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向阳(近代现代)——冻感超人

时间:2022-05-19 18:05:38  作者:冻感超人

   《向阳》作者:冻感超人

  文案:
  天上的太阳
  水里的岛
  你照亮了我的世界
  我做你溺水时的岛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向阳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人海中相遇太幸运
  立意:向阳而生,做个好人
 
 
第1章 
  张向阳不喜欢组内聚餐。
  他们部门小组是整个公司里驰名的和尚庙,清一色男人。
  男人喝醉以后,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节操与底线随着酒精直冲下半身,一个个都化身为狼,群魔乱舞。
  “向阳,来,跟你亲哥哥来嘴一个!”
  张向阳端着茶杯挡住嘟着嘴凑上来的前辈,声音很轻道:“张哥,你喝醉了。”
  “醉什么醉,今天非把你办了不可!”
  酒桌上一阵哄笑。
  张向阳在整个组里年纪最小、长得最好、性格最软,也最常被拿来开涮。
  “娘们唧唧的,两大男人,亲个嘴怎么了!”
  组里唯一的同姓前辈张齐辉豪放道,又引起一片叫好之声。
  张向阳心中暗自苦笑,要知道他真是gay,这些直男不知跑得有多远。
  张向阳躲着前辈散发着酒气的嘴,手臂挡着脸,人往座位里缩,他这么个反应,最能逗得满堂彩,他知道张齐辉也不是真想亲他,只是喜欢逗他玩,其他同事也就是要这个节目效果,满足他们看热闹、逗一乐的心理也就足够了。
  躲了几回后,张向阳被放过了。
  聚会上属于他的这部分“表演”就算到此结束。
  后续当然还有一些围绕他的“表演”的点评节目。
  “放不开”、“书生”、“太娘”、“没男人味”、“女孩就吃这一套”、“现在的社会怎么了”,最后毫无例外地转向对国家政策、世界局势的讨论。
  张向阳静静听着他们唾沫横飞地研究中美关系,附和地笑笑。
  聚会结束时已经快接近9点,同事们嚷嚷着要续摊,地点“KTV”、“洗脚房”二选一。
  张向阳连连摆手,“不了,女朋友在家里等呢。”
  “哎——太扫兴了——”
  同事们几乎同时揭竿而起,谴责讨伐张向阳背叛了男性群体的秘密消遣时间。
  “又不玩什么,都很正规的。”
  “谁还没个女朋友?”
  “女人不能太惯着!”
  由于多次拒绝的前科,这次张向阳拒绝起来特别费力。
  醉醺醺的张齐辉拉拉扯扯地上来抢他的手机,要替他“好好教训下女朋友”。
  张向阳死活都不肯松手。
  整个部门都知道他有个感情很好的女友,尽管谁都没见过。
  这位“女友”控制欲爆棚,不许张向阳喝酒,不许张向阳抽烟,不许张向阳晚归,也不许张向阳周末与同事聚会……禁令繁多,视张向阳自己的意愿而定。
  “女朋友”是个绝佳的借口,也是最好的伪装。
  同事们只笑话他娘,却从来不怀疑他是基佬。
  “不行张哥,我今天说我加班,她不知道我出来吃饭,真得回去了,再晚家门都进不去了。”
  张向阳表示自己已经“欺骗”过女友,算是向他们投诚。
  张齐辉神情果然缓和很多。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趁早分了吧!”
  排山倒海的谴责声传来,张向阳小声应和,心中默默地向虚构出的女友道歉。
  这时,饭店门口缓缓开进一辆漆黑的揽胜,黑夜中车型霸道无比,方形的车灯尤其别致持重,一群醉了或没醉的男人都直了眼睛。
  男人看车比看美女更直白垂涎,眼珠都要脱眶,哈喇子都快流一地。
  下车的却是个从衣着到气质都很普通的男人,瘦瘦的,看上去还挺寒酸。
  一群醉汉不免有些不平。
  这样好的车!真是糟蹋了!
  下车的人拿着车钥匙,看着这群拉拉扯扯的男人,一愣,道∶“哪位是陈先生?”
  同事们面面相觑。
  有姓陈的,出来道∶“我是陈辛民。”
  “手机尾号6636?”
  对方对暗号一样,有人懂意思了,恍然大悟,“代驾是吧?”
  那人还没回答,身后的饭店又有人出来,是服务生,人还没走近,先嚷起来,“车开过来了吗?”
  同事笑嘻嘻地接了一句,“开来了,好啊,你偷懒,让代驾开车过来,这不是你该干的事吗?小心我告诉老板娘,扣你工资!”
  饭店开在公司大楼附近,本帮菜,食材新鲜口味好,价位高低都有,老板娘漂亮又热情,整栋大楼的人都爱来这家店聚餐,与店里的员工都混熟了,经常开玩笑。
