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随身空间:训狼有术(穿越重生)——千浔若雪

时间:2022-11-22 09:32:06  作者:千浔若雪

   随身空间:训郎有术

  作者:千浔若雪
  文案:
  重生了?有个随身空间?
  随带附送一个系统,还有一个智脑?
  似乎是挺好的事情,刚刚重生的尉迟擎是这么认为的。
  什么,系统任务?养成计划?
  尉迟擎表示,那是个坑爹加操蛋的玩意,
  当他纠结着想要抗拒爱情的时候,才蓦然发现,
  原来,那两个人早已深深的刻在心中,
  可是,那两个人居然跑了?
  咋办?
  追呗!
  随身空间:训郎有术的关键字:随身空间:训郎有术,千浔若雪,空间,种田,系统,养成,赌石
  锲子
  他叫尉迟擎,一直都叫尉迟擎。从三岁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一生,只为了那个无上的位置。
  所以,他兢兢业业,他努力奋斗,但是这世界从来不缺乏意外,他想,他的意外就是遇见那个叫上官云的男人。
  他知道也许自己从来未曾懂过爱情是什么,但是偏偏的,他却愿意为了那个男人付出自己的一切,他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吧!
  所以,当那个男人的儿子说了,必须有人为那个男人牺牲,才能换回那个男人的性命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去,他知道,也许那一刻,其他几个人都在嘲讽着自己,但是那又怎么样。
  爱一个人,就要随时随地的为那个人付出,即使是那个人不爱自己也一样,不是么。
  那个人的儿子,带着他进了帐篷,蛊虫嗜身的感觉,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即使是像他一样坚韧的人,也承受不住,但是为了那个人,他还是受了。
  他知道那个人不爱他,但是在知道自己为他付出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的时候,那个人是感动的。他想,自己要的其实不多,那么就让那个男人陪着自己走完这一程吧!
  然后……离开吧!
  不是他的,终究不会是他的,那个叫上官云的男人,或许永远都不会爱上,那个叫尉迟擎的少年。
  他知道自己会死,但是他不悔。爱了便是爱了,即使不得,那也是爱。
  他为自己准备了坟墓,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在那个孤单的夜晚,他独自一个人悄悄的上了路。
  天上的月光格外的柔和,他从别墅出来,没有开车,只是走着路。他要去的地方其实离他以前住的别墅不远,那里,有他为自己准备的东西——直升机。
  他要去地方,也许是这世界为数不多的净土之一,那是让许多人望而止步的地方——神农架。
  十年前,年仅七岁的他,为自己准备了一座墓,而十年后,他将亲自踏入那座坟墓。
  他想,若是有下一辈子,他一定要当个简简单单的人,就算是身在大富之家也要远离那些肮脏的争斗。
  他一边想这一边走,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坐上直升飞机,他熟练的操控着,全新的直升飞机,以极快的速度,朝神农架所在的方向开去。
  夜已深,那架直升飞机,也稳稳当当的降落在神农架内,他为自己准备的一个临时机场。
  他,身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白色的西裤,干净就像是从天上降临的天使,他那白色的运动鞋,踏在满是落叶的土地上,也只是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着,一步一步的深入。
  天上,那轮皎洁的月,早已躲入云中,满是阴暗树影的神农架内,唯有夜行的生物,发出的响声。
  终于,他停下脚步,他的前面,一座高高耸起的坟墓,在这片森林里面,是那么的突兀。
  他的手,在那墓碑上面敲击了几下,而后,那原本连一丝缝隙也没有的墓,从中间裂开。
  连一丝犹豫也没有,他直接跃入那墓中。
  墓,关闭。
  墓的下面,是一条垂直的通道,他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面上,眼神闪了闪,他挺直颈背,再度往前走去。
  路不算很远,只是一分钟的距离,他来到了一间墓室前面。敲击着墓室的门,他安全的走进了墓室之中。
  墓室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安置在中央的那一副水晶棺,那通体完全由水晶构成的棺材,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最后的安息之地。
  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他踏入了自己亲自为自己准备的坟墓。
  闭上眼睛,他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天……亮了……
  安静的躺在水晶棺里面,他的七窍,流出了乌黑的血液。最后睁开眼,他看了一眼那墓室上方刻画的六芒星阵。
  他的眼里,似乎有无数的星星闪动,不知为何,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往生。
  他想,他死了……
  也许有很多人刻画过死亡的感觉,可是他觉得,死亡也就是那么一回事,闭上眼睛,难受倒是难受,但是到最后的结局也就是死亡罢了。
 
