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死对头她好像暗恋我(GL百合)——绮予

时间:2022-11-17 09:12:27  作者:绮予

   题名:死对头她好像暗恋我

  作者:绮予
  简介:
  路妘的死对头沉沭回国了。
  她俩小学争班长,中学争红榜,上了大学还看上同一个对象。
  结果沉沭不仅抢到手了,还把男人甩了出国,在国外发简讯挑衅她,回国后还摇身一变成了她嫂子。
  这她能忍?
  路妘很想拆散她哥和沉沭,无奈这个死对头,对她好像太好了点。
  路妘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暗恋我?
  #
  帝美拒人无数的高冷白月光沉沭回来了,追求者挤破了脑袋,失败后直呼沉沭注孤生。
  直到一次聚会后,醉得迷糊的沉沭不忘拿出手机温声细语地哄,我没喝多,你乖乖睡觉,马上回去陪你。
  她对上众人惊诧的目光。
  “看什么看,没见过哄女朋友睡觉?”
  两分钟后,沉沭解释说
  “刚刚喝醉说错话了,你别……”
  路妘笑了笑
  “别装了,我知道你和我哥是假的。”
  “但是女朋友那句,是真的吗?”
  *
  作天作地小磨人精×外冷内热宠妻御姐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甜文,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妘,沉沭┃配角:评论一个嘛┃其它:收藏一个嘛
  一句话简介:作精和御姐的故事
  立意:爱和勇气让人成长
 
