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被五个非人类收养后(玄幻灵异)——明扶

时间:2022-05-19 10:12:29  作者:明扶

   《被五个非人类收养后》作者:明扶

  文案:
  谷芋从虐待他的孤儿院逃出后,被追赶躲进一座荒村。
  荒村内的原住民们见到他非但没有生气,还对他心生同情,答应收养他。
  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够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过上有爸爸妈妈疼爱的生活。
  结果——
  胖爸爸教他写作文,写出一篇短小精悍的鬼故事,吓得语文老师一夜没睡。
  瘦妈妈教他画手抄报,在手抄报上摁出七八个血手印,惊得美术老师差点休克。
  ……
  所有欺负过谷芋的人,当晚必定噩梦连连,被各种鬼怪追杀八条街。
  即便发现村里的家人们都不对劲,谷芋还是深爱着他们。
  后来有一天,谷芋带着自己的对象回了家。
  对象是个道士,第一次上门,差点没掏出抓鬼道具把家长全收了。
  #自己做不出小学数学题的家长们都是说出名字就能让人类屁滚尿流的顶级鬼怪#
  #后来小道士给家长们送礼:金银纸元宝一万只,香烛每个长辈365对/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芋,姜习 ┃ 配角:可可爱爱的鬼怪爸妈们 ┃ 其它:不长眼的炮灰们
  一句话简介:非人类们把小可怜宠上了天
  立意:让小幼崽感受美好的家庭氛围,茁壮成长。
  作品简评:
  本文讲述了一个四岁幼崽在从孤儿院逃离,被五只非人类收养后发生的诙谐趣事,从幼崽还未上学时,一直描写到幼崽上幼儿园、小学直到高中,以及收获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恋爱。
  文风轻松,整体读来温馨动人,幼崽和家长们都可爱,推荐一读。
 
 
第1章 逃离孤儿院
  漆黑的夜色里。
  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小男孩在横生的树丛间穿行着,时不时警惕地回望一眼身后。
  男孩名叫谷芋,他疲惫地顿住脚步,趴在粗糙的树干上,瘦小的胸膛不断起伏,嫩白的耳朵警惕地竖起。
  他已经跑了一个多小时,按小孩子的体能来说,早该跑不动了,但他不能停。
  停下来……会被卖掉的。
  小谷芋是从附近的孤儿院里逃出来的,他趁老师们不注意,从院墙的狗洞里钻了出来。
  小谷芋在被带到孤儿院之前,曾经生活在山里,“爸爸妈妈”对他也是十分宠爱,有什么稀罕的东西都第一个想到他。
  但自从“妈妈”生下一个弟弟后,小谷芋的生活完全转变了。
  他们不再视他如珠宝,反而对他动辄打骂,将他所有的衣服玩具都给了弟弟,还让年仅四岁的小谷芋照顾弟弟,只要弟弟有一点磕碰,等待小谷芋的都是一顿毒打。
  小谷芋那时还不懂,只以为是自己不够乖,照顾弟弟不够仔细,“爸爸妈妈”才会这样对待自己,从那之后,他越发细致地照顾弟弟,抢着做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但即便他再怎么乖巧懂事,也没能换回“爸爸妈妈”的爱。
  还得到了他们变本加厉的嫌弃。
  小谷芋多吃一口饭,都会得到“爸爸妈妈”的怒斥。
  小谷芋不明白,自己原本温柔的父母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直到有一天,他从村口大樟树下闲聊的大妈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小孩,他是他们花了五千块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
  “翠花有了自己的小孩,哪里还会对他好……毕竟是买的,隔着一层血缘,肯定比不上亲生的孩子。”大妈压低了声音,目光看似带着怜悯,瞥了不远处的小谷芋一眼。
  “哎,别说了,他要过来了。”
  “过来怕什么,小孩嘛,听不懂的。”大妈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乖孙抱起,把一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往乖孙嘴里塞。
  小谷芋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妈手里的巧克力,那是村口小卖部最时兴的零食,一小块要卖两块钱,从前没有弟弟的时候,“妈妈”倒是给他买过一两次,现在已经很久没有了。
  小谷芋睁大眼眸,看着天边即将下坠的太阳,到了家长们来喊在村中疯玩的小孩回家的时候了。
  身边的小伙伴们一个又一个被叫走,他们像是见了唐三藏的泼猴,听到家长的叫喊后就收了神通,老老实实地跟在自家爸妈身后往家走。
  到最后,只剩下小谷芋一个人。
  没有人喊他回家,或许是因为……那里不是他的家。
  小谷芋等了又等,等到圆月高悬,小小的身躯因为寒冷而蜷缩成一团,也没等到。
  小谷芋彻底失望了,他沿着蜿蜒难行的山路,在月光的照耀下,走了三四公里,一直走到政府新建的公路上。
  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最终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又被路过的村民们带回到了养父母家。
