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特殊案件调查组VI(推理悬疑)——易容术九

时间:2022-05-25 20:34:54  作者:易容术九

   《特殊案件调查组VI》作者:易容术九

  文案:
  特案组是一个友好和谐的大家庭,日常工作是查案子
  程锦:特案组的良心,破案能力强
  杨思觅:正常的反社会,懂心理学,武力&美貌值高
  ……
  |第1案|燃爆点:“厂房”发生爆炸造成多人死亡。
  “很多东西只要积累过多,就会爆炸,例如感情,例如矛盾。”
  |第2案|偏爱:雨夜,一家人被杀害,他们为何会招来杀身大祸?
  “人生如海,我将你打捞起,送至彼岸。”
  |第3案|满天星:明星坠楼,是自杀,还是他杀?
  “利用自身优势作恶的人,终将被反噬。”
  |第4案|金梦山庄:程锦和杨思觅的旅途故事,偏日常。
  “这是一座建在月亮倒影上的山庄。”
  |第5案|真相:喊冤18年后真凶自首了。
  “谎言如风,事实是捕风的网。”
  |第6案|坠落:高中生坠楼事件。
  |第7案|黑云压城:恐怖爆炸袭击事件。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锦 杨思觅
  一句话简介:破案的故事
  立意:遵纪守法人人有责
  作品简评:
  特殊案件调查组是一个调查疑难案件的专案小组,也是一个亲密的大家庭,组员们不仅是同事队友,也是彼此的家人。文章是以他们为主角的单元式破案故事,不同于普遍意义上重视营造悬疑气氛的罪案类作品。本文专注于破案视角,带领读者一起去侦查疑案,不到最后一刻,读者往往猜不出案情的真相。内容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第1章 燃爆点1
  “老大,看邮件,来了个急案。”叶莱道,“昌州爆炸,热搜上的那个。”
  “好,我看看。”程锦放下钢笔握住鼠标,视线由文件移向电脑屏幕。
  那个热搜新闻他之前看过,是昨晚昌州城郊的一处厂房发生了爆炸,造成26人死亡,11人受伤。
  “上了热搜?我看看。”小安低头凑近桌上的奶茶杯吸了一大口,然后快速敲击电脑键盘,查找昌州爆炸的讯息。
  正在看书的游铎抬头:“早上我看到了那个新闻,发生爆炸的地方是个非法养狗场。”
  “嗯,搜到了。唉呀,热搜下面的一些评论已经歪到该不该禁止吃狗肉上面去了。”小安滚动鼠标滑轮往下翻评论,“有人说这是吃狗的人的报应。”
  游铎:“不是报应,是有预谋的恶性犯罪。”
  “26人死亡——就算存在报应,这报应也太重了。”步欢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地道,“虽说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但还是得以人为本,怎么能因为狗而杀人呢。韩彬你说呢?”
  “嗯。”韩彬头也不抬地应了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聊什么。
  “那地方的主要业务不是卖狗肉,是斗狗。”正在翻看案卷的程锦道,“赌博性质的斗狗。”
  他收到的警方资料比新闻详细许多,并且包含了一些没有对外公开的信息。
  爆炸发生时,多人聚在一起斗狗,所以伤亡才会那么惨重。
  “原来如此。赌博特别容易滋生出恶性犯罪。”步欢唏嘘,“难怪会搞出这种惨案。”
  小安:“凶手应该是去那里赌过博的人,要把所有去过那些的赌客都找出来查一遍,很大的工作量呀。”
  游铎补充:“重点查那些输过很多钱的人。”
  “没错没错。”步欢很赞同。
  “老大,订什么时候的机票?”叶莱问。
  “等等。”程锦道。
  他得先去问问杨思觅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杨思觅去他小姨那儿了,也不知道谢局找他什么事,希望不是要去出高危任务。
  “去昌州也可以坐火车,晚上上车早上到,在火车上睡一觉就到目的地了。”步欢道。
  “哦?”叶莱查了一下,还真是,“挺方便的。”
  步欢笑道:“而且票价非常便宜。”
  “在火车上睡一晚?还没和你们一起睡过火车。”小安兴致勃勃地从电脑后面探出脑袋,“老大,我们坐火车吧!”
