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暴躁电竞大神穿成豪门后妈/19岁电竞大神穿成豪门后妈(穿越重生)——小文旦

时间:2022-11-19 09:03:41  作者:小文旦

   《暴躁电竞大神穿成豪门后妈》作者:小文旦

  文案:
  前一秒率队捧起电竞世界杯,下一秒穿成豪门贤惠后妈。
  钟侓:我嫌命长?
  一觉睡到十二点,倒了一杯水,站在网瘾继子后面看他打游戏,十秒后,钟侓淡淡评价:菜逼。
  便宜儿子:???
  *
  霍折寒为了管教被宠坏的儿子,和教育心理学家协议结婚。
  开了一天会,他打开摄像头,查看教育家对儿子的管教成果。
  温馨的辅导作业场景并没有出现。
  客厅宛若爆炸现场,教育家嘴炮输出,他儿子上蹿下跳。
  霍折寒冷静地按下退出键,又点进。
  奇迹并没有发生。
  *
  钟侓浪了一个暑假,准备离婚时,大扫除找出一份婚前协议。
  “乙方需要辅导霍喻考上本科,阶段保底任务:辅导霍喻做完暑假作业。”
  违约金3000万。
  他抓来便宜儿子:“暑假作业还剩多少?”
  “二十篇作文,八本习题册……你要教我?”
  学渣钟侓:“……”
  出差回来的霍折寒:“正好,我也不想离了。”
  *儿子非亲生。
  阅读提示:
  非传统电竞文,正式电竞比赛内容含量和质量都不容乐观。
  游戏类似吃鸡,不会打不影响看文。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侓(lù),霍折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队友们:你老攻在家吗?
  立意:不放弃就有奇迹。
  作品简评:
  电竞世界冠军穿成豪门贤惠后妈,继子是个网瘾,游戏打得稀烂,还是他的脑残粉。钟侓准备离婚时,大扫除找出一份婚前协议,他需要辅导继子考上本科,违约金五千万。一个电竞学渣该如何拯救另一个学渣?钟侓表示压力山大!霍折寒从监控里看着每天摸鱼的教育家,心情复杂地表示,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离了。
  本文幽默风趣,延续作者的一贯风格。刚刚获得世界冠军的十九岁露露,一朝穿越,拥有了一个封建大家长式的老攻,不仅限制电竞大神的游戏时间,还要要求他早睡早起,上交网线,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重新冲击电竞世界赛冠军,暴躁的电竞大神如何跟老攻斗智斗勇?欢迎查看小学鸡恋爱。
 
 
第1章 
  RESCUE全球总决赛,经过一个月的激烈角逐,最终入围12支队伍,中国战队WN强势杀入,战队平均年龄19.8周岁。
  WN队长钟侓,上个月刚满十九周岁。
  RESCUE中文名“绝境营救”,是一个以营救孤岛人质为背景的枪战游戏,选手要综合考虑路线、天气、装备等,打败其他所有队伍,赢得人质解救权。
  孤岛上不刷新物资,战前配置环节,选手基于战术填充干粮弹药和辅助工具,总和不能超过背包容量。在岛上击杀敌人,可以获取对方的物资。
  总决赛同步直播,WN作为唯一入围的中国战队,聚焦了国内游戏迷的全部目光。
  镜头切到WN战队,导播声音四平八稳中暗藏期待:“WN是本次参赛队伍中平均年龄最小的一支,我们期待他们有精彩的表现……我们来看弃神这边,居然没有配置营养剂,背包里全是子弹和医疗包,这意味着他们上岛八分钟之内必须击杀敌人,获得对方的营养剂补充,否则会耗尽体力出局。中国有句古话叫背水一战,WN队长Abandon才十九岁,年轻无畏……”
  决赛刚刚开始,国内舆论便炸了。
  [WN你在狂什么????这是世界赛,不是城际赛!OK?]
  [哈哈哈哈打仗不带干粮,世界赛上饿死就搞笑了。]
  [我是弃神粉丝,我也觉得冒进了,能上世界赛的都是顶尖水平,开局十分钟运气不好可能都遇不到人,那不白白饿死。]
  [总积分落后的情况下抛弃干粮多填弹药背水一战,这才第一局好么?]
  [小孩儿第一次上世界赛,大家体谅一下,把直播关了吧。]
  [外战外行,一面对欧美强队就怂,呵呵,全世界都知道Abandon是放弃的意思,顶着这个ID被英语国家看见不嫌丢人吗?]
