦楚,小米还是赞道,
  “你可真厉害,若是有命回来,我还来这里找你可好?”
  长风点点头,目送着小米离开,片刻后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了他身边,
  “殿下,回去吗?”
  “回去吧。”
  原来这少年竟是四皇子高长风,走了几步,他复又停下,
  “司夜。”
  “在。”
  “你说我该不该去救他。”
  “不该。”
  司夜答得毫不犹豫,高长风怔了一会儿,才幽幽道,
  “也是,我已是自顾不暇,又如何管得了一个小太监。”
  此时的浣衣局里已是乱作一团,岳公公抬手便狠狠打了一个太监的脸,力道之大让他半边脸迅速肿了起来,这太监捂都不敢捂,跪下来直磕头,
  “奴才也没想到这小兔崽子敢跑,他肯定跑不远,奴才已经派人去找了!”
  岳公公狠狠啐了他一口,“咱家已经跟喜爷爷说好了即刻就送去,这误了时辰你能担待得起?”
  忽地一阵骚动,二人齐齐朝门口望去,本是看热闹的众人纷纷散开,来的正是一夜未归的小米。
  挨打的太监此刻是怒火中烧,他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将小米拽倒岳公公面前一扔,抬脚便要踹去,这一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可见平日里没少做过,岳公公却轻咳一声阻止了他的暴行,将其一把推开。
  “小乖乖,你哪儿去了,让爷爷好找。”岳公公此刻脸笑得像朵花儿似的,眼角的纹路都快要飞到鬓边,
  “啧啧,瞧这一身弄得脏兮兮的,等会儿你喜爷爷要不高兴了,快去给洗洗干净了。”
  岳公公虽和颜悦色地笑着,小米却觉得害怕,他本瑟缩着想后退,却被人提着领子带走了,一阵洗洗涮涮,甚至还用了平日里根本用不上的香胰子。
  更让小米难为情的是这几个人不顾他的躲闪,将他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小米本以为去了会挨毒打,可是他现在懵懵懂懂的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
  景华宫中,一夜未眠的高长风本应沉沉睡去,可他翻来覆去却如何也睡不着,眼睛一闭便是小米无助绝望的面容,他干脆翻身坐起,叫宫女小蝉拿来蛐蛐儿说要逗着玩,却将门锁上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本书来。
  高长风嘴里叫着好,手上却在翻着书页,直到窗户上的人影离去他才停止言语的嬉闹,专心致志地看起书来。
  一看起书来,高长风便忘了周遭的一切,直到日已西斜,腹中饥饿难忍,他才意犹未尽地将书重新藏于褥下,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唤小蝉拿来些吃食。
  小蝉进来,一双眼睛不看主子却盯着四周滴溜溜地转,见一切如常这才微微施礼,将饭菜放于桌上,
  “娘娘见殿下今日贪睡,便叫奴婢不要打扰。”说着打开食盒布菜,“只是殿下起的也太晚了,小厨房的灶火已灭,您就将就些吃吧。”
  高长风用手背碰了下菜碟,果然是已凉透,
  “谢过母妃。”
  虽已值盛夏,但这凉透的剩饭仍是寒至心底,高长风随意吃些便想出去走走,可甫一出殿门便听得正宫室那边欢声笑语,细听之下正是现在他的母妃——德妃在逗弄她的儿子,两岁的襄王高廷宗。
  德妃是如今后宫中如日中天的主子,虽已入宫八年,但皇上每每贪过新鲜后还是宠着她,这份盛宠可是宫中谁也抢不走的。
  可即便是这样的宠爱,德妃入宫七年才得一子,皇上大喜,不但从德嫔升了德妃,就连襁褓中的娃娃都直接封了王。廷宗,这名字一听便是给予了厚望,高长风没走正门,反而自殿后绕了一圈出去,他怕他的身影路过正殿,扰了殿中人的心情。
  就这么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假山处,高长风左右看看无人,提气轻松爬了上去,窝在那个只有他知道的小洞里,呆呆望着天。
  悬于空中的皎月洒下一片清辉,母亲的名讳中有一月字,每每当月光伏在肩上,高长风就当是母亲前来看他,本是在独享这一刻寂静,他却突然神色一凛,屏住了呼吸,两个灯笼由远及近,还听得一些私语,
  “听说没,喜公公又新得一个。”
  “听说了,年纪小的很,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三天。”
  “三天?你是高估了那个小太监还是低估了咱们喜公公。”其中一个嗤嗤笑起来,“能挨过今晚就不错喽。”
  高长风待那二人走过,缓缓站了起来,他低下头看到司夜正站在假山下,
  “我要救。”
  司夜并未应声,只是撤开了两步,高长风飞身而下直奔景华宫而去。
  作者有话说:
  感谢小可爱点进来,以下为食用指南:
  1.受事业心重,非纯良,不过受的事业是全心为攻。
  2.攻有深情也有渣,毕竟这定的调调是虐文。
  3.本文参考明制,但不会太严谨,这里新手作者一枚,哪里不太好了还请多海涵,我会努力进步哒!
