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黑夜微光(玄幻灵异)——心跳

时间:2022-11-21 09:11:00  作者:心跳

   《黑夜微光》

  作者:心跳
  标签:双男主
  主角:["周御庭","林歇"]
  简介:【双强+虐+灵异】
  林歇在特殊事务局上班的第一天就被那个在命案现场吃肉夹馍的男人恶心吐了。
  他只是一个普通富二代,只是想要解决自己从小到大做噩梦的事情,却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越卷越深……
 
 
第1章 公子如玉
  林歇往X事务第一分局塞了一千万,也没逃脱能力鉴定的环节。得了个C级鉴定结果。
  他从黑暗的鉴定室走出来,外面戴着头盔的鉴定员小美女盯着他满脸讶然。
  ABCD,四个等级。A等级可以进入第一分局。D等级只能做普勤。BC等级想进入其他分级问题都不大。
  林歇一个C等级跑到第一分局来,实在让人意料不到。第一分局只招顶尖人才,查最危险的案子做最危险的事。一般人进不来,也不想进来。
  局长春丽带着林歇进入电梯,她心里不悦,扫了一眼身边的富二代。
  这公子哥长得真不错,在男人堆里甚至可以用“漂亮”二字形容。
  一米八的个子,皮肤很白。头发微长,脸部轮廓很漂亮,眉峰英挺又带着几分秀气,高鼻子,薄唇。有一双桃花眼,却写满生疏冷漠。
  配上这一身雪白的高档定制西服,让人一下子就想到四个字,公子如玉。
  可第一分局不是模特公司。
  电梯敞亮。
  春丽已经将林歇的情况告知了周御庭,那小子预料之中的大为光火。最后贱兮兮道:“他自己离开的话不关我的事吧?”
  不用讲,这如玉的公子在局里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周御庭上一任搭档是个叫于心的女人——”
  春丽觉得是该先给他提个醒,周御庭的能力性格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于心因为工作中判断失误,导致一名群众死亡,在周御庭的强烈要求下离开第一分局。”
  林歇开口。他正是因为得知周御庭的搭档缺失才赶着送钱来填补空缺。
  对周御庭他已经了解得够多。
  X事务局最有名的成员,最有能力的办案员,也是最恶劣的惹事精。
  拥有可控的第六感,还有超出常人数倍的身体力量。
  传说中的男人,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也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林歇面无表情。如果是这个男人,也许……
  林歇是个通灵者,从小与鬼魂打交道。
  但这不是他想进入X局的原因,对于把自己的能力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个事情他没有兴趣。
  只不过从他记事开始,就经常做噩梦,梦里一直在逃,身后永远都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追赶,那恐怖的黑影有时候会伸出触须一样的东西,缠着他的脚腕把他往黑暗拖去。
  但梦一旦做到这个份上,他就会马上惊醒。
  他的洁癖也是因为这个梦染上的。
  同样的梦做了二十年,他在梦里逃了二十年。
  最初家人还相信他的,觉得有邪祟作怪,带他找遍了各种大师能人,用尽各种方法无效后,他们一致认为,小孩子只是单纯地做噩梦罢了。
  因为他没有因此发生异状,时间一久家人也烦了,甚至怀疑林歇为了找存在感故意撒谎。
  所以林歇十岁左右就不再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噩梦,尽管一星期内至少有一天会做那个噩梦。
  二十年,他毫发无损,但梦里的恐惧一直真真切切,一梦醒来必然浑身汗湿。
  没有周御庭解决不了的事情?
  那他是否有能力让他停止做噩梦?
  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试一试也没有坏处。
  “周御庭不喜欢有搭档,他觉得都是累赘。不好意思,这不是针对你,他对所有搭档都一样。”
  春丽带着林歇走出电梯,为了那一千万让她给这个小公子安排个其他工作也不是不可以。
  林歇听出局长对局里宝贝疙瘩的维护,生怕他这个C级人员拖了人家后腿。他没吭声。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手机就响了。
  林歇看了一眼,他已经入职,手机和局里系统相关联,工作信息直接发到手机。
  “长宁路18号。局长,我先过去了。”
 
