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时光荏苒不负岁月(网王同人)——齐予

时间:2022-11-20 09:38:00  作者:齐予

   题名:时光荏苒不负岁月

  作者:齐予
  网球王子 - 冢不二
  Fan Fiction - 动漫同人 - BL - 完结
  长篇
  手冢国光是满贯网球职业选手×完美大学教师不二周助
  性格延续原著向。
  手冢国光沉着大气,让人有满满安全感
  不二周助从容优雅,但内心深处孤傲倔强
  就像驰骋的海浪回靠进港湾,不同性格的碰撞出斑斓的色彩。
  ***
  手冢高一去德国留学打职网,
  不二在高三时期患病含恨从球场抽身,
  错失了在世界舞台上的约定。
  两个人怀着国中时候懵懂的感情,始终没有宣之于口。
  手冢十几年后夺冠回国和不二重聚并开展恋爱,纠缠不休的甜蜜故事,有虐有糖糖!也有肉,也有肉,也有肉,也有肉~也为关西狼和大少爷迹部的爱恨添了两笔。
 
 
第1章 D城机场(十年后的回归)
  =======================================
  2月8日晚,“D城机场玻璃被粉丝挤碎了”的话题迅速登上了各媒体热搜,很多网友好奇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继去年法网夺冠后于今年一月在澳网再次夺冠的网球选手手冢国光回到了D城,导致粉丝们在机场聚集,很多粉丝甚至凌晨就蹲候在机场出口处。
  手冢国光,16岁奔赴德国留学并成为职业网球选手至今已有整整十个年头,十年里,自一个无人看好的亚裔选手成长为世界瞩目的顶级选手,除了为比赛满世界飞外长期定居德国,鲜少回国,此番澳网热度正浓,为了能亲眼看到偶像,各地粉丝都期待异常,守着机场的人群迟迟不肯散去。
  其实D城是明星坐飞机出入比较频繁的城市,以前对于旅客的信息保密工作做的好,所以并没有出现像这次这么大规模的粉丝接机看明星的情况,现在网络发达,信息流通快,似乎守不住什么“秘密”,当这些信息被散播或扒出后,就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记者现场播报,看到现场玻璃破碎的情景,令人惊叹,手冢国光选手在国内人气竟如此高涨?到底是竞技体育的热血精神让人为之振奋呢,还是手冢国光个人魅力令人着迷?毕竟相比其他西方选手多数健壮如坦克的身形,手冢国光明显更符合女性审美,高挑英俊,线条美好,精健有力却不显得臃肿魁梧。
  突然人群躁动,是手冢,着深色羊绒长款大衣,手上搭了一条深灰色围巾,与天生的冷白皮相称,在闪光灯下更显得面容清俊无比,步履匆匆从远处走来。
  一群等候多时的记者、歌迷便蜂拥而上,手忙脚乱地递鲜花礼物。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着问题,眼看场面越为混乱,保安手牵手铸成人墙护着手冢一行人缓缓出机场。
  记者边走边拍,伸长了手将话筒递上前去。
  “手冢选手此次夺冠回国是比赛呢还是休假?”
  “手冢选手难得回国请问有什么行程么?”
  “手冢选手......二次夺冠,接下去的温网有信心吗?”
  手冢眉心微皱,“休假一段时间。”加快脚步往门外候着的商务车走去。
  司机艰难地打开了门,眼看手冢越过人群要上车了,心急的记者将话筒和照相机几乎要要怼到手冢脸上去。
  一位大胆的记者高声问:“手冢选手网传您已隐婚隐育的消息请问是真的吗?”
  旁边的记者们和粉丝都抖了抖集体往正要上车手冢方向看去,只见手冢镜片后面眼神淡淡,表情未有一丝波动。
  身边的一位白衬衫卡其裤的随行女助理眼疾手快伸出手臂不着痕迹地将手冢护进车,接过粉丝递上的花束,嘴角弯起,示意微笑,“不好意思,暂不接受采访”关上门。
  黑色的商务车扬长而去,唯留身后一片激动的尖叫声。
  --------------------
  这篇文章是原著向的,角色性格遵循原著,没有OOC。我曾用其他笔名在贴吧以及其他平台发布过删减版的,都是免费的,这里是完整的,希望喜欢冢不二和网球王子他们的更多朋友可以看到。
 
