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扉间是个心机党(火影同人)——唐骰子

时间:2022-11-18 09:23:52  作者:唐骰子

   扉间是个心机党

  作者:唐骰子
  文案:
  本文又名《我和我的狂犬男友》。
  穿越的二代目带着千手众奔小康,
  扯着大名的大旗一统天下,
  顺便还嫁给了隔壁兔子眼家的战场玫瑰,
  跟战场玫瑰玩起了你追我逃的戏码。
  婚结了,孩子有了,还亲亲了,
  但是战场玫瑰还没追到人。
  不要同情穿越版的二代目,这就是个棒槌;
  不要同情追着二代目跑的战场玫瑰,二代目会教他做人的。
  先婚后爱,灵魂切片,
  你爱我还是爱他,
  剧情狗血且雷,
  谨慎入坑。
  阅读指南:
  1.第一人称斑扉文+一丢丢忍村基建文
  2.日不知道多少的选手。
  3.原著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4.私设如山,轻喷。
  5.本文心机权谋成分很高,小甜饼爱好者慎入!慎入!慎入!
  6.请大家支持正版,作者修文狂魔,只有正版才能带给大家良好的阅读体验。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穿越时空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斑扉 ┃ 配角:客官~点个收藏再走呗~ ┃ 其它:客官~点个收藏再走呗~
  一句话简介:穿越扉间拯救世界
  立意: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楔子
  “时空的旅人……”
  “你……是谁?”虚无缥缈的声音在我的意识海中回响,我睁开双眼,周身被无边的黑暗包裹,朦胧中只见前方一点温暖的光芒。浑身都在叫嚣着疼痛,仿佛有一根针在我脑海中戳刺,双手捂着头,我努力回忆着之前的遭遇,记忆最后停留在昆仑山上九九八十一道紫黑相间的雷劫,渡过之后顺理成章地飞升。
  却不想上界早已崩塌,我只能在时空乱流中艰难求生,饶是以大乘之境,没有上界灵气洗涤,我的身体也因为远远承受不住时空乱流的重压而化为齑粉,只余灵魂在时空乱流中飘荡。
  “吾,是星球的意志,指引你从时空的缝隙中来到这里。”空灵的声音再度响起,隐隐约约从前方的虚无中传来。
  “感谢您,指引我脱离时空的夹缝。”感受到的生命层次,让我毫不吝啬于展现我的善意,当即屈身以示恭敬。祂,是星球的意志,孕育一个世界的伟大存在。
  “时空的旅人,可否与吾做一个交易?”光球缓缓从虚无中飘出,在我的面前虚虚漂浮,“帮助吾消灭星球中掠夺吾力量的敌人,吾可以给你提供相应的报酬。”
  “好,我可以帮助您。”我思考片刻,“不过,您有办法将我送回我的世界吗?”
  “时空的旅人,吾可以看出,你的灵魂非常强大,来自于力量十分充沛的世界,吾并没有同等强大的力量来帮助你连通时空的通道。”祂停顿片刻,“不过,吾可以给你提供吾所在星球的锚点,作为你在时空乱流中的灯塔。无论你在何处,都可以打通时空的通道回到吾的星球。”
  “我同意。”我颔首应道。有时空锚点存在,我可以以这颗星球为基准向外探查,总有一天能找到回去的路。
  “那么,契约成立。”话音刚落,光球一分为二,一半没入我的身体,另一半肉眼可见地黯淡了一些,“吾将星球的锚点镌刻在你的灵魂之上,在你帮助吾完成契约之后,锚点就会激活。”
  “您可否与我详细说说,关于掠夺您力量的敌人?”我开口问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先搞清楚敌人的情报才好下手。
  “大约千年前,大筒木一族的人来到吾的星球,种下神树,吸取吾的力量。神树吸取力量后结成查克拉果实,被大筒木辉夜吃下,从此她拥有了吾一半的力量。后来,神树被毁,大筒木辉夜被她的儿子封印。但是大筒木辉夜在封印前,分裂出了她的意志。”这千年的阴谋随着祂空茫的声音逐渐展开。
  “这千年来,她的意志促使神树的残骸继续吸取吾的力量,同时也一直在暗中策划,伺机救出她的本体。”一幅幅画面铺呈在我眼前,我仿佛也亲身经历了这段阴谋迭起的时代。
  “时空的旅人,帮助吾消灭她的意志,消灭星球上所有神树的残骸,消灭大筒木一族。”虚无中的画面渐渐隐入黑暗,祂的声音飘忽不定,回荡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中。
  “我该如何进入您的星球?”我微微摩挲着下巴,思考道,“之后我又该如何联系您?”情报太少,无法分析,光从画面完全看不出来敌人的强弱,也不知这颗星球的土著力量几何。
  “吾会将你转生到星球之中,你会在一具强大的身体里苏醒。”祂分裂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没入我的身体,“带着吾的力量,去鬼之国,唤醒供奉在神社的天丛云剑,天丛云剑可以成为你与吾沟通的桥梁。”
  “那么,请您送我转生吧。”再无疑问,我屈身一礼,静等祂的动作。
  “去吧,时空的旅人。谨记,锤炼自己的肉身。肉身越强,可以承受的灵魂强度越高。”祂散发出灿烂的光芒将我吞没,眼前充斥着刺目的白光,随后意识便重归一片黑暗。
  “异数,能否改变早已注定的结局呢?”虚无中传来一声低语。
  作者有话要说:
  创设四人组中最心疼扉间巨巨,柱间在乎斑,斑有天启有弟弟,泉奈最在乎斑,只有扉间巨巨,活的最清醒,活的最令人心疼。终究是,意难平。
  由此有了这篇,永远也写不出属于原著的扉间巨巨,希望笔下不一样的灵魂,能展现出扉间巨巨十之一二的风采,我就心满意足了。
 
 
第一章 
  大家好,我叫李纯常,上辈子是个剑修,这辈子不出意外应该是个胎儿,目前还没出生。在星球意志的安排下,我顺利转生。不过,星球意志允诺的一具“强大”的身体——感觉到周身被水柔柔地包裹着,我试探着动了动手脚,星球意志认知中的“强大”好像哪里不对?
