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不做朋友(GL百合)——墨白琅

时间:2022-11-20 09:35:52  作者:墨白琅

   不做朋友

  作者:墨白琅
  简介:
  白木汐从十几岁开始就喜欢大她三岁的沈柊。
  她们那时的关系很亲密,很容易就让人有种两情相悦的错觉。年少的喜欢多难藏,她藏得左支右绌几乎人尽皆知,终于在沈柊大学毕业前夕的夜里用尽勇气向正主说出了口:“我好喜欢你。”
  然后白木汐倾慕了许多年的那张漂亮面孔上泛起显而易见的困惑,她听到沈柊的语气中满是躲闪:“……在朋友的意义上的话,我也很喜欢你。”
  不需要更多的话语了,大家都是成年人,白木汐这辈子第一次从沈柊身边逃离。挣脱这场狼狈的初恋。
  好吧,那就做朋友。逃了几年的白木汐想。总是有办法放下的。她们毕竟认识这么久,做朋友好像怎么也比老死不相往来要好上一些。
  数年后,留学归来的偶像歌手被国民演员堵在后台休息室,白木汐心死的差不多,话也说得客气:“……沈老师,我们朋友之间有话好好说就是了……”
  然后她看到记忆里向来月亮般柔和又清冷的沈柊面色苍白,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却一遍遍执拗说道:“你说过喜欢我的,现在不算数了吗?”
  *娱乐圈,演员x歌手(只是背景,不走事业线),年下攻,he
  *大概算破镜重圆吧
  *注意:纯感情流,到很后期才会在一起,感情方面两个主角一个自欺欺人意气用事另一个偏执且不通人情世故,基本通篇都是作者主观喜欢的别扭推拉,慎入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木汐,沈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果然没有办法只做你的朋友。
  立意: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1章 
  “沈——沈柊老师会来参加这档节目的事、我没听说过!”
  后台到处人声熙攘,白木汐拽着经纪人躲在自己休息室的小角落里瞪大了眼睛问她,声音都有点没出息地抖起来。经纪人李明雨没见过自家好脾气的小艺人这副天都塌下来了似的样子,当下也被带的紧张起来,举起双手坦白:“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听说是有导师突然来不了了所以临时来救场——”
  她后面还想继续说明事情原委,却被白木汐打断,向来清朗的声音不知为何沉沉低了八度:“……所以……她是真的会来?”
  李明雨有点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是啊,现在人应该已经在隔壁化妆了吧。”
  白木汐下意识惊得一抖,虽然知道这样并没什么用处,但还是默不作声地往房间中间走了几步,想要离她想象中的“隔壁”稍微远一点。
  真是徒劳。事已至此,事已至此。
  尽管作为歌手正式出道只有半年多,但姑且见过些世面,白木汐用力做了几个深呼吸,方才看到台本上熟悉人名时如遭重击般的晕眩感稍稍缓解,随即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沉重感,让她禁不住皱着眉在屋子正中慢慢蹲了下去。
  “怎、怎么了?!”李明雨吓得跑上前来,“是不是中午喝的那杯冰咖啡喝坏了?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咖啡的错。”
  都这样了倒还记得给咖啡辩解,个子高高手长腿长的漂亮歌手蹲下来也只有小小一团,向上望过来的眼神惶惶然又湿漉漉的让人心软,语气略显虚弱却含着安抚:“……我只是胃有点难受,歇一会儿就好了。”
  不是咖啡的错,但也不是其他什么人的错。算是她从小就有的老毛病了,一紧张就容易胃痛。当年高中第一次要上台在众人面前唱歌的时候也是,在前一天就已经难受的不行。她就只能丧眉搭眼地在地上蹲着来缓解胃的难受,和现在一样。
  但又不完全一样。那时有个人在她身边,俯下身来看她,桧木的清雅香气随着那个人的靠近丝丝缕缕缠绕过来,微凉的手指轻轻贴上她的颈侧,小心地摸上发起烫来的脸颊,语气温和又心疼,对她说,胃又难受了吗,帮你揉一揉肚子好不好?
  她那时正处于自以为是个大人了的年纪,觉得难为情又难以自已地陷入这份宠溺,被半抱着站起身来,白木汐红着耳朵强自镇定地笑,说你怎么和抱狗一样。
  那时沈柊也向她笑,带着清冷疏离感的精致样貌只在她面前会化成柔和的月亮,声音轻缓带笑,对她说,那还是不一样的。
  二十三岁的白木汐猛地一惊,被像是半步踏空一样的失重感惊得站起了身,分明什么都没做却突然觉得疲惫。她深深吸一口气又吐出,察觉到自己的后颈已经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虽然紧张容易胃痛的毛病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治好,但好歹是有所长进了。白木汐想。至少能够自己站起来了。
  经纪人不明就里,还在问她:“真的没事吗?飞行导师应该是在其他人都上场露过面之后才会上台的,还有一些时间,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真的没事。”尽量找回些成年人的稳重,白木汐故作轻松地笑笑,“我台本还没看完呢,可得抓紧时间呢。”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前些日子已经彩排过两遍,除了其中一位演员导师换成了沈柊之外,今天的正式录制在流程上和以往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只是自家艺人敬业是好事,李明雨也不好多说什么,但看看在化妆的间隙还在盯着台本看的白木汐,她还是没忍住小声问道:“……木汐,你不会是不喜欢沈柊吧?”
