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蒹葭(剑三同人)——花槐

时间:2022-11-18 09:07:56  作者:花槐

   题名:蒹葭

  作者:花槐
  简介:一根筋二愣子策x闷骚花
  一根筋二愣子策x闷骚双性人妻花
  老实耿直的军爷,醉酒推倒了花,第二天清醒万花还昏迷着,床上都是血,傻了吧唧的军爷掀开被子一看发现了花的秘密,双性,然后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只知道要负责。
  万花因为自卑在军中存在感很低,恨不得没人注意自己,也没想要天策负责,看见军爷就躲得远远的,于是天策了开启追妻之路。
  剑三[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 策花(天策/万花)-同人衍生 - HE - 完结 - BL - 游戏同人 - 长篇
 
 
第1章 01
  徐在虎是个老实人,五官端正,是非分明,勤劳肯干,看上去就是个好指使会疼人的人。然后不知听谁吹了耳旁风,参军吃皇饷,威风好讨老婆,徐在虎看了看隔壁老王家男耕女织的和谐模样,自己心里一琢磨,真就入了天策府参军去了。
  一根筋的徐在虎不是最聪明的,却是闷头实干的类型,经年累月下来枪法耍的有模有样,一身正气有勇敢拼,倒也让他谋得一官半职,做了个小小校尉。
  熟知徐在虎的人都知道,虽然徐在虎看起来严肃,可只要是不违反道义的事,只要你肯开口,徐在虎绝对能做到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地步,是以徐在虎人缘也一直不错。
  这日肃清敌军余党打了胜仗,晚上军中高兴热闹非凡,徐在虎直取七寸又立功劳,敬酒的人络绎不绝,徐在虎来者不拒全都灌了下去,烈酒烧得心口发烫心情也异常开朗,男人坚毅血性的脸上有了笑容,眼角几道褶,看起来有些憨,呆得可爱,随手就揽了身边要帮他处理手臂伤口的大夫,非要让人家也跟着一起喝。
  嘴唇和脸颊蹭到冰凉的发丝,然后碗里的酒水撒了满身,周围都在笑闹,大夫好像生气了,再然后?徐在虎意识断了篇,不记得了……
  徐在虎觉得自己做了个很美的梦,有个触感叫人爱不释手,还有谁好像在呻吟,听起来很痛苦可是那小猫呜咽一样的声音直接痒到他心坎里,浑身都激动燥热得不行,徐在虎遵循了本能让自己舒服,等身体轻松下来,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眠。
  再醒来可是要了命,头疼得像是要裂开,最关键,身侧是暖的。愣愣低头看了看,身边的热源侧卧,散乱的青丝遮了脸,看不出是谁。惊得徐在虎掀开被子从床上跳起,又被触目惊心的褐红吓得心跳差点都没了,手忙脚乱找回动作的第一件事,徐在虎伸手扒开了这人两条修长的腿。
  大腿内侧的皮肤嫩得几乎能掐出水来,两个清晰的五指瘀血印,徐在虎不由自主把自己的手覆了上去,发现刚刚好吻合,又是到抽了一口凉气,屏住呼吸视线上移,紧闭的小口被蹂躏到红肿充血可怜兮兮,一滩白浊糊在穴口,还有血丝夹杂其中,徐在虎脑中彻底炸了,嗡嗡直响,二十多年了他连多看两眼人家姑娘都能耳根红透板着脸走开,哪里想过一觉醒来就陷入了这种境地?混乱不堪的徐在虎心中倒是有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地叫嚣,这得负责啊!
  坐在床上良久才把神识安回原处的徐在虎,终于有余力去想军中为什么会有女人?一边想着一边又低头去看,也才终于注意到这人的特殊之处,阴户上方还有两个囊袋,和自己一样的雄性器官分毫不差,徐在虎脑中又炸了一次,颤颤巍巍伸手撩开了这人散乱的发丝。
  操!这不是大夫么!!!