 
第2章 D大校园(记忆中的青春)
  =======================================
  D大教师办公室,阳光甚好,冬日的风拂过,栗色柔软的发丝轻轻遮住了眼帘,电脑屏幕停留在新闻主页,正是昨日手冢粉丝机场接机的情景,鲜花,粉丝,还有媒体的簇拥下,那万年不变的冷俊沉静的脸。
  不二轻靠窗边,望着校园内的冬樱花树,明明是寒冬,却满树粉红鲜花,生机盎然盈满,阳光映照下笼罩了一层飘渺的色彩,看的人莫名出神。
  呵,你我相遇的那天也是满天的樱花飞舞呢。
  白色的压线,绿色的场地还有那群怀抱着梦想充满这无限热枕的少年们,奔跑,跳跃,扣球,挥洒着青春的汗水......
  看着那个小小少年干净利落的击球,看着他木秀于林被打压被罚,眼镜下却依然坚毅的眼神,和他真是不一样的人呢。
  夕阳下,他走向他。
  “呐,手冢,我帮你一起打扫吧。”
  “不,这会连累你。”
  “那就一起受罚。”
  全国大赛。
  他带领校队,不顾有伤在身,拼尽全力,最终执起冠军的旗帜。
  热烈的欢呼声中,他却心疼他背后的伤痛和汗水。
  ........
  如复一日的网球练习,英语、语文、生物、地理,考卷,字典、课本、练习册,夹杂在数学公式中突如其来的德语告白。
  风吹落了一地粉白的樱花花瓣,他的眉眼弯弯,他的触动。
  ......
  U17的练习场。
  徒手抓住他的击球,“我不想与现在的你比赛。”
  只余他力竭倒在绿球场上。
  他背过身离去。
  阳光明媚的午后突然下起雨,淅淅沥沥,将球场上少年的心淋湿浸透。
  “呐,手冢真是斗不过你呢。走到哪里你都先我一步。”
  下着雨的天空却依然刺眼,他抬手遮挡,水珠沿着发丝滑落,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将沉浸在回忆里的他唤回现实。
  “不二老师,不二老师?下班了,一起吃午饭咯。”同事疑惑地看着发呆的他大声打招呼。
  “恩,好呢。”不二再次略过电脑主页收回视线,微笑回应。
  风扫过,轻轻吹起掀起不二桌面书本的纸张。
  所以,手冢,你已经到达梦想的彼岸了吗?
  ....
  午后,无乎意外,不二接到了大石的电话。
  副部长布置任务,要求空出周日时间,上午青学邀请他们那届的网球部队员们回访母校网球部交流指导;下午阿隆家聚会。
  “不许迟到更不许缺席。”大石笑着说。
  “好,我一定去。”不二微笑答应,挂了电话他吁了口气。
  时针指向五点,不二拿起车钥匙,关上电脑,下班。
  2月,D大已经放了春假,校园里只剩少数留校没回家的同学,在路上,三三两两,结伴同行。
  不二驾着他的银灰色敞篷跑车缓缓驶过校区,天气有点冷,风吹过栗色柔软的发丝在风中轻轻飞舞,他却浑然不觉似得。
  引得路过的女生娇笑讨论。
  不二三年前留校教学,在读文学博士,柔道黑段,能文能武,待人温和亲切,偏又生的一副如童话王子误入现实一般的好面容,老少通吃,更让象牙塔里的女生们魂牵梦萦。
  “看!那是文学部的不二老师,男神啊!”
  “真希望能感受一下他的副驾驶。”
  “他是不是对我笑了?”
  “我天!矜持一点好不好!他哪天不是这样笑?”
  ......
  晚十一点,不二看着静静躺在一边的手机,并无手冢的联络消息。
  刚回家,他一定忙坏了吧?倒时差,应付亲友,他是不是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冷淡的脸?
  十年未见,仅有偶尔的邮件问及安好和比赛的情况。
  明日要以什么样的表情来相见?
  胡思乱想。
  一夜未眠。
 