  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这世上到底没有人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纵然是风评和观众缘向来很好的国民演员沈柊也一样。她在演艺圈里也格外显眼,自出道以来这些年都没有过什么花边新闻,也不爱倒腾社交软件,仿佛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喜欢她的人眼里她是清冷出尘的白月光,讨厌她的人就觉得她是假清高,就算数量不多,但确实是存在黑粉的。
  经纪人这么想着,没料到她这话一出把人吓了一跳。李明雨看着白木汐手忙脚乱地捞了好几次才堪堪把险些掉到地上的台本重新拿好,回头看她的时候又开始结巴:“没、你说什么?”
  她的妆还只上了一半,白木汐是暖系的长相,清秀温煦的样貌能更轻易的获得他人的好感,是没有攻击性的漂亮。她不化妆时容易显得年纪小,像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还带着些孩子气,脸颊看上去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纵然是从出道开始就一直担任她经纪人的李明雨,在看着这样的白木汐时,也觉得有点难将她和舞台上那个光芒万丈的大明星联系在一起。
  白木汐有双很灵动的眼睛,却也相应的很难藏住心事。李明雨冷眼看着她强作镇定中带着些躲闪的视线,了然这人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她。
  但白木汐不想说,那她也就不追问,只提着心一遍遍安慰道:“没事,我们只是《花季与你》的飞行导师,就录这一期,你就照着台本走流程就好,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们以后再想办法尽量避开。”
  意识到李明雨显然是误会了什么,白木汐不自觉地捏紧了台本,目光落在白纸上方“沈柊”两个字上,久久没能移开视线。她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解除误会,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能避开的话其实也挺好,她想,已经躲了四年多,都快养成习惯了。
  “……不是的。”
  所以在开口否认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白木汐懊恼地皱了皱眉,自暴自弃地闭上眼,声音很轻。
  “……我没有不喜欢她。”
  *
  飞行导师有个亮相的舞台,距离上场的时间没剩多少,白木汐戴上耳麦在后台候场,她没敢多听台上的动静,故而对后台每个和她打招呼的人都格外热情。原本战战兢兢找她要签名的工作人员在被狠狠甜了一番后神情恍惚地回到朋友身边,笑的合不拢嘴:“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木汐人好好哦。”
  没架子,人很好,像是邻家朋友。这是见过白木汐本人之后大家的统一评价。她结束国外的留学回国的时间还不算很久,是半年多之前才在类选秀的歌唱类节目《为谁而歌》中拔地而起的新星,几乎是一夜爆红。赛时节目里谁都知道她的人气最高,这容易考验人的心态,但白木汐却一直像没事人似的,决赛夜依然带着满口袋的彩纸和糖果上台,谁上来她都当个尽职的人工花童高高兴兴撒彩纸,糖果也大方往外分结果自己一颗都没吃到,还被她自己撒出去的彩纸落到鼻子上,在众目睽睽的直播下打了个喷嚏。
  【很难想象唱出那样的歌的是这样一个人。by 乐评人A】
  【闭上眼只听歌会以为是个暗恋又失恋过三百多次的情场失意老手,睁开眼才发现原来是被雨淋湿的小狗。by 乐评人B】
  “木汐,现在状态怎么样?”
  PD向她打招呼,白木汐笑笑,知道现在大约已经有摄像机在对着她录制中了,实话实说道:“很紧张。”
  本是普通的回应却激起一片轻笑声,白木汐也跟着会意地笑起来,清润的眉眼弯弯,又补充道:“所以很适合唱《紧张》。”
  PD向她竖起大拇指,没再说话,白木汐轻呼出一口气站直了些,耳返中听到指示她上台的声音,她抱紧怀里的吉他走上前去,合着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她听到主持人的介绍声:“——有请《为谁而歌》的冠军,我们的飞行导师白木汐!”