 
第1章 沉沭
  沉沭拖着行李箱,在帝美校区主干道上疾步向前。
  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被包裹在黑色牛仔裤里,长靴踩在落叶上,几声脆响,来来往往的过路人不由得多瞟她几眼。
  她头戴鸭舌帽,眼睛以下的部位被口罩包裹得严严实实,偏偏露出的一双瑞凤眼清冷有神,眼妆精致,一米七五的个头,通身的气派干净利落,叫人移不开眼睛。
  几个男生见了她,忍不住吹几声口哨,抢上去要微信。然而对方说不到半句话就噤声了,因为她不给旁人一个眼神,双眼直直看向前方。
  她走到一栋办公楼里,在大厅正中央的荣誉照片墙前停下脚步。
  沉沭看着荣誉墙最上方照片中熟悉的脸,接了通电话。
  好友于湘埋怨地问:“你今天返校,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忘了。”
  “……真会敷衍我,手续办好了吗?”
  “还没,刚到楼下。”
  “你办好了记得跟你们班班长报备一声。”于湘犹疑了很久说,“那个……你们班现在的班长是……”
  “路妘。”
  “原来你知道啊,我一直没敢告诉你。你走后,路妘马上就当上了班长,她还……”
  “还竞选上了学生会长。”
  照片墙上,路妘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尤为俏丽。她的五官明艳大方,随便一照往墙上一贴便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沉沭伸手轻轻描摹着她的脸,电话里于湘接着絮叨:“那都是你以前的职位,本来团委老师说主席的位置会给你留着,等你回来接着担任,结果路妘现在当上了主席,他们连屁都不放一个。那些也就算了,她还把你的漫研社,解散了……”
  “解散了?”直到此刻,沉沭脸上才有了疑惑的神色,“她还干了什么?”
  “没了吧,不知道。”
  沉沭无奈地笑了声。光是这些可不能抵消路妘的怒火,恐怕还远远不够。
  沉沭上楼办好手续后,拖着行李箱往女生宿舍走,然而她刚走到宿舍楼下就被舍管阿姨拦下。
  “同学,你是前几天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交换生吧?当时还有空位,结果现在出现疫情,很多床位都被挪去隔离宿舍楼了,现在没有位置了……”
  天气不热,舍管阿姨说着说着却已经满头大汗,眼神也略有闪躲。
  沉沭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宿舍楼,对于湘发语音:“宿舍没床位了,我猜是路妘的手笔,她知道我回来了。”
  于湘生气地回:“也太过分了,连宿舍都不让你住,那事都过去一年了,有必要吗?”
  “我抢她男人,她就抢我的职位和床位,睚眦必报的性子还真是一点没变。”
  “你等着,我去教导处找主任来给你评评理。”
  “不用了,”沉沭走进便利店,买了一听芬达,次啦一声拨开拉环,“别担心,我也给路妘准备了礼物。”
  “什么礼物?”
  沉沭咕噜噜喝了几口饮料,“一份厚礼,她会喜欢的。”
  沉沭买了饮料,还顺便买了袋牛奶想去看望看望自己的老朋友。她在便利店旁边的仓库里找了一大圈,结果失望而返,向便利店老板问:“之前我养在这儿的猫呢?”
  当年为了不让别人赶走那只流浪猫,她每月给便利店老板塞钱,天天到这儿来喂猫,还在仓库里给猫做了个窝。临走前她拜托老板照顾,老板也答应得爽快。
  老板讪笑说:“那个……流浪猫早就被一个女生带回家养了,我看她经济条件不错,应该能照顾好它。”
  “什么时候的事?”
  “有一年了吧,那女生我记得,长得可漂亮了,叫什么云。”
  “好的,谢谢。”
  好家伙,把她喂的流浪猫也带走了。
  不愧是你啊,路妘。
  此时此刻,在商场里刚做完美甲的路妘打了个喷嚏。
  舍友凌子发来微信,“妘宝儿,重大消息,我刚刚在宿舍楼下看见沉沭了!”
  “我知道,她回来了。”
  “但是她好像没进来。”
  路妘红唇微张,在美甲上轻吹了口气,动动手指敲字。“我跟舍管和学生处那边打点过了,不让她住。”
  “啊?那她……”
  “她敢回来,我就要让她知道,帝美没有她沉沭的位置,连床位也没有!”
  凌子不敢说话了。路妘脾气不好,说错一句话她就炸毛,宿舍里三人轮流上都哄不好她。
  若是别的事,她们还能壮着胆子劝上一句。
  唯有沉沭,是她的死穴。
  那边沉默了很久,发了个兔子表情包,紧接着说:“那庆祝妘宝儿大获全胜,我们约个饭呗?妘宝儿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商场里,刚做完沉沭最讨厌的大红色美甲,我要亮瞎她双眼!不过今天不跟你们吃了,路旭难得约我,我得宰他一顿。”
  “你们兄妹关系可真好啊。”
  路妘在卫生间简单补了个妆,走向路旭提前订好的餐厅。
  服务员把她引到9号桌前,路妘呆住了。
  一个女生正坐在9号桌低头玩手机。
  她一身干练的黑衣黑裤,乌黑浓密的长发根根利落地披散着,屏幕光照亮她精致的眼妆。
  路妘曾数次设想她们重逢的画面,而此刻沉沭就坐在她面前。
  路妘再次微信询问路旭,确认是9号桌以后,阴险地笑了笑。
  一定是沉沭做错位置了,天助我也,给了我一个绝佳的羞辱她的机会。路妘这般想着,无声退后几步。
  她火速打开包拿出镜子照了照,捋顺额前碎发,又叠了一层唇釉,这才自信满满地踩着猫步踏过去。
  全身上下的不安定因子都在躁动。
  强忍着泼她一脸茶的冲动,路妘微笑着坐在她面前。
  沉沭抬头看向她。
  “美女,我看你一个人坐着,不介意拼个桌吧?”
  路妘说完,假装打量她一番,柳眉一挑。
  “竟然是你啊沉沭,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沉沭似乎毫不意外。
  “你要再不回来,我都快把你忘了。”
  “是啊,在英国待了一年,回来又隔离三个月,可不是要忘了。”
  路妘愣了一下,“你不是去美国做交换生吗?怎么跑英国去了?而且你不是只隔离了两个月吗?”
  沉沭双眼含笑,抿一口茶,“这不是记得挺清楚的吗?”
  靠,中计了。
  “你……”
  “一年不见,你变漂亮了。”
  路妘捋一捋头发说:“用不着你说,我本来就超级漂亮。”
  其实沉沭也变漂亮了,气质也更傲岸清冷,但是路妘会夸她就有鬼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沉沭低头扫一眼手机屏幕,“我男朋友要到了。”
  “是吗?我哥也……等等,你有男朋友了?”
  不等沉沭回答,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哟,你们都来得这么早啊。”
  路妘目瞪口呆。
  路旭走过来,拉开沉沭旁边的座位坐下,干咳一声,对路妘说:“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沉沭。”
  沉沭得体地朝她嫣然一笑,“小姑子好。”
  路妘全程懵圈脸。
  造……造孽啊!
  路旭催促她,“愣着干嘛,叫嫂子啊。”
  嫂你个头啊,沉沭也配当她嫂子?!
  “你们领证了?”路妘大叫,引得旁边几桌人侧目。
  “没有,你小点声。”路旭瞪她,“我俩谈着呢,快了。”
  快了?那可不行!
  路妘暴力地把路旭从座位上揪起来,绕到一边去咬耳朵。
  路旭只比路妘年长两岁,跟路妘从小打打闹闹,幼稚得不像哥哥,倒像个臭弟弟,谁成想弟弟一夜间长大,不仅谈恋爱了,还谈了个深水炸弹。
  “路旭你有那个大病吧!她可是沉沭啊。”
  “沉沭怎么了?沉沭哪里不好?”
  “沉沭她……她可是我同学。”
  “我知道,所以这不是等她一回来就安排你们见面吗?”
  “知道你个头啊!你俩什么时候的事?”
  “也就……三个月吧。”路旭揉着被她掐红的耳朵嗫嚅道。
  “瞒着我三个月,对象还是沉沭,你怎么不上天呢?赶紧分了,立刻现在马上。”
  “老子谈恋爱关你屁事,老子不分。”
  路妘深吸一口气,气得直点头,“我告诉你,沉沭不是正经女孩,你去帝美打听打听,全世界都知道她抢我男朋友,这样的女生你也敢谈?”
  “敢啊,反正我不分手。”路旭欠嗖嗖地挤了个鬼脸。
  二人正僵持不下,沉沭接了个电话,朝路旭招了招手说:“路旭,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
  路妘像枚火箭炮似的,嗖的一下蹿到沉沭面前,双手撑在桌子上,“你别走,你不能跟我哥在一起,我不同意!”
  “好啊,我等你来拆散我们。”
  沉沭提起挎包淡定地往外走。路妘伸手要拽,路旭抢上去拦住她,只有指尖徒劳地擦过沉沭长而柔软的黑发。
  一年前在机场,她们也是这样不欢而散。
  “沉沭。”
  路妘的唤声拽住沉沭的脚步。
  “这次你有种就别逃了,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沉沭侧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没什么情绪。
  “我不会走了,我等你来找我。”她顿了顿,揶揄道,“如果你敢的话。”
  “谁怕你了!”
  人都走远了,路旭还钳制住路妘,气得路妘一脚踩在他新买的aj上。
  路旭吓得跳开,“踩脏了你洗?”
  路妘不像往常一样跟他闹,只是瞪着他,双手环胸,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路旭,你完蛋了!”
 
