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等我披上马甲再跟你讲话(综漫同人)——岫夕

时间:2022-11-10 09:08:08  作者:岫夕

   《等我披上马甲再跟你讲话》作者:岫夕

  文案:
  我叫……不好意思,忘记名字了,我只记得自己曾是一名平平无奇的男高中生,于x年x月x日因熬夜猝死于家中。
  现在,我成了一名超市售货员。只要把手里的货全部卖出就能复活回家。
  但是,谁来告诉我,货架上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玩意儿?
  【复活水】
  【灵丹妙药包治百病】
  【杀死双生子】
  ……
  这些一看就是收智商税的玩意儿真的会有人买吗?
  尤其是要拿一部分灵魂来付款的情况下。
  在第六次被当成诈骗犯请进警局喝茶后,我悟了——
  没有需求,我可以创造需求。
  于是,东京出现了这样的传说——当你诚心祈祷时,会有神明回应你。
  什么?你没有祈祷的需求?
  没关系,神明会让你有的。
  【人形自走大杀器】
  青年总爱穿着黑色连帽衫,宽大帽檐遮盖得只露出点下巴尖。爱好是模仿,或者放颗炸.弹听个响。波本遇见他的时候,十次有九次这人身上都带着伤。鲜血顺着雪白指节滑落,散落着小雀斑的脸上欢快一笑。
  “啊呀,不用在意,明天就好了。”
  他死去的那天,暗红的血泊中,他也是这么望着波本,语调轻快如同歌唱。
  “啊呀,不用在意,明天就好了。”
  【双面鬼】
  医院的候诊区,身穿白色和服的男人坐在长椅上,竹制拐杖搁在一旁。他脸色惨白,眼角坠着一滴黑色泪痣。咳了一声,男人淡淡地遮掩住帕中血渍。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何必白费力气。”
  那把嗓音冷淡如雪。
  看见这一幕的小侦探低声问身旁的佐藤警官他是谁。高木警官也竖起耳朵。
  “你们都不知道他是谁?”年轻的女刑警一声长长的叹息,“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吗……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警察。”
  小侦探以为红方再添一员优秀大将,后来才发现,好像不完全是这么回事。
  【我的双生子不可能这么凶悍】
  得知GIN居然有个双生弟弟时,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啊?那他一定被欺压得很惨吧?”
  在组织被围堵的现场,众人见到了那位弟弟。如出一辙的苍白肤色,披着月光的银色短发,还有一双暗绿幽深的眼瞳。弟弟站在墙头,半蹲下来歪着头笑。
  “我愚蠢的欧尼酱哟,过得还真惨啊。”
  后来才知道,那位弟弟是东京风头正盛的“影子”背后的boss。真正的大佬。
  GIN咬牙切齿:“迟早我会亲手杀了他。”
  裹紧小马甲的我微微一笑,功成身退。
  #另类马甲文
  封面画师指路wb@秋柰Akina
  【!】1.别在别的文下提我的文,也别在我文下提别的文哦
  2.弃文不必特意告知,去留随意,建议不要盲目all in,看一章买一章,不喜欢了就及时止损
  3.主角是个戏精,手拿一堆从各片场薅来的剧本,剧本包括各类感情戏,总体来说就是个感情骗子
  4.主角本体无cp,但马甲有演出来的单恋情节
  内容标签: 少年漫 柯南 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你猜 ┃ 配角:有一些警察,有一些卧底,还有一些007倒霉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合格的售货员会自己创造需求
  立意:乐观勇敢地面对生活的苦
  作品简评:
  熬夜猝死以后,秋山奏成为了一名神奇物品售货员,为了创造需求,他披上不同的马甲,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起不同的人生。寻找自我的人造兵器、陷于无望之爱的黑暗恶者、为了哥哥付出一切的偏执弟弟……在扮演他人人生的过程中,他也收获了许多值得珍藏一生的宝贵记忆。
  本文设定新颖,文风轻松温柔,男主披着虚假的马甲,却经历着真切的温情,故事没有跌宕起伏,但总能在细节处让人会心一笑,很适合在夏日午后轻松一刻。
 
