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死亡濒临(近代现代)——籽非鱼

时间:2022-11-21 09:19:54  作者:籽非鱼

   死亡濒临

  作者:籽非鱼
  简介:
  👁️   阅读:1万人在读
  🔗   来源:玫瑰文学网
  🏷️   标签:双男主,无CP
  👤   主角:["冼蔚", "顾羲一"]
  ​
  🔖   简介:南江市新成立第一天的办案队就发生命案,命案关键人物顾羲一是个浑水摸鱼顺带调戏办案队长的一把好手,一开始,冼蔚使尽手段要将顾羲一关进牢里,因为他觉得顾羲一这人的存在就是为祸社会,后来万万没想到这人只为祸了自己……
  未知死,焉知生,如果死者不能沉冤昭雪,那生者又该如何自处?
  三年前,一群高校少女集体失踪,案情引起了多方关注,警方找遍全市未能发现踪迹,这群少女是死是活?
  家属为何会收到血淋淋的包裹,早已死亡的人为何又在午夜打来电话?
  有些人会一念成魔,而有些人只会杀身成仁,这世上有万般种死因,但真相往往只有一个,揭露其罪恶才是永恒守则。
 
 
第一章 :密室杀人案
  人的生命越是卑微,就越是爱惜;生命是每时每刻的一种复仇,一种抗议。
  元旦夜,南江市潇湘公寓上午10:15时许。
  乐理含着一根棒棒糖,站在书房门口闻着门满鼻子的血腥味:“死的也真是时候,办案队才成立第一天就发生命案,不祥。”
  “你才不祥,能说点吉利话吗?”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秀丽的女人,穿着一身性感黑色连体紧身毛衣裙,在这个冬季火辣的像是在过夏季,她此刻烈焰红唇的四处张望着,似乎是在翘首以盼着谁。
  乐理鄙夷道:“看来你是很喜欢这个新成立的办案队啊!”
  “我就喜欢怎么了?”林曼曼斜睨了他一眼:“乐理,我不管你有多不满意,在冼队来后你最好闭嘴。”
  乐理不以为然:“你是说机关上刚派下来,那个和稀泥的冼蔚吗?”
  林曼曼随即瞪着他:“那可是咱办案队的队长,你客气点!”
  “你不就是看上了他那张死鱼脸了吗?”乐理不屑的叉腰:“机关上养尊处优下来的能有什么本事!等着吧,什么办案队队长,咱这队早晚得撤除。”
  林曼曼无语:“你能不酸吗?”
  “我有什么可酸的。”乐理脸色越发难看:“尸体应该马上送殡仪馆进行验尸,他却让我们先放着,他是法医吗?难不成还要等他来,用他那机关大楼的理论思想来破案吗?”
  林曼曼:“机关上下来的怎么就不能办案了?你别警种歧视好吗?”
  乐理正要再说点什么,林曼曼突然就眼前一亮,连忙理了理头发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嗨,冼队……”长还没说出口。
  冼蔚仿佛没看到她一般的直接大步往前走,一身警服穿得如同高定西装一样包裹着修长的身材。
  他这身西装革履的冬常服,明显是开完会就直接过来了。
  那整张脸白皙胜雪,透着冬月里的寒风冷冽,整个一冷若冰霜,开口第一句话是:“案发第一现场在哪里?”
  林曼曼连忙收回自己还在打招呼的手:“里面。”
  乐理咬着糖看着这人从面前走过,白了一眼。
  心想:还是跟个高傲的孔雀一样目中无人。
  冼蔚刚走进书房,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呕吐的血腥味,死者趴在电脑屏幕前,眼睛瞳孔放大的睁着那早已无神的双眼。
  冼蔚蹲下与之平视,只见着死者面部表情带着些许狰狞,电脑桌面全是鲜血,左手放在键盘上,右手握着拳垂在脚边。
  头部的眉心处一道枪伤,子弹进入头盖骨后,形成单向射入的伤口,伤口处流出了大量鲜血以及白色的脑浆,这也是全身上下唯一伤口。