  [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此时舆论中心的少年,戴着耳机冷着一张脸,目光清清凌凌,嘴唇微抿,待队友都装备好,按下开始键。
  尾翼上喷绘国旗的直升机载着四名选手,靠近孤岛外围,钟侓选择了登岛地点——河流入海口,从这里能乘坐船只最快抵达孤岛中心。
  无独有偶,刚一落地,WN就遇上了选择同一登陆点的法国队。
  钟侓嘴角轻微勾了一下。
  三分钟后,大屏幕上,击杀公告。
  [WN-Abandon击杀了EAA(灭队)]
  法国队的背包里营养剂充足,足够钟侓他们补充整场。
  [黑子出来走两步?]
  [我就知道!我们弃神早就点好了外卖!]
  [这顿吃法国鹅肝,下顿吃韩国炸鸡,美滋滋。]
  [再次证明!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开门,放我弃神!!!]
  三十分钟后,钟侓一枪狙倒百米外的人影,收了最后一个人头。
  [WN拯救人质成功。]
  击杀系数12,总积分+190。
  白色大飞机再次出现,机翼上喷绘单局胜利者的国旗,五星闪熠,英雄凯旋。
  世界赛第一局,年轻小将首次亮相,八方惊诧。
  粉丝和黑子都激动起来,决赛一共五局,数亿人热血沸腾地看着WN越打越猛,积分飙升,最终,五局结束——
  定格1100分,甩开第二名70分。
  WN夺冠!
  以最年轻的平均年龄,最年轻的队长,全队没有一个人有过世界大赛经验!
  首次征战,王者归来!
  翌日,团队包机回国,接机的粉丝几乎把机场淹没,场面胜过天王巨星。
  说实话,论脸,钟队长不输偶像,就是脸冷脾气暴,嘴里没好话,以至于黑子遍地走,爱他的恨他的,打成一团。
  下飞机,有个简单的落地媒体采访,四个队员加一个教练一个数据分析师,站成一排,周围被粉丝挤得水泄不通。
  “第一局就背水一战是团队之前就商量好的策略吗?有没有设想过没遇到法国队的情况?为了开局首秀是不是太冒险了?”
  “弃神,要是开局十分钟都没遇到人,是不是就Abandon了?”
  钟侓神色不虞,闻言冷冷看了一眼发问的记者,嘴唇动了动。
  记者见有戏,连忙伸开胳膊,将话筒递得更近一些。
  钟侓:“Abandon你爹——”
  [翻译一下:Abandon是你爹?这么关心?]
  [不不不,弃神是说,放弃你爹呢?]
  [有没有可能,一语双关呢?]
  [谁说我们弃神没文化!暴怒.jpg]
  唔——
  队友七手八脚地捂住了队长的嘴巴,十分熟练。
  大喜的日子,可不能一回来就吃联盟罚单。
  穿过欢呼“弃神”,“A神”的人群,上了车,队里的卓饮靠在椅背上,打开手机,念刚才的接机直播评论。
  “A神为什么世界冠军了还一副后妈脸?”
  有人叫钟侓A神,有人叫他弃神,后者原本是个黑称,但钟侓以暴服人,渐渐地没有人想起这回事了。
  宗政晖替钟侓说话:“后妈怎么了,我后妈就对我挺好。”
  卓饮哈哈笑了出来,顺藤摸瓜,居然让他找到了一篇粉丝同人文,顿时直起身子分享战队群。
  “《十九岁电竞大神穿成豪门后妈》,主角一看就是我们队长。”
  这个文名就散发着粉丝浓浓的怨念。
  钟侓一向谁骂我我骂谁,越是这样,记者朋友越爱凑到他面前讨嫌,素材有了,回去写篇通稿,KPI也有了。
  无良记者一多,钟侓出镜画面几乎都是冷脸,如果记者找事质疑他的技术和战略,那完了,采访到此结束。
  不少菜鸡颜粉觉得自己被扫射了,略微怨念,自行洗脑——我们弃神私底下一定可贤惠,不然队友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卓饮大声朗诵同人文,车里充满快活的气息。
  钟侓:“你像不像个弱智。”
  卓饮从善如流:“这文弱智。”
  宗政晖:“对,乱写。”
  卓饮沉思:“我们队长应该是个直男。”
  “都很闲?回去加训。”
  世界赛后等各种采访结束,每个人有一周假期。
  “这么早就准备冲击二连冠了吗?”
  “也不是不可以。”
  “不可以!我要假期!”
  “你假期没了。”
  年轻的队伍,问鼎世界,壮志凌云,气吞山河。
  ————
  清晨,阳光从未闭合的窗帘照进,斜斜穿过床柱,将温柔的一束晨光投在浴室地板上,青年白皙的脸庞上。
  钟侓睁了睁眼,下意识抬手挡住光线,半响,他猛地睁大眼睛,四肢一动,唇齿间不受控制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他记得昨晚基地的人放假的放假,庆祝的庆祝,他无处可去,干脆一个人去了空空荡荡的训练室。
  爬楼梯的时候突然脑袋一重,栽倒在楼梯间。
  他身体不好,早早立了遗嘱,脑袋撞地那一刻,钟侓知道完蛋了。
  钟侓伸手摸了摸刺痛的后脑勺,意识有些昏沉,但活着的感受如此鲜明,痛觉也十分热烈。
  看来是有些命大,阎王爷不收他。钟侓握了握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电竞选手最关注自己的手,基地还有专门的理疗师,钟律稍一握拳,触感陌生,当即一怔,这不是他的手!