  4.最后不要脸的求个收藏和小星星,谢谢各位小可爱!
  -----
  特别备注:本文是太监受,主角是没有了OO,但是其他都还在哦,因为当时年纪小未发育完全,嗯~就很可爱的那种。
 
 
第2章 
  景华宫里还亮着灯火,只是已没了刚才逗弄稚儿的欢笑,他的七弟大约是睡了,高长风用泥土将自己弄的更脏些,衣衫的下摆也扯出了一个口子,然后才莽撞地闯入了主殿内。
  德妃刚哄了稚儿睡下,终于得空喝碗甜羹,却见着高长风这样灰头土脸的闯进来,脸色有些不虞,示意宫女将孩子抱进寝殿内,这才斥道,
  “这又去哪里野了,弄得这副模样。”
  高长风嘻嘻一笑,“母妃有所不知,御花园中有个蛐蛐儿叫的是震耳欲聋,可儿臣翻找了半天也没能将它捉住,自己倒弄得一身狼狈。”
  “听说你又有两日没去文华殿了。”
  “罗少傅天天拉着一张脸,儿臣见着他就烦。”
  德妃佯怒,
  “莫要太任性。”
  高长风却不以为意,上前两步,“母妃,儿臣认识了一个有意思的小太监,想招来玩。”
  本想呵斥两句的德妃闻此言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她缓缓向后靠去,
  “你平日里甚少对谁上心,怎的想起来要一个小太监。”
  “母妃不知,儿臣是在御花园偶遇了他。”高长风一脸兴奋,“他年纪虽不大,会的玩意儿可多了,儿臣平日里总一个人玩太没意思了。”
  “哪里的小太监?”
  “浣衣局的杂役。”
  话至此,德妃紧绷的后背略微放松了些,但凡能分至浣衣局当杂役的,必定是没什么身份背景的苦寒人家,或许确实是小孩子心性,想找个伴儿一起玩。
  “母妃也不是不同意,但你总这样顽劣不去文华殿,回头你父皇问起来又要恼你。”德妃谆谆教诲,仿若一个恨铁不成钢的慈母,可高长风只听了上半句便喜笑颜开,
  “儿臣谢过母妃!”
  说完人就一溜烟儿的不见了,德妃叹了口气,一旁的宫女安芝上前轻轻抚着她的额头,
  “娘娘何苦为了他操心,反倒累得自己头痛。”
  “要不是当初以为自己不能再有子嗣,本宫又何苦寻了他来养。”德妃本想再吃几口甜羹,可放置了一会儿有些凝结,安芝一个眼色,小宫女立刻上前来端走,
  “不必再准备了,本宫没胃口。”德妃抬抬手示意安芝不必再按。
  “娘娘还操心着四殿下有没有伴儿,实在是仁慈。”安芝退下,去安排就寝事宜。
  高长风得了旨意,赶紧回偏殿换了身衣裳就直奔浣衣局去,虽已戌时过半,这里还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全宫中上至皇上下至奴仆,所有的衣服都在这里清洗,干到后半夜那都是常事。
  高长风的出现让正在干活儿的众人都愣住了,有机灵的赶紧去禀报了岳公公,不消片刻岳公公一路小跑而来,嘴角还沾着未擦净的油渍。
  “奴才见过四殿下!”
  浣衣局中见过贵人的没几个,闻言才跟着岳公公呼啦啦的跪下高呼,高长风点头示意他们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