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尚公主(穿书)——瓜秋

时间:2022-11-18 09:16:19  作者:瓜秋

   题名:尚公主(穿书)

  作者:瓜秋
  简介:
  近日顾二小姐求娶柔嘉公主的事在京城传得那叫一个沸沸扬扬。
  所有人都说顾二小姐疯了,身为一个女子怎么能娶女子呢,更何况她求娶的还是圣上最宠爱的柔嘉公主。
  偏偏没人劝得动顾二小姐,最后还是柔嘉公主提剑亲自斩断顾顾二小姐的青丝,断了她的念想,这场闹剧才得以落下帷幕。
  而顾二小姐则是在京城中彻底消失了。
  谁曾想,两年后,顾二小姐回来了,还破例被封了将军,众人这才知道原来顾二小姐消失的两年是去了边疆,征战沙场。
  原以为顾二小姐这么努力往上爬是为了当年报复柔嘉公主的断发之仇,没想到当圣上说要赏赐顾二小姐的时候,她不要官职、不要金银珠宝,只想尚公主,当柔嘉公主的女驸马。
  *
  没人知道,多少个夜黑人静的晚上,顾清就是抚摸着那个小姑娘一步一叩首求来的平安符,才能勉强入睡。
  多少次命悬一线,都是小姑娘那红着眼眶,强忍着泪斩断她青丝的场景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正文直接从两年后,顾清回京开始写。
  本质是互攻,谢偏受,顾偏攻。
  攻穿书,受古代原生。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甜文,古代历史,互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清,谢芷蓁┃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将军尚公主
  立意:突破世俗观念。
 