 
第2章 案场吃肉夹馍的男人
  林歇最怕这种老楼,在进楼之前他带上口罩和手套。
  老楼的单元门是老旧的红木门,斑驳地掉了油漆。楼道狭窄,楼梯上黑乎乎的,还粘脚。空气中充满了奇怪的味道。
  他的胃里面一阵阵翻涌,差点吐出来,只好用手背紧紧压着口鼻。
  六楼。
  他们的普勤人员早就到了,拉黄线保护现场。
  屋里传出更加恶心的气味,就是这恶心的气味让邻居报的案。
  普勤拦住他,严肃道:“你是什么人?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X事务局凶杀一组。”
  普勤怀疑地看了他好几遍,最后掀起黄线让他进去。
  一进屋,恶臭扑鼻,他看到客厅里有一条大腿,还有一只脚。苍蝇成群乱飞,甚至还看到蛆虫蠕动。
  离门口最近的是那只腐烂的脚,严重变形分不出男女,几只苍蝇落在上面吸食腐肉。
  林歇做了最糟的想象,但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他咬死后牙,堪堪将胃里翻涌上来的酸水压了回去。
  “死了三天了,凶手是个有趣的家伙……”
  高大男人从卧室走了出来,一米八多的身高,寸头,穿着白T恤和蓝色牛仔裤。
  他手里拿着肉夹馍,粉红色的里脊肉从白饼中露出来,热气腾腾。
  他说着话,又一口咬了上去。
  “呕~”
  林歇再也控制不住,转头冲出门去扶着肮脏破旧的扶手狂吐不止,差点把胃都吐出来。
  普勤同情地看着他,不过并没有上前安抚他,新人都要经历这些,多吐几次就习惯了。
  吃肉夹馍的男人摇晃出来,靠着扶手一边盯着他一边把最后一口肉夹馍吃进肚子。
  林歇已经把酸水都吐完了,感觉到男人站在他旁边吃东西,他又干呕起来,实在一点东西都吐不出来了。
  “林歇是吧,”肉夹馍男人道,又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搭档周御庭。”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性,有种调侃轻松和玩味的调调。还给人一种强大的安心感觉。
  周御庭,活着的传说,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林歇摸出身上的纸巾,擦擦嘴角,然后才抬头看这个男人。
  周御庭这个男人充满了原始的野性力量,在还没有看清他的脸时就能感觉到他身上强大的荷尔蒙气息。
  就像盛夏的烈阳,热烈灿烂。
  他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帅气逼人,但不修边幅,野里野气的。
  “你好,我是林歇。”
  林歇伸出手,看到自己戴了手套,迟疑之后,扯掉了手套。
  那只手干净白皙细长,周御庭露出一丝痞笑,大大方方伸手握住,握得很紧,似乎在试探他的力量。
  片刻后周御庭松了手。
  “你有洁癖吧?”他道,戏谑地盯着白色口罩上方露出的一双漂亮眼睛,“我忘记提醒你,我这只手刚才摸了尸体,不信你闻一下。”
  林歇的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摇摇欲坠,那只握过手的手远远悬在半空。
  周御庭不再理他,自顾自进了房子。
 