 
第3章 青学网球部(旧地重游的吻)
  ==========================================
  次日9点的聚会。
  大家都早早就到了青学。
  不二刚下车,菊丸就跳过来扒拉在他身上,“不二也太迟了,就你最后到,手冢都到了呢!”
  “不二快来!我们正打算去见龙崎教练呢。”大石挥手。
  龙崎教练退休后还是留在学校做网球部的指导教练,大伙儿们有空就会回学校拜访,关系还是特别好。
  不二轻笑和大家熟络打招呼。
  虽然大家都大学毕业各奔前途,但因为曾经共同在绿色球场上为梦想奋斗过,十年来经常聚会,并无陌生。
  除了手冢和越前。
  不二看向手冢,驼色牛角羊绒大衣,茶色的头发,高了不少,依然,严肃沉默,还是像往常那样站在人群最角落,但还是让人忽视不了他的存在。
  感受到不二投来的目光,手冢从与桃城、河村的交谈中抬起头向他颔首致意。
  “不二。”
  “手冢。”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嗨,本以为会尴尬,但现实却像刚隔了一个暑假见面一样,他还是他一样寡言少语。
  “部长,击败对手真是让人大快人心!我整夜都激动的看着你的直播呢!”
  “恩!强劲的对手更能激励进步。”手冢淡淡。
  “部长,果然还是那个部长啊!”桃城哈哈大笑。
  龙崎教练接到大石电话,迎接这群她引以为豪的昔日队员们。
  大家看见婆婆嘻嘻笑,吵吵闹闹地打趣,还似少年时代。
  “臭小子们。”龙崎笑着看向手冢,“手冢,恭喜你,你的比赛我都有关注,澳网那场比赛相当的精彩啊。”
  “谢谢教练,还是有很多不足。”手冢谦逊。
  “走,带你们去看看新队员们。都等着你们呢。”
  “好哎!”菊丸像只快乐的猫,“看看小不点们有我厉害吗。”
  学校已经放假,并未摆很大欢迎的阵仗,除去网球部的队员们就只有几个校领导和体育部老师留下来接待他们,手冢一一恭敬地问好,客气地寒暄。
  重回校园,大家说说笑笑,故地重游,自他们夺冠之后,青学的网球部又接连创了几次佳绩为校争光,校领导引以为豪。
  一行人沿着熟悉的樱花树道,走过教学楼,走过图书馆,来到了网球部活动中心,学校的网球部翻新了,比起十年前又增加了两个球场,走过网球部更衣室,发现他们以前小小的更衣室并未重修改动,只是在隔壁又新建了一幢更大的楼用于网球部活动。
  大家都感叹真是令人怀念啊,往日大家在这里放置装备,嬉笑打闹好似就在昨日一般,转了一圈之后,人群零零碎碎都往球场走去了。
  余不二还在打量着以前乾摆放乾汁的大柜子竟然还有些许淡淡的痕迹,这饮料威力真是无穷。
  他抬头,发现自己已远离人群,正向缓步跟上去,发现更衣室的门口的手冢正定定地望着他,走在队伍中间的他不知不觉落在队伍最后一个,大家都没注意到。
  背着光,不二看不清他的神色。
  不二微怔,未及开口。
  手冢转身,关门,锁住,反手拉上窗帘。
  下一秒,不二的脸就被他捧住,温润的吻落在唇上。
  心暮地漏了一拍。
  门外队友们谈笑吵闹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不二只听见重回自己胸膛的心跳,砰砰砰,慌乱,无措又热切。
  温度突然升高,明明是寒冬,但不二觉得此刻让人浑身发烫,手足无搓,但眼前的那人眼神却如此坚定不容他迷茫和逃避。
  如此突然的吻,手冢却并没有打算浅尝辄止,唇齿相依间充斥着彼此的气息和体温。不二有些晕眩,手冢一把揽住不二轻颤的身体,贝齿微启的瞬间手冢霸道的舌长驱直入,侵占他柔软口腔,温柔地描绘他的唇,扫过他敏感的上颚,捉住他躲避的舌纠缠不休。
  绵长之间,不二面颊绯红,眼前浮起一片朦胧,心下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真是,疯了。
  “手冢,不二!?”是大石。
  不二觉得有些缺氧的嫌隙,手冢的吻离开了他的唇舌,手指轻抚不二的眼角,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镜片下深邃的眼里夹杂着怜惜,悸动和克制,他松开了不二,转身开门,迈出小小的更衣室。
  冷风从门口灌入,不二清醒,惊觉自己离了他的手臂有些虚脱,抬手揉眼。
  呵,不二你真是......他心底自嘲一句。
  当不二慢慢踱到到网球场的时候,整个网球场充满了闹腾的声音,气氛很是热闹。
  不二看着被一群激动的少年围着签名合影稍显无奈的手冢不由轻笑。
  龙崎教练双手叉腰向队员们大声道,“签名合照的停一停,大家先静一下,难得机会,让我们青学前部长来指导一下你们的训练。”
  几位正选队员列队并依次进行单双打,手冢双手抱胸站在球场边缘处认真地看着比赛,结束后一一加以指点。
  末了在孩子们殷切期盼和昔日队友们的撺掇下,这位终日冷冰冰的部长在球场上表演了一记零式发球。
  “呐?手冢,不如再来表演一下菊丸火箭炮怎么样?”不二兴起。
  “......”队友们。
  “我拒绝。”部长大人。
  众人在脑中描绘了一下这场面,憋笑,只有不二才敢明目张胆地捉弄部长大人呢。
  “原来如此,手冢,还是这么扫兴呢。”不二眉眼弯弯。
  4、阿隆家的寿司店(聚餐)
  傍晚,他们告别青学来到阿隆家的寿司店聚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