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在末世种田的日子(玄幻灵异)——听风闻雨声

时间:2022-11-21 09:15:00  作者:听风闻雨声

 在末世种田的日子

作者:听风闻雨声
简介:
从选择回老家种地后,这个世界的改变让陆惊蛰有点猝不及防。
  他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是末世求生记,但从遇上赵成戟后,就成了种田养猫还有美男在侧的幸福生活?
  陆惊蛰喜欢做吃的,更喜欢给喜欢的人做吃的,好在赵成戟吃的多。
  陆惊蛰从来不看恐怖片,晚上也不走夜路。但他丝毫不觉得自己怕鬼,而是觉得作为蓝星上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要坚信科学,鬼神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直到——
  每顿都吃很多的赵大哥他……怎么变透明了?
  末世里的温馨种田小日常,带一点点修仙,丧尸描写的比较少。
 
第一章 离校回乡
  六月盛夏,偌大新林农大里骄阳似火,午休时间里,室外只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学生。
  办公室里,老旧的风扇转动时发出“哐哐哐”的声音,苏傅生看着站在面前身姿俊秀的得意门生,喝了口白瓷杯里的茶,沉思了几分钟才开口说:“惊蛰,你真的考虑好了吗,退学耽误的是你自己的前程啊,如果实在有困难,老师这些年还有一些积蓄。”
  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干净整洁的衬衣袖口已经有一点磨损毛边了,桌上泡着茶叶的白瓷杯缺了一个小口子。
  “没事的老师,我回去老家那边,正好把外婆家荒废的土地种起来,这也算是把专业知识用起来了,到时候给您带我们那边特产的香米。”陆惊蛰扯了扯身旁的行李箱,笑着拒绝了恩师的好意。
  “你这孩子真是,哎,老师再帮你把学籍保留一年,这一年就当你休学了,到时候想读书了再来找老师。”苏傅生看着陆惊蛰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妥协之余,还给陆惊蛰安排了一条退路。
  谢过老师,离开学校后,陆惊蛰赶着时间坐上了去老家的大巴车,车上开着空调,虽然坐满了人也比外面要凉快的多。
  从决定要退学起,陆惊蛰在短短两天里办理好了退学手续,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都没怎么休息,坐在微微晃动的车子里,忍不住闭上眼睛睡着了。
  看着眼下带着青黑的少年疲惫的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坐在陆惊蛰身后几个打闹聊天的女学生也不禁放轻了声音。
  两个多小时后,车子慢慢远离城市,驶入了郊区。
  拿在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陆惊蛰睡眼朦胧的看了眼来电显示,刚接通就被电话那端的声音给彻底震醒了。
  “惊蛰!你居然这么快就走了,说好等我销假回来一起吃个饭的呢,我到学校你床都空了,是不是不当我是朋友了!”
  陆惊蛰忍不住把手机从耳边拿远了些,“赵康乐,你看看你的通话记录,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等你到学校我今天就回不去了。”
  “你这么快就走了,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蹲在宿舍楼下的少年扯了下面前枯黄的草枝,语气低落下来,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狗。
  正打算安抚一下赵康乐,忽的,大巴车好像撞上什么东西,一个急刹车停下了,车上本来昏昏欲睡的旅客们都醒了过了,一时间车里满是嘈杂的议论声。
  “好了好了,等学校放假了你来我家玩,到时候三餐我都包了,我到了再给你回电话,车上吵。”说完,不等赵康乐再嚷嚷些什么,陆惊蛰迅速的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后将目光投向了司机。
  “会不会开车啊,突然刹车,看给我撞的,胳膊都红了!”一个光头大汉举着自己的胳膊,对着司机怒气冲冲。
  司机坐在座位上面色苍白,额头都冒出了细汗,在大汉的怒视下,战战兢兢的说:“刚刚有个人突然扑过来,我没刹住车,撞上了…”
  “你骗谁呢,看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人!”光头大汉明显不信司机的说辞,指着窗外,更加生气了。
  车上的乘客们顺着看了看车窗外,马路两边就是树林,密密麻麻的枝叶都伸到马路上了,更深处的林子里,黑漆漆的,一点光都照不进去。
  陆惊蛰坐在靠后的位置上,打开车窗看了一眼,车子的前轮下是压着了什么东西。
  “行了,开门一起下去看看吧,看是不是什么小动物不小心撞上了,赶紧挪开,别耽误时间了。”一个穿着衬衣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看了眼手表,不耐烦的站在车门口。
  本来司机是不愿意下车的,想等交警来了处理,在众人的催促下,只得开门,同他们一起下车查看。
 