  怎么我还得从娘胎里被生出来?直到后来,我在一岁时才了解到,我那个一言不合就拍桌子的暴躁老爹居然是族长,难道“强大”指的是权势?鉴于我已经有一个大哥了,所以我这辈子会当个副族长?
  即便我未来权势加身,但现在路都还不能走,什么都干不了。听到屋外传来的脚步声,这辈子的老娘又要试图喂奶了,我还是装睡吧!这样想着,我面无表情吐了个泡泡,随之翻了个身假装睡觉。
  人小哪里都不方便,尤其是不能吃饭这一点。出生后,我就一直跟这辈子的老娘斗智斗勇,坚决不喝奶,最终她还是退了一步,选择用米糊喂我,不过她也从来没放弃哄我喝奶的意图。好难,做小孩真难,做个会被逼着喝奶的小孩更难。
  出生没多久那会,看到木质的简陋房屋,没什么装饰的屋内陈设,夹杂着砂石的米饭,隔几天才能见到的肉食,一度让我以为我们家是贫困户——还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那种。
  当我能走动后,我就致力于到外面探险。作为族长的儿子,了解一下未来能继承的势力也是应该的。看到起跃间就能远远蹿出去的族人,我沉默了——这应该不是个普通的世界,身体素质都赶得上入门的修仙者了;看到我大哥用手凝聚一堆小水球逗我玩——这个世界还能修炼某种异能。
  仗着我的身体年纪小,正是喜欢到处乱跑的年纪,我就把附近的邻居家里都逛了一遍,还特意蹭了顿饭,考察一下未来势力下属的生活水平。但我发现,没有最贫困,只有更贫困。相比之下,我家顿顿有菜居然还不错,比我蹭饭的这家桌上全是米饭夹砂石强多了——不,应该是砂石夹米饭。
  悄悄告诉你们,我特意蹭饭的这家,就是我之前在路上看到的那个起跃间就能蹿出去很远的身体素质极为不错的男人家。可以看出,他的身体力量十分强大,放到我原来的世界怎么也得是个跳远奥运冠军,在这里居然吃饭都只能吃这种东西,我默默地把这个世界的危险等级又提高了——这种实力的人居然只能混成贫困户,突然对能带着我们家顿顿有菜偶尔有肉的老爹充满了敬意。
  两年过去了,当我能跑能跳之后,我发现我那个每天吵吵闹闹到处跑,还不忘带着我一起捣乱的大哥,每天都会雷打不动消失一段时间。啊,大哥的小秘密,有亿点点好奇呢!
  于是,在忍了几个月之后,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蠢蠢欲动的好奇心,打定主意一定要死皮赖脸地跟着大哥,看看大哥到底干什么去了!于是,在一次大哥要消失之前,我死命抱着大哥的腰不撒手。
  “扉间乖啦,大哥有事要做,不能带着你玩哦!”大哥双手虚虚圈着我的腰,微微用力,试图把我从他身上撕下来,“等大哥回来再陪你玩好不好?”
  看来大哥不想带我出去,怎么办呢?得想个办法。上辈子毕竟是个成年人,撒泼打滚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不知道卖个萌有没有用,我低头将脸埋在大哥腰间思忖道。
  “大哥——”我抬头看着大哥,努力睁大双眼,双手使力攥着大哥腰间的衣服,刻意拉长了语调奶声奶气道,“带我一起出去玩嘛!”
  大哥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掰着我手臂的力道也轻了下来:“可是扉间——”
  大哥HP-50%,我内心给自己点了个赞,将脸重新埋在大哥腰间,还故意蹭了蹭,极力展现出我对大哥十分非常特别的依恋:“大哥,不要丢下我!”对,就是这样没错!劳资一刻也离不开你!
