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傲娇A和他的笨蛋老婆(近代现代)——越狱的鼠yyds

时间:2023-03-16 10:56:48  作者:越狱的鼠yyds

   《傲娇A和他的笨蛋老婆》作者:越狱的鼠yyds

  文案:
  是不知自己陷入爱河的傲娇醋精alpha
  AB文+先婚后爱+暗恋+纯甜
  傲娇醋精吃瘪攻x笨蛋懵懵直球受
  *
  韩砚川因为受不了催婚,而选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结婚对象。
  唯一的遗憾就是对方是个beta。
  结婚第一天。
  韩砚川要求江谕搬到自己的公寓同居。
  韩砚川:为了不被拆穿。
  结婚第五天。
  韩砚川目睹江谕和别的alpha勾肩搭背还晚归。
  韩砚川:怎么这么晚回来?
  江谕:合同条款里好像没规定晚归的时间...
  韩砚川:今天开始加上!
  结婚第n天。
  韩砚川发现江谕喜欢了好久的人原来是自己。
  韩砚川:小猫崽子,有你这么追人的吗?
  韩砚川:除了和我相亲是你主动的,其他哪样是你主动了?!
  私设:beta可以闻到alpha的信息素,但不会产生任何反应(类似闻香水
  *
  嘿嘿 名字是乱取的
  温馨提示:作者文笔稀烂 不喜欢的可以滑走哦 当然也欢迎提意见 就是言语不要太过激 感谢观看~
  先婚后爱、甜宠、AB文、暗恋、HE、傲娇攻
 
