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失了个忆,冠军前任成影帝(近代现代)——湛烟

时间:2022-11-21 09:12:22  作者:湛烟

   失了个忆,冠军前任成影帝

  作者:湛烟
  文案:
  张扬骚攻X内敛酷受;
  江识野失忆了三年。
  于是在一养生综艺意外见到岑肆时,他不知道体校的击剑天才为何会进娱乐圈,还成了影帝。
  更不知道他们谈了恋爱,
  还分手了。
  开播时,他公事公办:“我给你做头疗。”
  岑肆以为他还想制造身体接触。
  吃饭时,他有借有还:“这顿饭怎么转账给你。”
  岑肆以为他想加回微信。
  岑肆头晕时,他心慈好善:“你去我房间休息吧。”
  岑肆以为他想再续前缘。
  然后他们就真又滚上了床单。
  一个以为是复合,沾沾自喜都不用追妻火葬场。
  一个以为是初恋,为似曾相识的默契激动不已。
  驴头马嘴,鸡同鸭讲,却两厢情愿,自得其乐。
  只是……
  江识野渐渐开始恢复记忆。
  他想起了18岁,他无家可归重病发烧,岑肆把他扛在肩上。
  也想起了19岁,岑肆摘取世锦赛金牌,然后把他抵在更衣室吻。
  以及20岁,岑肆如何把他抛下。
  于是,在你侬我侬热恋期,岑肆以为会收到早安吻的清晨。
  直接被揍了一拳——
  “姓岑的,我们可能要翻点旧账了。”
  *
  节目组惊了。
  只有他们知道养生节目其实是一个伪恋综。
  八位嘉宾两两分组,产生四种感情模式。
  只是某影帝不和他官方cp搭档培养感情,怎么和一个头疗馆的素人腻歪起来了?
  专程听素人的歌,要睡素人旁边,带着素人去看流星……官方cp都恨得牙痒痒。
  直到大冒险惩罚游戏里,嘉宾挑衅地问江识野:“你不是喜欢四哥吗,有本事你亲他啊?”却是岑肆不耐烦地打断,率先偏头堵住江识野的嘴唇时——
  他们才意识到,
  好像这才是官配。
  *
  和顶级运动员谈恋爱,江识野心情起伏很大。
  当年,岑肆对他说:“冠军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江识野笑他自傲自满。
  后来,岑肆对他说:“对不起,僵尸。”
  江识野骂他自私自利。
  直到岑肆借自己影帝的身份给他铺路,当他成为顶流歌星时,又抛却影帝的身份重回赛场,把奥运金牌和戒指戴在他身上,当着世界媒体的镜头对他告白——
  “谢谢我爱人。”
  江识野幸他说到做到。
  以及最后,半夜,当岑肆又一次握住他的脚踝拖过被单……
  江识野什么心情都没了,开始怨他卜昼卜夜,日复一日。
  ——
  *非典型破镜重圆,慢热,1V1纯情
  *受起初是以素人身份出现在综艺中的,但是是音乐天才,会逆袭爆火;会偶尔梦见空白三年里的随机三天记忆
  *攻有病,会好,还是会当运动员;击剑比赛、娱乐圈相关会有部分私设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识野,岑肆 ┃ 配角:病 ┃ 其它:预收《策展人和偏执反派先婚后爱》
  一句话简介:唱作歌星vs击剑冠军
  立意:永远做自己
 
 
第1章 Verse.养生综艺
  “你就参加吧,我已经答应那编导了!”
  【头头是道】头疗馆里,老板吕欧攥着一张综艺宣传单,央求地望向他对面的男人,“别弹你刚买的吉他了!”
  吉他是夸张高调的摇滚金属色,对面坐着的人却穿着最简单的白卫衣牛仔裤,笔直修长的腿松散交叠,冷淡又随意。
  细腻的和弦氤氲,他右手扶着琴柄低声开口:“不想。”
  嗓音独特,是惊艳的沉冷,在庆市湿热的夏季里,清冽得像冰川裹挟着极光融解的瞬间。
  吕欧不会放弃,知道他这朋友只是看着不近人情,其实特别好说话。
  直接道德绑架:“阿野,我就指望这次综艺提高头疗馆的知名度了!而且你现在反正是无业游民,在你哥我这蹭吃蹭喝,这都不帮一下?”