  KO——!这一局千手扉间选手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千手柱间!
  大哥的HP瞬间归零,我感受到的腰间拉扯的力道随即消失。大哥换了个姿势,双手将我举了起来,托着我开始转圈圈,周身都充满了欢快的气息:“原来扉间这么离不开大哥啊!大哥今天就带你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扉间对我撒娇呢!”
  小小年纪,说话竟如此不害臊!愚蠢的凡人啊,你只不过是我用来探索世界的工具而已!我努力板着脸,将头埋进大哥的肩膀。
  “啊,扉间害羞了呢!耳朵都红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然黑吗?!听着耳边大哥欢快的语调,我只得默默地扭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将路线一一记在心里,不去管大哥在耳边的调侃。
  ***
  “扉间乖乖在这坐着,千万千万不要乱跑!”大哥左拐右拐把我带到了一片开阔的场地,将我放在场边一个小木墩上。只见大哥迟疑了片刻,还是抬头请求道:“阳太老师,拜托你照顾一下扉间。”
  我没在意大哥的话,而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这是哪里?以前从来没见过,族里居然还有这种地方?四周规规整整栽着一圈树木,将场地遮了个严实,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来里面居然还有个操场。
  这片场地大约足球场大小,高大的树木里边还围了一圈围墙,除了靠西边一排是齐整如一的木桩,其他地方都空荡荡的。整个场地平整,能看出常年有人在这里踩踏训练的痕迹。所以大哥每天回来的时候全身都脏兮兮的,就是因为在这里训练?
  “好的!”低沉的男声在我身后突兀响起。
  背后什么时候有人的?!被身后的声音惊到,我猛然回头,发现背后不知不觉间竟然站了一个男人,看着约么二三十岁的样子,短发,个头不高,但是身上肌肉隆起,将整个衣服都撑了起来,手上能看到一层厚厚的老茧,浑身散发出凶戾的气息。
  好强!我的瞳孔不自觉缩了缩,手下意识抠紧了身下的树墩,全身汗毛倒竖,身体有点僵硬。我心中不由暗暗叫苦,星球意志你到底怎么搞的!将我转生成一个婴儿就算了,连我的实力都被封印得七七八八,身后站了个人我都不知道。这要是他想杀我,我岂不是就要嗝屁了?啥都没干就得灰溜溜地重归虚无!
  目前来看,这个男人疑似有着瞬间移动的能力,不知道是他特有的能力,还是可以通过学习掌握的。这种未知的能力,我有点忌惮,太适合暗杀了!我盯着这个男人思维发散了一会,这才回过神来,发觉他也盯着我不说话。
  有点尴尬,我该说些什么?大哥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居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跟面前这个大叔表演大眼瞪小眼!我们一个两岁的孩子,一个一脸沧桑的大叔演西湖断桥相望实在是不合适,难道这个大叔被我可爱到了?我试探地扬起笑脸,跟他打招呼:“阳太老师好~”
  “嗯,你好。”他默默地盯了我一会,抛下一句话就消失了。
  我整个人下意识往后一仰,本能地急速后退,小腿传来的阻力却让我回过了神——我现在还坐在树墩上!而且这里很安全!我又忙将身子转了回来,乖乖坐好。好快的速度!不过,感觉不是真正的瞬移,只是因为速度太快的错觉。他到哪去了?
  我低下头假装困倦,顺势揉了揉眼睛,遮掩住面部若有所思的神色,暗地里神识铺天盖地地朝四周蔓延而去。虽然这辈子实力被封印得厉害,神识强度也跟着缩水,但是覆盖一个场地绰绰有余。找到了!他在右手边的树上,真是厉害的能力,土著的速度居然能达到这个程度!我悄然转身,借着余光瞟了一眼那棵树,完全看不出来藏了个人。
  见他隐匿后就没了动作,我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场上陆陆续续出现的一群小孩身上,看身高估计应该在五岁到七岁左右,不过几乎人手一把木刀,腰间一个小包,看样子里面装着的好像是暗器。
  这就是村里特色学前班教育吗?我看着在我面前两两一组对打的小孩微微出神。那个娃暗器都丢歪了,冲着我斜斜飞来。这要是被打中了,算工伤吗?想了想旁边树上还有人看着,我就没动,看着暗器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鬼,吓傻了吗?”意料之中,阳太老师闪亮登场,打飞了冲我飞来的暗器。太好了!集中注意力的话还是能感受到他从树上跳下来的路线,幸好不是真正的瞬移。
  我暗中松了口气,心中略微放松了对他的忌惮。威胁感散去,我的好奇心就压不住了,开始期待起面前的对练能让我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更加多样的力量,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究竟是怎样的呢?
  “因为阳太老师会保护我啊!”我调皮地冲阳太老师眨了眨眼。能够见识到新的力量体系,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一件事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