  实在闹不明白这都是些什么事,徐在虎混乱得连衣服都不会穿了,随手抄起胄甲几乎落荒而逃。一路逃去溪边,二话不说跳进冰水里,莫名燥热的身体凉下来头脑才跟着冷静,可还是满脑子都是大夫下体那张精巧的雌穴小口,尽管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带把的,却完全没有违和感,只一个劲勾着徐在虎想起那些记得不是很清楚的蚀骨销魂……
  一张脸涨得通红,徐在虎恶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滴,酒后乱性既然已经发生了,管他男人还是女人,从今以后大夫就是他媳妇!
  想通一切豁然开朗,徐在虎从水里出来时神清气爽,转念一想大夫还睡着,打了一盆水打算给人好好清洗一下,谁知回到房中,被褥还是温热的,那个面色苍白的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第2章 02
  韩清是个早熟的,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入了万花学了些人体知识,闹明白自己这模样不是病,也就认命了。双性就双性吧,反正外表上看不出来,自己对姑娘也没太大兴趣,就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没啥不好,清静。
  直到随遇而安的韩清因为医术精湛被派去军营里,韩清才知道原来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天天置身于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中间,韩清发现自己会有欲望,那个多出来不该存在的器官,总是隐隐发痒好像在期待什么似的。
  早些时候韩清没少研究过春宫图,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羞耻是当然的,可是那股无所适从的痒在他心尖来回抓挠,只叫韩清对这种事越发好奇,总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不是没想过自己来,躺在床上夹紧双腿,手指都探到穴口了,却一次也没有进去过,是不是真的太过羞耻所以无法做到底韩清不知道,但是韩清想过,再不济也得是个人,用手指或者器物算是怎么回事?
  韩清想得太多,又都是说不出口的糊涂心思,天天压抑着欲望,弄得整个人都是冷冷清清,加上他长相普通,军中多是点头之交,鲜少有人在意这位话少的大夫,韩清的日子过得还算清闲。
  这日晚间韩清听着外面人声喧闹径自收拾好一切,刚嚼了颗蜜饯准备躺床上看会书,就被人风风火火拉走说是徐校尉受伤了。
  徐校尉?徐在虎那个呆子啊……韩清点点头甩开那人,又拿了些东西才跟着去。远远看见微笑的男人,韩清叹了句真是皮糙肉厚还挺精神,然后也不多话,拿起伤药和白布,做自己分内的事。
  直到突如其来被一个结实的臂膀揽了一把,韩清撞进徐在虎怀里整个人从头怵到脚,条件反射一把推开,心脏那瞬间差点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羞恼上头韩清还没发作,罪魁祸首就傻笑着瘫了。徐在虎还伤着呢他这一晕周围的人可是都吓坏了,手忙脚乱把人抬回帐篷,韩清作为大夫理所当然也被揪着一起去了。
  没好气地把了脉,韩清心底翻了个白眼,有火没出撒说话也没太客气,“死不了,就是喝多了耍酒疯。”众人闻言放下心来,韩清也不再理他们,履行自己医者的职责,好歹是把伤口止住血包扎好。
  再一抬头帐篷里早没了其他人,韩清起身要走,却踩了掉在地上的药瓶一个趔趄栽进床里,然后喝醉的徐在虎臂膀一挥大腿一抬,把他严严实实扣在了怀里。
  酒味和汗味冲进鼻子里,不是特别好的味道,却莫名催情,韩清有点懵,各种乱七八糟的念想又开始在脑中萦绕……
  这样下去好像不太妙,韩清试着动了动,徐在虎整个人压在他身上重得像头死猪,推都推不开,嫌弃他乱动还更往怀里扣了扣,韩清彻底没辙了,气得不行身子动不了就拿脑袋去撞徐在虎,男人哼哼了两声也没用要醒的意思,韩清一低头看见徐在虎胸口结实的肌肉,一个念头想岔,就跟鬼迷了心窍一般,再也停不下来了。
  平日里韩清自己确实想过如果是徐在虎怎么样?身材自是没得说,男人又老实也是个好骗的,现在更是天时地利人和,喝醉了醒来这些事哪说得清?还不就是一场春梦。越想越觉得这事可行,韩清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稍微调整姿势伸手按在徐在虎裤裆。
  男人到底血气方刚,一番揉捏很快就硬了,略显焦躁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了睁眼,直接就去扯自己的裤子和韩清的衣服。
  肌肤相贴的瞬间韩清整个人激动到一个哆嗦,呼吸都变烫,自主打开双腿,徐在虎的那根硬热就在下体要命的地方来来回回磨蹭,韩清觉得有点儿害怕,可是这会不管是身体还是脑子都不受自己控制,男人不满的暧昧低吼充斥着耳畔,连听觉都被模糊,韩清咬牙闭了闭眼,伸手扶住徐在虎的孽根,抵在那张似乎还没完全准备好的小口上。
  再往后的事情不用韩清主动,压在身上的男人完全遵循了本能,狠狠抵了进来开疆辟地。
  疼,被撕裂一样的疼。
  这是韩清唯一的感受,进了一半似乎遇到什么阻碍,男人有些不满,捏着他的大腿内侧把他的身体掰平,稍稍撤出,然后屏息一口气突破屏障捅进深处!
