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我是偏执仙君的白月光[重生]——若白衣

时间:2022-11-23 09:16:48  作者:若白衣

   我是偏执仙君的白月光[重生]

  作者:若白衣
  文案:
  全须全尾睡在床榻上暴毙后,楚祁才知道自己其实是一本修真文里的炮灰。
  作用是在二十岁去世,成为文中仙君大佬晏久歌的白月光。
  楚祁:???
  那个成日嫌他烦、嫌他拖后腿、想和他干架的晏久歌,竟然暗中喜欢他十年?!
  原来,在楚祁死后,晏久歌为了让他复生,上刀山下火海搜刮天材地宝,最后偏执到被心魔困了一生,运道仙途全被一个废柴主角吸走了。
  看完剧情,楚祁被晏久歌的结局虐出一筐泪,重生回到了十岁那年。
  此时,身前穿着黑金色华服的晏久歌一声冷哼,一副正嫌弃他的样子:“这才走多久的路你就哭,怕不是想让我背你吧?”
  楚祁摸了摸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朝晏久歌伸手,“是的,要背。”
  楚祁:还好我现在知道剧情,原来你是想背我,而不是想和我干架。
  设定:
  1、重生后变得儒雅随和主医修副业剑修美人受cp嘴毒心软表面不可一世实则偏执深情剑修攻
  2、互宠文学,双箭头,双方都为感情付出经营,极度控控党慎入。
  3、开局是少年期,17章成年。竹马向友情到爱情的故事。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祁,晏久歌 ┃ 配角:可以求个专栏收藏吗qwq ┃ 其它:下本写《协议网恋,生不奔现[全息]》,文案在下面
  一句话简介:早知道你喜欢我,我就不和你吵了
  立意:爱要看行动,不能听信片面之词
 