  热切的欢呼声扑面而来,聚光灯打的很亮,并不是很陌生的情状,白木汐却一时间有些头昏脑涨。她今天的妆造不算繁复,应是迎合她的粉丝都偏爱她身上清隽的少年感,故而没做太多装饰。宽大的蓝色卫衣带着慵懒的气息,半长的头发披在肩头,她环着吉他坐到舞台中间,追光打在身上,白木汐垂着眼睛,整个空间很快只剩下她是亮的。
  应该会被看的很清楚,白木汐想,所有人都能看到。
  胃又开始隐隐难受起来,是过去几年里都没有过的沉疴复发。她上台前说的话格外真诚,她紧张的像是一张嘴就会把心都吐出来,离开国内独自去留学的时候没有这样,《为谁而歌》的决赛舞台上也没有这样。来做一个节目的飞行嘉宾而已,只是一期,只表演一个节目,唱的是她自己写的最熟悉的歌,明明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
  可是沈柊在那里。
  白木汐不敢抬头,她总觉得周遭像是漆黑一片,可是她知道沈柊就在那里,在正对着她的地方,在她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没有隔着屏幕、隔着书页、隔着化妆室的墙壁,沈柊就在那里。
  她回国半年多,没有联系过沈柊,更没打算在这里和沈柊重逢。《为谁而歌》是个半封闭式的节目,白木汐顺理成章不去与外界联系,仿佛这样就能找一个正当理由作为她这么些年过去仍在躲避的借口。
  不合时宜,不合时宜,但白木汐还是忍不住想,像过去半年多的许多个夜里一样想,既然已经打算放下了,又还在躲些什么呢。她回来是来干什么的呢。
  是因为学业结束了,是想要追逐歌手的梦想,是来——
  ——是来直面她狼藉的初恋,来做沈柊的朋友的。
  白木汐还是没忍住,她抬头看向了观众席,沈柊果然就在那里,她比上次见面时更清减了,本就显得冷淡的美貌更显棱角。她眼都不眨地和白木汐对视,瞳仁黑白分明,像是汹涌着难以言说的情绪,又像是含着一弯莹润的月光。
  白木汐下意识垂下了眼帘,她空空看着映着灯光的舞台地面,拨动琴弦时只觉得指尖僵硬,喉咙晦涩。
  胃难受的要命,像是多年前那个莽撞的撞在南墙上的夜晚。
  她轻轻开口唱。
  “……我不看月亮我不看月亮。”
  “所有无人知晓的心跳加速,我对自己说只是紧张。”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
  这本想写一些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伪·破镜重圆(毕竟本来也不怎么圆),纯感情流,通篇就只有两位主角的纠纠缠缠,除了小学生级别的推拉和不值一提的矫情之外一无所有,并且像我以前的文一样一如既往的会在很后期才修成正果,介意的朋友们慎入哦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基本上是本普通甜文,我自己写的很开心,如果各位能和我对上电波的话就太好啦,总之祝各位看的开心!
 
 
第2章 
  《花季与你》是一档正统选秀节目,一百个正值花季年纪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争取最后的九个成团出道位,白木汐觉得这赛制挺残酷,但想想自己在《为谁而歌》里也是从那么多人里杀出重围,好像也没差许多。
  只是当初是在舞台上孤身作战,如今却成为了看台上的导师,多少比之前有些余裕——本该是这样的。
  独自坐在休息室里,白木汐长长地叹出口气,像是没了电的机器人似的瘫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作为节目的第一位飞行导师,她需要跟着把节目前两期的内容录完,而这两期的主题是练习生的初亮相,一百零九个人排下来实在时长骇人,所以在录制中会给出一定休息时间。
  说实话,这种时间她本不该在休息室里独个儿窝着的,不管是和练习生交流还是和其他导师谈天也好,对人际交往和镜头量来说都更加有利。白木汐对这些也很清楚。
  但在强撑着节目录制到休息时间后,她实在还是难以支撑无言的压力,最终选择落荒而逃。
  ……怎么说呢,从她唱完歌灯光亮起后发现自己的座位就在沈柊旁边开始,白木汐就觉得她快要不行了。
  《紧张》的最后一个音符结束的时候台下的呼声才渐渐爆发出来,她的粉丝“白白”“木汐”的喊她,混在一起震耳欲聋,她一一鞠躬应下,眼睛亮亮笑容开朗,教人看了就喜欢。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那时脑子里混混沌沌糊成一团,最清晰的念头是:导师席离舞台也太近了吧。
  是真的太近了,近到她的眼神再怎么刻意地四处乱瞟也没办法避开。
  白木汐偷偷写进歌里的女主角正在安静看着她。而她看主持人看观众席看天花板,就是不敢对上视线哪怕一秒钟。所以几次余光扫过都在她的努力下只留下模糊的人影。但可悲的是又很快在她不争气的记忆补正下变的清晰起来,拼凑出一个剔透的沈柊来。
  从她认识沈柊开始这人就是这副漂亮的过分的样子。是无论放在多少人里都能一眼看到的出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