  “唔!!!”韩清眼前一黑呼吸都没了,哑着嗓子呜咽了两声,疼得整个人都战栗不止,徐在虎完全不管他适不适应,大力抽插豪不留情,韩清被疼痛逼出眼泪,连推拒的力气都没有,疼得狠了只能捏紧徐在虎的臂膀竭力压抑呻吟。
  进出间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谁也顾不上,几番摩擦甬道被捅开,到底是没那么疼了,可是感觉也没有多好,身体被填满的饱胀感,怎么也不像书上说的那样痛快舒爽,韩清想不明白哪里不对,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最后他大腿根都酸疼得不行,才隐约觉得男人冲刺了几下将浊液洒在他身体里。
  韩清实在又疼又累,想想徐在虎的帐篷也没人会随随便便乱闯,稍微休息恢复一下再走应该不打紧,谁知一觉就睡到了大清早。
  徐在虎掰开他双腿的时候韩清是有意识的,根本不敢动只好装睡,心里却在想要死了怎么会真的睡死过去!正思忖着要怎么应付,徐在虎跑了。
  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韩清自己也说不上来,一方面觉得正好省事了大家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最好,一方面又止不住地会去想,到底这身子是遭人嫌弃的……
  下体疼得厉害却不是不能走,韩清捡了自己散乱的衣服,一步一瘸悄悄离开徐在虎的帐篷。
 
 
第3章 03
  徐在虎有点儿不开心。
  第一时间想去找人,却发现,他连大夫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就算适才看了一眼,大夫的模样这会也是很模糊了,这还怎么找?徐在虎皱着眉头往外走,撞上了什么人也不知道。
  都是男人撞一下根本不打紧,李硕看了一眼眉头紧锁完全在状况外的徐在虎,倒是有几分新奇,眉毛一挑随口问道,“徐校尉,有心事啊?”
  徐在虎兀自烦恼没什么心思,憋了一肚子气闷闷答了句,“媳妇跑了。”
  这话一出李硕差点被口水呛着,偏头看了看徐在虎,一副忧心忡忡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李硕摸了摸下巴,信了几分也没完全当真,笑,“跑了追回来就是。”
  徐在虎若有所思,男人老实大概也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李硕哪知道个中缘由,只当是徐在虎收了封家书,一边思忖着回头要去八卦一下徐校尉啥时候娶了媳妇?一边拍了拍徐在虎的肩膀,“多大事儿?婆娘爱闹小性子,徐校尉你就是离家太久了。”
  徐在虎嗯了一声表示附和,也没那么傻知道不能说太多,却没忍住问了句,“你说他能跑去哪?”