  服务生饶过人群,双手合十,边走边笑∶“各位大哥行行好,今天店里太忙了,下次来我给你们切个果盘——别告诉老板娘啊!”
  众人一阵嬉笑,张向阳悄悄往旁边挪,一下被人发现,逮住又是一顿揉搓。
  张向阳个子不算太高,人也瘦,白白净净的是个书生样,一把腰尤其的细,裹在白衬衣里侧面看着薄薄的,在几个人的手臂中乱窜,游鱼一样地滑来滑去,可就是逃不脱。
  张向阳暗道糟糕,今天那些同事们喝得有点多了,有人的手已经开始往下三路招呼了。
  这就是直男。
  毫无顾忌。
  张向阳两个手狼狈地护住重点部位,嘴里又搬出“女朋友”。
  “张哥,别闹了,女朋友真等急了。”
  张向阳无奈道。
  “让她等!我就不信了,婚都没结呢就管成这样,向阳,哥们这是在救……”
  “这么巧。”
  低沉的男声从人群身后破开了热闹,嬉笑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回了头,看到身后的人都是一惊。
  张向阳趁机从张齐辉怀里挣脱,人赶紧躲到了一边。
  陈洲站在饭店门口,眼神掠过众人,目光在边缘处清瘦的人影身上顿了顿,客气道:“都在呢。”
  “是陈工啊,真巧,陈工也来这里吃饭?”张齐辉忙站直了。
  “聚个会,”陈洲单手插在口袋里,领口解了两粒纽扣,脖子微微有点红,显然也是喝酒了,“你们这是完事了还是没完事?”
  “陈总,代驾来了——”
  服务生在下面喊了一嗓子。
  陈洲冲下面扬了扬手,对众人道:“先走了。”
  众人忙与他道别,同时自觉地让出道路。
  陈洲拾级而下,对服务生道:“陈什么总,别乱叫。”
  服务生殷勤地替他拉开车门,“这不迟早的事嘛。”
  陈洲扶着车门,回头又与众人道别,互相一阵“再见”后,他转身弯腰钻入车门,进了车门又仿佛想起什么的回了头,“我路过地铁站,谁要搭车?”
  张向阳坐在车里,浑身都不自在。
  陈洲就隔了他半臂的距离,身上的味道混合着酒味密密层层地向他压来,满满的全是雄性荷尔蒙。
  张向阳硬着头皮举手后,陈洲人钻入车内,给他让出了外头的位置,就说了三个字,“上来吧。”
  陈洲是张向阳进公司除了hr之外认识的第一个人。
  他在hr那面试,刚面试到一半,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面试的时候,张向阳本来就紧张,听到敲门声时,肚子更是一阵翻腾。
  进来的是个帅哥。
  如果在公司大楼遇见,张向阳绝对不会认为他是普通同事,而是公司请来拍片的模特。
  个子高,比例好,随性的穿着也显得特别有架势,脸长得有棱有角,是很有男人味的长相,一双眼睛非常的亮,张向阳被他看一眼,就感觉像是有股凉水从他天灵盖里灌进去了一样,整个人都一激灵。
  “面试呢?”
  “我看看。”
  对方把他的简历抽走扫了两眼。
  “就他了,我那缺人。”
  “起来,跟我走。”
  短短的几句话,张向阳就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工作。
  激动的张向阳一起身,肚子立刻发出一连串“咕噜噜”的叫声。
  在hr和新上司前当场社死的张向阳脸都白了。
  帅哥上司没说什么,把他带回办公室,给了他两样东西——三明治、胃药。
  实习期陈洲很照顾他,但在实习期结束后,张向阳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别的部门小组。
  事后张向阳才知道,跟了陈洲的实习生,从陈洲手下跑去别的部门小组的,五年以来就他一个。
  之后张向阳就有点怕在公司里碰到陈洲。
  尤其是在陈洲步步高升的情况下。
  在公司里站错队的下场不言而喻。
  像张向阳这种“叛徒”,通常下场都不会太好。
  “陈、陈总……”
  “陈工。”
  陈洲没不理他,张向阳松了口气,立刻从善如流地改口,“谢谢陈工。”
  “不客气。”
  车内又安静下来。
  张向阳心想算了,他实在也拍不来马屁,多说多错,干脆还是不要说了,免得惹人烦,看陈洲也不像是那种小心眼的人,陈洲身边那么多精英,也不会惦记他一个实习生的。
  他总不能向陈洲解释,他是怕被他看穿自己的性向才从陈洲手下逃走……
  “地铁站到了,要靠边停车吗?”
  张向阳的思绪被代驾打断。
  “啊,好,谢谢师傅。”
  车停了,张向阳连忙下车,下车后又对陈洲说了句,“谢谢陈工。”
  不仅是带他到地铁站,还给他解了围。
  不管陈洲是有心还是无意,都算是帮了他一把,张向阳真心地感谢他。
  陈洲微醺着,车外灯光尽收眼底,那双本就明亮的眼睛聚拢了整个城市的霓虹,“路上小心。”
 
