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拒做皇妃(古代架空)——墨叶荷

时间:2022-11-09 18:08:05  作者:墨叶荷

   拒做皇妃

  作者:墨叶荷
  简介:
  三个男人,伊恩爱的让自己伤痕累累,于是,决定带着腹中的孩子离开。
  当他带着三个儿子远离世俗生活的时候,眼前的三个男人又是什么回事?
  耐不住三个大男人的软磨硬泡,跟着回了宫。
  可是他的男人们能容的下他,不代表其他人也容得下。
  为了保护孩子,捍卫自己的幸福,他斗这个,斗那个。
  说他的三个孩子不都是皇上的?
  你说对了,的确不都是皇上的,但,就算不都是皇上的,也轮不到你来说。
  他是男人,不跟女人一般计较,可是他不计较,这群疯女人在这里跟他计较个没完了。
  朝天一声吼:“我受不了了。”
  恩爱后,戳戳男人的胸:“把那群女人都给我处理了,能卖就卖,卖不了送冷宫去。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天黑之前处理不完,我就带着孩子离开”。
  第二天,三个男人一通乱忙。
  媳妇的命令必须听。管你是谁,敢拦着,卖掉。
  拒做皇妃的关键字:拒做皇妃,墨叶荷,拒做帝妃,小虐,后宫,
 
 
第一章 
  天阴沉沉的,那些大朵大朵的黑云像是要压下来般,看着就叫人害怕。
  寒冷的夜风使伊恩不禁紧了紧身上唯一的御寒衣物,一件满是补丁的棉袄。伊恩轻轻将窗户关上,以免冷风吹着了熟睡中的娘亲。可是破旧的窗户还是不争气的吱呀了一声,将熟睡中的娘亲惊醒了。
  “恩恩?”娘亲的声音还是那般虚弱,连着吃了一个月的草药看起来还是没有一点起色。
  “娘,吵醒你了。”伊恩朝着娘亲微微一笑,将娘亲伸出来的手放进被褥里,以免娘亲受寒。望着娘亲身上的破旧被褥,伊恩的心里很是难过。这件被褥是他们娘俩过冬唯一能御寒的东西。可是今年的冬天来得太早了,又比往年冷,这棉被已不够他们娘俩御寒,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做些刺绣去卖,以赚取银两买新的棉被。
  “都怪娘没本事。”娘亲将伊恩的思绪看在眼里,不禁充满的自责,“不仅没有给你丰衣足食的生活,还要靠你养活,看着你每每为了生计奔波,娘心里真是不好受啊。”说道最后,娘亲已经轻声哽咽。
  “娘,这点儿苦不算什么,只要娘亲的身体好起来,儿子什么苦也愿意吃。”伊恩将心里最大的愿望说了出来。娘亲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只要她能好好的陪在自己身边,吃苦又算什么呢?就算肩上的担子再重,自己也能挺过去。
  “要是你爹爹还在,你就能跟其他的同龄男孩子一样,过着幸福无忧的日子。也不会这么小就承担起一家的生计。”
  “娘,儿子一点儿也不辛苦。儿子求的是娘的身体健康,娘一定好长命百岁,要永远陪在儿子的身边。”伊恩的父亲是个教书先生,有一间草屋私塾,在乡里很有名气。从小,伊恩的生活虽不是很富裕,但也称不上贫穷,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五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使得原本平和宁静的小镇在一个月之间变成了人间地狱,这场瘟疫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包括伊恩的父亲。
  为了生计,伊恩和娘亲迫不得已离开了家乡来到了京城谋生,娘亲没日没夜地替人家做秀活赚取微薄的银两,为的就是能让自己的儿子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在一场冬雪中娘亲病倒了,年幼的伊恩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金钱替娘亲看病,这病一拖就是五年。
  这五年来,伊恩用娘亲教的刺绣给人秀些帛子,帕子之类的小物件赚取微薄的银两生活,虽然清苦,至少不会饿死,就是没有多余的银子给娘亲看病。虽说男孩子做秀活让人瞧不起,但是年幼的伊恩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来赚钱了,自己太小,没有人愿意雇佣自己,再者,自己的秀活做的很是不错。连自己也觉得有些小小的骄傲。找自己的人每次看到自己绣工都不禁连连称赞。
  娘亲的病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也要在最冷的那天来临之前赚取足够的银子给娘亲看病,伊恩心里如是想着。
  “傻孩子。”娘亲悄悄擦去眼角的泪珠。
  “娘,您再睡会儿吧,天还没有亮呢。”伊恩从床下拿出竹篮,“儿子出去会儿,马上就回来。”
  “恩恩,你是去醉梦楼吗?”
  “这些绣帕是红楼里的姑娘四天前订的,我现在就给她们送去。”醉梦楼是京城乃至全国有名的红楼楚倌,白天几乎是不开门的。进去也只能看到两三个伙计在清扫而已。可是到了晚上客流如潮,伊恩虽是一个男孩子家,但还是不怎么方便在晚上去那种地方,只好选在天将亮之时,客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把绣帕送去。
  “娘不是让你别再接红楼的生意了吗?好好的娃,总上那种地方,既危险又让人看轻,都怪我。”娘亲擦去眼角的泪珠,哪知这泪却越落越多。
  “放心吧娘,恩恩会小心的。”伊恩朝娘亲挤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再说,儿子的容貌这般平凡,有谁会注意到我呢?”
  “谁说的,在娘的心中,你一点也不比那些男孩子差。”
  “儿子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那你一定要早去早回啊。”
  “儿子知道了。”轻轻关上门,伊恩步入了黑夜中。
 