  果然,和弦立马就停了。
  江识野睨了吕欧一眼,面无表情地伸手。
  吕欧笑着把宣传单递给他看。
  “逃离内卷的夏天”,几个字映入眼帘。
  这是一档养生综艺。
  八位明星一起住进庆市一个大别墅里,两两分组去体验不同庆市的养生项目,充当服务者和被服务者,深入养生行业内部。
  【头头是道】便是导演组选中的拍摄地之一。作为庆市的网红头疗馆,装修得古朴清雅,绿植掩映。和现代设备相辅相成,很适合拍摄。
  节目组和吕欧一拍即合,签下合同。到今天,已经来架机位了。
  江识野就被编导注意到了。
  那会儿他正帮着头疗馆的员工打扫着,身姿显眼到不像素人,右眼尾还有一道极有个性的淡疤,从下眼睑中间顺着眼尾斜着往上展开,像扇被细致勾勒的翅膀,把本极富距离感的英挺长相削得有些魅气勾人。
  气质出众得像一块仅存于薄暮之中的、未经打磨的纯净矿石。
  编导立马去找吕欧:“你们那个头疗师也太帅了,他技术怎么样?可以安排来给嘉宾做头疗吗……”
  吕欧不看都知道说的是谁,笑着解释:“阿野啊,他不是头疗师,是我朋友。”
  “啊,那他不能做头疗吗。”编导难掩语气里的遗憾。
  “要他做其实也会做啦,他挺专业的。”吕欧说,“但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劝一劝嘛,咱综艺素人露脸很多的,他长这么帅,说不定直接火了呢!那咱头疗馆不也火了?”
  吕欧颔首,觉得很有道理。
  所以此刻他就来劝兵了,看江识野扫着宣传单,目光愈发敷衍,忙抛出最后一个杀手锏:“露脸而已,就当为了我,也顺便调解一下你失忆后的emo状态嘛。”
  江识野轻嗤一声:“这能调解吗。”
  语气沉闷,吕欧又缓声安慰,“阿野,反正就三年记忆,就算想不起来也没事儿,不影响继续过日子。”
  江识野没说话。
  其实他倒没有很emo。
  但出车祸把脑子撞坏——近来三年的记忆全部清空、21岁的人了还只记着18岁的事儿,这么狗血的情节降临在自己身上。
  实在太恼人。
  “谁叫你去京城后就彻底失联了,也不和我联系……要不是前段时间你打电话,我真以为我俩不会再见面了。”
  三年前,刚从枫城体校毕业的江识野告诉吕欧他要去京城,就彻底销声匿迹。
  吕欧则借着“养生热”的商机来庆市开头疗馆,更觉斩断了最后一丝再见的可能。
  但前两周他却收到了江识野的电话。用的一个陌生号码,说要来找他。
  只还没问出个所以然,江识野就在庆市机场出了车祸,直接撞回了18岁的脑子,不知道三年干了啥,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啥。
  失忆得很彻底。
  这事儿离谱,江识野接受得倒还坦然,毕竟他从小倒霉。
  吕欧甚至是高兴,失忆抹平了时光,三年未联系的生疏感荡然无存。江识野于他有恩,出这档子事儿他自然要扶持。
  只是提供一个吃住的地方,江识野反倒帮他不少。他从小跟着自己看吕家爸妈按摩,既可以给顾客“上头”,又长得帅,【头头是道】最近在大众点评评分高得离谱,有一半都是因为他的存在。
  一道阳光从窗外射进,吉他面板折射出一小块琥珀色,江识野眼尾的疤也漫上一层金边。吕欧看着他,不禁开口,真诚地建议:“而且,你趁机好好在镜头前露个脸,说不定就能进娱乐圈了……”
  江识野笑了下,眼尾垂下,泛上明显的卧蚕,一股柔劲儿立马透了出来。“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刷脸铺垫下,很多素人都是这么火的啊。而且我不是让你靠脸,是说你可以靠才华,当音乐人!”
  “什么音乐人,我就一体校毕业的。”江识野低头说。
  虽然失忆后惊喜地发现银行卡有小两万存款后,他第一件事就是买吉他,但他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业余三脚猫,写歌弹琴只是糟糕生活的一点儿调剂罢了。
  “体校毕业和唱歌好听矛盾吗。”吕欧说,“你以为体育生不能进娱乐圈?国家队都可以进!咱现在有个现成的例子啊,你还记得你们枫体击剑队那人吗,就你一届的,他都进娱乐圈了!”