 
第一章 结婚条约
  夏末的最后一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柏油路上的雨水已经尽数蒸发,空气中仍残留着雨后的清香,江谕坐在咖啡厅内,低着头不自在地瞄了一眼自己的裤脚,纯白的裤腿上沾了星点水渍,是刚刚在来的路上被骑行的自行车飞溅的。
  江谕动了动脚,不太开心地皱了皱眉,正纠结着要不要拿张纸擦干净,却被对面坐着的人喊回神。
  “江先生,您还在听我说话吗?”
  “在。”江谕迅速抬头,回答道。
  “您既然会来,那便知道我相亲并非为了结婚,而是寻一个合作伙伴,配合我演戏,帮我隐瞒家中的长辈。”对方冷着一张脸,虽然称呼有当,礼貌尽全,但还是能感受到对方语调里的冷淡,“江先生,我对您的简历非常满意,如果您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江谕先是怔愣片刻,似乎因自己能得到认可十分惊讶,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轻声道:“可以。”
  详细地扫过文件上的条约,瞥见合同期限时,江谕顿了顿,对面似察觉了,便开口道:“合同期限为一年,这期间报酬不会少,一年期止便结束合同,也就是离婚,同样,财产方面的分配,一样不会少您。”
  “一年...”江谕喃喃道,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对面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时,江谕抬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吗?”江谕问。
  “这两天尽快搬到我的房子里,我们需要同居,记得带户口本,后续的事情等你搬到我那以后再说。”
  “嗯,好的。”
  不到一小时,江谕便出了咖啡厅,裤脚的污渍已经干了,想擦也擦不掉,但江谕却没有了一开始的嫌弃,而是脚步轻快的出了门。
  咖啡厅内,江谕待过的位置还留着他喝过几口的咖啡,对面的人还未离去,而是坐在原位翻了翻江谕的简历,低声自语,“同一所大学,比我小两届,怪不得没见过。”
  “可惜,是个beta。”
  早些年前,ABO社会对于婚配只提倡AO、BB,大多数人认为AO才是最优选,可时代变迁,陈腐的观念被推翻、剔除,目前的社会提倡自由恋爱,不分性别,虽然社会目前对AB恋没有了最初歧视与不看好,但对于韩砚川而言,omega才是他的最佳配偶。
  可迫于老爷子近期来频繁地催婚,韩砚川不得不进行相亲挑选,他的择偶以omega为标准,可耗费了一周时间,也没有让韩砚川满意的,他不知刚刚这个beta是怎么混进人选里的,韩砚川本想一口拒绝,可对方的简历实在漂亮,没有任何糟糕的恋爱痕迹,家庭关系和谐,学历工作优秀,甚至对他的合同条约也没有任何异议,种种条件都能接受。
  韩砚川已经厌倦了这几天频繁的谈话,于是他放弃自己的标准,选择了江谕。
  虽然对方是个beta,但这场婚姻本就是假的,性别如何对韩砚川而言,现在看来,似乎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韩砚川收起桌上的合同,打了一通电话,便起身离开。
  *
  周六,江谕很快收拾好自己出租房的东西搬到了韩砚川的房子里,韩砚川的房子很大,有院子也有露台,江谕虽好奇却没乱走动,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安静地待在屋子里。
  房门被敲响,江谕开了门,韩砚川礼貌地冲江谕点了点头,“收拾好了?”
  “嗯。”
  “户口本带了吗?”
  江谕温顺地答道:“带了。”
  “走吧。”
  坐在副驾上,江谕斟酌了一下,还是问道:“我们这是要去民政局吗?”
  “嗯。”韩砚川发动车子,打了方向盘,随口问了一句,“父母那打好招呼了吗?”
  江谕捏了捏安全带,“我...我还没告诉他们...”
  “为什么?”韩砚川皱了下眉。
  江谕低着头,小声道:“没有必要...”如果只是一年的话。
  韩砚川沉默片刻,却也不再过问,对他而言,这场婚姻只不过是为了应付老爷子而结的婚,少一些变量因素,也未尝不可。
  两人快速的办了结婚证,接着回了家,钟点阿姨已经将饭菜做好,江谕原以为两人会一块吃,但韩砚川晚上似乎还有事,他拿了东西对傻站在桌边的江谕道:“这段时间就在我这住下,书房是我的办公区,尽量不要进出。”
  “白天我大部分时间不会回家,晚上也不会在家吃饭,我已经提前交代过了,会让阿姨晚上给你做好饭。”
  韩砚川站在玄关处,穿好鞋,出门前最后嘱咐道,“对了,我希望我们俩的关系不要声张,特别是外人。”
  江谕认真听完了韩砚川的话,最后点头道:“嗯...好的。”
  韩砚川出了门,江谕站在原地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有些出神。
  *
  韩砚川确实不经常在家,晚上也很晚回来,很多次他回来的时候会看见一楼客厅敞亮的灯,有时会看见江谕在办公,有时会看见对方已经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江谕毫无形象地闭着眼,笔电上的键盘被压住了,摁了好几个随意字母,韩砚川觉得好笑,走过去,把人喊醒。
  “你回来了...”江谕睡眼惺忪地望向韩砚川,撑着桌子,张了张五指,像只猫一样,懒懒地舒展爪子,“抱歉,我睡着了...”
  江谕语调黏糊糊的,却让韩砚川听出了对方似乎在等自己回家的错觉,以至于他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困顿的人没注意到韩砚川的异样,快速地收好东西,和韩砚川道了一句晚安,便进屋了。
  自那天后,韩砚川回家的时间比平时早了些,江谕还是会在一楼大厅,有时窝在沙发上睡觉,有时在茶几上办公。
  等韩砚川进门,两人打过招呼后,韩砚川上楼洗漱,过一会儿江谕也会收拾东西进屋。
  两人似乎多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其实两个人在家的时候大多说不上几句话,江谕内敛又安静,知道自己只是暂居,便乖乖地在自己的小区域活动,有时累了便会到溜到二楼的露台透透风,露台的布置很不错,大半的绿植摆在边沿,开得很美,江谕看着这些花草,心情都愉快了许多,但他只是远远地看看。
  放松得差不多了,江谕准备回屋,却意外碰上了倒水的韩砚川。
  江谕卡在阳台门那,不知改进该退,一直到韩砚川朝他看了过来,随后韩砚川便端着水杯,缓缓朝他走来。
  江谕走进屋子关上门,拘束地站着,韩砚川倒没说他什么,只是交代他,周末需要一起去见爷爷,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韩砚川强调道:“在爷爷面前,我需要你配合我,不许露馅,也不许说出我们的合同约定。”
  江谕乖乖地点头,承诺自己一直记着。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韩砚川离开,江谕抬起眼眸,疑惑地看向韩砚川,玻璃门将室外星点的亮光反射在江谕的眼里,那双眼珠亮晶晶的,纯粹又漂亮。
  韩砚川意识到自己唐突的视线后,蓦地移开了眼,他清清嗓,捏了水杯开口 :“去鞋柜里拿双鞋子穿,在家不要光着脚。”
  江谕不由地一愣,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脚,“哦。”
  等了一会儿,他又犹豫着开口,“我...平时能到露台坐坐吗?”
  韩砚川:“嗯。”
  “那些绿植盆栽,我能动吗?不会把它们弄坏...”
  “可以。”韩砚川挑挑眉,并不觉得这些要求有什么。
  然而,江谕却高兴地弯了眼,冲他笑着说:“谢谢。”
  那双如琥珀玻璃珠似的眼睛,再次撞进他的视线里,韩砚川微顿,而后露出一贯的冷淡脸,平静地回了一句不客气,便转身离开。
  江谕脚步欢快地跑下楼将自己遗忘在客厅的鞋穿上,继而回了卧室。
  *
  老宅。
  韩谨成一见到江谕,便热情地招呼人过来,韩砚川环着江谕进门,在看见爷爷的时候轻轻捏了捏江谕的肩,隐隐暗示。
  老爷子没看出什么,只是一个劲地抓着江谕问这问那,最后还问两人的感情怎么样,相处的好不好,韩砚川有没有欺负他。
  “没有,爷...爷...我们俩相处的挺好。”江谕磕磕巴巴地喊全了称呼,一一答道。
  “真的?他要是欺负你,你一定一定和我说!”韩谨成拉着江谕,笑得和蔼又亲切。
  “爷爷,他对我很好,我们俩相处的还不错,前些天还一起看了电影...”
  韩谨成笑出声,“好好,那就好,这小子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结了婚,我这一点准备都没有。”
  “改天,请你的父母出来坐坐,亲家总得见个面吧。”
  江谕这回卡了壳,不知道该应什么,幸而韩砚川解了围:“再说吧,爷爷。”
  后来人多了些,韩谨成招呼大家上桌,韩砚川站在江谕身边,他瞥了眼江谕那面无表情,毫无破绽的脸,皱着眉头问道:“什么电影?”
  江谕抬头,有些懵,等反应过来,他不好意思地开口,“啊...前几天和一个朋友一起去看的电影,刚刚是为了哄爷爷才那么说的,是我自作主张了,抱歉...”
  “...嗯。”韩砚川低低地应了一声。
  江谕见韩砚川不再有问题,便上了桌。
  留韩砚川一人在后头,心里越想越不舒坦。
  和一个朋友看的电影?Alpha还是Omega?他怎么那么自然地说出来了?
  --------------------
  傲娇醋精属性即将触发
  —小剧场—
  韩砚川:看电影?和谁看电影?什么时候的事?(追问)
  江谕:上周...
  韩砚川:不听,算了,我不听
  江谕:......
 
