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女主她的无情道坚不可摧(GL百合)——落落五千

时间:2022-11-14 08:55:03  作者:落落五千

   女主她的无情道坚不可摧

  作者:落落五千
  文案:
  谨记女主人设为“我乘东风逍遥游,浪荡人间不归客。”
  她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不是很正经的简介:
  无情道说祂整天被破心累了。
  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修无情道,结果呢?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爱她/他爱地死去活来,能为他或她毁灭天毁灭地的。
  那我无情道算什么?是你们谈恋爱艹时髦值的工具!来个人尊重一下无情道,谢谢。
  此刻白雪枫走来,她提起了剑,冷漠地说道:“好吧,我尊重一下你。”
  -------
  以下正经文案:
  天魔二道相统,方能成就天书坠魔策。可惜天山老叟终其一生,也未能真正地将天魔二道完全参透。
  临终之际,他留下两本秘籍:名为《天书策》《坠魔策》,分别教以两个弟子白雪枫与仇姒海,希冀她们二人能够沿袭其遗志,参透天魔两道,完成《天书坠魔策》。
  可惜天道无情,魔道多情,两者如何一统?终究是个难题。
  天道虽无情,可她偏偏沾染多情人。
  魔道虽多情,可她偏偏钟情独一人。
  仙林盛会,天下相争,为夺取传闻秘宝,各派使出浑身解数。
  风云变化,暗潮汹涌,局势瞬息万变,唯有雪山饮者,潇洒依然。
  “师姐,他们说你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好女人。”
  白雪枫:“干嘛骂我?”
  --
  世人口中的女人永远只有三种:利他的圣女、利己的荡/妇以及不守规矩的疯子。
  白雪枫不想活在世人的口中。
  若活着就一定要在某人的规则下,那么我宁死也要打破困住我的枷锁。
  我白雪枫生来自由,无人能困得住我。
  她为何而活?
  为倾倒天地八千丈,为滚滚红尘一抔土。
  为何要寻找存活的意义?
  江海万里,不过杯酒,倾倒入海流,敬以苍生。
  -
  文案看完了,看点预警:
  1 本文原属于无cp频道,基本框架还是无cp!!!女主没有官配!没有!没有!没有!高岭之花不可能有官配。
  2 单恋女主的人很多,女主万人迷,有男有女单恋女主,女配单恋线最多(无cp不让我呆着,女配感情线是我不乐意删),故此无cp转百合频道。
  3 女主的无情道坚不可摧,既然专修无情道,那就无情道啊,天天谈恋爱算怎么回是
  4 本文围绕“自由若清风,真情不可留”来写的,所有真情留不住女主,具体看完第六章 后,可以决定看不看全文。
  5 读者评论绝对自由,我虽然很难受,但是还是点了通过审核这个按钮,让读者排雷评论在前台显示。排雷自由,负分自由,我写作也自由。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女强 爽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雪枫 ┃ 配角:仇姒海;明菲菲 ┃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高岭之花不可能会变成娇妻,谢谢
  立意:自由若清风,真情不可留
 
