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在无限游戏里当社牛(GL百合)——热到昏厥

时间:2022-11-18 09:20:24  作者:热到昏厥

   在无限游戏里当社牛

  作者:热到昏厥
  简介:
  夏知意只是开了一下房门就直接被送到另一个世界。
  这里除了她,还有别人,甚至还有她刚分手的前女友——景如玉。
  随后一个神秘莫测的声音落在他们耳畔——
  【你是否在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你是否因无法控制身体而感到痛苦?
  【你是否看见了死亡,正因人生短暂而感到不甘?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这里是‘新世界’,你们追寻的新生就在这里,它就在不远的前方等着你们!
  【被选中的幸运儿啊,你们只需完成任务,活着走到最后,就能迎接属于你们的新生啦!】
  末了还补了两句话。
  【千万不要死掉了哦,死了就再也没机会啦。
  【珍爱生命,人人有责,祝你们能走到最后,嘻嘻。】
  众人惊骇不已,夏知意却与众不同。
  “这个声音,”她转头看向景如玉,客观评价道,“好阴阳怪气哦。”
  景如玉:“?”
  你的重点在这??
  之后发生的一切,夏知意这才知道这个“新世界”不止阴阳怪气,还是一场以命搏命的死亡游戏。
  面对副本内的妖魔鬼怪,为了活下去,她决定不做人了!
  后来,她发现前女友景如玉有一个秘密。
  一个不为人知又无法启齿的秘密。
  ○
  原名《缺德》
  ○
  每天21:00更新/有事请假条
  ○
  逻辑为剧情服务/人物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私设如山
  ○
  去留随意,不必告知
  ○
  围脖:@咕咕今天热到昏厥了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知意、景如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社牛每一天。
  立意:珍爱生命
 
 
第1章 初入新世界(一)
  夏知意辞职了。
  工作这么久她累了。
  她想去旅行,去放松,想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继续困在忙碌的工作里,日复一日。
  正好,这么多年辛苦工作攒下的存款足够支撑她给心灵放大假。
  同事们对她表示不舍与惋惜。
  她很聪明,办事利落,人又风趣可爱,和她待在一起从不会觉得无聊,如今居然说走就走,太突如其来了。
  这对夏知意来说倒不突然。
  这个结果在她的意料之内。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如果对一件事感到痛苦就会反抗而不是屈服。
  钱没了可以再挣,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只要活着,她永远都有从头再来的勇气。
  而且她这么辛苦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吗?
  钱已经赚到了,是时候回报自己了。
  辞职后的第三天晚上,她和朋友梁晓灵出门玩,也算是正式开始旅行前的告别。
  玩了一会后,俩人各自拿着一杯奶茶,沿着河岸灯光璀璨的行道边走边聊。
  梁晓灵问她辞职的事情想清楚了吗。
  她说想得很清楚。
  梁晓灵忽然一笑,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开玩笑道:“别是因为前任才从公司离职的吧?”
  夏知意的前任,好巧不巧就是她的老板,叫景如玉,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
  两人初次见面时都只说自己是普通的社畜,没有深入谈过上班的地方,一直到交往一个月后俩人才戏剧性地发现双方同处一家公司,因为景如玉很少来他们部门,所以二人一直没见过面。
  不过她们也没有公开,默契地谈了一场上下属的秘密恋爱,因为很喜欢对方,也这么风平浪静,顺顺利利地谈了一年多的时间,期间还同居过。
  那时候,她真的以为她们能一直走下去……
  她将珍珠吞下去,目光望向远处:“想多了,跟她没关系。
  “我就是工作太累了,想休息休息——拜托,我好早之前就跟你说过我想去旅游吧,没有她我照样辞职好吗!”
  “好好好,行行行,”梁晓灵笑着应和,转而唇角又弯下去,眼中浮起担忧,“所以你是不是还想着她呢?”