  冼蔚观测着,从中枪的角度来看,凶手应该是拿着枪站在死者身后右侧射击的,当时死者正在电脑前坐着,因为听到了身后动静转头那一刻便被一枪毙命。
  他问:“死者身份信息。”
  林曼曼赶紧将死者信息递给他的同时又口述了一遍:“死者男,名叫江离,36岁,中锋集团的一名程序员,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三点左右,一年前因为女儿要在南江中学读书所以租下了潇湘公寓这栋堪称富豪区的房子,其死因是头部中弹,案发时室内开着空调温度26度,屋内物品摆放整齐没有打斗痕迹,死者是一枪毙命的,据我们猜测,凶手开枪时应该就站在书房门口。”
  冼蔚沉着一张冷峻的侧颜在光线中问:“还有一具尸体呢?”
  林曼曼工作积极的立马带路:“在卧室。”
  没有动过的卧室现场,女人穿着红色的丝绒睡衣仰躺在了床上,鲜血染红了大半个枕头,乌黑的头发覆盖在苍白的面容上,其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腿弯处还挂着一双肉色丝袜,整个人呈扭曲的姿态。
  更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女人的右手上还松垮的握着一支手枪,左手却拿着一只打开的口红。
  冼蔚带着手套走过去将女人的头发拨开,随即露出了一张令人惊恐的面容来,尸体左侧太阳穴处有一道枪伤直穿右侧眉骨,子弹从眉骨处沾着血,嵌到了上方白墙里去了。
  而她的这张脸,竟然是被生生划烂的,额头和两边脸颊都血肉模糊,脸上唯一完好的地方是涂着口红的嘴巴。
  林曼曼饶是有过几年刑侦经历的,在看着这女人的脸后也觉得渗人,死者满脸鲜血,一双眼睛睁的快要爆出来,张着的鲜红大口涂抹了一圈鲜艳口红,映衬的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更加诡异。
  这个死去的女人此刻躺在这里的形态十分冲突,画的凌乱的口红,没有穿上的丝袜,身上的金丝绒睡衣,以及脚上的红色高跟鞋都充斥着不寻常,没有哪个女人会半夜在家里穿着睡衣穿高跟鞋涂口红的。
  而此时的卧室墙壁上恰好挂了一张女人的写真照,不知道是什么年份的照片,但是从照片上女人的样貌来看,死者生前应该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冼蔚问:“她的身份呢?”
  林曼曼:“江离的老婆,名叫林娜,33岁外地人,她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死亡时间也在凌晨三点左右,我们在这衣柜里还发现了一个11岁的小女孩,这个孩子发着高烧被绑着手脚藏在了衣柜里,因为昏迷不醒已经让送去医院了。”
  冼蔚检查了一下衣柜,发现里面的衣服包包全是高档品牌,租着价格不菲的公寓,生活小资,单靠一个程序员的老公养吗?
  冼蔚:“谁报的警?”
  林曼曼始终跟着他:“报案人叫顾羲一,这间公寓的房东。”
  冼蔚:“人呢?”
  林曼曼:“说是自己看见了死人,头疼要去按摩,我让他按摩完后,直接去咱片区办案队录材料了,他说自己忙抽空来。”
  冼蔚抬眉,语气森冷:“你把人放走的?”
  林曼曼那张花痴的脸瞬间僵硬,因为他们冼队的眼神简直太可怕了。
  林曼曼懵了后,乐理在后面漫不经心的插话道:“谁敢放他走,大家都知道只要在案发现场待过的人都是被怀疑对象,这家伙是报了警后自己走的,等我们打电话过去时,他人已经在按摩店了。”
  “自己的出租房死了人却跑去按摩。”冼蔚嗤笑:“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乐理:“谁知道?我已经找人去按摩店堵他了。”
 
