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神级制甲师(穿越重生)——混沌一颗蛋

时间:2022-11-21 09:06:36  作者:混沌一颗蛋

   《神级制甲师》作者:混沌一颗蛋

      文案:
       万响响坐着末班地铁突然脱轨,穿越到了星际时代。灵魂附身在一个刚死去的少年身上。
  好不容易从渣爹手里拿回一笔星币,就被人惦记上了,稀里糊涂地花钱买了个媳妇的万响响,为了养活媳妇万响响只好制作能量板、制造机甲来赚钱养媳妇。
  伪科技的玄幻机甲,升级、冒险、寻宝。
  神级制甲师的关键字:神级制甲师,混沌一颗蛋,星际,机甲,异能,升级流,爽文,主1
 
 
第1章 重生
  万响响从工作室中走出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急匆匆地赶去地铁站,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
  万响响是一名从事手工艺制作的理工男,今年28,各方面平平,只有三点特别突出,一是长得好,二是心灵手巧,三是眼力准,当他全部心神投入的时候,能将一样东西完美地复刻下来,分毫不差,集中精神看书时能过目不忘,靠着这种特殊能力万响响从事了手工艺,电影道具等物品的制作,其实他还有一种别人不知道的能力,当他与人对视的时候,他能凭自己的意志影响别人的决定,当然这种能力的影响不是绝对的,只能起引导作用,且每次用完后都会让他感觉很疲惫。万响响有时会看到有关于特异功能的报导,像他的能力也许是特异功能的一种,万响响发现自己能力后就很少使用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拉去解剖了。
  地铁高速行驶着,在驶出地面对那段轨道时突然“轰——”的一声响,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万响响其实是很怕死的,因为每天都有人死于车祸,所以他就从没想过要买车,而选择了搭乘安全性比较高的地铁,只是万响响万万没有想到地铁脱轨这种相当于彩票中头奖的几率的荒唐事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在万响响恍神之际,一颗火红色的石子迎面飞来,万响响还没来得及想到地铁里怎么会有石子时,石子已经近在眼前砸进了他的左眼里。
  “啊——”万响响惊叫一声从床上坐起。好像有哪里不对,为什么自己会从床上坐起,难道那种真实的疼痛都只是一场梦境?环顾四周都是陌生的环境。房间里空荡的厉害,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椅子,除此之外,连张桌子都没有看见,倒是墙面上还镶着一面大镜子。
  万响响走到镜子前,被里面的自己吓了一跳,凹陷的双颊,蓬乱的头发,浓重的黑眼圈,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手臂上还有不少被咬流血的牙印。忽略这是自己的身体的话,还莫名有种骷髅架子穿衣服的喜感,只从眼神里还能看出几分自己的样子。
  万响响脑中全是疑惑,来不及想是发生了什么事,一种难忍的痒痛从心脏开始蔓延全身,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啃食自己的血肉,难受得他在地上打滚磨蹭,随着痒痛的滋味一起袭来的还有一段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让他明白了,这具身体并不是他原本的身体。
  身体主人原名万响,与万响响只差一个字,年龄十六岁,是如今星际时代中一个下等边缘星球——安平星的原住民,年幼时并不知道父亲是谁,只有母亲将他带大。
  万响母亲叫万怜雪,万怜雪有一片私人土地,靠着种植业也有一些存款,具体是种植什么万响并不清楚,万怜雪的存款足够让他像正常小孩一样长大,万怜雪从没向他提过任何父亲的事,即使自己询问,她也只是敷衍了事。
  年幼时他曾经也幻想过自己的父亲,也许会是个富商,或者是个高官,等他长大了来接他回去继承家业,万响有些虚荣心,没有父亲使得他过分敏感,一切直到他母亲意外去世。
  万怜雪去世时万响只有十四岁,继承了母亲的存款和私人土地,土地的作用对他来说并不大,因为他不会种植,以往母亲给他的生活足够富足,根本不需要他关心这些赚钱的营生。
  就在万响对未来感到迷茫之际,万怜雪曾经的一个好友找了上门,并告诉他他的父亲的消息,他父亲是个中等星球的商人,万怜雪在中等星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他父亲,在毕业之际还是和平分手了,父亲给了她一笔分手费,万怜雪毕业后还是回了下等星球,置办了一片土地,等发现怀孕的时候已经有了四个月,于是决定生下孩子自己抚养,到年老时也有人可以养老送终。
  万响听到父亲是商人的时候心动了。心想,能给母亲一笔钱做分手费也许自己的父亲真的是一个富商,从母亲朋友那里问来了父亲信息和地址,就打算买船票前往那颗中等星——流鸢星。
  收拾好行囊买好船票,把土地和房子都交给了母亲的那位朋友帮忙照看,万响就去了流鸢星。