  小谷芋迷迷糊糊地醒来,就听见“妈妈”在和什么人打电话,念叨着:“这小孩想跑……你把他带回去吧,钱?钱当然要退,反正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换户人家照样卖。”
  女人注意到小谷芋已经醒了,慌忙地错开他望向自己的目光,含糊地对电话那头说:“行,那你早点过来。”
  此后的几天,女人一家对小谷芋倒是没再打骂,甚至还让小谷芋多吃点,别饿瘦了。
  小谷芋以为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举动终于吓到了“爸爸妈妈”,他们开始心疼自己了。
  直到几天后……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路过村口,一路开到他家门前。
  女人抱起小谷芋往外迎,对开面包车的男人道:“侄儿,你看看,这孩子我养的可好了,我那钱……”
  “婶子,只能退您三千,不然谁都像你这样,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就这三千,还是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上。”贼眉鼠眼的男人从腰包里掏出一摞红钞票递给女人。
  女人放下小谷芋,点点钱,道:“数对了,人你就带走吧。”
  她说着把小谷芋往老鼠男人跟前一推,小谷芋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疯狂往后推,扭身死死抱住女人的腿。
  “我不是你妈,你是我花了钱买来的,你别缠着我了,跟着这个叔走吧,让叔给你找个好人家,乖。”女人粗糙宽大的手掌在小谷芋的脑袋上虚虚拍了拍。
  这还是“妈妈”有了弟弟后,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小谷芋说话。
  小谷芋愣住了,很快被老鼠男人抓住机会塞进车里。
  老鼠男人把小谷芋带进了一家孤儿院,这是家名副其实的黑心孤儿院,没有什么正规手续,顶了个孤儿院的名头,实则做着贩卖儿童的黑心勾当。
  拐来的小孩被人贩子们养在这里,供顾客们上门挑选。
  ……
  小谷芋往山坡的下面看,那里有一片破败的村庄,也是漆黑漆黑的,只有稀落的一二盏灯火亮着。
  就在小谷芋犹豫自己要不要下去,找个人家借住的时候,不远处的树丛中传来窸窸窣窣,树叶被踩踏的声音。
  随即是一个男人粗壮的嗓音:“大哥,你确定那小兔崽子是往这边跑了吗?”
  “应该是这边,刚不还有人说看到他了。一个小崽子能跑多远,我找这边你找那边,今天必须把他带回去,那小孩品相不错,能卖不少钱呢。”
  两个男人有商有量地交流着,手电筒的灯光在树丛中四下逡巡,搜索小谷芋的下落。
  他们距离小谷芋已经不远了,小谷芋没有时间犹豫了,他必须找到新的藏身之所。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往距离自己最近,亮着灯的那户人家跑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划破空气,小谷芋不敢回头,胸腔里的小小心脏超负荷地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嗓子眼。
  几分钟后,他推开没有上锁的篱笆门,一路小跑到这栋用泥土和木头搭建而成的小屋前。
  “您好?请问有人吗?”小谷芋颤抖着问,声音仿佛随时会被风熄灭的细小烛光。
  无人回答。
  他壮着胆子又敲了一次门。
  仍是无人应答。
  油漆斑驳的门被他敲开了一条小缝,门没关。
  直接进去……会不会不太礼貌?
  就在小谷芋思索要不要换一家求助的时候,方才的男人们的交谈声穿过空旷的道路,毫无阻碍地传入他耳中。
  “这边没有,去下面的村子里找找。”粗嗓音的男人说。
  小谷芋闻言,不敢再耽误,咬咬牙推开门,往空荡荡的屋内看了一圈,躲进进门处一口棕褐色大缸里。
  一会儿……再和这里的主人道歉吧,小谷芋愧疚地想。
  大缸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再加上这么漫无边际地跑了许久,又没有吃过晚饭,疲惫和饥饿同时涌上他瘦小的身体。
  小谷芋的眼皮止不住地一闭一闭,很快便睡熟了。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了多久,小谷芋感到有人正提着自己的衣领,将自己往外拉,他下意识挣扎起来,仿佛一只被人类提溜起来后乱动四肢的猫。
  挣扎间,小谷芋就着木桌上白惨惨的蜡烛的光,看清了提溜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有些肥胖,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的五官其实生得很憨厚,但却莫名有种让人生寒的冷,仿佛那寒意是从他身体内部飘出来的一般。
  胖男人穿着一件粗布麻衣,领子拉得很高,完全遮住了脖颈,像是古装剧里的人穿的那样。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老子家?”胖男人的语气很不客气,看向小谷芋的目光中凶气四射。
  小谷芋被他凶巴巴的语气吓到了,垂下脑袋结结巴巴地解释:“对,对不起!刚才有人想要抓我,我才进入您家里的……对不起!”