  “娘家呗!还能去哪!”李硕胡来惯了,扯皮张嘴就来,笑得有些坏,凑近徐在虎耳根,“等找着人,徐校尉展现一下你的雄风,保准她再不跑了。”
  李硕的话徐在虎听了个大概,娘家?大夫的话应该回医官营了吧?点头道了句谢,徐在虎匆匆奔着去了,李硕越发觉得有趣,看着徐在虎远去的背影,眼底多了几分玩味。
  去医官营要路过练兵场,远远看见徐在虎来了,操练的人都不由自主鼓起十二分精神,连嗓门都大了些,就怕徐在虎说他们没吃饭枪耍得软绵绵,谁知今天的徐校尉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神情严肃匆匆路过,大家抬头看了看太阳确定没升错地方,转念心中唏嘘,不知道谁要倒大霉了!
  一脚踹开医官营的栅栏门,哐啷一声响似是在给自己壮胆,徐在虎气势汹汹,弄得在打瞌睡的巫柒吓了一大跳,揉了揉眼睛讷讷,“徐……徐校尉?!”
  徐在虎没顾上理他,环顾一周问道,“大夫呢?”
  巫柒这才注意到徐在虎手臂上的伤,“徐校尉换药啊,我来我来。”
  徐在虎眉心拧成川型,“不对不是你,别的大夫呢?”
  巫柒撇撇嘴,他是喜欢摆弄些蛇虫鼠蚁,可不代表他医术不精啊!哪里就比不过那个冷冰冰的万花了,天天对着简直要把他无聊死!正巧这时韩清从后面走来,巫柒噘噘嘴,“喏,韩大夫来了。”
  徐在虎在回头的瞬间就确定就是这个人!可话都来不及说韩清看见他转头就走,徐在虎自然是追,至于巫柒又在后面说了什么一个字也没听见。
  韩清一个瘦弱的大夫,当然跑不过他,没多久就被扣了肩,徐在虎没轻没重的手劲不小,也不知道人被自己捏疼了,只知道韩大夫回头狠狠瞪他,那双不算很亮但是莫名吸引人的眸子,淡淡的琥珀色,让徐在虎瞬间结巴了,“媳……媳妇!”
  话一出口徐在虎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钻,没想到大夫只是拍掉他的手,没什么感情道,“校尉酒还没醒罢,去巫柒那讨碗醒酒汤,保准精神百倍。”
  要不是难得细心发现韩清走路姿势不太利索,徐在虎差点以为自己真的认错人,两步追上,不知道大夫为什么生气,徐在虎急得满头大汗,又去拉韩清的袖子,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会负责的!”
  超级响亮跟狮子吼似的,大夫皱了皱眉倒是停下脚步,唇角一牵薄唇微启,“原来是这种事,不必放在心上,若是人人都想负责,徐校尉还不知道要排去哪里。”
  徐在虎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异常愤怒,眼睛一瞪还有几分吓人,“你撒谎!你是处!”
  大夫满脸错愕随即近乎气急败坏,“你闭嘴!”
  徐在虎一时真被吼得噤了声,看韩大夫脸颊飚的通红,还觉得气不过,气哼哼顶嘴,“有血,老子懂!”
  韩大夫脸色青白交加,咬着薄薄的下唇,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那是你自己的血!”
  徐在虎哪管那么多,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肯负责大夫却不肯从呢?怒气上头毫无章法,李硕那小子刚刚说什么来着?对,要让媳妇看见自己的雄风。徐在虎的雄风来自哪里?当然是来自战场上,所以徐在虎愣愣扣了韩清手臂,一拧压去背后,还扒了外衣绑个结实,也不管韩清面色惨白,一路押回自己的帐篷。
  也亏得一路没什么人,大夫不知道为啥突然配合了连挣扎都没有,进了帐篷似乎缓过神来,冷冷瞥了他一眼,“都老大不小了,什么叫玩玩徐校尉难道当真不知?”
  简直是一泼热油浇在火上,徐在虎是个嘴笨的不会说,想想既然大夫不肯承认,那自己就拿出证据来让他无法抵赖!把人推进床里,看韩清张嘴要说话,徐在虎随手扯了一块布条塞进他嘴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扯裤子,韩清身体霎时僵住,然后一边唔唔叫唤一边奋力挣扎后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