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天降学长是个白切黑(近代现代)——提裙

时间:2022-11-22 09:01:42  作者:提裙

   天降学长是个白切黑

  作者:提裙
  简介:
  邹百辰在全天制辅导班里盯上了来兼职的大学生。
  这位十九岁的助教声音苏,脾气好,讲题有耐心,可邹同学偏就爱看他眉间那点隐隐的忧郁,成天到晚有意无意的使绊子,闹得人家按时下不了班。
  可某日带头惹祸后,邹百辰在楼梯间里撞见了刚滴完眼药水的展晗。摘掉近视镜的学长仿佛变了一个人,眸底就像是噙着一片温柔的汪洋,湿濡的睫毛颤得简直让人心慌。
  混球小子愣住,半晌不知所措:他这是被我欺负哭了吗?
  为消愧疚,邹某此后就把这人罩在自己手底下,不仅作业试卷最早交,还主动帮忙管控起了班级纪律。
  直到某一日,他竟从亲妈嘴里听说:向来善忍让的展助教其实是个一挑六的狠角色。
  -
  北中开学的第二个月,高三年部空降一位复读生,名校退学,人帅成绩好,刚来就被德育校长“招安”进了学生自律部。
  面对此等角色,校园刺头们同仇敌忾。
  班里另一位连蹲两年的混世留级生却皱眉警告:“都少招惹他。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小子专治不服。”
  第一周仪表晨检,戴袖标的展晗立在邹百辰面前,伸手胡乱抓了把他略超眉边的刘海儿,漂亮的眼底看不出情绪。
  “剪了。”
  邹姓校霸头子笑意复杂。
  毁灭吧,这小子的绵羊皮果然是假的。
  -
  时间长了,北中同学发现展晗这人其实能处,行事磊落好说话,只是和一人不大对付,曾经一天逮他进政教处三次,治到没脾气。
  死党看不过去,苦心规劝当事人:“实在不行就给人服个软吧?”
  邹大少眼皮半掀:“你懂个屁。
  要不是我每天贴在枕边叫起床,他连早上站岗都得迟到。这种事我也得告诉你?
  随性护短的北方狼犬 X 外表温驯的傲性猎鹰
  (封面授权画师S)
  【阅读指南·雷萌自辨】
  1.双方视角都存在,大部分时候以攻为切入。
  2.年下,攻比受小两岁,两人对等,校园强强,不喜慎入。
  3.受中度近视,被眼镜封印颜值,后期会做手术摘掉。
  4. 书中时间线在双减颁布前,主角所在地区实行3+1+2高考模式,彼此中意时双方均已成年。
  内容标签: 年下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邹百辰,展晗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值周学长今天来逮我了吗?
  立意:少年怀揣梦想,心存善良,终有一日会寻到彼方。
 
 
第1章 
  舟市七月流金铄石。
  下午的日光正盛,室外的每一寸都被高温炙烤着,冷气开放的建筑物里,玻璃窗阻绝了暑气侵袭。
  一个身材高挑匀称的少年沿着教学楼走廊迈步,最后停在【4L-A12】教室外。
  仰头确认门牌无误后,邹百辰揣起手机,把嘴里叼着的雪糕棍扔进墙边垃圾桶,顺带掀了一把还有些汗湿的额发。
  因为出门探亲,他耽误了几天暑假补习班的课程,才刚下火车就赶场式的过来了。
  教室里传出人声,邹百辰贴着门板朝里探。第一眼瞧见屋内讲台边立着道男生身影,亭亭秀秀地迎着窗,看不清样子,只觉得整洁的白衬衫上蒙着一层淡雅日光。
  讲台上的人捧着单词书,声线温润轻细:“下一个写动词,宣告、公布。”
  坐在下面的某学生一时想不起来,挠头寻求提示:“别只说词义啊,怎么发音的你读一下呗。”
  “不会就空着,把序号标清楚。”台上男生未抬眸,徐徐翻过书页,“再下一个……”
  学生忙说:“哎我会,我会!你考慢点。”
  叩叩——
  邹百辰敲门打断了里面的对话。
  “请进。”白衣男生应答后转头看过来,露出一张白皙优越的面容,“是新学员吗?”
  他的五官周正精致,眉眼尤为清俊。高挺的鼻翼上还架着副浅银色的钛架无框镜,给整个人添上几分温文尔雅的气质。
  邹百辰点头应了声是,顺势在教室里环视一周,在座的二三十个学生大半都是脸熟的。
  准高三的寒暑假嘛,就是大家换个地方聚众补习。
  在打照面的间隙,班级各处传来窃窃私语声。
  “卧槽邹百辰。”
  “这不是来了嘛,谁说他退费了?”
