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小心你许下的愿望(巫师3同人)——Apuzzlingprince/译者: Kelly23

时间:2022-11-24 19:00:58  作者:Apuzzlingprince/译者: Kelly23

   《小心你许下的愿望》

  作者: Apuzzlingprince
  原作: 巫师3/The Witcher 3
  译者: Kelly23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恩希尔/杰洛特或者是无差
  摘要:
  杰洛特调整了一下握住萝卜身上缰绳的力度,准备继续狂奔。假设欧迪姆是真心实意的,那这场对话不会持续很久。“我不想再见到你,欧迪姆,”他说,“这就是我的要求。”
  欧迪姆对杰洛特的要求看起来一点也不沮丧。实际上,他的表情近乎兴高采烈,“杰洛特,你不想再见到我?”
  杰洛特犯了个错误。欧迪姆占了个便宜。事情的发展从这里开始如同山体滑坡,每况愈下。
  作者的话:
  -这篇文设定主要基于游戏,因此恩希尔的经历和原著中不大一样。他从来没想过要使希里怀孕,但出于同样的目的想把她嫁给别人来得到她的孩子。这依然是可怕的,但……至少没那么可怕。这段关于希里虚假的故事情节从来没出现过。在这篇文里希里回家了,而不是待在恩希尔身边。无论如何,游戏里看起来是这么回事,但我还是想说明一下,避免任何的误会。
  译者有话说:
  *本文前提是希里猎魔人结局,在石之心中杰洛特出手救了欧吉尔德,打败了镜子大师。故事发生在石之心和血与酒之后。本文较为慢热,前半部分基本上是杰洛特历险记,恩希尔后半部分才出场,结局是HE。
  *本文较长,但原文只分了两个章节,由于本人翻译的进度较慢,为了方便校对,所以大概翻译几千字就发一节。
  *原文中的斜体用粗体代替
  *本人非英语专业,有翻译得不妥的地方请多多包涵!也欢迎交流!
 