  胖男人凶恶地瞪了谷雨一眼,用力地“啧”了一声,十分不乐意一般将小谷芋放在了地面上。
  “从老子的屋里滚出去。”胖男人的声音十分严厉,吓得小谷芋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他哪里敢再说其他,当即快步跑出了屋子。
  然而刚跑出屋子,就不敢动弹了。
  那些人……走了吗?
  他站在篱笆墙前,小手按在篱笆门上,却不敢拉开。
  身后再次传来胖男人的催促声:“还不走,等老子送你?”
  小谷芋不敢再停留,一溜烟小跑着离开了胖男人的庭院。
  随着小谷芋的离开,胖男人熄灭了屋子里唯一一盏灯火,蜡烛熄灭的瞬间,血液顺着他的脚跟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胖男人露出吃痛的神色,四肢和头颅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离开了他的躯干。
  但即便如此,男人也没有死。
  他的头颅不住地变换疼痛的表情,四肢在地面上疯狂扭动抽搐。
  即便碎成了这么多块……胖男人仍在疼痛。
  村庄完全地暗了下来,弯月高高地挂在漆黑的天穹中,星垂四野,无比寂静,连蝉鸣都完全停了。
  小谷芋毕竟只是个孩子,就算比同龄人成熟些,这会儿也开始怕了,挪不动脚,不敢往其他地方走了。
  忽的,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大树上。
  那是一颗巨大的樟树,树叶青翠,枝干众多,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小谷芋就这样在树下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小谷芋是被冻醒的,虽然是夏季,但室外的温度还是有点凉。
  脸颊上是冰凉的水汽,小谷芋就着水汽抹了一把脸,脸上的污泥被抹去,露出他原本白皙的皮肤。
  洗干净脸,他其实是个很漂亮白净的小孩,眼眸圆溜黑亮,眼睫如蝶般纤长,只是比其他的同龄人瘦弱一些,像他这样乖巧懂事的孩子,若是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里,必然是会被宠上天的。
  但……他是个弃婴。
  这是老鼠男人对小谷芋透露的。
  身上的短袖泛了潮,小谷芋抖了抖衣服,就着山坡那边刚漏了脸的太阳公公笑了笑,继而起身往山坡爬去,昨天他路过山坡时,看见过一片野树莓,今天可以去摘些树莓来填饱肚皮。
  肚子叽里咕噜地叫了一通,小谷芋终于循着记忆找到了那片树莓丛。
  树莓长在地面肆意攀爬的藤蔓上,模样是一颗颗小小的红色果粒攒在一起组成的半圆形。
  红彤彤的很是喜人。
  小谷芋在山里时,常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去采摘。
  他一手提着短袖的下摆,做成兜子,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采摘树莓,但生长树莓的藤蔓是有刺的,即便他再小心,小手也不免被刺得血刺呼啦。
  小谷芋强忍着疼痛,把摘下的果实放进自己的兜子里。树莓的附近一般会长出蛇莓,蛇莓的果实颜色比树莓要鲜艳得多,看起来更加诱人,但它们是有毒的,不能吃。
  小谷芋听村里其他小孩子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及此事,他们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的孩子,蛇莓是被路过的毒蛇吐过口水的树莓,千万不能吃。
  小谷芋没有不厌其烦地提醒他的爸妈,但沾了光从其他人的爸妈那里得到了这个信息。
  许久之后,小谷芋摘了满满一兜子树莓,他一手提着衣摆,怕树莓洒出来,也就不敢走太快,放慢了脚步。走回到榕树下时,太阳已经完全爬过了山坡,温暖的太阳烤干了小谷芋有些潮湿的衣服,逐渐变得灼热。
  小谷芋用遍布细小血痕的小圆手捏起一颗红扑扑的小树莓,正准备往嘴里送,目光忽的落在了胖男人的小屋上。
  虽然昨天胖男人把他赶了出来,但他昨天在没有得到屋主人同意的前提下进入了对方的屋子,确实也做的不对。
  应该道歉的。
  小谷芋黑亮水润的眼眸落在自己衣服兜着的树莓上。
  几分钟后,小谷芋蹑手蹑脚地走进胖男人的庭院,在他的房门前垫了一张大树叶,往树叶上放了大半的树莓。
  小谷芋慢吞吞地回到樟树下,吃剩下的树莓。
  他一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早已经饿得不行了,迅速地将剩下的树莓吃了个干净,只留下几颗已经腐烂的,扔在脚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