 
第1章 樱桃与白兰地
  东京的黑夜偶尔会让人觉得特别漫长,尤其是下雨的时候。一滴雨坠下,要在风里飘上好一会儿才悠悠落地。
  于是眼中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缓慢。
  降谷零撑着把黑伞走在墓园的小道上,这条他走过无数次的道路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长。仿佛不管他怎么走,这条路永远都会通向更远的远方。无穷无尽,循环往复。
  但他还是走到了头。
  尽头的墓碑上盛着一汪月光,又轻又凉。等他走近了,雨伞遮下,墓碑变得斑驳漆黑。
  他轻轻摸了下湿漉漉的石碑,移开手的时候上面残留下一抹血红的痕迹。眼前的一切都倒映在那双紫灰色的眼眸中。
  降谷零又想起那个人总是挂在嘴边的话。
  “当你足够诚心地祈祷,甚至愿意献祭灵魂,会有神明回应你。”
  “是吗?”他轻轻呢喃着,像是确认,又像是挑衅或质疑,“如果那是真的,我想再见他一面。”
  神明回应了他。
  ……
  降谷零第一次见到秋山奏的时候是在一个任务现场,那时候他已经加入组织四年多了。身为情报员的他很少跟组织其他成员一起行动,那次是个例外。
  组织要和日本本土的黑.道山野组进行一批枪械交易。降谷零发现对方在私造假.钞,准备坑组织一笔,他便想将计就计,借组织的手把山野组削掉一层皮。
  于是他向组织报告了山野组私下的小动作,boss那边也果然派出了琴酒、基安蒂、科恩、爱尔兰威士忌等众多精英前去赴会,甚至当时人在美国的贝尔摩德也被召回参与行动。
  就是在那次行动中,他遇到了代号樱桃白兰地的秋山奏。
  那天晚上的交易不到十分钟便告吹。不知道是哪方的枪先响了声,现场很快就混战成一团。组织虽然早有防备,甚至在暗处做好了埋伏,山野组的人却也不都是吃干饭的,双方你来我往的枪战眨眼间把被选作交易地点的旧工厂披上了一层火花做的橙色光晕。
  在那圈橙色光晕的外环,一道懒洋洋的嗓音在接连不断的枪.响中断断续续地传来。
  “呀,好热闹啊,这样的热闹怎么能不带我呢?”
  降谷零也惊讶于自己竟能在高度紧张和飙升的肾上腺素刺激下还能捕捉到这轻微的嗓音。他找到掩体后朝声音的来源望去。
  一间厂房的屋顶上坐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他穿着件黑色连帽衫,宽大的帽檐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雪白的下巴和一点轻轻勾起的唇角。
  尘烟飞溅,空气里一声声惊惧的怒骂,半空里接连绽放的血花好似都不能惊扰他。
  他慢条斯理地从身旁的吉他包里掏出把狙击.枪。
  降谷零从没见过哪个狙击手是他这样的。也不找掩体,似乎这世上压根没有隐蔽这回事,抱着枪眼也不眨地一枪一个,好像这世界上也不存在瞄准这回事。
  尽管山野组来的人不少,在他这种打法下也跟拔萝卜似的,不一会儿就有了农民丰收般的喜悦。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打到的一般都是对手的炮灰,山野组不是没有狙击.手,甚至他们的狙击.手反应一点也不慢,眨眼就向青年回击了。
  然而也不知道青年是不是比旁人多长了一只眼,他左闪右躲,总能精准地避开朝他而来的子.弹。
  降谷零又听到了青年温润柔和的嗓音。
  “呀?怎么又没子弹了?”
  他半趴在屋顶上手拢成喇叭状对琴酒喊道:“琴——酒——没——有——子——弹——了——怎——么——办——”
  他故意把声音拖得又慢又长,还问这种明显找茬的问题,降谷零怎么想都觉得琴酒该骂人了。
  谁知道琴酒的态度居然算得上和善——与他一贯的风格相比,“直接上手揍,笨蛋。”
  “哦。”青年有些委屈地直起身子,抡圆了胳膊就把手里的狙击.枪甩了出去,顿时割韭菜似的倒了一片。
  差点被误伤的科恩推了下墨镜,“下次请务必认准方向。”
  青年乖乖地叫道:“是,不好意思。”
  手里没了武器,青年撑着手臂,直接翻身从两米多高的屋顶跳下来,稳稳地落到地上。
  连帽衫的帽子滑落了,降谷零这才看清他的长相——柔软的巧克力色短发,雪白的皮肤和散落脸颊的雀斑,以及一双掀起眼皮后血色翻滚的红色眼瞳。
  贝尔摩德叫他:“樱桃白兰地,你也被召回来了?”
  青年连连点头。
  贝尔摩德撩了把白金色的长发,浅浅一笑,“那真是太好了,亲自动手太叫人生厌了——剩下的都交给你,没问题吧?”
  青年又是一番煞有介事的点头。
