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猎户家的小夫郎(穿越重生)——以酒

时间:2022-11-21 09:14:16  作者:以酒

 猎户家的小夫郎

作者:以酒
简介:
成玉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还是一个夫郎。
  家里穷没关系,且看他如何发家致富。
  阴差阳错嫁给猎户也没关系,都是大男人,将就将就过吧。
  后来,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成玉懵了。
  颜铮:媳妇放心生,有我在。
  成玉:…
 
第1章 穿成夫郎
  成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张放大的妇人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眼中带着关切“阿玉,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终于没事了!燕生他们送你回来时真是吓死我了!改天得好好感谢一下他们。”
  “玉哥哥,你别丢下我和娘亲啊~”旁边响起一个孩子的声音。
  成玉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一开口,却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我……我想喝水。”
  “好!好!你等下。”那妇人转身朝门口快步走去,留下成玉和那孩子大眼瞪小眼。
  成玉打量起那孩子,见他差不多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虽然朴素但是却洗的干干净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成玉眯着眼将眼下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快速整理了一遍,他好像穿越了!
  成玉没想到他有一天也会穿越!
  作为一个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能倒背如流的三好青年,父母都是双职工,妈妈在市重点中学任教,爸爸在公安局工作。从小到大遵规守法,永远都是老师家长心中最优秀的孩子,也是无数父母在教育自家不争气的孩子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被X大录取,二十几岁前途无量的年纪。他当时正开车去参加导师举行的研讨会路上,绿灯时准备通过,从旁边突然冲出来一辆货车撞过来。巨大的冲击使成玉没有任何痛苦的晕了过去。生死一瞬,他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研讨会赶不上了。
  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穿越,而他的脑海中对这个身体的身世有点零星的印象,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成玉,今年十五岁,跟他同名,是个哥儿。刚刚出去的那个是他的娘,叫颜婉娘,这个八岁的孩子是他的弟弟成子骞。
  他们的爹在成玉七岁那年去村子里的后山打猎,被狼咬了双腿,被人发现时已经只剩一口气,抬回家没过几个月就去了。在这之前他们家靠着成玉爹打猎日子过的也算尚可,因为给成玉爹治病几乎用去了家里全部积蓄。村子里的人都劝颜婉娘再嫁,颜婉娘怕俩孩子受委屈,这么些年凭着自己一个人帮人做绣活,硬是将俩孩子拉扯大。
  现在所处的时代是宋国启安四年,依据原身的记忆,成玉可以肯定跟他记忆中的宋朝绝对不是一个国家。而且这个朝代除了男性和女性外还有第三种性别,就是哥儿。
  然而哥儿的数量极少,生下来也不容易养活,所以这个时代的夫郎地位比女子还低。大户人家的哥儿不允许在外抛头露面,十岁以后出行以轻纱覆面,穷人家的哥儿也经常以粗布遮面,成亲后可以取下。
  当初成玉娘生下成玉后差点没养活他,靠着他爹去山里打猎时采的几株灵芝吊着,直到5岁那年才好点。后来成玉爹去世那年,成玉生了一场病,身体愈发孱弱。
  而且村中没有私塾,要到离村子50里的镇上才有一家私塾,束脩更是出不起。村里有些人家有余钱的会将孩子送到私塾去,那些孩子跟成子骞同岁。成玉每天跟着颜婉娘一起学做绣活,甚少出门。
  燕生是村里跟成玉关系较好的哥儿,今年十四岁,前几日约了村里几个哥儿一起去山里采药,结果成玉不小心从山上掉下来,燕生他们几个哥儿找了好半天才把成玉找到。成玉昏迷了好几天,直到今天才醒来。
  成玉料想原主大概已经从那次就已死了,自己又因为车祸穿到了这个同名的成玉的身上。
  也就是说他穿越到了一个完全未知的朝代,而且还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哥儿身上,成玉觉得头有点疼,在他二十六年的人生中,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经常出外勤一年见面不超过十次的父亲,还有教育学生成为习惯在家也特别严肃的母亲,难怪别人经常夸他懂事上进。
  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得到他们的认可,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就连考上大学,选择经济学也是爸妈的期望,而放弃自己喜欢的医学。
  “阿玉,水来了,快喝吧!”颜婉娘捧着一个粗瓷碗进来,将手中的水小心递到成玉面前。
  成玉接过碗低头喝了一口水,甘甜的井水滑入喉中,成玉感觉嗓子不再那么难受了。
  “我…我没事,谢谢…”成玉将碗给颜婉娘,低声道“我想先休息一下,您先去忙吧。”
  颜婉娘看了看成玉,“那你先睡会吧,娘先去做饭,饭好了叫你。”说着拉着一旁还想说什么的成子骞离开了。
  成玉见颜婉娘他们出去,轻手轻脚地起身,打量着这个房间,大概十来平,屋里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旧桌子,桌上放着一幅未完成的绣品,床旁边有一个木箱子,成玉打开箱子,里面只有两三件洗的发白的粗布衣衫,整整齐齐的摆在箱子里。
  成玉走到门口,从门上的缝隙向外看去,是一个院子,院子周围用土泥砌成两米来高的围墙,木制的院门虚掩着。他余光看到旁边还有两间房,左边的房间隐约传来说话声,大概成玉娘他们在那边做饭。
  大致了解了这个家庭的情况,成玉回到床上无力地躺下,知道现在这个家比较穷,但是也没想到这个家也太穷了!而且刚刚才走了几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果然体弱。
  成玉的姥爷是中医教授,从小在姥爷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了一些基本的药理知识。这个身体小时候治理不当,加上后天没有条件好好调理,落下了病根。
  成玉并不想就这样待在这里,他要慢慢将自己身体调理好,再计划离开这里。虽然不看网文,但是他也从万能的网络上知道自己已经确确实实的穿越了。没有金手指,没有系统,也没有能够穿越回去的道具。可能那个世界里他已经死了,想到这里,他心头涌上一丝悲痛。他的亲人该怎样面对他的死亡呢?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声再见。
  也许时间久了,会让悲伤变淡一些。
  成玉明白了当下的现状,收拾好心情,既然如此,那就坦然接受。接受自己的新身份,一个哥儿。
  成玉躺在床上思索着,不一会儿,听到门口传来成子骞的声音“玉哥哥,娘叫你吃饭了。快起来吧!”
 