  “等你们杨老师回来再说。”
  “喔。”
  -
  谢铭的办公室中,靠窗的沙发上,杨思觅垂眸看着手上的平板电脑,他对面的沙发上谢铭正静静地望着他。
  平板上正在播放一个像极了战争片的视频,一群穿迷彩服的男人手持枪械在雨林环境中奔跑,不久后他们遭遇了敌人,双方发生激烈交火,销烟弥漫,不断有人中枪倒下。
  这个视频播完后直接跳到下一个视频,这次是几个迷彩服男人持枪处决几名跪着的战俘。
  再下一个视频是一个迷彩服男人手持长刀砍下了一名战俘的手臂,鲜血飞溅,迷彩服男人的脸上被溅上了一串鲜红的血痕,他掀起长睫毛,黑白分明的眼睛望向视频外的人。
  杨思觅和画中人对视。
  隔着屏幕的两张脸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屏幕外的人从头到脚干净整洁,而画中人不修边幅,头发凌乱,野性十足。
  “是黑客拿到的视频?”
  谢铭微微颔首:“嗯,一个自称是黑客的人把大量恐怖组织的暴力视频发布到了国外知名视频平台上,经过我们的交涉,平台那边已经把拍到你的那些视频删除了,但已经有一些人看过甚至保存了视频,我们无法删除他们的记忆,也无法进入他们的个人端删除他们电脑上的本地视频。”
  “国内呢?”杨思觅问。
  谢铭:“目前这些视频还没有出现在国内的网络上,我们会进行严密监控不让它们传播,但不排除有人会去外网上观看。”
  杨思觅没说什么,他放下平板,伸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块甜点,送至嘴边咬了一口。
  谢铭也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她从茶杯上抬眼:“这事你打算怎么和程锦说?”
  “现在?不说。”
  谢铭目光略沉:“你现在不说,他以后可能会从别人那里知道。”
  “嗯。”杨思觅继续吃手上的点心。
  “你是觉得他不会在意那些视频?”谢铭问。
  杨思觅没说话,赶到吃完手上那块点心后,他才道:“那个恐怖组织没有死灰复燃吧?”
  “没有。”
  “嗯。‘死人’什么都不是,解释权归赢家所有。”杨思觅道,“以后我会跟程锦好好解释的。”
  “……”
  谢铭有些忧虑,但小情侣的事她也没法掺合,只能在心中期望此事能顺利渡过。
  -
  下午四点,杨思觅回到特案组的办公室中。
  “回来了,有个加急的案子。”程锦道。
  “哦。”杨思觅把自己的椅子拉到程锦旁边,坐下来,侧着脸趴到程锦办公桌上,眼睛望着对方。
  “昌州爆炸纵火案。”程锦伸手把杨思觅脸上的微卷发丝顺至耳后,动作间手指轻轻抚过对方的眉眼。
  “杨老师,我们坐火车去昌州吧?”小安扬声道。
  嗯?杨思觅黑白分明的眼睛动了动,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疑惑。
  程锦摸了摸他的眼尾,笑着解释:“她想去火车上睡觉——今晚在火车上睡一晚,明早就到昌州了。”
  “哦,随便。”
  听他这么说,小安便道:“那我们就坐火车了!叶子姐,我帮你订票!”
  叶莱笑道:“好,你订吧。”
  程锦问杨思觅:“谢局找你做什么?”
  “问我一件以前的事。”杨思觅道,“你觉得我和以前相比,变了吗?”
  “变了吧,长大了。”程锦开玩笑。
  “哪里长大了?”
  程锦失笑,道:“心理年龄长大了啊。”
  “嗯。”杨思觅握住程锦放在他脸侧的手,顺着这个话题道,“因为环境会对人造成一定的影响,我也不出意外地被周边环境影响了。”
  “不是坏影响吧?”
  “难说,现在的环境太安逸了。”
  “……”程锦心中警觉,杨思觅想干嘛?又想出去干“大事”?是不是谢局想让他帮忙干什么棘手的活?
  “我们现在的生活不叫安逸,只能算是比较安稳。我觉得人应该活在当下,适当接受对自己无害的环境的影响。”
  “嗯。”杨思觅道,“等下我们直接去火车站,还是先回一趟家?”
  被自己说服了?暂时不打算出去干大事了?程锦稍稍欣慰,笑道:“先回趟家吧,在家吃完晚饭再去火车站,冰箱里还有菜……”
  另一张办公桌后的韩彬发信息给秦越:我要出差,今晚走。
  秦越秒回:几点的航班?
