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五个渣攻为我醋炸天(穿越重生)——木三观

时间:2022-11-19 09:02:54  作者:木三观

   五个渣攻为我醋炸天

  作者:木三观
  文案:
  系统:只要完成五个刷渣攻任务,你就能退休了。
  第一个是皇家军事学院里的校园霸凌者,他会为了给主角受出气让你变成残疾。
  第二个是白切黑的帝国学院太傅大人,他为了给主角受出气让你退学。
  第三个是富可敌国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资本家,他为了主角受让你家破产。
  第四个是星际知名医学家,救你于水火治好你的残疾,但其实他是为了救主角受拿你做人体实验。
  第五个是权倾天下的帝国皇帝对你见色起意巧取豪夺然而爱上主角受之后将你打入冷宫……
  单维意:行了,我知道了,一起上吧。
  系统:?
  单维意:我要一次刷五个,懂?
  系统:您可能不太理解退休任务的难度。您除了需要以炮灰开局刷渣攻副本之外,还需要应对“主角受”的挑战。他们由快穿专员饰演,手握主角剧本,比您先进入小世界,先获得渣攻好感度,并会全程尽力阻止您完成任务。也就是说,您不但要面对五个渣攻,还要面对五个玛丽苏……
  单维意:我明白了。
  系统:您明白了什么?
  单维意:我要打十个。
  一个海王炸鱼塘的故事
  五个渣攻都不是正攻
  正攻是系统
  标签:
  穿书 爽文 系统 快穿 万人迷 修罗场
 
 
第1章 是你的身体
  太空舰桥完全透明,使得这条通道如同漂浮在星海里的一条玻璃吸管。
  帝国太子从容地漂浮其中,如同一叶浮萍。
  作为星际贵族,太子是改造人,光洁无暇的皮肤可以抵御太空射线的伤害,一双紫色的眼睛能直视熊熊燃烧的太阳。
  即便如此,他仍把自己穿得非常密实,严谨的套装妥帖地包裹着他肌肉发达的身体,纽扣扣到最上一颗,颀长的脖子上系着男士丝巾,脚踩长筒靴,就连双手也戴上一双黑皮手套,浑身不露一丝肌肤,除了那张英俊无匹的脸颊。
  穿过舰桥,他到达帝国军事学院的大门。
  军事学院是一座浮游的太空城,通过旋转模拟出和地球一样的重力。
  因此,当太子进入学院后,立即因为模拟重力而脚踏实地,皮靴踩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迎接的人低着头,并没有试图靠近他——所有人都知道太子的忌讳。
  他的忌讳,就是触碰。
  任何人都不能触碰他的肌肤。
  与此同时,他却拥有一个爱好:游泳。
  既喜欢游泳,又排斥身体接触,这在普通人身上是一个大麻烦。但在他身上却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题。
  学院体育馆专门为他保留了一个私人恒温泳池,就在学院游泳馆第三层。泳池连带的更衣间也是太子专用的。
  泳池旁,太子解下围着脖子的丝巾、包裹身体的西装三件套、黑手套、长袜、长筒靴,在除他以外空无一人的空间里赤裸身体,只着一条泳裤。
  经过军事特训和科技改造的身体完美无缺,连肌肉勾连的弧度都恰到好处,仿佛古希腊的雕塑长出骨肉。
  他闭了闭眼,跃入泳池,如一条灵活的银鱼般游动在碧波荡漾之间。
  如果仔细看的话,细心的人应该能注意到,太子的耳骨上贴着一个细小的银色圆形磁贴,乍看似是耳钉,实际上是军用的无线耳机,防火防水防射线,即便是在太空战争中也能保持优良的信号。
  在太子游了三圈之后,通讯器发出振动。太子用脑电波示意同意接听,耳廓便传来留言声音:太子爷,我们把上次那个擅闯泳池的家伙抓住了。现在就在更衣室外面,等着您发落呢!
  闻言,太子浮出水面,紫罗兰色的眼睛透出暗芒。
  一周之前,学院的一个男学生不知怎的居然出现在太子的私人泳池里。这个名叫闻鹿的学生在水里扑腾挣扎的时候抱住了半裸的太子,和他的肌肤进行了非常贴近的接触。反应过来之后,闻鹿感到非常恐惧,爬上岸后立即逃跑。
  太子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排斥这个陌生人的接触,十分震惊,没留神就让闻鹿给溜了。但他不打算将此事放过,便让跟班们把这个误闯泳池的人找出来。
  此时此刻,更衣室外。
  “发什么呆呢?”粗暴的声音在闻鹿的头顶响起。
  闻鹿还来不及回答,就觉得后脑勺一疼——粗暴声音的主人抓住了闻鹿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往后扯,使他被迫往后仰起头,便看到眼前站着几个穿着帝国军事学院校服的男学生一脸坏笑。
  如果是原来的闻鹿,一定会吓得面无人色。
  但现在的闻鹿,却是被一个快穿者扮演的,心里根本没有任何畏惧。
  闻鹿瑟瑟发抖之中保持着一丝倔强,紧咬着下唇流露出绝望与不甘。这样的情绪杂糅在他纯美的脸上,使得他顿时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就是抓着他头发的顽劣学生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艳:怎么之前没觉得这家伙还是有点姿色?
