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蜘蛛的巢穴(近代现代)——坑多不愁

时间:2022-05-27 09:47:09  作者:坑多不愁

   《蜘蛛的巢穴》作者:坑多不愁

  文案:
  他在潮湿的夜晚吞吐着月亮
  现代-小甜饼-双性-年下-荤素均衡
  貌美上司诱受冷淡大学生攻
  “蜘蛛的巢穴”是一个意象,是指受在隐秘的欲望下DIY,出处是我本命作。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
  只是为了愉快搞凰
 
 
第1章 
  易唯遇见那个人是在大学的宣讲会上。
  易唯大学读完直接参加了工作,在跳了几次槽后终于在现在的公司稳定了下来,凭着努力不大不小挣了个小主管。又是一年的双选会在即,因着上个季度易唯团队优秀的业绩加上他是这个大学毕业的学生,他作为优秀典型跟着人事部的一起去了宣讲会。
  那个人坐在最后面,很好认,没有嬉皮笑脸没有自顾自玩手机的就他一个人。易唯起初的印象只有这个人挺认真的。
  等到宣讲会结束,那个人拿着宣讲册走到了讲台边和主讲人咨询着什么,后面也没有易唯什么事,易唯就打算离开,主讲人接了个电话就把还在收拾东西的易唯拉过去让他给学弟好好说说就很匆忙地离开了。易唯只好接过担子尽职尽责地和小学弟解答着。
  大概是小学弟问得太仔细也很认真,易唯抬起头想仔细看一下对方,这一看就出了事。
  男生的外表是很凌厉的那种,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现在思索着什么于是皱着眉头,那双眼睛是最好看的,充满着少年桀骜心性的野性,却也不张狂,像是被藏在了冰层之下。
  易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解答的,等到离开大学,坐上公交回到公司开始办公,易唯的表现同平常别无二致。公司最近没有要紧的业务,五点准时下了班,易唯在家附近的超市买着晚饭用着的食材,黄瓜,蘑菇,香蕉……
  回到家进了厨房,如平常一样换上家居服系上围裙开始处理食材,黄瓜已经剥好皮了,放在水流下冲洗,看着在水流下光滑莹润的黄瓜,易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回到客厅,拿出手机点了一份外卖,是他最常吃的一家。不过稍微有点远,等到易唯换了衣服出门买了点东西回来,外卖也刚好送到。
  草草地解决了晚饭,易唯提着小黑袋子回到卧室。
  他的家境还不错,现在的工资也很可观,现在住的房子是几年前和父母一起出资买的,装修是他自己全权负责,一切布置都是他喜欢的模样,当然包括浴室里那个大浴缸。
  将温度适宜的热水放满,易唯坐在浴缸边专心地给手里的东西消毒。
  在明亮的浴室灯光里,易唯除去身上全部衣服躺进了浴缸,他低着头像是第一次一样审视着自己的身体,从喉结开始一点点的按着自己的肌肤,手指划过胸口,划过肚脐……易唯有些难堪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手有些微颤抖,但还是伸进了那个隐秘的地方。
  手掌附在下身,先动弹的是手指,但还是只在外面比划着。在犹豫要不要剥开抚摸内里之际,易唯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双野性但冷淡的眼睛,情欲的火焰诞生在腰际然后传上大脑,最后手指剥开那朵小花。易唯分不清是它自己不听话流着水还是这浴缸的温水。
  易唯青涩地抚摸着软肉,在明亮的灯光下仰着头闭着眼睛。
  他是两性畸形,在懂事的年纪,父母就很郑重地和他说了这件事情,当时的条件无法动手术,他们也愿意把选择的机会留给易唯自己。易唯在十六岁之前,脑子里除了学习玩乐外思考的最多的就是到底要成为男生还是女生,不过后来的易唯发现自己可能是个性冷淡,也就无所谓了,在父母给予的爱下,易唯没有因为两性畸形自卑,等到他发现这个两性畸形也影响不了他什么的时候他就放弃了动手术。
  直到今天的宣讲会,直视着那双眼睛的时候,易唯不住地后悔着,该去动手术的,动了手术,那朵畸形的花就不会恬不知耻的开心。
  没看过AV的易唯真的不知道女性的部分该怎么去安抚才能达到高潮,湿漉漉的手伸出浴缸拿起自己出去买的小玩具。
  那是个粉红色的跳蛋,无线遥控的。易唯没打算放进去,打开遥控调了最低一档,剥开阴唇将跳蛋贴在上面。
  即使是最低一档,但陌生的感觉还是让易唯无所适从,弯腿岔开的双腿在浴缸里逐渐伸直绷紧,腰部也逐渐抬高。
  在嘴唇接触到水面的时候,易唯猛地睁开眼睛,把跳蛋直接一甩手丢了出去,站在浴缸里。
  看着躺在浴缸底部的性玩具,易唯抿了抿嘴,出了浴缸快速地洗了个淋浴,穿上睡衣就窝进了被窝,把自己全是都拿被子盖着,直到心脏渐渐平静下来,才探出头看着漆黑的房间,发着楞。
  许久,易唯拿出手机检查闹钟是否设置好,调出音乐软件放着定时关闭的轻音乐,易唯带着初次自慰的余韵渐渐睡去。
 