 
第1章 你是谁?
  苏苏抚摸着肚子,小腹微微隆起,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来年开春就能给她家左儿生个孩子,苏苏觉得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的相公明叫陈权,小名左儿,在城里经营着一家布庄,生意火爆,生活富足。
  苏苏是家生奴婢的女儿,自记事起,就跟着少爷一起生活了,日日跟着少爷同吃同住,最后连对少爷的称呼都变成了少爷的小名。
  少爷对她不像对其他奴婢那样,要她洗衣扫地、天天干活,她在家中的地位不像是个家生奴婢,更像是个小姐,少爷吃什么她就跟着吃什么,少爷穿什么布料,她也穿什么布料。
  大伙都将苏苏当成了半个姨娘,却不知晓苏苏在少爷的眼中远远地位远远不止一个妾。
  苏苏及笄后,她被少爷牵着手,向着族里的老爷们公开宣布道:“从此之后,苏苏便是我陈权的妻子,我不再娶妻纳妾,我将与她共度余生。”
  陈权家里经营着布庄,是地方有名的财主,这样的人娶一个奴婢当正妻简直就是笑话,但耐不住陈权的强硬地反抗,将苏苏挡在身后。
  族里闹过一阵后还是消停了,只是他们对苏苏还有一个要求:“三年内必须生下长子,否则陈权就要纳妾。”
  好在苏苏的肚皮争气,她才进门几个月,就传出了喜讯,说是怀孕三个月了。
  族里大喜,都盼望着她一举得男。
  苏苏也如此盼望着,她抬头看着天、看着月亮,念叨道:“儿子、儿子,娘的乖乖儿,你一定要是——”
  就在她抬头看着月亮之时,一股怪异的感觉在她的心间升起。
  生个儿子?一定要生个儿子吗?为何要生儿子?女儿不行吗?为什么陈权要纳妾?为什么不生儿子陈权就要纳妾?一股子的疑问莫名地从心间涌起,苏苏心想:自己是不是魔怔了,怎么开始想这种奇怪的问题?左儿说爱她,就将她这个奴婢娶做了正妻。
  娶?嫁?
  这是爱吗?
  苏苏拍着头,疼痛从脑海深处泛滥开来,就在自己痛苦万分的时候,屋外响起了陈权温柔的声音:“娘子,该喝安胎药了。”
  苏苏一阵惊喜,她打开了门,将陈权从屋外迎了进来。
  陈权一张脸也生得俊气秀美,她这个奴婢能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苏本该是这么想的,可是心中的怪异却持续升腾,她脱口而出:“我不喝。”
  “娘子闹什么脾气呢?”陈权将安胎药喂到了嘴边,对她说道:“你喝了我们的宝宝才能平安出生——”
  苏苏终于明白了这股怪异是从哪里来的了。
  陈权爱她吗?爱,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爱。
  陈权从她幼年的时候就开始给她灌输了‘爱’的谎言,令她被困在深宅大院、被困在了名为‘母亲’的躯壳之中不得解脱。
  如今他居然还想灌输她以‘爱’,令她生儿育女、身躯痛苦。
  真是——
  太可笑了。
  苏苏从虚空之中召唤出了一把血红宝剑,一剑刺穿了眼前端着汤药的男人。
  眼前幻境逐渐崩塌,自己身躯之内原本的人格逐渐苏醒。
  ‘苏苏’的躯壳竟是像泥壳一样从身上剥落,露出了这具身体之下的人原来的样貌。
  面前的男人声音不可置信:“你居然能突破我的三千虚境!”
  “不错的实力,可惜无法困住吾,吾白雪枫是何人,岂能被你的三千虚幻境给困住?”女人冷笑一声,剑指那个男人:“你是谁,为何要将吾困在三千虚幻境内?”
  苏玉看着面前的女人——
  那是自己的师尊。
  面前的她面如秀玉,一头白发张扬,艳色红玉作为点缀在如白雪飘扬的发丝之上,更显艳目,一袭白衣之上绣了几朵血红彼岸花,红色的飘带随着虚幻境的破碎起舞,整个人显得圣洁又邪恶。
  你是谁?她居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苏玉觉得好笑极了。
  他是白雪枫的入室弟子,在与白雪枫朝夕相处之间爱上了自己的师尊,曾向白雪枫倾诉自己的爱意,却被她给无视,如今又问了这样一个可笑的问题,自己简直就是太悲哀了。
  白雪枫根本就不记得他,不记得他曾经向她表白过,也不记得他们日夜相处的那些点点滴滴,他在白雪枫的眼中甚至不如一把剑、一支笔。
  白雪枫无视他、忽视他,就是自己已经练就了三千虚幻境,在她的眼中仍比不上她那个师妹仇姒海的一分一毫!
  “师尊,孽徒不孝,侵扰了师尊安宁。”苏玉微微低头说道:“可是弟子对师尊心存爱意,哪怕是三千虚幻境中虚建构造的,弟子仍——甘之如饴。”
  白雪枫微微一皱眉,反问了苏玉一个问题:“你——想挑战吾?”
  “不是的!”苏玉急忙说道:“弟子是想爱您。”
  “爱?”白雪枫仔细打量了苏玉一眼,微微一握拳,击碎了苏玉精心构建的十六年的美梦,借着摇头说道:“吾修无情道,不需要爱这种东西,吾徒若是想挑战吾,吾随时欢迎,若是要吾的爱,吾没有。”
  话音刚落,三千虚幻境登时碎裂一地,变成了满地的尘土,白雪枫脚尖一点从虚空之中飞下,落到了雪地之上,手中的血红宝剑轻轻挥舞,顿时万山雪峰齐震颤,恭贺着他们主人的回归。
  这便是万山雪峰主白雪枫令人震撼的实力,万山雪峰自愿向她臣服,终年山头白雪不融。
  苏玉光看着她站在万山雪峰中的潇洒身姿,整个人便已经陶醉了。
  他爱她、无比地深爱她,为了她,苏玉愿意变强,为了她,苏玉甘愿做一个梦境中的小商人,只要能和她相守一生。
  但是白雪枫拒绝了他虚幻、幸福的梦境,这令苏玉不解。
  那个女人在追求什么?成仙成神吗?这个东西有这么好吗?比爱更重要吗?
  他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落在了白雪枫的面前,等着她大喊一声逆徒,随后被千刀万剐而死。
  这是他该受的,谁叫他肖想师尊,谁叫他擅自将师尊关进三千虚幻境之中?
  不过白雪枫对她被关进三千虚幻境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她回头看了苏玉一眼,又问道他:“对了,吾徒,你叫何名?”
  苏玉快崩溃了。
  也就是说他跟白雪枫朝夕相处这么久、他对白雪枫下黑手、他将白雪枫关进三千虚幻境,白雪枫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原属于无cp!因为单恋描写过多,被转百合频道。单恋戏份最多的是女配,除此之也有男配。
  女主没有官配!
  没有!
  没有!
  没有!
  女主万人迷!
  万人迷!
  万人迷!
  大女主!不是双女主!不是!不是!不是!
  这本是无cp改百合,由于女配单恋女主情节过多,我又不肯删除任何女配的感情线,经过与编辑的商量,无cp改百合。
  仇姒海对白雪枫的爱不能简简单单地按下删除键,我希望能入v赚点钱之类的,但是要我删掉仇姒海对白雪枫的爱来上榜来赚钱,等于我自己毁掉我自己的心血,我做不到。我宁愿白写十万字,也要按我自己的心意写完。(能赚点最好)
  以下原作话:
  微博:企鹅北极三日游
  白雪枫:红白搭配
  以下是面对爹味说教的回复教程,本文有点反父权、夫权因素在,喜欢看娇妻霸总甜甜蜜蜜的千万别继续看下去。
  面对爹味说教,你不想听,来点礼貌客气的回答就是:“你的建议对我而言就是一堆废话,你无论多精彩的人生都与我无关,我不会听你指导我该怎么做,对我而言,你根本不重要,你只是单方面地对我进行意见输出,我一个字也没看,我也不会看,我只觉得你烦人,请不要纠缠我,谢谢。”
  女主人设如上:你在教我做事?你算老几?
 