第2章 灵芝
  他从床上起来,打开门,跟着成子骞到厨房。
  灶台的旁边放了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碗黑乎乎的咸菜,成玉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成玉娘盛了三碗粟米粥过来。成玉见自己和成子骞的碗里的粥比颜婉如碗里的粥要浓,一时无言。
  “…娘,我胃口小,我吃您这碗吧。”说完未等颜婉娘回答自己把两人的粥换了过来。
  “娘不饿,娘吃那碗。”说着把成玉手里的粥拿了回来,马上开始吃起来。
  成玉见此,只得开始吃自己面前的粥。
  粟米就是小米,吃起来味道有种独特的清香。但咸菜干硬,成玉嚼了半天才将一根咸菜咽下。
  “…娘,以后我来做饭吧。”成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因为爸妈工作原因,每次回到家成玉已经睡了。为了不让成玉饿着,每次给他足够的钱让他自己到外面去吃,后来毕业开始自己学着做饭,慢慢的厨艺也就练出来了。
  “哟,嫂子,正吃着呢!”一道尖声尖气的声音从院子边传来,原来是颜家村村长的二儿子颜大民媳妇儿刘兰花。正好院门没关,她便自顾自地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颜婉如旁边的凳子上。
  成玉微微皱起眉,在原主的记忆中似乎并不喜欢这个人。
  “是啊,大民家的,不嫌弃的话坐下来一起吃点。”
  “哎呀,我在家早就吃过了。这次来是有喜事跟你说呢。”刘兰花瞟到桌子上黑乎乎的咸菜,有些嫌弃的转过头。
  “喜事?我家能有什么喜事。”颜婉娘不冷不热道。
  见引起了颜婉娘的兴趣,刘兰花看了一眼成玉,故作神秘地说,“当然是给你家成玉说亲的好事了!”
  “什么?给阿玉说亲,说给谁?”颜婉娘惊讶道。
  “还能有谁呀,那个住在山上的颜铮呗!”
  “噗!”成玉听到这儿没忍住一口粥喷了出来。
  在成玉的印象中,颜铮也是颜家村的村民,却是猎户籍,住在山上。平时很少跟山下的村民往来。原主偶尔见过几次,却从没有过交流。而且,虽然是哥儿,但是成玉从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男人。他从未想过会跟男人成亲。
  “颜铮小子怎么突然要说亲了?还是我家阿玉。”颜婉娘问。
  “哎呀,是这样的,颜铮爹的意思。你也知道颜铮爹一把年纪了,也没啥盼的,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颜铮。前些日子颜老爷子给颜铮算了一卦。说是要找一个八字合的,这不,村里正好你家成玉的八字跟颜铮的合的来。所以这才托我来说个媒。”
  “那颜铮是什么意思?”颜婉娘道。
  村里很少有人家娶哥儿,有也是因为家里太穷,哥儿的聘礼少。村里有一个生产时去世的小哥儿,他爹重新娶了一个,这人日子就过得艰难。以前成玉碰到过一次,大冬天的身上穿的还很单薄,成玉回家跟颜婉如一说,颜婉娘给那孩子做了件柳絮衣。但是没过多久那件衣服就穿在了他弟弟身上。
  “颜铮他没意见,听他爹的。”刘兰花自顾自坐下,眉飞色舞道“这是多好的事啊!颜铮家虽说是猎户吧,但是人家能干呀。打猎换的银钱可不少了。再说了你家成玉虽然身体不好,好在现在年纪小,到时嫁过去好好调理个几年,也不是不能生养。他们家这次光是聘礼就给了整整二十两。要是你们觉得没问题,我就先回去说一声,改天定个日子再来下聘。”
  颜婉娘看向成玉,“阿玉,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你愿意吗?”
  “娘,我不愿意。”一听说要嫁人,成玉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成玉啊,先别急着拒绝啊!你好好考虑一下,嫁过去了颜铮小子绝不会亏待你,而且聘礼足足二十两!十里八村的有几个人家里能拿得出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子骞小子也到发蒙的年纪了,到时这笔钱还能读个好几年呢!”刘兰花一想到事成就有二两媒人钱,说什么也要促成这桩婚事。