 
第1章 重生
  “老不死的,给我滚出去,我哥死了,我侄子死了,我哥的别墅,我哥的公司,就该由我继承。”
  “至于你,老不死的,都六七十岁了,哪儿来的就滚回哪儿去,别在这里碍事了!”
  “逆子,逆子啊!你对得起你哥么?你对得起你侄子么?他们才刚过身了,尸骨未寒啊,你就来占他家的产业,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么。”
  “你哥的遗嘱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他的财产留给小擎继承,就算是小擎死了,这遗产,跟你也没有一毛钱关系。”
  “老不死的,我看是你想独吞这笔钱吧!我哥死了,我侄子也死了,这钱不给我给谁?嗯?”
  “难道给外人吗?老不死的,我告诉你,从今天起这里就是我的了,你……还有里面那个死鬼,都给我滚出去。”
  “你……你这个逆子,他是你的侄子,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你凭什么赶他出去?”
  布置的阴深深的灵堂之中,不断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争吵,惹的这别墅区中路过的人都停下脚步,打量着这栋看上去阴深深惨戚戚的别墅。
  听着这别墅里不时传出来的话语,这别墅里的住户纷纷露出满脸鄙夷的样子,对那把口口声声说这别墅已经是他的中年男子嗤之以鼻。
  这栋别墅的主人在这城市也算出名,只是那一帮子极品的亲戚,让他在富豪的圈子有点抬不起头来。若是他活着,那帮极品的亲戚也不敢怎样,可是坏就坏在一个月前的一场车祸,让这栋别墅的主人和他的妻子彻底的失去了生命,只留下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儿子。
  本来事情也就这样了,这别墅的少主人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他的能力曾经也是得到过认可的,那帮极品亲戚在第一次参加葬礼的时候,未曾从他家占到便宜。
  可惜两天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别墅的少主人从楼梯上滚下来,然后便一睡不醒。别墅里的保姆将他送去了医院,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已经救不活了。
  这下子,他家那些亲戚算是炸了窝,没人理会那孩子的死活,就地争吵了起来,为的就是这孩子死后,他家遗产的继承问题。这下子,后果严重了,这孩子一气之下,竟这样去了!
  能住进这别墅区的人大多都是有钱有势的,对于这样争夺财产的戏码,自然是见多了。所以路过的时候,只是看看,然后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也没人进来。
  灵堂中的人争吵的越来越厉害了,那说话的中年人甚至开始推搡起唯一一个维护着那躺在棺材中的少年的老人。
  灵堂中并非只有这两个人,可是其他的人看那中年人推搡老人,却没有一个人肯上去劝说,而是摆着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他们推搡之间,并不知道,棺材中躺着的那个人,竟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幽幽的醒了过来。
  尉迟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身体的疼痛,那急促的呼吸,都在告诉着他,他还活着的信息。
  茫然的睁开眼睛,他并没有看到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看到的那六芒星阵,周围的黑暗和他那隐隐约约有些困难的呼吸告诉他,他此时正处在一个密封的环境中。
  尉迟擎并不是那些经不得事的人,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他很快的冷静下来,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将呼吸的频率降到最低,然后……他听到这密封的环境的外面,似乎在争吵些什么。
  隐隐约约的,尉迟擎只捕捉到了极少数有用的信息,但是窜连起来,他竟然得到了一个荒谬的结论。他——尉迟擎,竟然重生了!
  而且此时此刻,自己呆着的地方竟然会是棺材,更糟糕的是,这身体貌似现在正处在一场麻烦之中。尉迟擎不怕麻烦,但是却很讨厌麻烦。
  皱了皱眉头,消化了一下自己重生的信息,尉迟擎抬起现在这具身体的手,抵住最上面的棺材板,用力一推!
  “碰”棺材板掉地的声音,在这灵堂之中回荡着,不管是在吵着架的人,还是在看戏的人,都惨白了一张脸,他们看到了,一双有点惨白的手,从那不知道何时被掀开的棺材中伸了出来。
  “啊……”
  “诈尸了!”
  “有鬼呀!”
  任何人听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有点发毛,更何况他们此时此地看到的是现场直播呢?于是尉迟擎推开棺材的盖子,便听到了各种各样让人皱眉的声音。
  轻抿着唇,刚刚消化自己重生的消息的尉迟擎,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朝他那些吵闹着的亲戚那边扫去,然后……
 