  当照着地址看到那略显破旧的别墅时,万响心里还是很失落的,这房子还不如他在安平星的房子好,再看到他的父亲,相貌平平,气质平平,还挺着个啤酒肚时,万响就更是不想相认了。就跟偷偷过来一样,他又偷偷地离开了这里,万响在流鸢星买了间小房子足够他自己一个人住了,顺便暗中打听了关于自己父亲的事,万响父亲林和,林和有一个妻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妻子刘贞贞,大儿子比万响大三岁,考上了帝星一个军校,据说是个很有名气的学校,万响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在自己印象里,帝星的学校都是很厉害的,于是在听到他林和有个儿子在帝星念书的时候,万响响的心思又活跃开了。
  只犹豫了半天万响就下了决定,于是趁着只有林和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和他相认了。
  林和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将他接回家的意思,只是敷衍地表示自己还有妻子,需要先和她讨论好再看着安排他。
  林和调查了一番情况后,得知万响手里有一份遗产,就把他接进了林家,实际上并没有把万响的户口迁进林家,这样即使是林和出了意外,万响也是没有继承权的。然而万响只是个爱做富贵梦的乡下十四岁少年,对这一切并不了解,只以为住到一起就算是一家的人了。
  住进林家之后林家人也没有特别的苛待他,林和的妻子刘贞贞也对她和颜悦色。
  林和与万怜雪相识的时候还是有些家底的,不然也不会有闲钱给万怜雪一笔分手费,只是近些年来生意越来越不景气,大儿子是机甲系学生,一台机甲也要花费不少星币,更不提平时还要保养、维修、更换部件之类的花销。
  林和经常会以家庭经济状况不佳,大哥在帝星消费高等等为理由问万响借些星币,言明等大哥毕业赚钱了会还给他,他现在还在念中学不需要拿捏着这么多钱为理由从万响处套出了不少的星币,还用自己终端给万响打了欠条,当然欠条并没有签名和指印,即使告上法院也是没有法律效用的。
  万响就这样在林家待了两年。
  万响手里面得到的遗产大约有八百多万星币,两年间被要去了七七八八,手里仅剩下了一百多万,这一百多万万响就死死捂住,他也准备要考大学了,总要留着些星币傍身。万响也不确定林和会不会替他交学费,林和总是和他哭穷,会规劝他不要继续念书的可能性还更大些。万响在流鸢星念了两年的中学,心眼也比当初刚到流鸢星时多了几个,还交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个要好的朋友叫程学衡,一直规劝他不要把自己的老底掏空,万响也想着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只好对林和声称自己已经没有星币了。
  林和当初他给万怜雪的分手费也差不多是六七百万,万响这么解释,他也就相信了,见从万响手里榨不出星币了,就以万响已经高中毕业,并且年满16周岁已经成年,可以培养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了,不需要再依靠父母为由把万响打发了出林家。
  万响出了林家后住进了两年前购买的那间房子,万响心里也很恼火,但到底是顾忌着林和在帝星上学的大儿子林致诚。好在自己还留着一百多万。
  可惜事与愿违,万响离开林家以后,和以往的几个朋友也几乎没了联系,除程学衡外,程学衡不仅时常和他联系,还好言安慰,为他送早餐、煮晚餐,十六岁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万响在他的温柔攻势下很快坠入了情网,虽然两人都没有言明,但程学衡的一举一动都让万响觉得周围空气都变得甜腻了。
  程学衡经常会给他一些用心准备的小礼物,当然也是很廉价的。但万响还是忍不住心里喜悦,高兴之余,给程学衡回了不少礼物,对于万响来说,自己送出的礼物还是价格不菲的,不然在心上人面前多丢面子。
  在程学衡的带领下,万响食用了一剂叫雪香剂的药剂,雪香剂的主药就是雪香草,雪香草本身是含有一定毒素的,少量食用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异能者还能将毒素自然地排出体外,但对普通人来说,身体摄入这种毒素过多,会让身体逐渐衰竭。程学衡的说法是这种药剂可以放松身体和精神,万响就信了。雪香剂有种成分对异能者来说无所谓,对普通人来说就如同鸦片一般喝了会很容易上瘾。
  万响最后还是服用了雪香剂,喝完后整个人都飘飘然的,仿佛置身于云端,便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在程学衡各种的怂恿下,万响服用了雪香剂,脑子时常是恍惚的,被忽悠不到三个月,就把手里的星币花的的差不多了。
  药瘾一上来万响也不管不顾了,把家里的东西都变卖了,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屋子空荡荡一片没有一样值钱的物件。
  万响没有了星币,程学衡也不再围着他转悠,万响被药瘾折磨实在受不住了就咬破手臂来吸食自己血液缓解痛痒。失恋又被毒瘾折磨着,万响的求生意志十分薄弱,只挣扎了五天就挂了,与此同时万响响入住了这具身体。
  万响响对于原主的人生其实是有些同情的,但说到底最开始的时候是他的虚荣心作祟,后来又想着攀附林致诚帝星军校生的身份。若不是这样,万怜雪留下的八百多万足够他不愁吃穿用度地使用到大学毕业。
  至于使香雪剂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其实上瘾并不大,狠狠心的话并不是不能戒除,只是原主意志不够坚韧,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最后导致自己死亡。现在这身体由他接管了,万响响就不会再作践。
  作者闲话:
 