 
第1章 
  “……”
  “楚祁——!”
  耳畔隐约听到有人喊他名字,楚祁鸦黑的眼睫微微颤动。
  恍惚间抬眸时,正好有束炽烈的日光照进楚祁眼中,令他下意识地眨了两下眼睛,眼中泛起一层雾气。
  避开强光后,楚祁的视线从昏黑转变为清明,周遭的一切映入他眼帘。
  脚下是一块青石台阶,模样是饱经风吹日晒后的沧桑,石缝有道裂痕,两三根野草兀自生长。
  眼角余光中,由青石台阶铺就的山路蜿蜒前去,没入层叠的黛青色山峦中,遥遥不知所终。
  这副场景令楚祁隐约有些眼熟。
  “……”
  这里好像是他当年想要拜入仙门时,要走的青石梯……
  未等楚祁细想,先前出声的那道嗓音又开口了。
  “莫不是被晒傻了?魂不守舍的。”
  话语声是少年音的清脆,本该是好听的,可言语间带着其人特有的散漫,听起来极具嘲讽。
  这语调亦是令楚祁感到十分熟悉!
  对于现状的困惑尽数被楚祁抛之脑后,他猛地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朝说话人的方向望去。
  那人黑发金冠,衣着华贵讲究。一身墨衣披金纹,腰间系着龙纹玉,并一把黑玄木质地的剑鞘,露在外的剑柄刻着“龙寅”两字。
  少年的五官俊美,因为正值年少,稚气未褪,不能完全贴合楚祁记忆中那张脸。但并不妨碍楚祁认出这人的身份——晏久歌。
  还是活着的、年少时的晏久歌!
  他这是在做梦吗?
  不、不对,人死后游魂应入轮回,而不是做梦。
  难道看完剧情后,他被那股莫名的力量影响,重生回到了年少时期?
  心间卷起千层浪,楚祁极力克制着情绪,悄悄攥紧手指,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
  痛的。
  应该不是梦,他重回到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和晏久歌结伴,一同前往仙门选拔的入口。
  重生这种事本是荒谬的。
  可在这之前,楚祁经历过更荒谬之事。
  他无缘无故暴毙在床榻上,变成游魂后看到了所谓的“剧情”,原来这里是一本书的世界,只因“剧情需要他死”,他便离奇死掉了。
  在楚祁死后,那名向来与他不和的剑修天才晏久歌疯了。晏久歌为了给他寻复生灵药,上刀山下火海,只身御剑闯毒瘴深渊,最后落了个心魔与毒瘴并发,潦草而死。
  晏久歌死后,毕生修为与仙途,白白教一个资质废材的剧情主角吸走了。成就了废材主角的一生辉煌。
  世人再谈晏久歌,只道他是个为情所困的偏执疯子。昔日剑修天才作古,一剑动九霄的惊才绝艳再无人记。
  回想起晏久歌的结局,楚祁忍不住鼻尖一酸。
  他眼睛本是被日光照得朦胧,如今心情酸涩起来,连带着眼眸一同泛起了潋滟水色。
  未等楚祁心底的酸涩发酵成悲伤,他便听见身前之人不咸不淡地开口说道,“这才走多久的路你就哭,怕不是想让我背你吧?”
  楚祁:“……”
  从回忆中清醒,楚祁收敛起过分外露的情绪,抬眼又朝晏久歌看去。
  晏久歌的表情还是他记忆里的样子,眉头微拧,眼眸深深,薄唇抿起,似是有些不耐。再加上方才那句不咸不淡的话语,很难让人不往嘲讽那边想。
  正因如此,上辈子的楚祁直接和晏久歌大吵一架。
  但眼下不同。
  楚祁的心智不是当初那个十岁的小孩子。
  况且,如今重生回少年时,楚祁很想知道,晏久歌到底是不是真的如剧情所说那般——喜欢了他十年。
  念及此处,楚祁朝晏久歌伸出手,“是的,要背。”
  几乎是楚祁的话语刚落,晏久歌的神情变了变,他那双向来漫不经心的眼眸掠过错愕之色,嘴唇张开又抿起,看着楚祁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怕不是要被晏久歌嘲笑自己“痴心妄想”。
  楚祁心中略有惴惴不安,正欲开口补救一番,说自己方才只是开个玩笑。
  不想,身姿挺拔的黑衣少年一言不发地转过了身,背对着楚祁,撩开膝下的衣袍,竟是半蹲下了身体。
  楚祁睁大眼。
  “上来。”晏久歌说。
  简短的两个字说得很快,不似平日那般散漫嘲讽。却听得楚祁心头一跳——晏久歌当真要背他!!
  楚祁在震惊之余,几乎是用同手同脚的步子,缓缓朝晏久歌的方向挪动,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地不真切,好似脚踩云端。
  而蹲在地上的晏久歌大抵是等得有些久了,略不自在地问了句,“不是要我背你么?”
  “嗯……嗯,来了。”最后三步作两步,楚祁总算是挪到了。
  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了细微的汗水,楚祁放缓了呼吸声,小心翼翼地将身体贴在晏久歌的背上。
  他不敢将整个身体都贴上去,胸膛和晏久歌的背保持着一定距离,免得他太急促的心跳声,教晏久歌发现了去。
  等楚祁站好,晏久歌负手,双手握成拳,用手腕的力道托起楚祁的大腿,将他背起。
  两人贴近,灼灼烈日下,影子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楚祁的心情紧张,眼睛看着晏久歌绣着金边的衣领出神。
  晏久歌真的愿意背他!
  这可是晏久歌唉!
  平日张口闭口嫌自己这里那里的晏久歌,叫他席地而坐都是屈尊降贵的,此刻他竟然愿意背自己上仙山。
  楚祁二十年来,还是第二次如此震惊,第一次震惊是在知晓自己其实不过是个“剧情中的炮灰”。
  那岂不是证明,剧情中所言非虚,晏久歌真的喜欢自己?哪怕如今尚未到偏执情深的地步,起码也不是讨厌。
  楚祁的心情复杂,他忍不住借着眼角余光去打量正在背着他爬仙山的晏久歌。
  晏久歌的步伐很稳,即使背上多了一个人,依旧不影响他爬山的速度,连气息都不曾乱半分。
  楚祁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晏久歌对他的看法,没想到最后真的坐上了晏久歌的背。
  仙山是云华界的一座宝地,平日被结界封锁,只有在几大仙门招收弟子的时候,才会打开结界,作为选拔的第一道考核。
  能踏过青石梯,抵达仙山之顶,便有成为外门弟子的资质。
  若是毫无灵根,天道气运也不好,是走不完这条青石梯的。
  上一世,楚祁与晏久歌走了足足两天两夜才到山顶。
  眼见着前路还很长,晏久歌还要背他爬山,着实有些辛苦,这令楚祁不太好意思,他开口道,“要不,我还是自己走吧,山顶还很远。”
  “不远了。”晏久歌回答。
  “啊?”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楚祁懵然。
  “还有九十九级青石梯。”晏久歌说。
  “为什么我看不到尽头……”楚祁正喃喃,忽地想起来,青石梯本就是选拔考核弟子天赋,在自己眼中青石梯遥不可及,在晏久歌眼中可不一定。
  “因为你被晒傻了,自然看不清前路有多长。”
  “……”楚祁握紧拳头,心想这个嘴上讨人嫌的人还背着他,轻吸一口气后,楚祁将拳头松开。
  算了,他不和晏久歌计较。
  思绪被晏久歌这么一打岔,等楚祁回想方才事,心情忽然有些复杂。如果晏久歌方才想嘲讽自己,其实可以说自己天赋太差,连青石梯都看不到尽头之类的话语。
  但是晏久歌没有,反倒是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将那个话题一句带过。
  重生回来,楚祁早就知晓自己的天赋,中规中矩,不算出色也不算太差。但晏久歌天生仙骨,在剑道上造诣极高。
  若是当初十岁的自己,定是会为天赋差距难过的。
  “……”气氛安静了下来。
  晏久歌掀了掀眼皮,看着即将走到尽头的青石梯,步伐不由得放慢下来。
  今日的楚祁过分安静了些,难得会有这般乖巧的模样。往日在他说完话后,楚祁就会开始和他吵架。
  晏久歌眼角的余光瞥到背后的人身上,因为姿势的缘故,只能看到半颗脑袋,看不见脸,分辨不出楚祁的状态。
  莫不是真的中暑了?
  晏久歌思绪一怔,随即背着楚祁快步朝青石梯的尽头走去。通过青石梯后,各大仙门的仙师都在上面等候,亦有医师会治疗中暑。
  楚祁难得“中暑”脆弱一回,于是,晏久歌难得出声安慰。
  “你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到山顶了。”
  楚祁:“?”
  他的眼底浮现出迷茫之色,还没弄懂晏久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见晏久歌三两步踏上青石梯,达到了山顶。
  结界褪去,原先遥遥不知所终的青石梯并山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仙气缭绕的广场。
  这里是仙山之巅,本就位于浩渺云端之中,又因众仙门选拔弟子,便用玉石修建了一处广场。
  聚灵大阵铺满整座广场,代表着众仙门标志的宗徽浮于半空,日光一晒,浓郁的灵气便形成了一道迤逦彩虹,惹得仙山之巅的灵鸟飞来嬉戏。天地人和,犹如仙境。
  不过,这等美好的静谧只维持了一个瞬息。
  在楚祁与晏久歌出现在广场入口后,顿时有几百道神识朝他们二人的方向涌来。如过江之鲫,滔滔不可阻挡。
  “……”
  还是头一回被这么多道神识打量的楚祁头皮一紧,手指下意识地蜷缩,攥紧了晏久歌的衣袍。
 