  他扭头看向周围,这里也不是他摔倒的楼梯间,而是一间装修豪华的浴室,双人浴缸清亮整洁,清晰倒映出一副陌生的容貌。
  双眼皮深深一道,睫毛弯弯浓长,眼窝白皙漂亮,轻轻一阖,徐徐清风过桃花,徒令看客满脸腮红。
  钟侓扭头看向另一边的镜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副温和无害的长相。
  他皱眉,想像从前一样做出冷酷的表情。
  镜子里,大美人哀愁.jpg
  他握拳,眼神里透出丝丝杀气。
  镜子里,大美人生气.jpg
  于是钟侓也生气了。
  他扯了扯嘴角,嘶了一声,脑海中涌现出一些零零散散的认知。
  单手撑地坐起来,扶着墙走出浴室,跌坐在枕被柔软的大床上。
  钟侓闭了闭眼,将自己接收到的信息整合了一下,强迫自己接受一个事实——他似乎穿书了,跟卓饮念的简介大差不差,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贤惠的豪、门、后、妈。
  钟侓的第一念头:做鬼也不能放过卓饮。
  原身的记忆并不连贯,没有任何有效画面,那些生动的前半生记忆随着原身的灵魂远去,只留给钟侓一些干巴巴的文字解说。
  钟侓考古挖掘似的,才从凌乱昏沉的脑子里拼凑出原主零星生平。
  比如,原身叫钟路,跟他同音不同字。半月前刚刚和霍氏集团总裁领证,领完证,霍折寒便远赴北美开拓市场,独留原主和继子霍喻共同生活。
  继子沉迷游戏傲慢少礼,后妈贤惠大度用爱感化。
  对了,原主的专业技能是教育学,深受孩子喜爱,结婚之前就曾经帮助十余名游戏网瘾少年回归校园。结婚之后,更是全心全意劝学霍喻,堪称时代楷模。
  钟侓不知道原主是人美心善,还是单纯讨好继子做样子,反正他不乐意给熊孩子当后妈。
  嫌命长也不是这个玩法。
  后脑勺的痛楚渐渐减轻,钟侓倒在大床上,困意和疲惫上涌,电竞选手作息昼夜颠倒,钟侓一天训练12小时以上,看见早晨的太阳就眼晕。
  头疼得要命,钟侓自我安慰,这不是他梦寐以求的退役生活吗?便宜老公出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跟继子相安无事两个月当缓冲期,攒一些钱,等霍折寒回来了就离婚。
  钟侓一心扑在电竞,压根没考虑过感情之事,隐隐约约觉得跟男人结婚有点怪,但反正都要离了,性别也不是很重要。
  一觉睡到十二点,钟侓混沌的脑子清明些许,仿佛适应了新的躯壳,各处神经迟钝地接驳灵魂。
  饿了。
  找了一圈没找到手机,钟律只好先下楼探索厨房。
  出了卧室门,整栋楼的格局映入眼帘,钟侓发觉自己睡的是主卧,这个发现让他有点糟心。
  二楼静悄悄的,扶着楼梯下去,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游戏音效。
  顶尖电竞选手自动屏蔽饿觉,循声而去,站在一扇半掩着的门前,脸颊唰地变色,全身血流一分一秒加速,陌生的心跳带来颤抖的心悸。
  钟侓推开门,瞳仁顿时一缩。
  电脑屏幕里,赫然是他率领WN夺冠的直播回放!
  钟侓第一次从第三视角回顾夺冠过程,选点、装备、跳伞、开枪,镜头偶尔给到戴耳机的少年,全神贯注、厮杀搏斗。
  教练,卓饮、晖哥、小奚……还有,他自己。
  砰——Abandon一手远程甩狙带补,观众还没看清操作,左上角弹出击杀公告。
  外放音效开得很大,枪声如雷炸响。钟侓怔在原地,修长的手指撑着沙发脊,眼眶通红地看着屏幕。
  他先入为主,以为来到陌生世界,其实不是,他还停留于生长十九年的地方。
  本自认无牵无挂,但看着熟悉的队友的身影,钟侓有几秒的动容。
  几秒,但不多,因为沙发上的少年把回放关了,切换成RESCUE游戏大厅,刚才应当是等待组队的间隙。
  钟侓这才睡眼看眼前这个沉浸游戏的后脑勺,唇角僵硬了一下。
  有点太大只了,看身形有一米八多,长得比他这个后爸还高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