  顽劣学生愣神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太子身影出现在门边。
  一群刚刚还鼻孔朝天的坏学生一看到来人,就立即变成狗腿子一样谄媚:“太子爷,我们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抓来了,您说要怎么教训比较好呢?”
  太子刚刚游泳回来,完美无瑕的人造皮肤上散着泳池特有的气味,使他浑身充斥着一股冰冷的水汽,如同他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然而,这双紫色的高傲眼睛还是映进了闻鹿的身影。
  闻鹿按照人设表现着惊慌与倔强,糅合出令人怜惜的美感。身为草民的他用明澈的眼睛盯着尊贵的太子,但事实上,他更关注的是太子对自己的25%好感。
  一开场就25%的好感度了?
  闻鹿心里还挺满意的,有主角光环就是不一样啊。
  他是穿越者,已经通过系统得知这个时空角色的背景信息,知道太子排斥肌肤接触,也知道自己能让太子喜欢。
  只不过,面对这个独一无二的闻鹿,太子依旧模样冷淡,看着闻鹿的眼神似打量死物一般。
  如果不是系统提示,谁也不能知道这个冷漠太子竟对这个一面之缘的草民心怀隐秘的好感。
  闻鹿眼神里流露出恰如其分的畏惧,颤颤兢兢地说:“太子爷,我……我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我。”
  他那小鹿一样的大眼睛溢满泪水。
  太子仍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这个人太特别了。
  他轻轻抬起脚,露出还滴着泳池水的脚,往闻鹿脸上踩去。
  闻鹿心下一惊,却不敢忤逆,只得伏爬在地,侧着那张漂亮的脸庞,任由少年的脚掌在自己脸上摩擦。
  闻鹿闭上眼睛,鸦青色的睫毛抖动,营造出楚楚可怜的姿态。
  他知道自己是特别的,太子排斥与他人的接触,却在泳池的意外中,发现自己不反感闻鹿的触碰。
  此刻,用光裸的脚踩闻鹿的脸,也是为了印证这一点。
  当太子与闻鹿的皮肤亲密接触、反复摩擦时,他整个大脑都被满足感填满,充满愉悦,仿佛撸猫一般。
  当触碰别人的时候,太子只会觉得反感、恶心,但碰到闻鹿的时候,愉悦感却大得令人难以忽视。
  他碰到闻鹿,就如同孩子碰到熊玩偶,如同猫奴碰到小猫咪……
  不,这还不准确。
  应该是绒毛过敏的孩子碰到不会引起过敏反应的玩偶,猫毛过敏的猫奴碰到不会引起过敏反应的猫咪。
  太子愉悦地眯起眼睛,紫罗兰色的眼瞳泛着宝石般的光泽。
  闻鹿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好感度30%
  闻鹿也愉悦了:果然,我这个主角光环可不是开玩笑的。
  下一刻,太子缩回尊贵的脚,悠然开口:“不错,把他拉去人体实验室,皮剥了给我做一床被子。”
  闻鹿如坠冰窟:知道你是渣攻,不知道这么渣。
  虽然是穿越者,但闻鹿也只能拿到剧情梗概和人设。他在高维空间的时候是“神”一样的存在,看这个小世界如同看一本书。但当他进入小世界之后,就成为了其中一个角色。虽然他掌握的情报比任何人都多,但不代表他可以完美预测剧情的发展。
  就好比现在,他没想到太子在对自己保持30%好感的时候还能这么残忍。
  就是坏学生们听到太子这么说,也惊得下巴掉地上。
  闻鹿吓得眼泪坠地,满脸仓皇,可怜又可爱,即便是旁边的坏学生们也腾起怜惜之情。然而,他们可不敢违抗太子,只能诺诺答应,七手八脚地把闻鹿拉下去。
  没理会闻鹿的叫嚷,太子不徐不疾地回到更衣室,并关上了门。
  更衣室外的长廊冰冷,几个人拖着闻鹿往外。闻鹿有着主角受的设定,除了小鹿般的大眼睛,自然还有“轻得像羽毛一样”的体重。几个太空新人类要拖拽他实在是太容易了,轻松不费力。
  在闻鹿脑子乱糟糟地思索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的时候,走廊另一端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闻鹿因为伏趴的姿态,只能看到对方的脚穿着一双有着雅致繁复燕尾雕花的布洛克皮鞋。
  在这双精美皮鞋的主人面前,拉扯着闻鹿的“太子党”们也收敛了脾气,停下脚步,恭恭敬敬地说:“太傅大人。”
  闻鹿心里一顿:太傅!