 
第2章 
  太阳刚刚升起,穿上西装离开家的易唯还是那个未来可期前途光明的青年才俊。情潮,发春这是不可能安在他身上的词汇。
  “组长,刚刚人事部张姐过来打招呼,说今年的实习生名额你至少得要一个。”
  “行,我待会儿过去和张姐回复。”
  刚坐到自己工位上就又得起身,易唯是个好脾气的,不会产生什么烦躁的心情,带上工牌就去了人事部。
  易唯所在的部门每年都招挺多实习生,不过今年之前他们小组都在忙业务,易唯也就没带实习生,这次是逃不掉了。和张姐聊了一会儿,实习生面试是在这周五,易唯那天挺有空的,就说好一起去看面试。
  回到工位的易唯盯着电脑摸着鱼,上个任务刚结束,新的任务还不那么急。易唯的脑海里那双眼睛又在找着存在感,干渴感从身体内部升起,体现在不断吞咽的喉咙,拿起水杯猛灌一大口,不过灌得太急,反而呛到了。快速抽出卫生纸擦着水,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盯着垃圾桶出神是一件很变态的事,所以在同事拍了他肩膀之后,易唯的反应极其强烈把同事也吓到了。
  “易唯,我们几个打算下班去喝一杯,你还是不去么?”
  “……去。”
  “哦……嗯?易唯你终于开窍了?”
  几句打发走聒噪的同事,易唯开始清空脑子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中。
  易唯在这个城市待了有好几年了,只是一直都乖得不得了,没去过酒吧之类的地方,所以易唯对于这种地方居然有酒吧这种事是感到很惊奇的。
  高频率闪动的灯光,沸腾的人群,安安静静渡过小半生的易唯无所适从,同事们找了卡座,大家坐在一起,点了好些酒,英文法文俄文中文堆了一桌,易唯不懂酒,但也知道那些都是高烈度的酒,关系较好的同事从吧台给他点了一杯低酒精度的鸡尾酒,颜色倒是漂亮。
  等到露着大腿露着大半个胸口的女性围着过来,易唯后知后觉同事的恶意。
  “易唯你难得和我们一起出来喝酒,当然得挑一个好玩的啊!”
  “易唯,你也太工作狂了,都没女朋友,偶尔出来这样放松不是挺好的?”
  五光十色的酒吧,嘈杂的音乐,等到桌上的酒去了一半,其中一个同事,是个小富二代,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搂着一个人就往外走。易唯喝过几杯甜甜的鸡尾酒,撑着自己的意识拽着同事问怎么分账。
  同事喝得也晕晕的,模糊说了句之后再说就迫不及待地准备去开房。
  易唯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超短裙吊带衫,亮片闪得他眼睛疼,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易唯带着她去了隔壁的酒店。
  房间里,放荡的女性去了浴室洗澡,等到女性裹了浴袍出来后,易唯被酒熏过的脑子依然很平静地对她说。
  “我不会和你上床,但是想看你自慰,价钱照常算买你一次。”
  出来卖的这位小姐估计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不用伺候一夜的上床只用自慰,还价钱照常算,何乐而不为。
  易唯拉了椅子到床前,女人很大方地脱掉了浴袍,赤裸的身体坐在白床单上,岔开腿,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指分开肉逼,易唯像是突然丢掉了所有的羞耻心紧盯着那个地方,在脑中不断想象着自己的那朵花会是什么样的。
  女人被热切的眼神盯着,手指开始揉弄软肉,另一只手揉着自己胸。
  “一定要揉胸吗?如果没有怎么办”
  “……”正在努力自慰的女人在那一个瞬间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在把自己当做范本给纯洁小姑娘上课的想法。“女人嘛,胸都是有感觉的……再小也是胸。”
  “如果是你来给我揉,感觉会更好,要是能再舔舔就好了~”女人发出甜腻的声音。
  易唯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然后继续盯着下面,在女人柔软的指腹摩擦下,那个地方开始泛着水光,咕叽咕叽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叫声出现。
  女人没有继续揉胸,两只手在来到了下身隐秘处,一只手在穴口打转按压,另一只手揉弄冒头的小珠子。
  水越泛越多,女人的手指渐渐消失在花穴里,接下来就是女人动情地抽插,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好学的“小姑娘”。
  付完学费回到家中,闷闷不乐地洗完澡的易唯,坐在床上脱掉刚穿上的睡衣,看着自己的身体。
  怎么会没胸呢?
  易唯岔开腿,摸索着自己的下身,想试试能不能自己感受一下那个花穴内部的感觉。不过干涩的穴口让易唯一个指节都无法伸进。
  自慰的难度好高啊……
  不开心的易唯拉上被子就开始睡觉。
 