 
第二章 小猫吃鱼
  一顿饭下来吃的韩砚川心里隐隐不悦,江谕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的和爷爷吃饭,一点没顾上身边的韩砚川,吃到一半,韩砚川冷着脸给江谕夹了菜,江谕先是诧异,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要配合韩砚川演戏来着。
  于是江谕夹起韩砚川放到碗里的菜,小口的吃下,等了一会儿,见韩砚川没有动静,江谕默默抬头,看着对方。
  这一眼,看了许久。
  感受到江谕的视线,韩砚川又夹了一道菜放到江谕面前,江谕吃完后,继续盯着,韩砚川却不夹了,江谕想了一会儿,大概是意识到应该礼尚往来,于是他讨好似地给韩砚川夹了一块排骨。
  韩砚川皱了皱眉,他有些洁癖,向来不喜欢吃别人剩下的或是碰过的,可江谕望着他的眼睛里头是眼巴巴的期待,韩砚川微顿,面无表情低偏过头不看身边人,但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夹起了那块排骨。
  老爷子笑着将二人的动作尽收眼底。
  午饭结束后两人一起出了宅子,江谕说自己还有事,他没有车,来这也是韩砚川送来的,便想劳烦韩砚川再送他一程,但被韩砚川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还有事。”
  “好吧,再见。”
  江谕走出小区,在路边正打算叫车,夏末的天还是有些闷热,江谕站了一会儿便出了汗,他躲到树荫下,正点开手机,突然,喇叭声响起,韩砚川开着车出现在了路边,“上车。”
  江谕看见车子内的人,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两人没有太多的话题,导致车内安静的很,江谕鼻尖有些细汗,额角也是,斟酌一会儿,他小声地问道,“有纸吗?”
  韩砚川目视前方:“你面前的抽屉。”
  江谕打开抽屉,抽了张纸,细细地擦着,擦完后不知道该扔在哪里,便攥在手上,将纸揉成一团,无聊地把玩,捏来捏去的。
  好一会儿,韩砚川蹙着眉指了指右侧的一个小盒子,“扔这。”
  江谕手上的动作一顿,乖乖听话,把纸团扔了进去,然后安静低坐在位置上,没再动作。
  到了目的地,江谕说了声谢谢,就下车离开了。
  韩砚川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远远的隔着车窗,他看见江谕高兴地朝一个alpha招手,待那个alpha靠近后,江谕同对方说了几句话,随后那个alpha似乎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
  韩砚川拧着眉,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过了一会儿,那个alpha抬手摸了摸江谕的头,最后两人一起笑着并肩离开。
  韩砚川:??
  韩砚川:行...
  韩砚川独自开车回家,在书房里办公了一会儿,又抱着电脑跑到一楼的客厅办公,可怎么也静不下心,脑子里总是回想着下午江谕与那个alpha一起离开的画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