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上将被伪菟丝花骗婚了(玄幻灵异)——冬咚

时间:2022-11-22 09:02:45  作者:冬咚

   《上将被伪菟丝花骗婚了》作者:冬咚

  文案:
  夏绚是伯爵家的二公子,是被摘除腺体的残缺Omega
  为了家族荣誉,夏绚甩了自己的赛车手男友,花费百万手术费装上人工腺体
  他苦心经营,藏住本性,装出一副柔弱菟丝花的模样,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帝国上将夫人的宝座。
  霍折旋作为帝国最年轻的上将,身居高位、冷漠难以接近,有着极强的掌控欲
  他三十岁时,被安排与旧贵族的高门公子相亲。本以为是走个过场,但没想到相亲对象意外地让人满意。
  于是,三十岁的上将大人展开了他始于相亲的初恋。
  从相亲到恋爱,从恋爱到结婚,不过两个月时间,夏绚成功坐上了上将夫人的宝座
  夏绚过起了宅家也要被三百多个监控监视着的金丝雀生活
  然而,翻车始于一场宴会
  夏绚温顺地挽着上将的手臂,在一众赞誉中入场。
  宴会上,一向持重的政部一把手内阁议长却在初见上将夫人时,失控地喊出了他的小名,“小绚!”
  两幅面孔的伪菟丝花受。
  教养良好的冷血上将攻,掌控欲巨强,对受铁汉柔情。
  1.密集的修罗场情节,不好这口的慎入
  2.不端水、不端水、不端水!
  3.可能会离婚,可能会有强制情节!
  4.不要将本文与实际联系,现实生活中坚决抵制和谴责骗婚行为!
 
 
第1章 
  “烈鹰”舰队是帝国目前战斗力最强的一支舰队,隶属上将霍折旋,拥有帝国最尖端的设备和最精良的士兵,舰队令出必行,势如破竹。
  军队在偏远的索伦森星与叛军鏖战三个月,大获全胜。
  “弧雁”战舰,主舰。
  上校唐绍是霍折旋的手下,为他所一手提携。
  唐绍在主舰逛了一圈,没找到霍折旋。
  他走进战舰指挥室。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在观察数据,是霍折旋的副手杜喻。
  唐绍摘了军帽,坐去了杜喻的旁边,问,“怎么不见上将?”
  “找上将做什么,你这仪容不整的模样,找骂吗?”杜喻瞥了他一眼,旋即收回目光,紧盯屏幕上跳动的数据。
  “没,一整天都没见着上将大人,好奇。”唐绍答,“还有一天就能到达帝星了吧?”
  “嗯。预计明天早上五点就可以到达帝星边界,可以见到明天帝星的日出了。”
  征战三个月后回到帝星,总归是令人放松的,杜喻心情好,回答了唐绍的第一个问题,“上将在除射仓。”
  唐绍不解,“索伦森那点辐射,一两天就散了,上将怎么还要特地去除射仓遭罪。”
  杜喻的指尖在屏幕上快速跳动,他答,“你以为上将跟你一样孤家寡人,人家回帝星,自然要跟阔别已久的夫人亲热。”
  他们自然是不怕那点辐射,但Omega的身体相较Alpha来说更脆弱许多,尤其是那位上将夫人还是个身娇体弱的主儿。
  唐绍闻言,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他咂舌,“上、上将什么时候结婚了?”
  杜喻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吗?三个月前,当初在星际头条上挂了快一周。”
  “那时候我在出任务,你知道的,我不看那些东西。”唐绍还是觉得不可置信,那个宛若神祇的男人,竟然结婚了!