 
第1章 第一天
  晴空万里,人山人海。
  平日里还算空旷的城门口今天竟然挤得水泄不通,让人寸步难行,时不时还能听到有人叫骂的声音。
  “哪个杀千刀的踩到我的脚了!”
  “别挤!别挤!我看不到人了!”
  ……
  顺着所有人的目光尽头,可以看到一位骑在马背上的男子,马尾高高扎起,英姿飒爽,在阳光下锃亮的盔甲反射着淡淡的金光,恍若战神降世。
  有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禁向身边的人问道:“你们都堵在这干嘛呢?”
  身边的人瞥了他一眼,有些惊讶,“你不知道?!”
  旁边的人一头雾水,摇了摇头。
  这人这才解释起来,“今天是殷将军回京的日子!咱们之所以能在京城享福,多亏了殷家军!”
  “听说这次回来的不仅是殷将军,还有一位顾副将。”
  “这位顾副将又是哪位,我怎么没听过?”
  “一看你消息就不灵通的样子,”掌握了多一手的信息,男人一脸骄傲,“这位顾副将是两年前出现在军营里的,也不知道从哪来的,据说看着就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谁知道打起仗来那叫一个不要命!这场仗之所以能胜,多亏了顾副将的足智多谋!”
  旁边也有人知道关于这位顾副将的一些消息,连忙附和,“是啊是啊,我还听说,这次殷将军不小心中了敌人的圈套,幸好顾副将临危不乱把殷将军给救出来了,不然咱们殷将军估计……”
  “顾副将……”女子糯的嗓音低声重复着这个称呼,宛若情人间的旖旎般,让人不由得沉溺其中。
  “是的,听说大家都对这位传说中的顾副将充满了好奇呢。”听完别人对顾副将的讨论,哪怕是素绢这样沉稳性子的人也不由得对着传说中的人物也好奇极了。
  是她吗?
  谢芷蓁看向窗外,微微失神,想起当初顾清离开前对她说的话,“蓁蓁,等等我,两年!两年后我定回来娶你!”
  而现在已经是第二年了。
  这两年间,顾清像是彻底消失了一般,哪怕她去问也得不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这时敲门声响起,谢芷蓁抬眸看了素绢一眼,素绢点头回应,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了林忱之。
  他摇起扇子温润一笑,端的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蓁蓁你果然在这,我刚去公主府找到你,听说你出门了,就猜到你定是又来望湘楼了。”
  素绢福了福身后,唤了一声“林公子”后便退回到谢芷蓁身旁。
  谢芷蓁低垂着眼眸,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低声应道:“林公子。”
  看对面主仆二人这般态度,林忱之倒是一点在不在意地坐在谢芷蓁的对面,“都说过多少遍了,唤我忱之即可,你我即将成婚,蓁蓁何必与我如此生疏。”
  他抬眸看向谢芷蓁,女子穿着一身月色的长裙,服饰极为简单,神情冷淡,像是那九天之上的玄女一般让人难以接近,仿佛多看她一眼便是亵渎,一想到这样的女子在三个月后将成为自己的妻子,林忱之看向谢芷蓁的眼神越发热切。
  谢芷蓁对别人的眼神向来敏感,她自然也注意到了林忱之眼神的细微变化,心下越发烦躁,但面上却是没有一点变化,“我们到底还未成婚,林公子唤本宫公主即可。”
  林忱之似乎也习惯了谢芷蓁的这般态度,没恼火但也没在这个话题继续,偏过头看向窗外聚在一起的百姓,很是热闹的样子,“公主听说了吗?”
  虽然林忱之提的是个问句,但他似乎也没准备让谢芷蓁回答,自顾自继续说道:“大家似乎对这位顾副将很感兴趣呢,也不知是怎样的人。”
  男子温润的嗓音让人听得很舒适,但谢芷蓁藏在桌下的手却紧紧攥起,眼看着林忱之侃侃而谈的样子,似乎没准备那么快走,谢芷蓁打断了他的话语。
  “林公子。”
  虽然知道打断别人说话的行为有些失礼,但……
  谢芷蓁紧紧握住拳头,起身道:“本宫身子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林忱之说什么,谢芷蓁便起身准备离开。
  跟这个人即便只是共处一室都让她难受至极。
  林忱之连忙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腕,谢芷蓁敏锐地后退一步,这才防止了两人的肢体接触。
  见此情景林忱之也不尴尬,像是经历过无数遍一般,极其自然地收回手,“公主不看顾副将了吗?说起来这个姓倒是跟……”
  话才刚说出口,林忱之低头轻笑,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语气还是一如平常,没有一丝异样,“我也真是的,怎么在这个时候提起她了。”
  说完,再次抬起头,他眼中的情绪早已敛去,“既然公主身子不适,就让忱之送公主回去吧。”
  不管心里多抵触,但面前的人始终是她的未婚夫,而且他的言行并无问题,她也没理由拒绝。
  公主府的马车一直停在茶楼下等着,谢芷蓁踩着板凳正要上马车,一不小心没踩稳,眼看就要摔着了,素绢反应极快地伸出手想要扶住她,却被谢芷蓁下意识的动作躲避过去了。
  好在她虽是看起来柔弱,但因为顾清的缘故也是简单练过的,并没有摔着。
  “公主,您没事吧?”
  这个时候谢芷蓁已经稳住了身体,低声回道:“没事。”
  等谢芷蓁坐上马车的时候,素绢这才作为贴身婢女跟了上去。
  她们正准备出发,这个时候林忱之身边的小厮福乐来到了她们的马车旁边,隔着帘子谢芷蓁就听到福乐的声音。
  “公主,我们公子的马车好像出了点问题,不知能否……”
  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完,但基本也能听出他是个什么意思了。
  在庚朝,在有侍女的情况下跟未婚夫乘坐一辆马车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相反,大部分女子都会借着这个机会了解未婚夫,顺便培养一下感情,所以福乐理所当然认为公主不会拒绝。
  然而就在他以为谢芷蓁会同意的时候,隔着帷幔他听到了女子宛转悠扬的声音,柔软而又坚定,令人无法反驳,“若是如此,那便不麻烦你家公子相送了。”
  福乐一愣,完全没想到竟然会被拒绝,但他只是个奴才,没资格对公主的话提出什么意见,只能灰溜溜回去。
  知道林忱之的马车出了问题,谢芷蓁第一反应就是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见到林忱之。
  因她喜静,公主府特地选择了远离人群、较为偏僻的位置,路程有些远,但此时马车内没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存在,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许多。
  下了马车后,谢芷蓁却看见了那本不该不出现的人——林忱之。
  很快她就想通了,想来马车坏了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她的眉头微微蹙起,有些不喜他的做法,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林忱之走到谢芷蓁身边,依然是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也没有解释为什么马车坏了的他会跟她一同抵达公主府。
  “天气逐渐炎热,不知在下能否到公主府讨杯茶喝?”
  若是其他男子说出这样的话,怕是要被姑娘家怪罪轻浮了,但他们有婚约在身,即便是亲密些也是无碍的。
  谢芷蓁神色未动,只是淡淡说了句,“想来林公子应当是出门有些着急才会连杯茶水钱都忘带。”
  说完,她微微偏过头唤了一声“素绢”,素绢明白她的意思,连忙取出装着银子的荷包递给福乐,“林公子不必客气,这点银子也不必还了。”
  看着公主府关上的大门,林忱之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一旁的福乐手上拿着沉甸甸的荷包一脸不解,“公主怎的这般对您?”
  两人订下婚约都快一年了,可这柔嘉公主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好似他家公子是什么妖魔鬼怪一般。
  林忱之拿着折扇敲了下他的头,看着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一直盯着谢芷蓁那摇曳生姿的背影,眼底布满了占有的谷|欠|望,“你家公子我有的是耐心。”
  公主府内。
  素绢看着公主有些发白的脸色,也很纳闷。
  虽然知道自家公主不喜欢林公子,但这两年来林公子对公主的好她也一直看在眼里,原以为公主这块冰山迟早会被林公子融化,但经过她的观察,公主怕是还未忘了那人。
  回府后,谢芷蓁直接回到了她的闺房,闺房的布置跟她在皇宫里的寝殿别无一二,只是那白墙上多了一把长剑。
  她伸出手将长剑取下,剑柄处挂着一条流苏,与谢芷蓁清冷的气质看得出它的主人很用心在保护着,尽可能减少时间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长剑脱鞘,哪怕已经许久未用,剑身依然锋利无比。
  虽然已经习惯了自家公主没事就抱着那把剑发呆,但每次看到那锋利的剑身,素绢都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
  生怕她一不小心割伤自己的手,但她毕竟只是个奴婢,对主子的事没有插手管的资格。
  知道这个时候公主喜欢一个人待着,素绢退出闺房,把门关上。
  谢芷蓁纤细的指尖轻轻滑过银白色的剑身印着她那有些苍白的面容,心绪却已然飘走。
  不知过了多久,素绢的闯入打断了她的思绪。
  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素绢,谢芷蓁也没怪罪她的失礼。
  她将剑收回剑鞘放在一旁,伸手倒了一杯茶水,“有什么事慢慢说,不着急。”
  话音刚落就听到素绢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公主!顾小姐顾小姐回来了,还向皇上请求尚公主,说,说要当您的女驸马!”
  “咣当”一声,茶杯碎了一地。
  谢芷蓁冷淡的面容瞬间破裂,瞳孔紧缩,“你说谁?!”
 