 
第3章 
  易唯脱力地把头搁在桌子上,双手无力地垂在桌面下。
  “看来昨晚的女人挺火辣的嘛,都把你榨成这样了~”
  易唯抬起半边脸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同事,脑子里快速地闪过新华字典试图从无数字词里拼出理由,“……昨晚是多少钱?”
  “嘿,你才喝了多少,你那份我请了。给兄弟说说呗,昨晚那女的怎么样?”
  “……”易唯坐了起来,从抽屉里翻出薄荷糖,吃了几颗,“嗯……说出来你不信,其实我没去开房,出门就清醒了!好了,你还不回工位,待会儿老大过来看见又要说你了。”
  等到同事回了工位,易唯打开公司界面,再一次地长叹一口气。
  他的酒量一直不行,喝一点啤酒还好,像昨晚那种调制的鸡尾酒压根儿撑不住,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都是在发酒疯了。
  为什么他不能是醉酒后会失去记忆的类型啊!
  虽然断片了,但是早上起床后昨晚所有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哪个傻逼会点了小姐是为了观摩学习自慰的啊!
  易唯强撑着脸上的表情,即使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吐槽的话语刷了屏。
  上午十点,人事部来人通知他一起去面试。易唯暂时把所有的心思压下带着文件夹去了会议室。
  来面试的人坐了满满一个会议室,男男女女,都还带着象牙塔里的青涩,易唯瞄了一眼就去了旁边的小会议室。毕竟只是实习生,面试起来还是很快的,人事部的几个老手老练地抛着问题,易唯坐在旁边悄悄地打着盹浑水摸鱼。
  “请自我介绍一下。”
  “傅从川。**大学大四在读生……”
  易唯的脑海里再也容纳进其他东西,傅从川三个字在耳朵里绕来绕去,一直徘徊。
  实习生筛选也很快,易唯坐在旁边就看着他们分析哪些人可以留下,很好,傅从川是最先被挑出来的。易唯对着这次的HR点了点傅从川的简历,说这个人就他带了。
  人事部的同事笑着骂他把最好的人都挑去了,易唯才不管那么多,开开心心地回了工位。
  傅从川,仅仅是这三个字就把所有的不愉快地扫除掉了。
  等到下班,易唯坐上车去了市里最热闹的商圈,大概是周末的原因,商圈人头攒动,易唯的性子看起来冷淡,但是格外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哦,酒吧的群魔乱舞不算。
  快到凌晨,易唯才回到家,但状态确实算不上好,不算有耐心地脱掉鞋子,公文包随便丢在沙发上,卧室的门是直接被甩上的,发出很大一声,易唯才没有时间管那么多,把手上另外提着的一个粉红色纸袋丢在床上,就进了浴室,他连睡衣都忘了拿。
  等到脱光泡进浴缸,坐在里面抱着腿,易唯才开始冷却自己的害羞。
  易唯从来没有分出多余的心思在自己的女性部分上,毕竟那东西的存在感算不上强烈,但自从对傅从川一见钟情后,女性的荷尔蒙简直把他重塑了一遍,他居然会在女性内衣店前驻足,他还没那个胆子在人流如织的商场进内衣店,回到家附近的街道,挑了一家人少的店,理由当然是帮女朋友带的。阿姨虽然感到很奇怪,但是谁会和钱过不去呢?于是直接推销了店里最贵的款。
  易唯在温水中终于冷静下来,舒展自己的身体,透过浴室上方的小窗看着外面的天空,刚好能看见一轮月亮。城市里很难看见星星了,但是月亮还是能在天气比较好的夜晚看到。
  原来他叫傅从川啊,很好听的名字,也很优秀。
  易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胸膛,盯了好久,然后伸出手去按了按其中一个……没感觉啊,果然还是要对方来吗?
  女人的声音似乎又出现在耳边,傅从川冷淡的声音交织着也出现在脑海里。易唯自我唾弃着,不断自我反省着该不会自己其实很淫荡吧。
  这样反思着,手还是不受控制地往下伸去,朦朦胧胧中,似乎浴缸的另一边坐着一个赤裸的女性,有着高耸的乳肉和肉感的大腿,女人岔开双腿,易唯靠坐在浴缸里,将双腿搭上两边,女人有着红色甲油的手指在外阴上下滑动,女人剥开阴唇,手指在那里不断作乱。
  易唯似乎把自己与那个女人的身影重合,醉酒后依然记忆深刻的观摩一点点的在自己身上重现。他没有镜子,只能一边抚摸一边在脑海里模拟着,这里是阴阜,这里是阴唇,这里大概是阴蒂,这里该用点力,这里应该用指腹揉搓。
  傅从川面试的声音从脑中的留声机里调出,冷淡的面孔,冰冷的眼睛。
  易唯象征男性的生殖器也被情欲催生挺立在水中,易唯只好分出一只手安慰阴茎,另一只手继续熟悉着女穴,已经摸到女穴的入口,手指放在那里感受着收缩。
  那双眼睛像什么呢?老虎吗?野性很像,但是没有那么冰冷,大概是像蛇吧,易唯对动物的兴趣不大,只凭着感受模拟着,傅从川如果是蛇应该是什么样的呢?通体漆黑泛着冷质的光,冰冷的金黄的蛇瞳,红色的蛇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