  作为一个26岁的有为青年,对于成亲这事他并不热衷,而且潜意识里他对于嫁给一个男人这事有些抵触。身边虽然也有朋友是gay,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不喜欢男人。他不是圣人,他转头看着成子骞那张可爱的脸,心里某个地方突然变得柔软起来。以前成玉说过,做绣活的钱都存起来,给这孩子当束脩,等到了九岁时送他去镇上的私塾。现在成子骞八岁,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颜婉娘见成玉的神情,知道他在犹豫,“大民家的,那过两天再给你答复吧。”
  “行吧,嫂子你也给成玉说道说道,孩子还小,不知道这都是为了他好。哎!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成玉同意了你就赶紧来告诉我。”刘兰花心里不满,说了半天口水都说干了,茶水也不知道上一盏。
  她说完迈着小碎步扭了出去。
  颜婉娘看着不作声的成玉,“阿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子骞的束脩你别担心,娘这里的银钱够的,翻了年就送他去夫子那里。成玉跟着颜婉娘过去,”正想开口,颜婉娘道,“你身子弱,也不爱说话,娘实在是担心你。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只要有我一口吃的也绝不会少了你和骞儿的。”
  “娘,谢谢您。”成玉很感动,有一瞬间突然有点羡慕那个死去的成玉。
  “说什么谢谢,你是娘的孩子啊,娘希望以后你能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论他是富有还是贫穷,能够真心的待你好就足够了。颜铮小子虽然不错,但是也要你喜欢才行,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才有意义。”
  没想到颜婉娘会这样说,在成玉的记忆里,永远忙碌的爸爸妈妈,大部分时间家里都是他一个人,他从未想过要找一个怎样的人来共度一生。他爸妈工作原因,也很少跟他聊这些,而他也一心放在学业和工作上,未曾想过太多。
  成玉道:“娘…我现在不想嫁人,我想挣钱养您和骞儿。”而且,我也不会嫁人。
  成子骞稚嫩的声音传来,“玉哥哥,你别嫁人好不好,骞儿不想哥哥离开我和娘亲。”
  “傻孩子,哥哥不会嫁人的,放心吧。”成玉抱起成子骞,八岁的孩子抱着像五六岁的孩子一样重,成玉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他没有孩子,但是对于可爱又懂事的孩子确没有什么抵抗力。
  颜婉娘叹了口气,“阿玉,这是你的事情,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她说村里只有你的八字跟颜铮的合得来,我想其他村也应该有合得来的,让他们再找其他人,我明天去跟你婶子说。”
  成玉答应了,饭菜热好后简单吃了几口,颜婉娘开始做起绣活来。成子骞则出门去找朋友玩,成玉借口先回到之前的房间,看见桌上放着的半成品绣样,有点手足无措。虽然拥有了原主的记忆,但是技术却是半点没有继承到。之前吃饭帮忙洗碗的时候成玉看到这个家里米缸差不多快见底了,菜也是普通的野菜,还是成玉在的时候去采回来的。
  成玉意识到一个现状,如果不做出改变,他可能会这样一直穷下去。做绣活这是行不通了,他要想别的办法才行。
  颜家村有六百户人家,地形背山靠水,风景不错。但是因为出村的山路陡峭,离县城有六七十里,村里条件较好的就数村长家,家里有一头驴,套上了板车,平时大家有事进城就到村长家去租驴车,来回给个四文。
  成玉决定到县城里看看,他跟颜婉娘说了,颜婉娘说等明天正好绣活做完送到县里,让成玉明天跟他一起去。
  想着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成玉想了想决定到山里去采点野菜。说着拿起准备好的背篓出发。
  “玉哥哥,等等我,我也要去!”成子骞连忙跟了上来。
  成玉笑着刮了刮成子骞的鼻子,“我是去找好吃的,你去干什么呀?”
  成子骞歪着头想了想,“我去给玉哥哥帮忙,带我去嘛~”
  山上的路不好走,而且成玉模糊地记得他从山上摔下来之前好像看到有灵芝,这次打算再去山上看一下,如果真的有灵芝,那他们家也就不愁生计了。山上的路荆棘丛生,十分难走,他决定不带成子骞去。“骞儿乖,听哥哥的话,我去找好吃的,路不好走,你和娘在家等着我带好吃的回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