 
第二章 
  醉梦楼位于城西太平街的中心区,红砖绿瓦,鲜艳的飞檐,很容易辨认。
  当天空下起细雨时,伊恩的一只脚刚迈进醉梦楼的后门。伊恩不敢走大门,尽管自己长相平凡,很难叫人注意到。但一见到楼内大厅酒醉的客人,总有几分害怕,尤其是见到醉梦楼的当家芙柳时,他那双犀利的桃花眼总会让伊恩好几天心绪不宁。
  敲敲门,不一会儿,打着哈欠的伙计开了门。一见到是伊恩,便懒懒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送帕子,姑娘们都盼了你一天了。”
  “实在对不起,家里出了点儿事,所以慢了。姑娘们都起床了吗?”伊恩有些不好意思,说好了昨天要把绣帕送过来的,可是当心不下娘亲的身子,就迟了一天。
  “大阴天的,天又冷,姑娘们肯定晚起。你先去小厢房里等着吧。”伙计关上后门,打着哈欠回了他的暖屋。
  伊恩来送过好几次帕子,对醉梦楼也已经熟悉了七七八八。穿过了前面的院子,在走出回廊便是醉梦楼最为热闹的大厅,而伙计所说的小厢房则是在大厅最为偏僻的角落。
  刚出了回廊,风中传来了悦耳的乐声,伊恩停住脚步朝前方望去,不远处的的主厅灯火通明,莺歌燕舞,人影绰绰,一派欢乐的景象。
  尹恩觉得奇怪,往常这个时候醉梦楼是很安静的,怎么今天会这般热闹?
  不经意间侧目,蒙蒙细雨之下,西侧阁楼四角挂着的大红灯笼在细雨冷风中轻轻摇曳,阁楼檐角的兽首极有派头,伊恩想起这是当红花魁紫柳儿所住的阁楼,而自己篮子内,紫柳儿的绣帕就占了一半。
  伊恩思忖着是不是先把绣帕给紫柳儿拿过去,又怕撞见不该看的,想了想,伊恩还是决定先去小厢房等会儿再说吧。
  “伊恩,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家主子昨天等了你一天。”回廊的另一头,紫柳儿的贴身丫头欢儿手提灯笼走了过来,一见是伊恩,声音里透着不满。
  “真的是不好意思,昨天有事给耽误了。”
  “这样啊?反正你要去送绣帕,就顺便帮我把这百合莲子粥给主子拿去吧,我还要给主子去买东西。”也不管伊恩愿不愿意,欢儿就将手中的托盘往伊恩的手上一放,“小心点儿,别弄撒了。”
  “这个时候怕不方便吧。”
  这个时候去送帕子?伊恩心里很是忐忑,怕进了阁楼后撞见不该看的情景。
  “你看,灯笼都熄了,主子房里的客人应该已经走了。”
  伊恩朝阁楼望去,果然,方才还点着的四盏大红灯笼已经全部熄灭了。醉梦楼里有条规矩,凡事自己房里有客人的就要点燃房门外的红灯笼,直到客人离去。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条黑影在灯笼熄灭的时候从阁楼内飞了出去,紧接着另一条纤细的人影也跟着跃出了阁楼,紧追那黑影而去。
  进了小阁楼,却是一片漆黑。
  伊恩拍去肩上发上的雨珠,望着那黑糊糊的纸窗良久,踌躇着到底要不要敲门。房内没有点灯,柳儿姑娘像是睡下了。
  手抬起来又落下,如此反复好几次,伊恩最终敲响了门。
  可敲了一会儿,并没有人来开门,也无人应声。
  “柳儿姑娘,我是伊恩,给您送绣帕来了。”伊恩贴着门缝轻喊。
  屋内依然黑糊糊的,一点儿响动也没有。
  “柳儿姑娘,我是伊恩,给您送绣帕来了。”伊恩不放弃的又喊了一遍,声音也加重了不少。
  还是没有动静。
  伊恩心里渐渐浮起担忧,紫柳儿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这样一想,伊恩便想去推门,但转念又觉得这样不好,万一紫柳儿并不在房里,自己一个男子这样贸然进去实在不怎么妥当,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叫人来。
  伊恩将手里的托盘和篮子放在地上,就要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屋内突然传出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伊恩被吓了一跳,刚要迈出去的脚猛的收回,忙贴在门外轻喊:“柳儿姑娘,您在吗?”
  回应伊恩的依旧是一片漆黑的小屋,仿若刚才的声音是他的错觉。
  伊恩相信自己确实是听到了声音,这房里肯定是有人的,是小偷吗?不太可能。这里的灯刚熄不久,也就是说客人刚走不久。这麽快就有小偷进来了?伊恩在心里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个可能。那在里面的人除了紫柳儿还会有谁呢?
  略微思索,伊恩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虽然天气不好,但里面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
  里面的家具摆设的都很是整齐。窗边的一盆仙客来正含苞待放,几根火折子整齐地摆放在窗边一角。
  伊恩走过去拿起火折子,将一旁的鹤鼎上的红烛点燃,一只红烛虽不是很亮,至少能照亮一角,让自己看清屋内的情形。
  雕刻着美人图的玉石屏风后,大红色的床纱轻舞着,床上隐约睡着一个人。
  尹恩很明显的松了口气,看来柳儿姑娘是睡沉了还没有应声,既然这样,自己也不便去吵她。更何况自己一个男子,私自进入人家姑娘的房间本就是不妥的一件事。
  伊恩将门外的托盘拿了进来,又将篮子内的绣帕拿出放在桌上,心里正想着还是下次再来拿银子时,身后一声响动,刚要转身的伊恩腰际突然吃痛,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突然从后面伸出,将伊恩硬生生的扳过。
 