第二章 丧尸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车上大多数人都有些腻了,此时一看有热闹可看,还有人打头阵,都跟着下车围观去了,一时间车上只剩下陆惊蛰和两个个在后座玩手机聊天的女生了。
  陆惊蛰不爱凑这种热闹,安稳的坐在座位上,收拾了一下因为刚刚刹车而有些散乱的行李,刚要打开手机地图,看看还有多远到,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呀!真的撞到人了,快打救护车电话吧。”
  “好像没流血啊,别是碰瓷吧。”
  陆惊蛰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眉头紧锁,这个被撞到的人,从被撞到现在,怎么一直没有发出声音啊…
  忍不住攥紧了行李,陆惊蛰把车窗开到最大,探出头查看车前的情况。
  那个被撞到手的大汉,在叫了两声倒在车前的人没有得到回应后,忍不住伸出手去扯那个人的胳膊,想将他拉起来,这时,异变发生了。
  之间前一秒还躺在地上毫无动静的人,在被碰到他胳膊的一瞬间,突然暴起,狠狠的将身形高壮的大汉摁倒在地,随即一口咬上大汉粗红的脖子,一瞬间的功夫,血就喷洒了出来,人群顿时被惊的散开来,尖叫声四起。
  这时陆惊蛰终于看清了那个被撞人的样子,或许那根本不能称为人了,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都呈现青黑色,死死掐住大汉的手指甲发黑还长得不正常,当他抬起头来,露出沾满血的尖利牙齿时,可以看到他一侧的脸已经腐烂了,眼珠子都没了,像极了生化危机里的丧尸。
  陆惊蛰哪里还敢继续待在车上,只随手拎起背包就要跳窗离开,“那个被撞的人不对劲,快跑!”见后座两个女生还没回过神来,陆惊蛰忍不住转过身吼了一嗓子,随即就干脆利落的从车窗跳了下去。
  那两个女生才回过神来,行李也顾不得拿了,紧跟在陆惊蛰身后跳下了车窗。
  那个突然狂化的人在咬死大汉后,一口一口的撕咬着脖子上的肉,硬生生的将大汉脖子上咬出一个大窟窿来,然后又被四散尖叫的人吸引了注意力,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又有两个人成了嘴下冤魂。
  两个女生刚从车窗跳下来,就被满地的血吓的瘫坐在地上,眼看着那个怪物松开嘴里失去气息的人,向着这边来了,陆惊蛰还是没法自己一个人跑开,“起来,跑啊!”将手里的包狠狠的砸向怪物,陆惊蛰拽着离自己最近的女生的胳膊就跑,另外那个女生勉强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
  “那个人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呜,都死了…”被陆惊蛰拽着跑的女生一边跑一边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
  “那根本就不是人了,你见过哪个人都烂了还能跑这么快的!”陆惊蛰从来没有跑得像今天这么快过,但那个像丧尸一样的怪物明显更快,很快就接近了陆惊蛰一行人,跑在后面的那个女生被怪物扑倒在地,一声短暂的惨叫后没了声息。
  怪物显然没有放过陆惊蛰两人的打算,在后面紧追不舍,马路两旁的树木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层层叠叠的盖住了光,地上满是落叶和树枝,被陆惊蛰拽着跑的女孩一不留神,被树枝绊倒在地,连带着把陆惊蛰也扯了个踉跄,怪物乘此机会扑了上来。
  “嘶…”陆惊蛰在地上打了个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怪物锋利的指甲,膝盖磕在石头上,血透过裤腿渗了出来。
  那个女生被躲闪不及,被怪物一口咬在了脖子上,连呼救声都没有办法发出。
  “该死的!”看了眼女生临死前大睁的双眼,陆惊蛰咬牙拖着伤腿继续往前跑。
  丧尸在吞食了几口血肉后又继续向陆惊蛰追来,听着身后的动静,陆惊蛰强行提起几分速度,奔跑间呼吸都带了丝血腥气。
  天色也越来越暗了,就在陆惊蛰快要绝望时,马路两边的树逐渐稀疏起来,一片平坦的盆地逐渐显露出来,在盆地的正中央,一座有着高大围墙的房子出现在陆惊蛰眼前,当看到围墙上结实的木门是打开着的时候,陆惊蛰差点热泪盈眶。
  因为有了希望,陆惊蛰又生出几分力气来,勉强拉开了一点和丧尸的距离,一路的跌跌撞撞,最后还被门槛绊倒了,但好歹是进了围墙里。
  就在陆惊蛰迅速爬起想关上门时,那两扇高大结实的木门哐的一声自己关上了,给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陆惊蛰又吓的一哆嗦。
  被关在门外的丧尸还没有放弃,腐烂的喉咙发出嘶哑难听的吼声。
  “可别是刚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窝吧…”陆惊蛰撑着膝盖勉强站起来,放在腿侧的手攥的有些发白,脑子里不断闪现着什么古宅惊魂的画面,而十分给人安全感的门外还隐隐约约的有丧尸发出的动静,这个时候又实在不是出去的好时机,陆惊蛰再三考虑,还是决定先留在这里。