  一个人影晃过混混沌沌的脑海,很清晰。但江识野还是问:“谁。”
  “就那天才啊,枫体天天拿他宣传那个,你死对头。”
  江识野的拇指又没来由勾起琴弦来,一根一根清晰的声音,闷声:“别瞎扣帽子,我可没把人当死对头。”
  “得了吧,以前可是你老是给我吐槽他。反正他现在就当演员啦,影帝呢,火得很……以前央五台念的名字,现在央六台天天念,你说是不是很牛逼。”
  是吗。
  江识野下意识想了下那个名字。
  没念出声,但两个拗口的平舌音,在唇齿间悠悠打转。
  “你看人家多敢,直接退出国家队就去演戏了,被骂死了。”
  “……你不是说他很火么。”
  “骂得多,捧得也多,他那模样骗小姑娘还不简单?而且他家那么有钱,进圈第一部 电影就是主角,后来才知道那导演就是他姑姑……这背景,啧啧。” 
  江识野没啥表情,只关注点跑偏地问:“那他拿牌了么。”
  “就拿了个世锦赛的,反正没披几次国旗就去娱乐圈镀金了。虽然运动员确实辛苦,但真白瞎了那么好的天赋和栽培……”
  “这样。”江识野没再说什么。只想着人与人的轨迹果然是不一样。
  人家有颜有钱,还可以文体两开花。
  反观自己,从小到大就是贫穷和挨揍,如今还多了个失忆的傻逼标签。
  见江识野不吭声,吕欧一锤定音:“反正就这么定了哈。”
  江识野眼睛瞟向窗外楼下搬着设备的工作人员。
  也不知咋回事,想到之前一起打架学英语的同龄人已经拿了世锦赛金牌又成了影帝,他本一丝波澜都没有的心真毫无征兆地涌动了下。
  扫弦流畅滑下,他说:“嗯。”
  -
  拍摄当日。
  头疗馆已经布置得很完善。
  吕欧打扮得西装革履,头发定型得一丝不苟,紧张兮兮地问编导小A:“咱嘉宾都是谁啊?”
  小A:“您都问过好几次啦,都是知名度高的明星,现在说了就不能拍到你们到时候的惊喜了。”
  “我就怕我们不认识,那不就尴尬了吗?”
  小A哈哈大笑:“不会的,今天来的这一组嘉宾你绝对认识,一个写的歌是短视频平台神曲,另一个是顶流,新晋影帝呢。”
  新晋影帝?
  吕欧目光一动,扯了扯另一边的江识野,小声嘀咕。
  “阿野!节目组说这综艺来的是新晋影帝,你说会不会可能就是你死对头?毕竟他就是去年得的金像奖最佳男主,史上最年轻……”
  江识野正翻着手机相册。
  医生说他不是永久性失忆,借助一些过去的记录是有几率恢复的。只是他的手机——不是他18岁用的手机,反而是个他以前根本买不起的高端名牌机——也非常恰到好处地被撞死机了。
  经过维修店的人妙手回春,仍然能用。但数据基本没了,也就相册剩了几十张杂乱无章的照片:出租车、雨中马路、落地窗夜景……
  在空白的记忆里,这些没有人脸的照片和陌生的拍摄时间,看起来只像网图。但江识野还是坚持不懈地研究,正放大落地窗那张照片看。
  夜景繁华,玻璃隐隐约约反射着自己的身影,以及……
  江识野呼吸放缓,两指再次一滑,放到最大。
  他身后不远处,好像还映着另一个人影,模糊却高挑。
  “喂,阿野你听到我的话没?”
  似乎是个男人……
  “阿野!”
  江识野回过神来。
  他心不在焉回答:“他那种人怎么可能参加养生综艺。”
  “也是,”吕欧反应过来,“前运动员参加特种兵综艺可能性更大。”
  吕欧又问小A:“你再多提示一下嘛,那影帝作品是啥?”
  “这我一说你就知道了,人只有一部作品。”
  “一部作品就影帝?”吕欧又皱起眉来。
  更像了……
  他用胳膊肘再次杵了杵江识野,“快查查,一部作品就影帝的演员。”
  “自己查。”
  “切。”吕欧便用语音助手搜,
  “帮我查一下目前只有一部作品但是是影帝的华语男演员都有谁。”
  网不好,手机屏幕在转圈圈,小A的对讲机突然响起来。
  “各部门注意,嘉宾要到了啊,摄像机直接跟拍过来了哦,馆内机位也可以打开了。”
  吕欧连忙把手机扔给江识野,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仪表边把几个头疗师都招呼好,并排站着。
  江识野也站起来,把自己和吕欧的手机一并揣进兜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