  帝国的太傅大人,是这个专制皇朝的高级官员,位列三公,同时,他也是太子师。有着这一层身份,太子党的学生们对他唯唯诺诺也是可以想见的了。
  得知太傅前来,闻鹿心下安然:真是柳暗花明啊!
  在原剧情里,太傅对闻鹿一见钟情,暗恋闻鹿,是痴情男配。
  在太子狂虐闻鹿的剧情里,太傅作为备胎总是会在闻鹿遍体鳞伤的时候出手相助。闻鹿多次被太傅救走,但是又因为各种原因重新回到太子身边。最后,闻鹿决心和太子HE。《霸道太子撸上我》完结,又开启系列文《这个白月光我不爱了》。讲的是一个叫阮阳的男子暗恋太傅,但太傅爱着闻鹿。阮阳疯狂倒追太傅,虐恋N章,被虐到体无完肤时候才决定放弃。在阮阳转身离开之后,太傅才发现自己早就对阮阳情根深种,他对闻鹿不过是一种不真实的憧憬。太傅回头追妻火葬场,用诚意打动阮阳,HE。
  ——不过,这个和闻鹿已经没关系了。
  闻鹿只知道,太傅在他的剧情里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人。
  发现太傅来了,闻鹿连忙抬起头,去触发“一见钟情”剧情。
  却见太傅有一头蓝长发,从脑后束起,眼珠子是孔雀蓝色。长得一张瘦削白皙的脸,十足斯文老师模样,高挺鼻梁上架着金丝框架眼镜——这纯粹是装饰用,因为在新世纪科技高度发达,富人长寿无忧不会近视不会残疾不会患癌症……
  但学者都会戴眼镜,如绅士戴方巾,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装束。
  太傅清凌凌的蓝眼珠透过平光镜片看向被押着的闻鹿,只见这个年轻的男学生小脸煞白,神色慌乱,脸颊上缀满泪珠,着实可怜可爱。
  太傅不禁问道:“怎么回事?”
  学生们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听到太子要把闻鹿的皮给剥了,太傅眉毛微不可察地蹙了蹙,流露出微弱的恻隐之色。他说:“虽然这是太子的意思,却未免太残忍了。”
  能够直言太子过分残忍的,恐怕也就太傅一个了。
  几个学生心里虽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嘴里可不敢附和,只能讪讪闭嘴,尬笑回应:“太傅真是宅心仁厚。”
  闻鹿心下暗松一口气:嗨呀,果然还是温柔男配靠谱啊。
  太傅轻叹道:“我这么做或许会引太子不喜,希望你们不要感到为难……”
  几个学生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接话:太傅要我们放人,太子要我们虐人,妈的,就我们里外不是人?!
  太傅却继续说:“剥皮的时候,让操作员多打点麻药。”
  学生们听了,如释重负:“哦,只是这样吗?那我们可以办到的,没问题,没问题!”
  闻鹿如遭雷劈:操,这就是退休副本的难度吗!?
  太傅目光在闻鹿脸上流连,看着他僵掉的脸色,轻轻一笑。他半跪下身,凑到闻鹿跟前。距离之近,让闻鹿嗅到他身上似有若无的铃兰香。
  太傅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孩子,别怕,等着我。”
  说完,太傅便重新站起来,脸上还是那副温和却又冷漠的表情。
  闻鹿怔愣之下,却已经被拉下去了。
  太傅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更衣间。
  在他敲门进入的时候,太子已经穿好了衣服,连紫藤萝色的长发都已经吹干,如瀑布般挂在脸侧,衬得他的紫眸更为深邃。
  太傅温声说:“外边那个人怎么回事?”
  “关于这个问题,”太子淡声答,“我和师傅一样好奇。”
  ——语气说是好奇,不如说是怀疑。
  突如其来出现的一个来历不明的学生,却让太子触碰之下产生那么奇特的好感。太子第一反应是怀疑其中有诈。所以,太子决定把他送到实验室,将他的皮揭下来研究研究。
  太子请太傅坐下,又说:“我怀疑,他是故意出现在泳池里,对我实行勾引的。”
  太傅挑眉:“如果他不是失了智,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寻死的主意。”
  太傅这句话很好理解:大家都知太子忌讳肌肤触碰,所以到现在还是黄金处男。谁也不会触霉头去勾引他。
  太子何尝不清楚,他心里最忌惮就是这个:他并不排斥闻鹿的触碰,甚至说,他相当享受。这让太子感到非常危险。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他知道这很可能会成为他一个致命的弱点。
  “他的出现太蹊跷了。”太子淡淡说,“私人泳池是上锁的,他一个没有背景的贫困生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我已经查到了。”太傅回答。
  太子身体微微前倾,下意识地表现出求知的姿态:“师傅请说。”
  太傅道:“闻鹿无意中得罪了单家公子。单大公子让人把他丢到泳池里。”
  “哪一个单大公子?”太子似没印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