  “不过好像只是登记了,还没来得及举行婚礼,就发生了索伦森星之乱。”
  “我以为上将会把一生奉献给帝国。”唐绍感慨。
  “结婚了就不能奉献帝国了吗?”杜喻挑眉。
  “我不是那个意思。”唐绍摸摸鼻子,“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上将他、看起来完全没有那方面需求。”
  “都是Alpha,谁不想回到家,被窝里有个娇软的Omega呢?”杜喻道,“再说,上将那样强大的基因,不留后代很可惜吧。”
  霍折旋作为顶级Alpha,却在三十岁才完婚。据杜喻所知,在此之前皇室就曾不下三次地催婚上将,给他分配优质Omega,不过都被上将拒绝了。
  “是怎样的Omega,才能入得我们上将大人法眼?”唐绍感叹,“他一定很漂亮吧。”
  那可是帝国最强Alpha,他们心目中的神。
  “是的。”杜喻答。
  ———
  碧宜庄落座在帝星最优越、清静的一片土地上,是上将霍折旋的婚后府邸。
  冷硬的军靴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音律。
  “哒、哒、哒——”
  栽种满玫瑰的庄园迎回了它的主人,帝国最年轻、最卓越的上将。
  男人平定索伦森星之乱回来,这为他壮伟的功勋又添上一笔。
  一米九的身高,黑发、黑色军装。肩上的军徽上,金色的松枝又缀了三颗金星。
  男人俊美如俦,拥有近乎完美的轮廓,深邃的眉骨,高挺的鼻梁,流畅的下颚线。比起英俊的外表,更让人一眼难忘的是男人周身冷冽、锋利、生人勿近的气质。
  还有那强大的压迫感。
  当他望向你时,仅需一眼,别说是Omega看了腿软,就是Alpha见了也会心头发怵。
  大门口,久候的管家恭敬地上前迎接。
  男人面无表情,迈着颀长的双腿,没有停留地阔步向前。
  在路过花园时。
  他驻足,凝望着满院开得灼艳夺目的玫瑰。
  不待他发问,管家心领神会地解释道:“都是夫人命人种下的。”
  霍折旋走了三个月。
  三个月,足以让玫瑰到了花期。
  霍折旋信手连着绿郁的枝叶,摘下一支带着晨露的玫瑰。
  他举着玫瑰,提步往庄园内去,去见他那守在家中的娇妻。
  进屋后,霍折旋抬手解下披风。
  女佣恭敬地接过,并汇报了碧宜庄另一位主人的方位,“夫人在房间休息。”
  上楼。
  霍折旋推开他卧室的门。
  他离开了三个月,但在这三个月里,另一位Omega住在这里。
  卧室是带有欧式古典气息的装潢,华丽而典雅。
  室内,温暖、安静。
  他环视一周,熟悉的陈设,又添了许多另一个人的痕迹。
  在背对着卧室门的单人沙发上,睡着一个人。
  年轻的上将夫人正在小憩。
  霍折旋步履无声地走到沙发前,深沉的目光凝视着熟睡的美人。
  恬静、柔软、美丽。
  柔顺亮泽的浅色头发贴着脸庞,刘海的发梢有些过长了,因睡姿的原因遮住了部分眉眼,露出来的是尖窄流畅的下颚,精致如建模般的鼻和唇。
  青年穿着白色绸面的睡衣,露出纤细的手腕、脚腕。
  他腿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应该是看书过程中睡着了。
  他安静地睡着,温良又无害,乖巧美丽,像一捧雪,一个精致易碎的玩偶。
  美人有一个热情绮丽的名字——夏绚,却又有着与之不相匹配的孱弱身体。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夏绚才悠悠转醒。
  他揉揉眼角,睁开眼,最先入目的便是摊开的书上躺着一支娇艳的玫瑰。
  夏绚一愣,旋即抬头。
  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着的是还穿着军装的上将大人。
  男人坐在那里,整个屋子的气场便全然不一样了,似乎空气中所有的微分子都围绕他而转。
  他戴着雪白的手套,手里握着一本绿皮精装诗集,沉静地翻阅着。
  霍折旋缓缓抬头,如鹰隼般锐利的眼,泛着深邃的幽光,男人启唇问:“睡得好吗?”
  低沉又极富磁性的声音,优雅如大提琴般悦耳,仿佛浸满了Alpha的荷尔蒙一般直击人的耳膜。
  美人苍白的脸上蓦的泛起红晕。
  他嗫嚅道:“上、上将。”
  霍折旋修长的手将诗经合上。
  “您回来了。”
  “是的。”
  霍折旋起身,长腿迈两步便走到青年的面前。
  夏绚仰视着他,轻握手里的玫瑰花枝,道:“谢谢您的花。”
  青年的目光中带着三分羞涩,三分仰慕,三分敬畏。
  他最知男人喜欢他什么模样。
  霍折旋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温和地道:“你将庄园布置得很漂亮,很遗憾,我错过了陪你等待玫瑰的花期。”
  夏绚则道:“您是帝国的英雄,帝国和人民需要您。”
  霍折旋摘下雪白的手套,向他伸出手。
  夏绚温顺地将手放入他的掌中。
  霍折旋手微微施力,将青年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手中的触感细腻软滑,青年的手白细漂亮得如艺术品,唯一违和的便是他手背上有一道新鲜的伤口。
  霍折旋的拇指擦过那道伤口,问:“这是怎么回事?”
  夏绚的手下意识瑟缩,但被男人牢牢握住。
  他有些羞赧地解释,“我、我本想为您煲个汤。
  霍折旋将青年拉入怀中,在他眉骨上落下一吻。
  男人温柔却不容置喙地道:“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了。”
  夏绚抬起头,“您用过早餐了吗?”