 
第2章 传说中的气场
  “够了,都给我闭嘴!”
  尉迟擎只觉得自己的喉咙疼的狠,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些,那冷冷的视线撇过之后,还附送那些他已经厌恶到极致的人一声饱含着怒气的低吼。若是他上辈子,那些跟在他身边的人必然已经了解,他真的是怒了。
  少年由于缺氧脸色有点惨白,青灰色的唇,那一身雪白色的寿衣,足以让人感受到一丝丝阴深深的感觉。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那从一开始就跟老人吵架的中年男人毕竟胆子大了一些,竟然在所有人没有说话的时候问出了这个问题。若不是尉迟擎可以感受到这男人语气中的颤抖,尉迟擎或许会认为这个男人连一点害怕的情绪也没有。
  不过现在么?尉迟擎挑眉,就这样的废物,就想夺财产么?若是上辈子尉迟沧澜跟这些人一样废物的话,那尉迟家早就是自己的了。
  抿唇一笑,尉迟擎不知道这笑容在别人看来也有一点阴深深的感觉,他只是这样轻轻一笑,然后开口。
  “叔叔,你的侄儿我还没有死呢?你就想来谋取我家的财产了?你的胆子,可真够青的,难道你忘了我爸跟你说过的话了?”
  “我……我……我没忘,但那个时候,你不是已经死了么?谁知道你又活过来了。”后面那两句话这中年人用的音量很小,若不是尉迟擎耳朵够好,肯定是听不到的。
  不过既然已经被听到了,尉迟擎也不打算放过这个家伙,他可不想自己一重生就摊上这么一堆烂摊子。
  “那么亲爱的叔叔,现在你以为呢?我还活着,活的好好的,我家的财产,你不劳你费心了。”
  少年有着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眼波流转,颇有一丝妩媚的感觉,只可惜此时此刻那中年人未曾从这双眼睛中感受到什么妩媚,他只感觉到一阵冷气从脚底板升起,直达自己的脑门。
  周围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而那个从一开始就站在尉迟擎这边的老人,则是呆在一旁,热泪盈眶的看着死而复生的少年。
  当老人的眼眶中流出了激动的泪水的时候,尉迟擎的视线刚好从他的身上扫过,看到那一滴掉落到地面上的泪水,尉迟擎那一颗除了见到上官云的时候会有波动的心,竟有点疼痛。
  眉头一皱,尉迟擎认为这一定是这身子前任主人留下的自然反应,那个老人应该是这身体的亲人吧。
  “怎么,我活的好好的,你们失望了?还是你们都在等着我再死一回呢?”
  尉迟擎从来是得理不饶人的,看到这身体的前任主人那么多亲戚像是呆了一样还站在这灵堂之中,不由的出声调侃。反正在尉迟擎的心中,这些人从来就不是他的亲人,赶起人来,尉迟擎自然不会有什么愧疚。
  “侄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其实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呀!你现在还未成年,手里捏着那么多钱,始终是一件不安全的事情,姑姑是这样想的,你先把你父母留下来的遗产交给姑姑保管,等你成年以后,再把这笔钱还给你。”
  “是呀,是呀,芳姑说的对,小擎呀,你一个小孩子拿着那么多钱,始终是不安全的,我们都是你的亲人,这些钱我们帮你保管,准安全。”
  那堆极品亲戚怎么会让自己这次来的目标落空,在他们的眼里,只要能够弄到钱,其他的什么都好说。也无所谓是不是在欺骗一个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了!
  听着这身体的主人的亲戚这样的那样的话语,尉迟擎不由的翻了翻白眼,这群家伙真的是想钱想疯了么?他们以为他尉迟擎是傻瓜么?这钱要是落到他们的手中,自己还能拿得回来么?
  原来,这身体以前的主人在这些人的眼里,就是那么好骗的?
  嘲讽的笑了笑,尉迟擎捏了捏身上那身很不舒服的寿衣,幽幽的开口:“好了,都给我闭嘴!你们不就是想要钱么?”
  一说到钱,这些亲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下一刻,马上会有一份遗产落在他们的手中一样。
  只可惜尉迟擎就喜欢让人失望,他淡淡的眼神从他们的身上撇过,然后用有点嘶哑的声音,说出了一个让他们都不敢置信的回答。
  “要钱的话,一分钱也没有,我爸留给我的财产,我都捐给福利会了,包括这栋房子,这么跟你们说吧,现在我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玩味,那些人并没有让尉迟擎失望,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彻底的变了脸色。
 
 
第3章 处理
  说起来尉迟擎其实一点也看不上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所谓的财产,前世他经手过的钱财不计其数,对于这点上千万的遗产,尉迟擎自然是看不上眼了。
  为了不让以后有更多的麻烦,尉迟擎真的是打算将这笔钱捐了的,连同这屋子一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