  “喂,这种情况下你们还有闲心聊天,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他们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显然刺激到了山野组那边的人,然而樱桃白兰地却无比认真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是的。”
  然后他单枪匹马地杀上去,速度快成一道残影,降谷零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翻身两条腿夹住了山野组那人的脑袋,温柔而有礼貌地轻轻说:“这是我从兔子国一本小说里学来的招式,这位师父和我一样喜欢连帽衫,你来帮我看看这招好不好使。”
  他腰间一动,直接把人脖子扭断了。
  “怎么样?这样死去还舒服吗?”他低下头问那颗脑袋。
  一阵静谧之后,山野组的人就只剩撤退了。樱桃白兰地还想追上去,被琴酒叫住了。
  组织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是给山野组一个教训,也让其他组织再次深刻地认识到他们并不是软柿子,追杀这些人没什么意义。
  把樱桃白兰地叫住以后,他脸上既没有兴奋,也没有失落,只是安静地站着,像个机器人似的等着下一步指示。
  琴酒点了支烟对他说道:“任务完成了,你自己想去哪儿去哪儿,别乱搞事——这里这么大动静,警察马上就会来,现在撤退。”
  降谷零走了一会儿,才察觉到解散以后,樱桃白兰地跟上了自己。倒也不是跟踪,他压根儿没想着隐藏行踪,大摇大摆地走在降谷零后面。
  他们还没走出旧工厂所在的区域,打眼望去,陈旧的厂房像是一层铺陈在大地上的旧日余灰。
  樱桃白兰地顺着降谷零的视线看去,“还有5秒。”
  “什么?”
  不用樱桃白兰地解释了,5秒过后,一声轰隆巨响,那层薄薄的余灰被乍然而起的冲天火光吹散了。
  火光炽烈的热意朝降谷零扑面而来,像一首还没写完就被掐断了的恢弘史诗。
  樱桃白兰地开心地笑了下,“真好听,你喜欢吗?”
  降谷零看了他一眼,青年血色的眼瞳里同样有火光翻滚。
  “你放的炸.弹?”
  “对呀。”
  “为什么?只是一个旧工厂,炸了它也没什么用吧?”
  青年耸耸肩,声音依然温柔动听,“好听呀,我喜欢听这个声音。”
  降谷零敛下眼眸什么也没说,转身背对着火光继续朝外走。樱桃白兰地又跟了上来。
  反正是他只管走他的,他只管跟他的。
  降谷零终于忍不住了,冷冷地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常年的卧底生涯让降谷零能很好地区分自我和波本两种状态,当他以波本的状态示人时,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个寒噤。
  樱桃白兰地像是没察觉到他在生气,夜风吹拂着他巧克力色的短发,他用雪白的手指穿进去拨开挡眼的发丝时神情柔软安静得就像初初降世的婴儿。
  “哦,我不认识路,就随便跟上你了。”
  随着他抬手的动作,有一截衣袖顺着手臂滑落了。鲜红的血迹蜿蜒在雪色的皮肤上。
  降谷零才注意到他受伤了——估计是在刚才的混战中被流弹伤到了——可他本人却像是没事人似的,梳理完头发放下手臂,一无所觉地任鲜血一滴滴地落在地上,溅起一丝尘埃。
  “……你受伤了。”降谷零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提醒了句。
  樱桃白兰地似乎是费了些功夫才明白这句话是跟他讲的,他站在原地转了几圈,似乎是在找自己哪里受伤了。
  降谷零头疼地又提醒了句,“手臂。”
  樱桃白兰地举起两只手臂看了看,恍然大悟,然后又把手臂放下来,又是一个温柔到近乎诡异的笑容,“谢谢。”
  降谷零从没见过讲话这么费劲儿的人,“……你不用处理一下吗?”
  樱桃白兰地还是笑着,声音欢快地讲道:“不用,明天就好啦!”
  骗鬼呢?
  反正伤在自己身上,坦白来讲,降谷零不是很想理会他,但架不住樱桃白兰地一直跟在他身后,一直跟到了他的车边。
  半路上,这位青年还从路边摘了一朵紫色的小野花给自己簪在了头发上——别说,衬着他雪白的面容还挺好看。
  公安警察的良心让降谷零没办法完全不理他,只好让他上了车,打算随便找个旅馆把他扔下,再买两瓶药和绷带就仁至义尽了。
  樱桃白兰地坐上车以后,乖乖地系上安全带就不动了,眼也不乱瞅,手也不乱摸,活脱脱一个三好学生范本。
  “安室透,代号波本。”降谷零简单用一句话介绍了自己,免得称呼起来麻烦。
  “我叫秋山奏。”青年也有样学样,“代号樱桃白兰地。你可以叫我樱桃,他们都这么叫我——”
  这就是降谷零记忆里和秋山奏的第一次会面。
 
 
第2章 波本感觉自己遇到了麻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