 
第2章 路妘
  路妘打小是个娇生惯养的主,从不让自己个儿受丁点委屈。
  大一刚开学,正是跟同学舍友多多接触、打好关系的时候,可是路妘偏不。她就在宿舍住了一晚,嫌弃床板太小太硬,隔天便收拾行李出去租房子住了。
  舍友提醒她,住宿费不能退,她点点头,接着收拾行李。她偶尔也会回学校宿舍睡个午觉,大多数时候住在学校对面的公寓。舍友对她意见不小,直到某天被路妘邀请去她的公寓做客,瞬间被金钱的力量俘获。
  谁能想象,学校对面那个寸土寸金的万达商圈就是路妘的快乐老巢,月租过万的豪装公寓,精致得不得了。
  由于租房价格非常昂贵,路妘找不到合租人,又不敢独居,只好怂恿路旭与她同住。
  路旭正发愁新买的几辆奥古斯塔没处放,便欣然同意,时不时来这边过夜,躲躲爸妈的牢骚。
  兄妹俩打打闹闹快二十年了,也没真吵过架,直到今天……
  公寓大门敞开着,路旭的十几条衣裤和袜子被路妘裹在一起扔出门去,还有路旭最心爱的鞋柜也被路妘一脚踹翻,十几双aj滚落一地。
  砰一声关上门,她仍觉得不解气,翻出涂鸦笔,看向最近的那一只鞋。
  正当路妘要对它下手时,门口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路妘放下笔,抱着怀抬眼看向门口。
  回来了吧?看见了吧?知道谁才是爸爸了吧?
  门外的路旭好像沉默了很久,然后规规矩矩地敲了敲门。
  呵,钥匙都忘记带了是吧。
  路妘气势汹汹地打开门,没看见路旭,只见一个头戴兔耳朵的美团外卖小哥吓得后退一步。
  “您……您的外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