  “早就跟你们说是扯淡了,韩季峰都在,辰哥还能不敢来?”
  台上的年轻人在讲桌边缘轻敲两下手指,压制住了学生间的小骚动,视线依旧落在门边:“先找空位置坐着。”
  “Hey,这儿。”教室里空荡的最后排有人晃了晃胳膊。正是邹百辰刚被提起过的好哥们,韩季峰。
  邹百辰走向他身边的空位,边拉开椅子边朝讲台方向努了努嘴,小声问:“这谁啊?”
  韩季峰的桌面上连根笔也没有,懒洋洋地枕着胳膊,随口答:“理科助教,兼职的大学生。”
  “看着可显小。 ”邹百辰翘起凳子倚在后墙上,抻着懒腰把两条腿伸出了老长。前桌同学相当识相地挪让出一半空间给他。
  韩季峰回:“人本来岁数也不大,好像才十八-九。 ”
  “啧,刚出校门就回来残害下一届,多少有点恶劣了。”邹百辰吐槽了句,开始收拾自己的教材和练习册。
  单词听写继续下去,教室里只剩下沙沙的写字声。
  不久,一阵轻快的下课铃响起。
  年轻助教放下单词表,环视台下:“考到这里,写好名字交上来就可以下课了。”
  随着课间休息,安静的教室逐渐哄闹起来,各班不安分的捣蛋包都窜出门透气,像花孔雀一样呼朋引伴,聚堆玩闹。
  邹百辰在后排站起身,踢了踢好友的凳腿:“渴死了,出去买瓶水喝。”
  “昂。”韩季峰用手背抹了一把趴桌睡觉压出的痕迹,起身跟上。
  两人并肩走在长廊里,回应着周边同学接连不断的招呼声。
  邹百辰的长相爽朗出挑,剑眉乌黑,细长的内双凤眼很有辨识度,打量人时眼神习惯的自下向上挑,带着种漫不经心的痞帅。
  身边的韩季峰同样身材高大,是典型的浓眉杏眼,笑起来带酒窝。
  两人风格截然不同,却都属于极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一对小霸王组合在辅导班里重聚,受到不少目光关注。
  邹百辰在众人视线里想起了刚进班时的事,偏头问:“我不在的时候又有什么不着调的传闻了吗?”
  “哈——啊?”韩季峰正打着哈欠,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拉长音噢了一声,“是有件事,段洋那伙人总吵着找你。哥儿几个天天在我们班门口转悠,被人看见就叫嚣说你不敢来了。”
  邹百辰舔了舔齿尖,把手揣在裤兜里,边走边问:“他们什么事啊?”
  “找你茬的呗。”韩季峰讲得轻描淡写,“还不是期末考试那天结下的梁子,你那一胳膊肘把人鼻血都撞出来了,忘啦?”
  邹百辰隐约记得是有这么回事,烦躁道:“还没完没了了。”
  韩季峰抻着胳膊四处张望:“可不,但是不知道为啥这伙人今天没来蹲你。”
  “因为他们也知道今天我该回来了,跳梁小丑的戏可不得见好就收?”
  邹百辰的话引得韩季峰挖苦:“那不是挺上道的嘛!专挑当事人不在的时候,免得你离开太久被大家遗忘。”
  “可惜啊,哥已经够有名了,用不着别人给我装腔作势。”邹百辰说话时暂时搁置下了口渴买水的事情,调转方向朝楼梯口迈步,“走着吧。”
  韩季峰犯着困没反应过来:“哎你去哪啊?”
  “不是有人找么。”邹百辰答,“偶尔咱们也主动一回。”
  刚潇洒转身,一众休闲装扮的学生中冒出个穿工作衬衫的熟人,是上一期集训营的助教副班。
  虽然知道刚才的对话可能被他听到了,邹百辰还是大方地打招呼:“刘哥好啊。”
  果然,对方露出一副奇怪神情:“这又什么情况,打算找谁去?”
  “别了刘哥,这个假期我可不在您手底下。”邹百辰没有老实回答,顶着招牌式微笑走开。
  刘助教一头雾水,转头看到同事捏着一摞小考卷从A12出来,走到他身边问:“你们班的吧?”
  展晗循着目光看到邹百辰的背影:“恩。”
  “这可是个难搞的角色,刚来就往人堆里凑,你最好还是跟过去看看。”刘助教分享了刚刚听到的消息,“我瞧着他是要给你惹出点事做见面礼了。”
  “随他们去。”展晗表现得无所谓,边低头检查卷上的单词拼写边说,“男高中生聚在一起哪里有老实的时候,管得过来吗?”