  韩彬:十点多的火车。
  秦越发出疑问:怎么是火车,你们经费不足?我替你们安排飞机?
  韩彬:不用,他们想坐火车。
  -
  晚上,大家在火车的震动声中入睡。次日早上,天还没全亮便抵达了昌州。
  从火车站出来,大家坐上租来的车,前往爆炸现场。
  爆炸现场比较偏,相比城区,这附近的建筑多为低矮的厂房。
  现场被封锁了,程锦他们刚下车,值班民警便冲他们喊:“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步欢递上证件,叶莱则打电话联系昌州这边的“接头人”。
  爆炸现场位于一圈高大的围墙之内,墙内的主体建筑为两排仓库,这两仓库把墙内的空间切割成了前、中、后三个侧边相通的院子。
  发生爆炸的是前面那个仓库,面向前院的那堵墙上的玻璃窗全部碎了,院子里撒着许多玻璃碎片。
  仓库里面还好,比较干净,应该是警方收拾过——把各种碎片搬回公安局做检测去了,但从地上墙上顶上的那些裂缝与焦痕仍然可以想象出爆炸后的现场多么惨烈。
  程锦环顾四周,最后看向仓库中央,那里有一个用栏杆和铁丝网围起来的方形空地,因为发生过爆炸的缘故,栏杆和铁丝网被炸毁了一部分,剩余的部分像被巨型巴掌扇过一样,斜向了一侧。
  叶莱:“这就是用来斗狗的地方?”
  陪他们一起进来的民警道:“是的,这是个非法赌狗场。每天晚上开业,平时小赌,周六大赌。”
  得亏发生爆炸那晚是周日,而不是人最多的大赌日周六,否则遇难的人会更多。
  程锦走到斗狗场旁边,看到栏杆外西北方向的地上有一个大坑,他绕过斗狗场,来到坑边往下看,坑挺深的,被清理过,里面没东西。
  民警道:“那里是爆炸中心。”
  程锦问:“斗狗场的老板当时就坐在这个方位上,是吗?”昌州警方提供的案卷中是这么说的。
  “是的,他被炸碎了。”
  “我看凶手多半是冲他来的,应该是寻仇。”步欢道,“这种开赌场的老板仇家肯定很多。”
  程锦看看周围,道:“得把这个仓库爆炸前的样貌复原出来。”
  小安仰头看向上方,不出所料地没有找到摄像头,便道:“这里没有监控,只能找到那些来过这里的人,根据他们的描述复原仓库原貌了。”
  程锦点头:“询查那些人时,你找他们做一下仓库复原图。”
  “好呀。”小安应道。她举起相机,对着四周咔咔地拍起了照。
  民警看向她,穿着漂亮小裙子的女孩,感觉年纪挺小,搁他们这儿可能还在上高中或者刚上大学,但看她领导的意思,她好像挺厉害的。哎,给人冲击力挺大的,人和人没法比。
  “后面那个仓库是做什么用的?”韩彬走到后门边,望着后方问。
  民警回头,道:“原本是用来关狗的地方,不过那些狗现在都被运到别的地方去安置了,现在里面是空的。”
  “这边斗狗怎么斗?”程锦也往后仓库那边看了眼,然后问。
  民警拿不准他这个问题的重点是什么,迟疑地答道:“就是把两只狗关一起,让它们对咬。”
  杨思觅开口:“一般是参赛双方各出一只狗,斗狗场老板出场地,同时他也是规则维护者,观众们也就是赌客们对自己看好的狗进行投注。”
  民警点头:“是这样。据说要参赛的狗得提前12小时交给斗狗场老板保管——为了防止狗主给狗打药。”
  叶莱道:“还挺正规?”
  程锦摇头:“狗到斗狗场老板手上后,别人是接触不到了,但老板这方的人可以接触到,他们就可以通过给狗打药来操控比赛结果。”
  叶莱愣了下:“……是的,我想得浅了。”
  他们说话时,韩彬穿过后门走向后面那个仓库。
  推门进去,果然是空的,这里腥臊味很重,地面上有一些暗沉的斑驳痕迹。
  “血迹?”跟过来的游铎问。
  韩彬:“应该是狗血,参加斗狗的狗受伤后流血了。”
  游铎:“谨慎起见还是采个样验一下?”
  韩彬点头。
  两人打开工具箱开始干活。
  过了一阵,程锦他们也过来了。
  程锦看着忙碌中的韩彬和游铎道:“辛苦你们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