 
第3章 挑衅的凶案
  受害者是个女人 。头,躯干,胳膊,腿,手脚。一共被分成了八部分。撕裂伤,没有工具痕迹。
  凶手把尸体分别放在不同的房间,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放过。像某种仪式。但更可能是示威挑衅。
  这是第二宗,同样的手法,同样的尸体摆置。同样不见头颅。
  过了几分钟,一身白衣的林歇步伐虚浮地走进来,虽然戴上了口罩,但能想到脸色很糟,可能把前几天的饭菜都吐了。
  那只右手还不自然地悬在身体之外。仿佛已经被他舍弃了。
  “要我领你看看现场吗?”
  周御庭问着,却根本不给他选择,伸手揽着他的肩膀,将人强硬带进卧室,全然不顾这个新人全身都僵硬了。
  卧室不大,也就放得下一张1.8*2m的大床,还有一个大衣柜。床上像酒店一样铺着白床单,死者的躯干光裸着躺在床上。
  是一个女人的躯干,生前应该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但此时已经腐烂发臭,与苍蝇为伍。
  房间的窗户是他们的人来之后才打开的,白色窗纱婀娜飘动。
  林歇浑身发抖,周御庭则推着他往前走。
  “通灵师是怎么工作的?要跟尸体接触对吧?”
  周御庭在他耳边发出邪恶蛊惑的轻语,还有似有似无的笑声。
  躯干近在眼前,伤口很不整齐,撕扯造成,已经开始腐烂,变成了黑乎乎的颜色,还流着黄色的水。
  周御庭抓起他的左手,帮他脱掉医用手套。
  “不……”
  周御庭动作太快了,且就算他反抗也反抗不了,这个男人的力量太过强大霸道。
  手下是冰凉的,软乎乎的,很古怪的触感。
  “啊——!”
  林歇抑制不住地尖叫,外面的普勤跑进来,疑惑地看着周御庭揽着那个白西装新人的肩膀。
  周御庭还转头对他们露出一口绚丽的白牙。
  林歇提着自己的两只手,像个残疾人,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白毛汗。口罩下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嗨,通到灵没有?”
  周御庭放开手,一屁股坐在死者的床铺上,仿佛他身后那具残缺的尸体躯干不存在一样。
  见林歇没反应,他又道:“你到底能不能行?”
  林歇逼自己把注意力从手上移开,尽管他感到无数肮脏的可怕的东西在他手上蠕动,它们要把他整个人都吃掉。
  他要疯了,要崩溃了。但还是用最后的理智克制住自己。
  “尸体死亡后24小时内我可以通过触摸尸体回溯一些记忆,但超过24小时就不行了。”
  “哦。”
  “不用皮肤接触也还可以。”
  “哦。”
  周御庭坐在床边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就像老师盯着幼儿园的小朋友。
  林歇有点被羞辱到,这男人满眼讥讽,作为X事务局的著名人物,他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自己背后的金钱交易。
  他扭头看房间,然后像僵尸一样提着手走出卧室。
  在阳台上他找到了一个不肯离去的灵体,是个小女孩,最多十二三岁。穿了套蓝色校服裙。
  小女孩懵懵懂懂,看着不像是恶灵,看到林歇,她伸手来抓,林歇急忙躲开。
  “这里有什么?”
  周御庭走过来懒洋洋地靠在门上。
  “一个小女孩的灵体。不是恶灵,也不是痴灵。”
  恶灵死的时候仇恨过大,大多面目全非,十分恐怖。痴灵看上去很正常,因为有心愿没有完成而不甘心离开,一般是为爱驻留。
  “多大的小女孩?”
  “十岁过一点。”
  “问问她谁杀了屋里的女人。”
  林歇看向小女孩,指指屋子里面。他与灵体没有办法靠语言交流。
  仿佛意会到什么,小女孩往阳台角落里缩去。露出惊恐害怕的神情。
  “不要害怕,你看到凶手了吗?看到了你就点头。”
  小女孩摇头。
  林歇失望地看看周御庭,但这家伙并不关心这里能否得到线索,他只是在看表演。
 
 
第4章 夺舍
  一无所获就从楼上下来了,林歇还提着手,摇摇晃晃,弄得他身后的普勤一直盯着他,就等适时伸手扶住他。
  周御庭将烧了半根的烟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使劲按了按。
  盯着林歇的两只手道:“怎么,这两只手不要了?”
  林歇张张嘴,已经说不出什么来,那些恶心的东西已经通过他的两只手,侵蚀了他全身,还想向他嘴巴里入侵,腐蚀他的身体内部。
  “你开车来的?”
  周御庭问。林歇点头。
  “我送你回。”
  看到林歇的白色野马,周御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车钥匙。”
  林歇的手伸向口袋,又停在半道。脏,太脏了。
  周御庭过来从他裤兜里掏出车钥匙。
  开车门,看着林歇上了车,关车门。
  豪车一路风驰电掣,闯了好几个红灯。引得女人们尖叫不已。
  林家的大宅子在城郊,林歇在市中心有套公寓,平时自己住。
  今天特殊,直接叫周御庭送回老宅,老宅有佣人,公寓没有。
  开进大门,里面管家就迎出来了。
  “你家小少爷今天摸了脏东西,这手不能要了。”周御庭没下车,将胳膊枕在窗框上,笑得没心没肺。
  管家赶紧接少爷下车,还吩咐佣人去放洗澡水。
  周御庭直接就把林歇的车开走了,管家还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
  林歇是家里的怪人,不怎么交流,行为更是古怪。所以他的事情,林家上下都很少过问。
  管家在林歇的吩咐下直接打开淋浴。
  “你出去吧。”
  等到管家退出,林歇就直接站在花洒下直挺挺淋着,淋了半个小时,才满心恐惧地脱掉衣服。又淋了半个小时,期间用完了整整一瓶沐浴乳。
  他把自己搓得跟红虾一样,转头又钻进浴缸泡着。
  这双手真恶心,要是能不要该多好。
  浴室里热气腾腾,林歇躺在浴缸里昏昏欲睡。
  花洒没有关紧,水滴嘀嗒~嘀嗒~地落下,在浴室发出回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