 
第2章 仇姒海
  白雪枫是天才,剑术高超,百年出师,自此之后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但她既然是天才,那必然就有天才的缺点——
  白雪枫太高傲了,不将人看在眼里,持着一把血枫剑横行霸道,惹得世间诸多门派都对她有偏见。
  她是天山老叟的亲传弟子,尚有一个魔族的师妹。
  曾经天山老叟尚未飞升,还能制住她的胡乱行为,提点白雪枫两三句,她对自己的老师总归还是尊重的,听了天山老叟的话,还能克制三分。
  但三百年前,天山老叟得道飞升,世间便再无人能止住白雪枫的横冲直撞了。
  白雪枫喜爱喝酒,一喝醉就爱发疯。
  发疯就爱打架,找掌门打,找狼王打,打得天下无敌手。
  一个好端端的女人,又是名门出身,怎么偏偏就学了流氓的臭习性,爱打架?
  世人对她有诸多不理解,她既然不按照世俗活着,那她就是一个疯子,不安分守己的女人与疯子有何区别?
  不过白雪枫已经很久没下山了,她闲下来的时候就爱喝酒。
  她照例在山峰之上喝酒,今日白雪枫安静了很多,她是就这样坐在雪山上喝酒,神情说不出来是寂寞还是淡然。
  她只是一杯一杯地将酒喝进肚子里,看着天山飘雪,万里雪白。
  “师姐,今日你有些不正常了。”
  紫黑色的人影从远处踏着雪走过来,面容妖冶艳丽,一袭黑衣飘着紫色的丝带,在白雪地中分外的显眼。
  她手拿着一朵红花,走到了白雪枫的背后,将花插在了白雪枫的头上。
  “你,杀了一朵花。”
  白雪枫将一杯酒倾倒在了地上,醉呼呼地说道:“花开无有百日红,折枝更损其寿,吾以杯酒祭花。”
  “花开有时且需折枝,若不折,便是绿叶枝头挂,鲜花不再有,你以酒祭花,何不让我一同祭拜。”
  “凶手。”白雪枫一言说道,却是快速地抽出了血枫剑,一把指向了来人,对她说道:“禾子仇姒海,吾要为花报仇!”
  说得有模有样,真以为她要报仇了呢。
  仇姒海轻笑一声,伸手出招,玄色宝剑从她的袖中伸出,好不犹豫地击向了白雪枫的致命之处。
  可惜仇姒海的剑比白雪枫的剑要慢了一步,致命之击便被血枫剑给挡下,接着是凌厉的杀招如密雨搬袭来,让仇姒海有些招架不住了。
  “师姐太快了,禾子撑不住了。”
  “这样就不行了吗?”
  “师姐勇猛,师妹体弱,自然不行,求求师姐饶了我,我给师姐献上美男三个,让他们去消耗师姐体力。”
  白雪枫啧了一声,收回了剑,却挑起了一片白雪地,将头上的花摘下,葬入了雪中,在雪地上写了两个大字“花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