 
第三章 
  伊恩惊呼,慌忙抬头,对上了一双夹杂着血丝与怒火的眸子。
  “该死的,竟敢向本王下媚药。”
  “放开我。”伊恩慌张的挣扎,压根就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放开我。”
  一阵天旋地转,伊恩被抛向了床。
  身子撞上床板时发出巨大的响声,痛的伊恩呲牙咧嘴,痛入全身,肚里翻滚欲吐,顾不上身体的痛和不适,伊恩慌乱起身,却不料被一个庞大的身体压了下来。
  伊恩吓得尖叫,脑海和心里都被恐惧占满,剧烈挣扎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尖叫喊叫,“放开我,放开我。”
  “该死的。”暴怒的声音,毫不隐藏杀意。
  伊恩恐惧的浑身颤抖,拼死打着对方,想推开对方,奈何自己力气太小。
  让伊恩回归了一点清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要被一个男子毁了。
  在圣王朝,男男之风很是盛行,皇帝三宫六院,有一半是男妃。娶男妻和娶女人为妻一样稀松平常。且男子的贞操和女子一样珍贵。而且一个男子要是被另一个男子压在身下做了,那么此生都不能娶妻,只能嫁与别人为妻或是为妾。要是能娶到一个男妻,那真是喜上加喜。男子,但数量九牛一毛。
  “不要。”伊恩尖叫出声,泪水汹涌而出,胸前的凉意肆虐了全身,上身只剩一件小小的里衣,洁白无瑕的肌肤裸露在寒冷的空气中。
  “求求你,放了我吧。”伊恩泪如雨下,自己的挣扎和拳头对于眼前之人没有丝毫作用,伊恩只能哀求。爹爹曾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身为男孩子活的要有骨气。此刻,清白对于伊恩来说就是命,自己所能做的除了哀求别无他法。突然,对方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伊恩欣喜若狂,以为有转机。
  压在伊恩身上的人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伊恩感觉出他浑身紧绷,像是在强行压抑着什么。伊恩不敢抬头看对方,时间一点点过去,抵着对方胸口的双手开始问恩颤抖,欣喜的心情又被恐惧所取代。
  明明只是一点点时间,伊恩却觉得过了一世那般漫长,再也受不住这份煎熬,伊恩使出全力去推开对方。
  他要逃,逃离这里,再也不会来。
  自己后悔没有听娘的话,不接醉梦楼的生意。
  身后传来一声低吼。
  刚跑出屏风的伊恩被惊出一身冷汗。
  眼见手快触到门把了,伊恩心里一喜。
  就在伊恩快要打开门时,一个灼热似在冒火的身子欺上了伊恩只着单薄里衣的后背,腰也被紧缩住。
  “不要,救命——”伊恩大喊一声,泪水模糊了视线。
  身体再次被抛向了床,很清晰的床板断裂声传来,全身的疼痛几乎要让伊恩昏过去,甚至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直到一双手粗鲁的
  “不要伊恩正要绝望的喊叫,嘴却被对方用手捂住了。全身再次冒出了冷汗。此时的伊恩脑中一片空白,只是睁大了眼,不再挣扎。
  空气中只有
  微微的烛光倒映在墙上,也将两人交叠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恢复意识的刹那,伊恩看清了对方,也恨对方入骨髓。
  一个拥有沉肃与压迫气息,拥有一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锐利眸子的男人。
  伊恩记不清自己每次昏过去后醒来,只见墙上的烛光映出交叠的二人。
  当伊恩再次睁开眼时,对方已经衣冠整齐,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的目光冰冷而锐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