 
第二章 :对面住户
  冼蔚没再说话的去书房时,坐在电脑前的尸体已经被抬进了尸袋,他拧眉:“谁让动的。”
  几个警员都立马停止了动作,纷纷怔怔的看着他。
  乐理走了过来:“我让的,该取证该照相的都弄了,还放在这里好看吗?”
  冼蔚看了他一眼,冷着脸没说话,转过头去直接拉开了尸袋,他戴着手套的手指先是查看了一下头部的枪伤,是子弹从头皮颅骨穿进去,因为冲击波导致大脑脑干受损,从而死亡,和房间里面的女人死法一致,头颅中枪部位有烧伤和烟晕,证明都是在极近的距离开枪的。
  什么样的凶手能这么近的杀人,还让死者死前都没有反抗呢?
  冼蔚随即一路查看到了这人的手指,死者右手是拳头握紧的状态,并且握的死紧。
  乐理此刻也蹲下:“难不成握了什么东西?”
  冼蔚开始动手将死者的手指扳开…………
  乐理一副看菜鸟的表情:“喂,送去殡仪馆法医会勘验的,您何必亲自动手?”
  冼蔚没有理他,直接将死者手指扳开后,只见着那只已经有些尸僵的手掌心,写了一个“1”字。
  林曼曼眨了一下眼睛:“这是……死者自己留下来的线索?”
  冼蔚仔仔细细看着这个数字后,没说什么的站起来盯着乐理:“你亲自跟去殡仪馆一趟,看看江离脑袋里的子弹和林娜的穿颅到墙上的是否相同,尸检的任何情况立刻汇报,你没有理由拒绝。”
  乐理眼底不屑的看着他,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冼队长才上任第一天就这么嚣张吗?
  “冼队长,我凭什么没有理由拒绝?”
  冼蔚冷眼扫视了一下他,然后去阳台查看了。
  乐理见他不理自己,暗骂了一句:“妈的,什么脾气!”
  林曼曼柳叶眉一横:“自从他就任通告下来,你不满的情绪已经传遍整个局里了,他能对你客气才奇怪了。”
  “老子就是不服他,也根本不想被调到这破办案队。”乐理说完,双手插兜的就上了殡仪馆的车。
  林曼曼依旧踩着高跟鞋‘踢踏踢踏’的跟在冼蔚后面查看阳台,就在她喜上眉梢能跟男神一起查案时,冼蔚皱眉的回头看着她:“你在走秀吗?”
  林曼曼:“啊?”
  “我不知道你身为警察,穿这一身是干什么的,但是这是案发现场,不是你花枝招展的秀台。”他说的一本正经,周围十几个警员都目瞪口呆。
  林曼曼瞬间委屈:“那个队长,我今天其实是休假来着……”
  冼蔚:“我不喜欢听解释。”
  那严肃到骇人的眼神,林曼曼不觉的扯了扯自己裙子,捂着自己低领的胸口:“……”
  她今天休假被叫来都还没抱怨,居然还要先被教训一顿,幸而她车上常年放了几套衣服,飞速的去车上换了一身运动服,又把一头卷发扎起来才回来。
  冼蔚此时站在还开机的电脑前,声音毫无波澜的问:“这是代码吗?”
  “是吧!”林曼曼看到亮着的屏幕上:“江离是高级程序员。”
  冼蔚目光紧紧的盯着桌面的代码:“查过这对夫妻生前的人际关系了吗?”
  “父母都是外地人,江离十年前就入职中锋集团做程序员,根据死者亲友邻居的问询材料,江离生前是个不爱说话,业务能力很强的老实人,和谁交集都不多,但是林娜就有些问题了,据这附近的邻居讲述,她风评不是很好。”
  冼蔚看着她脸色有些不好意思:“你直说。”
  林曼曼再美艳也是个没恋爱经验的姑娘家,所以低声道:“这里的住户风评两极化,男人都说林娜各种好,因为林娜长得很漂亮又会打扮,女人就各种不满,说林娜生前很爱跟年轻男人不清不楚的,都说可能是林娜和谁的奸情败露,她杀了自己老公后又自杀。”
  冼蔚此刻却冷笑:“江离是不是林娜杀的我不知道,但是林娜肯定不是自杀的,自杀的人持枪,对准自己脑袋的时候不会斜着往上打,否则从头骨出来的子弹,不可能镶嵌在三米高的墙上,再者林娜脸色的伤痕不是死前的,按着出血量和皮肤裂纹来看,至少是死后两小时被人刻意用刀划得。”
  冼蔚的这一番分析让林曼曼惊讶了几分,她男神不是一直在机关呆着吗?怎么这听着对命案还挺了解的?
  冼蔚又问:“公寓的监控全部调了吗?”
  林曼曼此时有些无奈的说:“全部调了,目前能看到的监控里是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的。”
  “能看到的监控?”
  林曼曼:“是,这家电梯和走廊的监控全部被删了,能调到的监控全是其它单元的。”
  冼蔚顿时皱眉,突然看到了阳台下的一盆猫砂。
  冼蔚便绕到阳台的位置,这个位置朝南,从十几平米的高档阳台望出去,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公寓单元楼。
  冼蔚问:“对于晚上的枪声邻居怎么说?”
  林曼曼点头:“大致问了一遍,因为是凌晨三点发生的案件,隔音又特别好,除了楼上有一户说隐约听到了枪声以外,其余住户都没有感到昨晚有什么异常,而现在我们清点了屋里所有的东西,没少什么财物,就是两个死者的手机不见了。”
  冼蔚冷笑了一下,指着对面:“查一下对面楼13楼住着什么人。”
  林曼曼:“查对面干嘛?”
  冼蔚:“你没看见吗?对面也栽种了十一盆的天竺葵,。”
  林曼曼顿时看向这边阳台上开的正灿烂的天竺葵,恰好排列整齐的十一盆,而对面同样的位置同样数量。
  冼蔚又指了指阳台上的白色羽毛灯,和对面的又是相同。
  林曼曼咂舌:“两家的阳台一个装饰,又是面对面的,复制粘贴吗?”
  冼蔚让林曼曼查对面楼的信息,很快对于死者最近两天接触过的人做出排查后,发现因为是假期这家人没出过门,这两天也就接触过三个人。
  一个是披萨店老板,一个是钟点工,另一个就是房东。
  冼蔚随即带着这三个嫌疑人的信息,赶回了办案队。
  在这个城区最热闹的地带成立的办案队,是把曾经的一个旧写字楼给租下改装了一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