 
第2章 第二天
  顾清跟着领路太监走进皇宫,熟悉的红墙金瓦,一切一如两年前无甚变化。
  进到大殿里,皇帝端坐在那象征着权力的皇位上,足以掌控他人生死命运的权力。
  “臣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看着台下穿着银色盔甲的人,身姿挺拔,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好似在哪见过,“爱卿平身。”
  说完,他伸手指着顾清,“你就是殷将军你在信中跟朕说的顾副将吧。”
  顾清跟殷朗提前打过,知道有军功在身,皇帝也不会太过为难顾清,“是。”
  “怎么朕瞧着有点眼熟?你抬起头来。”
  顾清双手紧握成拳,但面上还是一副镇静自若的样子,眼眸沉毅,抬起头。
  熟悉的五官引入眼帘,皇帝有些震惊,“你,你是!”
  “臣女镇国公府二小姐,顾清,见过陛下。”
  此话一出,别说皇帝了,就连她身边的武将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相处了两年的战友竟然是女子。
  皇帝眯了眯眼睛,“顾二,你可知女子进军营是重罪?”
  “臣女知罪。”
  顾清倒是没有狡辩什么,良好的认错态度让皇帝的神色微缓,总算是没那么凝重了。
  接着殷朗率先下跪,按照之前说好的为顾清求情,“陛下,容臣说句不该说的,虽然女扮男装进军营、欺下瞒上乃是大罪,但顾二小姐毕竟立下赫赫战功,依臣等愚见,将功补过也未尝不可。”
  一众武将看到殷朗的动作,连忙跟着一起跪下,“求陛下宽恕。”
  皇帝沉思片刻,似乎也在权衡利弊。
  知道的,如顾清、殷朗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在庚朝,毕竟顾清的军功都是实打实的,他们刚打完胜仗回来,加上顾清颇得军心,皇帝不会在这个时候对顾清做什么的,只是要给他个台阶下就好。
  但还不是很清楚其中情况的,如那些武将,则是心惊胆战,因为先前得过顾清的提醒,下线只能强忍着求情的话语,默默跪着。
  好在皇帝并没有思考很久,“殷将军所言有理,顾二你这两年能以女子之身在军营立下此等战功,实属不易,暂且免了你的罪吧。”
  “臣,谢主隆恩。”顾清跪下,叩谢后并未站起,而是拿出了一卷厚厚的册子,“臣还有一事要报。”
  这就让皇帝属实有点意外了,抬起下巴示意李公公递上来,翻开册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表情越发凝重,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严肃问道:“顾清,你可知上面这些若有半点不实,朕可不会再这么轻易饶过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