 
第2章 
  在修真界,修为高的前辈会用神识打量后辈,只因神识扫过去比人走过去要快得多。
  这一点楚祁是清楚的。
  可同时被几百道神识打量,说明他与晏久歌一出现,就承载了广场中几乎所有仙师的注意力。
  能有如此殊荣。
  难道眼下抵达仙山之巅的,只有他们两人?
  *
  楚祁的猜测不假,各大仙门的人此刻正无比震惊。
  要知道,青石梯的考核自今早才开始,眼下还未到正午,便有人抵达仙山之巅。
  这等天赋是千载难遇。若是能够将其收入门下,莫说将宗门传承发扬光大,使得传承更上一层楼也是大有可能。
  初步震惊后,众人回神过来,收回了神识,欣喜万分地朝广场入口的方向汇聚而去。
  *
  而在晏久歌背上的楚祁,不曾得知各大仙门心中所想。他见周围打量的神识散去,徒然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
  随后,楚祁意识到他们正处于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晏久歌开口,“你不用背着我了,放我下来吧……”
  晏久歌身体没有动作,反倒开口问了他一句,“你下来站得稳吗?”
  楚祁满眼疑惑:“我站得稳。”
  他好端端的一个人,无病无伤,怎么就站不稳了?
  听到楚祁这般说,晏久歌屈低身体,方便楚祁从他的背上下来。
  自眼角余光中,楚祁瞥见少年锋利的眉眼低垂,神情很是平静从容。
  楚祁顿生恍惚。
  一边手脚并用地从晏久歌背上下来,一边任耳尖染上了绯红。
  无论是从晏久歌背上下来还是上去,只要一想到这个人愿意背他,就像如坠梦境一样。
  双脚重新落地,楚祁舒了一口气,感觉周遭的环境都真切几分。
  然而,未等楚祁暗自庆幸多久。
  一只手掌毫无征兆地覆盖上他的额头。手掌温热又带着些许薄茧,是常年拿剑之手的粗糙。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往日散漫的嗓音此刻充斥着怀疑。
  说话间,晏久歌朝楚祁的方向靠近了一步,像是要仔细打量楚祁的异常。
  “额头也很烫,你该不会是中暑后又发热了吧?”
  楚祁和晏久歌差三岁,晏久歌本就比他长得高,相对而站时,他的脑袋只够得着晏久歌的胸膛。
  楚祁的脸皮薄,如今被晏久歌摸额头探体温,脸上的绯红不减,反而愈发滚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