  “也是。”刘哥微笑着,故意叹息一声,“唉呀,去年假期我带他的时候,在工作周会上被年组长「点名表扬」了八次还是九次来着……啧,这男高中生的确不好带。”
  “……”
  意味如此明显的提醒。
  展晗顿住动作,妥协地叹口气,把小卷送回教室,再出来时面无表情地说了句:“知道了,我去看看。 ”
  ——
  三楼教具储物室的门半掩着,这个地方周围没有教室,平常不会有很多学生经过。
  展晗刚走到楼梯口,远远看见两个男生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相地从里面退出来。
  从教室门口找到这里总共不超过三分钟。得是什么样的暴脾气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起来?
  展晗没时间细想,快步跟上去,没等看清里面的情形就觉得有东西迎面飞来。
  下一秒,一颗篮球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头顶。咣的一声巨响后,脑袋钝痛,视线也倏地暗下去。展晗闷哼着后退半步撞在门畔,心里暗骂了一个脏字。
  操。
  嘶——储物室里响起学生们倒吸冷气的声音。除去刚才的两个男生,这个不大宽敞的空间里还聚着五六人,此刻都直直地盯向门口。
  韩季峰看清来人,幸灾乐祸地侧目向身边:“朋友,你惹祸了。”
  邹百辰的手腕还维持着抛砸的动作,看着突然出现的白衣身影,眉头一皱,刚刚被六个人包围时都没紧张起来的表情变得有些错愕,随后从桌面上挪开屁股,上前两步查看。
  这不是班里的那个兼职助教吗?怎么好巧不巧就砸他头上了?
  头部受重击会造成短时间的眩晕,对方弯着身子用单手撑住墙壁。因为刚才的力道冲撞,他胸口夹着的工作牌还在微微晃动,上面印着几个黑体字。
  【暑期辅导部•展晗 】
  邹百辰的视线随之落到他另外一只手上。不知道是疼痛还是气愤,这人的指关节都捏得青白。
  还有力气攥拳,应该没事。
  “对不起啊展助教,我不是故意的。”邹百辰率先开口道歉,语气虽然不算太诚恳,却也能听出几分愧疚。
  展晗还没缓过劲,站在一边的段洋先回了神,如果不是刚才躲得快,这一球可就砸在他头上了,趁机煽风点火:“你不是故意的?那球是自己长膀了,还是大白天幻视出门框上挂着篮球网啊?”
  “不好意思。”邹百辰好整以暇摊开手,“这球如果砸在你头上的确出于我本意,砸他不是。”
  “你少在这跟我狂,耍横算不了什么本事,有种你……”
  不等段洋说完,邹百辰不客气地拎住了他的领口,似笑非笑:“有种怎么样?”
  还未用力,对方已吱哇乱叫:“干什么干什么?当着你们副班的面反教是吧?”
  耳畔嗡鸣片刻后终于缓解,展晗缓缓地直起身,用指尖触碰额头的胀痛,眉间也挂上隐隐的不耐烦:“松手。”
  邹百辰刚不小心误伤了人,此刻不太好硬驳他的面子,盯了段洋几秒钟后略粗暴地搡开:“行吧,算你撞运了。”
  展晗又缓了口气,等到能看清面前的几张脸孔才低沉地开口:“你们在这干什么?”
  段洋理了理被扯乱的领口,皱着眉毛骂:“明摆着的呀,这小子他妈挑事儿,课间窜楼层过来寻衅,还动手打人。”
  有这颠倒黑白的能力只在这撩架真是屈才。你要不要看看这屋里的人有多少个是你领过来的?
  邹百辰觉得滑稽,又懒得和他犟嘴,只略扬下巴重复了句:“呵,我挑事儿……”
  段洋心知理亏,嘴上却不甘示弱:“你自己说是谁先动手的?”
  邹百辰干笑。
  先动手倒是真的,不过也是对方想搞群殴,他只能先发制人,在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踹出去两个。
  提起这事对面一群人就好像真的占了理,加上人多声也大,七嘴八舌的先撇干净了关系。
  韩季峰是个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主,从始至终都抱着胳膊站在最后带笑看。倒不是他不仗义,而是深知单凭这几个虾兵蟹将根本奈不了邹百辰几何,顺便也能让损友领教一下这位兼职助教是怎样的性子。
  “别吵,先分开。”眼看着一群人高马大的小子凑在一起又要产生肢体碰撞,展晗忍着头疼勒令段洋一伙往门边站。 打群架是需要校内通报的大事件,如果不是嫌在教研会上被点名太丢人,他是没兴趣来这一趟的。
  高考集训营不是什么幼儿托管班,还得教职工去负责调矛盾断对错,点火就炸的叛逆期实在让人烦得紧。
  更何况,单凭刚才那两脚就足以看出厉害,邹百辰只是在做警告,这家伙真想动手的时候不会是现在这种懒散架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