 
第一章 
  杰洛特第一次见到刚特·欧迪姆的时候,他正坐在一个路标上,那上面刻着附近村庄的名字,他在那些镌刻进木头里的字母上晃荡着双腿。尽管背后几乎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他坐在上面,但他没有显得摇摇欲坠。事实上,他看起来还挺享受的。
  当杰洛特进入欧迪姆的视野时,后者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正向杰洛特打招呼。“嘿,杰洛特!”他喊道,“一个多么令人愉悦的惊喜!”
  杰洛特不太赞同这个观点,刚特·欧迪姆不在他“想再次见到的人”的名单内。虽说他态度友好且平易近人,但不代表他能让人产生好感。
  “我认为我已经摆脱你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手移到银剑剑柄上,尽管他认为,假如刚特·欧迪姆由于他们最后令人不快的交锋而实施一些报复的话,他的反抗将会微乎其微。倘若欧迪姆心血来潮像变戏法一样凭空变出一个世界,再顺便把杰洛特扔进去,他的银剑对他来说就会变得像跟牙签一样无济于事。不过,冰冷的金属触感透过手套的皮革传到他手上,让他安心不少。
  “为何对我那么充满敌意,杰洛特?我认为我们是心平气和地分开的!”欧迪姆摊开双手,表示热烈欢迎,“诚然,我确实对于我们比赛的结果深感不满。”
  “本来就是这样,”杰洛特说,“你输了。”
  欧迪姆皱了皱鼻子。“是的。我给予了承诺——你确实打败了我,但我后来得出的结论是——这只是个偶然事件。”
  解开一个谜语需要谨慎思考和聪明才智,尤其是像欧迪姆那些充满欺骗性的谜语,这不可能是一个侥幸,他原本打算开口和欧迪姆解释——如果不是欧迪姆突然不见了的话。
  杰洛特转了一圈,发现四周空无一人,“该死的,他去哪了?欧——”
  “在这儿。”欧迪姆说,一眨眼的功夫欧迪姆就站在了他面前,不足一步的距离。过度的靠近让杰洛特感到不安,不过他仍保持不动。他不想给欧迪姆留下他能被吓倒的印象。“我认为跟你面对面地说话会让你更舒服。”欧迪姆接着说,他用愉悦的声调掩饰他目光中冰冷的凝视。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杰洛特说,“我赢了,你输了。纠结这个没有意义。”
  欧迪姆笑得越发灿烂,他露出了一排宛如珍珠似洁白的牙齿。“噢,当然有意义。毕竟你只是靠运气赢的,靠这种方式赢来的胜利可谈不上胜利。”
  杰洛特嗤之以鼻,“我没有靠运气取胜。你只是输不起而已,欧迪姆。”杰洛特知道当欧迪姆不被需要的时候他就会知趣地离开,所以他和欧迪姆擦肩而过,去看路标上的字,试图用他的行为告诉欧迪姆他的存在是多么的不受欢迎。如果他不想遇到一大打妖怪的话,他要在日落前抵达村落。
  “我觉得再来一场比赛才算公平!”欧迪姆在他身后叫喊道,“如果你赢——”
  “不感兴趣。”
  “我甚至不需要你用你的灵魂作为赌注!”
  杰洛特头也不回,“不,感,兴,趣。”
  他挑了个离这最近的村落,开始前进。让他松口气的是,欧迪姆似乎没再跟着他。
  **********
  杰洛特第二回 见到欧迪姆时,那个男人悠闲地悬浮在半空中,而杰洛特正忙着和一群水鬼干架。
  “假如你赢了,我会允许你许三个愿望。”这就是他跟杰洛特打招呼的内容。
  杰洛特想叫他滚开,但他一时喘不过气来。他用肩膀把一只水鬼撞进泥泞地里,紧接着挥舞着剑,在空中画了个半弧,捅穿了迎面而来的另一只水鬼,内脏血淋淋地喷溅出来。
  欧迪姆没有被他的沉默劝退。“我可以保证你的食物与财富源源不断,”他说,“我可以剥夺你的疼痛感官。我可以让你永垂不朽。我可以封你为王。这还只是我能为你所做之事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杰洛特。”
  在他忙着砍下剩下五只水鬼脑袋的间隙中,他设法向欧迪姆投以怒视。水鬼们一只接一只地倒下,无力还击。即使数量众多,威伦的水鬼是在一众怪物中最好打的。
  “噢,但你是那种无私的人,是吧?”欧迪姆继续喋喋不休,这让杰洛特感到懊恼,“你不会向我提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的。”
  只剩下两只水鬼在那,杰洛特终于有空插上话。“已经跟你说了,我不感兴趣。”他沙哑地开口。
  “你会有的。我的意思是,你那诗人朋友现在多大了?四十五?还有那个矮人呢?夏妮和希里尚还年轻,尽管如此,假设你没有在他们无可避免的逝去前先走一步的话,在他们离去之后你还可以活上很长时间。白发人送黑发人总是糟糕透顶的。”
  把剑捅进最后一只水鬼体内之后,杰洛特转过身对欧迪姆咆哮道。
  “少管我。”
  “你总有一天会失去他们所有人的。”欧迪姆坚持说道,“但你可以不必让它发生。我可以让他们活着,只要你想。”
  杰洛特解决完最后一只水鬼,指节泛白、双手颤抖地离开了。
  **********
  “或许,”自从他们上次的谈话结束之后还不足一整晚,欧迪姆坐在杰洛特旁边说道,“你应该更愿意带回你已逝之友。”
  杰洛特把他从吧台回来刚装满的一品脱利维亚樱桃啤酒砰地一声放下。他开始理解为何欧吉尔德形容欧迪姆是个固执的人物。“我拒绝。永远拒绝。别白费力气。”
  “我不敢苟同!”欧迪姆说道,语气兴奋得让人恼火,“一定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
  杰洛特放了一把钱币在柜台,准备离开。他本来打算在回到路上之前享用一顿热腾腾的饭肴,但为了避免欧迪姆的另一个邀请他宁可选择放弃。
  “现在,如我所说。你可能更想——”
  欧迪姆的话还没讲完,杰洛特已经踏出了门口,他径直走向萝卜,后者正在附近的马槽边上晃悠。
  “——去带回那些你早年历险中失去的人。”
  杰洛特抬起头看着欧迪姆,后者正站在他旁边,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杰洛特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遏制住自己不要一拳打到他脸上。就算他试了,他知道最终这一拳也只会打在空气上。