  “没有,你呢。”
  “我早前用过了,我去让人为您备餐。您刚回来风尘仆仆,先去沐浴洗漱一下吧。”夏绚道,他知道男人有些洁癖。
  说罢,夏绚转身打算离去。
  不曾想却被霍折旋拉住。
  男人冷峻的脸上露出浅淡的笑,他道:“你陪我吧。”
  一起洗?夏绚明白他的言下之意,顿时脸蛋爆红,心中暗自警铃大作。
  他吞吞吐吐地推辞道,“我、我早上起床时沐浴过了……”
  “嗯,但是我想你能陪着我。”霍折旋这样道。
  夏绚低下头,藏起眼底的吐槽,洗澡都要人陪,像话吗!是帝国第一上将该有的做派吗?
  下一刻,夏绚被打横抱起。
  他吓得小声惊呼,手里的玫瑰掉落,双手只能无措地抵着男人结实的胸膛,似是欲拒还迎一般。
  漂亮乖巧的菟丝花怎么拒绝得了上将大人想要温存的请求呢?
  浴室里。
  帮霍折旋脱去上身的衣物后,纵使是夏绚,面对这副帝国顶级Alpha的完美的身材,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男色撩人。
  这时,夏绚看见霍折旋脖子上挂着一块绿水晶。
  嗯?
  夏绚可不记得霍折旋有这么一条项链,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喜欢带饰品的人。
  夏绚为了转移注意力,脑中天马行空地瞎想着。
  不会是在索伦森星平乱的时候,遇到了个小野猫Omega,然后赠的定情信物吧?
  “上将,这个不摘下来吗?”
  “这是除辐射的,我身上带着索伦森的辐射,你身体不好,免得伤到你。”
  霍折旋的声音在浴室中更显立体,性感磁性。
  夏绚听到他思虑如此细致体贴有些感动。
  但很快他的感动就化为乌有了。
  夏绚抬头撞入霍折旋欲色沉沉的双眸,Alpha霸道的信息素转瞬充斥着浴室。
  上将在回家的第一天,先美美享用了他的上将夫人。
  爱欲在浴室氤氲,青年的低泣呻吟持续了很久。
  等夏绚再次醒来,黄昏的暖阳已经透过落地窗洒在室内的地毯上。
  屋里只有夏绚一个人。
  身体的感官复苏,夏绚感受到身体的异样后,在被子里龇牙咧嘴,全然不似在上将面前柔弱矜持的模样,他在心里将霍折旋一阵痛骂。
  然后捂着被咬疼的腺体支起身子。
  夏绚是伯爵家的二公子,半年前在伯爵夫人的牵线下,与霍折旋相亲认识,三个月前二人登记结婚。
  虽然霍折旋在登记过后不到一个礼拜就因索伦森星之乱离开帝星,出征平乱,但这上将夫人之位,夏绚已经坐了三个多月了,以后至少还要坐好几年。
  成为上将夫人,是夏绚想要的结果。
  事实上,从相亲到结婚,都是他所一手谋划的。夏绚以一副柔弱无害的菟丝花模样,博得上将大人青睐,成功上位。
  令夏绚生气的是,他在霍折旋面前明明总是装出一副身体不好的模样。然后霍折旋竟然这样狠地折腾“病弱”的他!
  若是他的身体真如表现出来的那么差劲,怕是早就被上将大人做废在床上了。
  夏绚只能安慰自己,这是成为帝国第一上将夫人必须要承受的。
  虽然有些吃不消,但是空窗已久的Omega得到了Alpha的滋润,精神上是极大抚慰。
  夏绚神清气爽地拖着疲软的身体下床。
  那支霍折旋带回来的玫瑰还落在花纹繁丽的地毯上。
  玫瑰已经不复清晨鲜艳。
  上面还盖着一块轻薄的白纱。
  是鲛纱。
  鲛纱是目前公认的亲肤度最高的材料,但从它的名字也可以窥见他价格的昂贵。
  连皇室贵族都不能轻易有的材料,它所制成的睡衣却在霍折旋手中碎成片片。
  夏绚轻哼一声,白嫩的脚丫踩过玫瑰花,玫瑰的汁液淌出,浸染了鲛纱和地毯,还有青年的足。
  作者有话说:
  路过的鱼鱼们请仔细阅读,自行排雷。
  1.前三章是婚后生活,然后会回忆杀过度到绚绚的骗婚过程
  2.本文只是以‘骗婚’为梗,现实生活中坚决抵制和谴责骗婚行为。
  3.作者非常之笨蛋,情节非常之笨蛋,bug是常有的事
  4.攻受都不是好人,看文时有道德洁癖的宝也避雷一下,冬子不想被骂(卑微)
  5.不喜欢就及时跑,不要为难自己【划重点】  弃文不必告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