 
第2章 
  张向阳坐了接近一个小时的地铁,下地铁后又骑了十五分钟的共享单车,随后就到了他住的地方。
  那是一个拆迁小区,叫和平新村,整个小区都是政府安置房,离他上班的市区很远,他每天的通勤时间都在一个半小时左右。
  已经超过十点,小区就比较安静了,这栋小区除了像他这样租房子的,最多的就是当地的老人,晚上歇得早,早上起得更早。
  电梯里有股淡淡的垃圾的臭味,张向阳手背捂着鼻子上了九楼。
  901,他的“家”。
  钥匙开门,黑暗中隐约现出的家具轮廓就让张向阳浑身一松。
  摸到墙壁上灯打开,小小的屋子就显露在光明中。
  张向阳换了鞋,放了包,摇头晃脑地去卫生间洗漱,嘴里哼着一首他最近单曲循环的情歌。
  他独居。
  在这栋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他全然自由,完全不必伪装。
  即使每天都要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通勤,房租也没比市区的单间便宜,张向阳也心甘情愿。
  像这样有一个可以完全放松的属于自己的空间,对他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洗漱完毕之后,张向阳又把换下来的里里外外的衣服裤子袜子都洗了,加上拖地打扫,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经超过十一点。
  所以说他不喜欢聚餐,难得不加班,还是折腾到这么晚。
  想着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张向阳的手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去摸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白天太忙了,回来也一直在忙,睡前不玩会儿手机就好像一整天都浪费了。
  就玩一会儿,从睡眠里偷来的时间,格外地让人放松。
  张向阳打开手机开始刷微博,对热搜上那些明星们鸡毛蒜皮的事儿不太感兴趣,浏览了自己关注的那几个营销号今天发的内容,有一些挺有意思的,他点开看了笑了,也不转发点赞评论,内心默默地“已阅”了一下。
  一转眼,时间已经快到凌晨,这个时候再深吸一口气,张向阳下决心地放下手机,闭眼强迫自己入睡。
  闭上眼睛也不能马上就入睡。
  白天发生的事情乱糟糟地在脑海里跑马灯。
  还会闪现一些很久远的记忆片段和很久没听的老歌的旋律。
  张向阳睡不着,他重新拿了手机,又拿了一副小小的柔软的入耳式耳机。
  男人哼唱的声音伴随着吉他声慢悠悠地响起。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张向阳边听边睡着了。
  第二天,张向阳准时起床,骑车——挤地铁——骑车,在考卡时间前半小时到办公室,去茶水间给同事们洗杯子,准备咖啡和茶。
  张向阳的一天又开始了。
  等他忙完坐到工位上时,他的同事们也陆陆续续来了。
  “早啊向阳。”
  “张哥早。”
  “吃早饭了吗?你嫂子早上煎的锅贴,来两个?”
  “谢谢张哥,正好饿着呢。”
  “跟哥还客气啥,你嫂子说了,你上次从老家给她带的那个咸菜,腌得特别够味,她特喜欢,有什么秘方没?”
  “我妈腌的,我也不知道配方,我回头问问她,嫂子喜欢,我下次回老家还给她带。”
  “那就提前先谢过了啊!”
  “张哥太客气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