  分手是景如玉提的,就在半个月前。
  提得很突然,比夏知意的辞职决定来得都要突然。
  毕竟在那之前,他们俩人的感情一直稳固,并未出现任何问题。
  夏知意却无法说清究竟有没有问题。
  因为那场分手是有征兆的。
  她们那时还在同居,后来景如玉回她们的家的次数却大幅度降低,一起降低的还有她们见面的次数。
  之后景如玉就提了分手,既突然又理所应当。
  她说她要走了,要离开这里,要出国,或许以后都不回来了。
  那一刻,夏知意真的不敢相信,这犹如偶像剧的桥段居然也能发生在她身上。
  可是为什么突然要出国?
  为什么出国就不能在一起了?
  为什么就再也不回来了?
  为什么她没有想过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哪怕一起出国发展?
  景如玉没有告诉她答案,眸光深深地看着她良久。
  最终,她仅仅是抱了她一下便转身离开,自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从她的世界里蒸发了。
  夏知意收回思绪,压下眼眶上涌的热意与心头的烦闷,吸了口奶茶,嚼了一会珍珠,最后才满不在乎道:“忘了,不记得了。”
  她没那么傻。
  在一起那么久,她们了解彼此,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景如玉是下了决心要走,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哎,提这事干嘛,我们是出来玩的。
  “走,吃烧烤去!”
  没什么大不了的,天涯何处无芳草,景如玉敢走,她也敢忘了她!
  …
  明天不上班,俩人吃吃喝喝玩了很久,而后告别,各自坐车回家。
  夏知意今天没开车,选择坐公交车。
  车上没什么人,座位空荡,可随意挑选,她挑了后头的位置坐下,扭头看着窗外的夜景。
  她忽然想起父母。
  她还没和父母说自己辞职的事情。
  没想好措辞,也知道父母大概率会不同意自己离开这么好的公司。
  但人生是她自己的,该怎么过,她有分寸,等回头再跟他们说吧。
  公交车缓缓发动,重新开上路。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沉沉黑夜笼罩着整座城市。
  庞大的车身平缓前进,开上她熟悉的道路,不过多时,隧道口近在眼前。
  这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
  隧道口黑黢黢的,像个寂静难测的黑洞。
  这里头的灯坏了,一直没人来修,唯一的光线来源是公交车。
  深不可测的黑暗与嗡嗡低响的发动声中,隧道透出几分逼仄的空荡。
  好在夏知意胆子大,这条路也坐过很多次,早已适应,此时心态平静,毫无波澜。
  她甚至还有点困。
  和朋友在外面痛快疯玩那么久,体力消耗不少,再加上车内微凉舒适的空调扫过肌肤,忽然就加重眼皮的重量,让她情不自禁想闭上眼睛小眯一会。
  反正路还长着,她就眯一小会会……
  双目阖上,闭眼休息。
  知道是在外头,她没敢完全睡去,意识仍保持着清醒,稍有一点动静就能立马醒来。
  只是这一路都很安静。
  时间在静谧的空间里分秒流逝,无声无息。
  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不受控制陷入混沌,变得模糊。
  迷迷糊糊间,她睁开眼,她看见车内的灯忽然熄灭,快得无法挽留。
  这一刻,她心中突然升起一缕不祥的预感。
  这一切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预示什么?
  她想不到,她想不明白……
  好在什么也没发生,她最终安然到家,洗完澡舒舒服服地躺下睡觉。
  最近夜里格外凉快,不需要开空调,只需开着窗就好。
  窗外月色溶溶,孤寂清冷,她在月色中缓缓入睡。
  她梦到自己又上了那班公交车。
  脑袋靠着窗,闭目休息,心中对未来的旅途充满向往。
  一切如旧,万分真实,好似她还在车上,从未离开。
  但是很快,梦里就出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铛。”
  寂静的隧道里忽然传来异响。
  是硬币砸落铁盒里的声音。
  有人上车了。
  有人上车……
  不对。
  这车子根本没停过怎么会有人上车!