  “我不想要你的任何愿望。”他说道,拉紧萝卜的缰绳,把她引到街道上。她跺着蹄子,鼻翼耸动,显然对于杰洛特过早地剥夺她享用美食的权利感到不满。
  “你不想见见米尔瓦 [1]吗?”欧迪姆不依不饶地继续说道,“或者卡希尔[2]?”
  杰洛特翻身上马,催促萝卜奔跑起来,小心翼翼地避开漫步的行人。幸好威伦的村落规模较小,行人寥寥无几,因此奔驰起来完全可行。不过,他没跑出多远,刚特的声音就跟上来了。
  “你总是很喜欢安古蓝[3],不是吗?她让你想起了希里。在你的带领之下,她没活多久,说真的,你亏欠于她。”
  欧迪姆在他脑子里讲话。某种心灵感应的手段。骑马狂奔也无法停止他脑海中的声音。
  “要不这样,杰洛特: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先实现你一个小小的请求。”
  杰洛特低声咆哮回应道,“我不感兴趣。”
  “噢,别这样,杰洛特!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免费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我只是想让你尝尝下一次你再拒绝我你将怅然若失的滋味。”
  “行。”杰洛特磨了磨后槽牙,让萝卜猛地停下,周遭的尘土和石子四周飞扬。他无视了她愤怒的嘶鸣声,“我有个要求,欧迪姆。”
  “好极了!”欧迪姆眨眼间就在距离他不足一步的边上凭空出现,杰洛特对于欧迪姆的闪现早就习惯了,对此他没表现出大惊小怪。他陡然一指,“你的要求是什么?尽量把你的终极愿望放到比赛之后再说。毕竟这只是个开胃菜。”
  杰洛特调整了一下握住萝卜缰绳的力度,准备继续狂奔。假设欧迪姆是真心实意的,那这场对话不会持续很久。“我不想再见到你,欧迪姆,”他说,“这就是我的要求。”
  欧迪姆对杰洛特的要求看起来一点也不沮丧。实际上,他的表情近乎兴高采烈,“杰洛特,你不想再见到我?”
  “这就是我要说的——”杰洛特猛地吸了口气,打断了自己的话。他茅塞顿开,为什么,现在,欧迪姆还在微笑。
  欧迪姆拍了拍手,瞬息之间他的世界溶解为虚无。无尽的空白包围着他,像巨浪般的恐惧感涌上心头,呼吸像是被撕裂开来。
  在猫眼药水和猎魔人标志性眼睛的帮助下,他从来没有被剥夺过视力,这是种前所未有的无助感。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马鞍。
  “欧迪姆?”
  “还在这。”欧迪姆愉悦地说。他没离开。
  “把我的视力还给我。”
  “噢,但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你得稍后向我许愿。”
  “把我的视力还给我,”他重复了一遍,“否则要我参与你的游戏这事就忘了吧。瞎了就该死的什么都干不了。”
  一片寂静。
  “欧迪姆?”
  杰洛特从马蹬上抬起靠近欧迪姆的那只脚,发觉只碰到了空气,除此之外空无一物。只剩下他自己。只身一人,目不能视,位于威伦中心。很难想象还有留在比这更糟糕的地方让他如此地不堪一击。如果在陶森特,甚至是诺维格瑞,他能向当地人寻求帮助。但是,这儿,如果让别人得知他失明,更可能会遭到殴打和抢劫。当然,就算失去了视力,他也会让任何试图从他这儿占便宜的人得知他是个难以对付的对手。
  他深吸了口气,试图减缓他的焦虑感。惊慌失措毫无用处。只会扰乱他原本已经够混乱的方向感。
  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存活下去最好的机会就是回到林登维尔,找到好些年前给他提供雠特怪[4]委托的猎人谈谈。他们看起来像是正派人。或许,在金钱的许诺下,杰洛特相信他们能带领他去到诺维格瑞,在那他可以向丹德里恩和卓尔坦寻求额外帮助。
  这是个可行的计划。现在他只需要判断出他该往哪个方向走。
  在夏天(或者说威伦的夏天),太阳在西北方向落山。他能感受到温暖停留在他左边的脸颊上,使他的皮肤表面结了一层薄汗。那么,他一定是面朝南方。只能说大概是,但无论如何,模棱两可总比毫无头绪要好点。
  他小心翼翼地让萝卜转向正确的方向。他打算骑着萝卜往河边走,然后沿着河流一直到达目的地。只要他没有跑过头——略过林登维尔去了洛奇,他应该在天黑前能到达。在这个时侯,有没有光线的存在没多大区别,但他倾向于在白日里骑行,这样他能大概率遇见当地人,而不是怪物。
  他夹了夹马肚,萝卜开始小跑起来。
  ——tbc
  译者注:
  [1]米尔瓦:寻女小队成员之一,在斯提加城堡突袭战中,米尔瓦用弓箭压制多个敌人,最终与一位老道的敌方弓箭手同归于尽。
  [2]卡西尔:寻女小队成员之一,同时也是希里的童年噩梦之一,在斯提加城堡的战斗中,卡西尔再次见到了希里并与她一同战斗,并为了掩护希里死于雷欧·邦纳特剑下。
  [3]安古蓝:寻女小队成员之一,外貌与希里极为相似,为杰洛特所救后加入寻女小队,在斯提加城堡战斗中,最终流血过多,死在了希里的怀中。
  [4]雠特怪:与百果园的牛魔王是同一种怪物。
 
 
第二章 
  麻烦总是常伴于杰洛特左右,在去林登维尔的旅途中它便从中作梗——对此他毫不意外。诚然,他不是惊讶于这些阻碍本身,而是惊讶于曾经不是阻碍的事物如今却成为了阻碍。被强盗袭击不是新鲜事,但被他们从马上击落并挨了几下重击对他来说倒是史无前例的体验。未经训练的强盗挥舞着生锈的剑,他被迫喝下一整瓶黄褐色猫头鹰来企图弥补他的劣势。
  他最终设法解决了他们。他们总共有四个人,频繁地使用伊格尼法印和昆恩法印是他还没被他们其中任何一把剑捅个透心凉的唯一原因。在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同时,杰洛特汗流浃背,满身瘀伤,鲜血直流,险些筋疲力尽到昏厥过去,他整整吹了十分钟口哨才把背上载着水、食物和药物的萝卜叫了回来。他坐着包扎了伤口,吃了两个烤鸡三文治,喝光了水袋里的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