 
第2章 整理思绪
  万响响用半天的时间接收了记忆,身体也跟着痒痛了半天,等到药瘾过去时,已经是冷汗浸湿了全身,从衣柜里翻出了药箱。当然,这些东西之所以没卖,是因为根本不值钱。
  从药箱里拿出疗伤喷雾对着手臂上的伤口喷洒,很快皮肤上就结起了一层薄膜。
  万响响在房间里环视了一番,还是在角落里看到了两个即将过期的面包,三两下吞吃入腹,再灌几口水,总算有点饱腹的感觉了。又查看了下原主终端里的账户余额,只剩下四千多星币,能留下四千多的星币还是因为一瓶香雪剂需要五万的信用币,四千多星币人家根本不买账,万响又是一副将死的模样,借他星币就相当于把星币都扔进了水里,谁也不会干这种蠢事,这才让这四千多的星币得以保留下来。
  万响响躺进浴缸里,整理着原主的有关信息。
  林和的大儿子林致诚年纪比万响还要大上三岁,要说万怜雪和林和是自由恋爱,林和用头发丝儿来思考都不会相信,认识万怜雪之前林和肯定已经结婚了。透过万响的记忆可以看出,万怜雪算是个自强的女人,不可能存在去当人小三的事,万响响的猜测是林和欺骗万怜雪,只是在万怜雪毕业后发现了林和已婚,之后一拍两散,对于分手费这件事,正所谓又便宜不占王八蛋,被骗而导致成了别人的小三这样的耻辱还能灰溜溜地离开不计前嫌才是傻逼做派。
  万响响对于万怜雪还是有些佩服的,做事果决不拖泥带水,拿了分手费就回边缘星球发展自己的事业,而没想着依附男人过活,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她也是个女强人了,只是她的行事作风太过强硬,万响平时的衣食住行样样都由她来经手,导致万响主见意识不强,凡事都过于依赖她来决定,才会让万响在她意外去世后六神无主,还错误地选择了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万怜雪必定是不愿意万响和林和有任何交集的,否则也不会十几年来只字不提林和。
  总归是接收了别人的身体,原主除了虚荣心强了些,但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最后还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万响响看了眼自己骷髅架子一般的身材,说实话还是觉得有些惨的,原主死亡之前的怨念还刻进了他的脑海里,他怨他的父亲为了他的财产欺骗他,也恨程学衡欺骗他的感情,还将他引上了一条不归路,在他无助痛苦的时候却不见人影。
  万响响决定遵照原主的意愿,解决他父亲和程学衡的事,也算是还了这具身体的情。
  就在这时,左眼突然一阵灼热,像是有什么要冲破眼球,万响响下意识用手捂住,被眼中散发的热气烫伤了手掌。热量开始向全身蔓延,随着热量所过之处,就会有一些不知名物质排出皮肤表层。
  只过了一刻钟,灼热散去,万响响身处的浴缸里的水被染成了绿黑色,把万响响恶心得够呛。
  放掉浴缸里的水又重新蓄满一缸干净的水,把身体洗了干净。
  之前原主服用了多副香雪剂,体内累积了不少毒素,这些绿黑色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些毒素了,万响响猜测方才的灼热感是因为觉醒异能,只有异能者才能将这种毒素排出体外。毒素被清除,让身体轻松了许多。
  万响响不禁猜想,异能者到底有什么不同,面对着镜子仔细地观察自己的左眼,刚才的灼热感是从左眼开始,万响响猜测异能和左眼有关。
  万响响此时的左瞳孔由原来的黑色成了暗红色,眼白部分布满了红的的血丝,仔细一看又能发现这些血丝的纹路有一定的规律,以瞳孔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再连接,竟有一丝诡异诱人的美感。
  只是这眼睛一直这样的话未免太惹眼了一些。万响响这样想着,便觉眼里一阵清凉滑过,纹路向瞳孔内退去,暗红色瞳孔又慢慢变成了黑色,不注意看的话和平时无异。
  紧接着就有一股力量引导着思绪流动,万响响闭上眼感受身体里的能量按照着一个固定路线流动了几个循环,随着能量的流动,四周不知名的力量被牵引进体内,循环过后再流入头颅中间的松果体。
  反复几次后,万响响的身体逐渐充满了力量,猛一睁开双眼,诡异的红光在他左眼闪动,周围的世界在他左眼中仿佛变了个模样,任何细小的结构都像放大了无数遍在他的脑中呈象,深深刻印进了自己的脑海,只短短十几秒,就耗空了他身体里的能量,万响响再一次瘫倒在地。
  万响响内心吐槽,这能力未免坑人了,这才十几秒能干什么事啊!从原身的记忆里了解到这个世界一些笼统的规则,例如原身知道体质和精神力分为:SSS、SS、S、A、B、C、D、E、F级别,驾驶机甲的最低要求就是体质和精神力达到双C。
  原身的体质等级是C,精神力却只有E,远远没达到驾驶机甲的最低要求,这也是林和毫不犹豫地把他赶走的原因之一,像万响这样的资质,以后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万响对机甲这块的认知其实很薄弱,万怜雪原本也没打算让他做什么机甲战士,只要以后他能学个植物培植或者商业管理就成,最佳选项当然是商业管理,毕竟现在不少植物都存有一定的危险性,还是商业管理最为安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