  梦中的她瞬间反应过来,飞速睁开眼睛,本能地看向前方,倏然愣在原地。
  她看见一个女人。
  女人长相精致到极近妖孽,如梦似幻,好看得不像话。
  瞳孔里泛着浅浅的红,妖冶无比,可衬上这幅长相反而很适合。
  ——她的前女友,景如玉。
  景如玉穿着一身黑衣,定定立在原地,没有坐下。
  司机师傅恍若未觉,公交车仍在平稳开行。
  车内的灯忽然坏了,闪烁不休,明暗交替的光线打落在景如玉身上,让夏知意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尤其是她腰部以下的肢体——
  长而有力的蛇尾盘绕在景如玉周身。
  黑色蛇鳞在晦暗的光里流闪着冰冷光泽,如同架在人脖颈上的匕首折射出来的光芒,处处透着危险。
  景如玉红色的瞳孔忽然变得细而狭长,在黑暗中紧紧盯着夏知意,一眨不眨,犹如凝视猎物。
  一股令人窒息的冷气缓慢攀上夏知意的脊背,仿佛有无数只枯瘦的鬼手在她背上游走。
  昔日的浓情蜜意都在此刻化为冰冷。
  下一秒,车灯骤灭。
  无边黑暗瞬间入侵每一缕空气。
  光明带走暖意,周身霎时冷气森然,好似有张牙舞爪的怪物正攀附着黑暗伺机而动。
  包括景如玉。
  然而,不等夏知意反应,一个呼吸之间,车内的灯又重新亮起。
  景如玉也不见踪影。
  车外,隧道出口近在眼前。
  就在这时,车外突然传来刺耳的鸣笛声,由远及近,猝不及防在夏知意耳边放大,震得她心头一慌。
  再一抬眼,一道强光打来,一辆载满货物的货车紧随其后!
  砰——
  两车猛烈相撞,车头变形,细碎的玻璃划过夏知意的脸庞,带出殷红血色。
  耳畔嗡鸣,血流如注。
  瞬息之间,炙热的火光喷涌而来!
  同一时刻,脑海中响起“叮”的一声,一个轻快又空远的声音随之而来——
  “死而后生,珍爱生命,人人有责。
  “恭喜你,你已获得进入新世界的资格!
  “快快找到入口,进入新世界为你的生命博取一线生机吧!”
  夏知意“唰”的一下睁开眼,一下从床上坐起,冷汗涔涔,发现是在做梦之后,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如蒙大赦。
  见了鬼了……
  她怎么会梦到自己出意外啊?
  梦到这个就算了,她怎么还梦到前女友是条蛇啊?!
  她承认她的前女友是漂亮得不像话,但是建国之后不准成精!!!
  这个梦做得她身心疲惫,甚至口干舌燥。
  她开了床头灯,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去给自己倒杯水喝。
  打开卧室门,她打着哈欠抬脚走出去,然后一脚踩进雾里。
  ……雾里?
  睡意瞬间消散。
  只见本该是客厅的地方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茫茫白雾,摆放着家具的地方也空空如也。
  她揉了揉眼睛。
  是雾……到处都是雾!
  她懵了两秒,迅速转身就要回卧室里去,结果却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自己关上了。
  猝不及防。
  下一秒空荡的耳边响起熟悉的轻快声音。
  【回程的大门已经关闭,欢迎幸运儿进入新世界,欢迎追寻属于你的新生!】
  话语落地,周遭的白雾倏然一拥而上,将面容诧异的夏知意吞没。
  白雾越来越浓,又在瞬息之间尽数散去。
  依稀间,夏知意听见耳边传来低泣与惊骇的声音。
  “呜呜……”
  “这、这是哪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不是在拍戏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知意睁开因本能反应闭上的眼,循着声音来源转头看去。
  她看见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
  她还看见好几个和她一样穿着现代衣服的人,有穿睡衣的,也有穿西装和便服的。
  其中,有一个人最为冷静,也最为显眼。
  感受到目光,那个人缓缓转头看向她。
  俩人的目光在空气中默然相接,空气逐渐沉默。
  她看见对方冷静的表情里缓缓透出震惊。
  她也很震惊。
  “你怎么在这?来这出国来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半夜起床开门都能遇见出国的前女友啊?!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开文啦!
  大家好久不见了沃,51假期快乐呀~
  下面是一点本文的食用指南:
  - 是日更,每天21:00更新,有事会写请假条
  - 文中有私设,一切逻辑为剧情服务,人物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