  面前是一大片被高大围墙圈起来的平地,零零散散的种着土豆胡萝卜之类的植物,可以看得出来,种菜的人技术不到家,胡萝卜长得细细长长,大半的根茎都露在外面,茄子长的倒是枝繁叶茂,但茄子只结了一个瘦小的独苗苗,地里杂草都快把菜淹了。
  在一片稀疏的菜地后面,一座青砖黛瓦的屋子安安静静的矗立着,屋子不大,只有一层,估摸着也就是三四间房,从窗户里透出的暖黄火光,驱散了陆惊蛰心里关于各种灵异故事的想象。
  穿过菜地,陆惊蛰走到屋子正厅的门口,故意发出了一些动静:“请问有人吗?”
  屋子里房间灯火通明,就是没人应答。
  雕着龙凤呈祥花样的房门轻轻的掩着,扯了扯自己被血搞得黏糊糊的裤腿,陆惊蛰咬着牙伸手推开了门。
  “!”房间里和它的外表一样,古色古香的,两侧墙边各靠着个两米高的胡桃木柜子,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但让陆惊蛰受到惊吓的是,桌子旁的木椅上坐着一个容貌俊朗,束着一头长发的男子。
  高挺的鼻梁,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有神,眼角一条细长的疤,侧头看向陆惊蛰时,整个人不怒而威,就算他穿着农村里寻常的棉布体恤衫,普通的黑色长裤,也显现出几分不凡来,陆惊蛰推开门进来时,他正提着毛笔在写些什么。
  “你好,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不小心摔伤了腿,能在这里打扰你一晚上吗?”陆惊蛰目光对上男子的眼睛,忍不住抬头挺胸,想到自己现在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又低下了头,耳尖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他退学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他喜欢男的来着,要是在学校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第三章 神秘男子
  陆惊蛰说完后,男人写字的手顿住了,一滴墨顺着笔尖滴到了纸上。
  “你自己随便找间房间住下吧,柜子里有衣物,晚上不要随便出门。”男子收回目光,将毛笔搁在桌上,转身脚步略显匆忙的离开了,仿佛陆惊蛰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陆惊蛰楞在原地,不知怎么的,有些失落。
  走近那张八仙桌,陆惊蛰看到了男子走时没有收起的纸,上面写着一首描写战争的律诗,左下角“赵成戟”三个瘦劲清峻的字分外引人注目。
  陆惊蛰拖着伤腿被丧尸追了一路,此时已经连直起腰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确认男子不会回来后,顾不得维持形象了,撑着伤腿,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最近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光线不太好,东西很少,没有电,只有两盏油灯 ,聊胜于无。透过雕花的窗棂可以看到后院有一棵巨大的樟树,枝叶繁茂,遮住了大半个院子的光线。窗户边摆着一张书桌,一个衣柜靠在墙边,床上铺着的被子上绣着大片牡丹,看着莫名喜庆的接地气,冲淡了陆惊蛰心里的紧张。
  陆惊蛰打开衣柜,里面的衣物都是普普通通的棉布衣裳,只有黑白两色,每一件都叠的异常整齐,思索了一下,陆惊蛰从衣柜最底下拿出了一件长袖体恤。
  陆惊蛰精疲力尽的脱下自己身上粘了泥土树枝叶的白衬衣,膝盖上的伤口已经一片血肉模糊了,用洗脸架上木盆里的水勉强冲洗了伤口,又打湿衬衣简单的擦了一下身体,套上白体恤后,陆惊蛰迫不及待的躺到床上,注意将受伤的腿放到被子外面,就迅速进入了梦乡。
  陆惊蛰躺在床上安稳的睡着,他不知道,窗户外的大樟树下,男子正专注的看着他所在的房间,纤长的睫毛微微垂下,遮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
  陆惊蛰一直睡到第二日艳阳高照,才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
  从床上坐起,陆惊蛰有些惊异的发现自己膝盖上的伤口居然已经结了薄薄的一层痂,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回想起昨天那个突然出现几乎杀死了一车人的丧尸,伤口的愈合速度加快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从衣柜里找出一条宽松的裤子穿上,陆惊蛰走出房门,昨晚那个神秘的男子已经坐在正厅桌前了,在明媚的日光下,男子的面容愈发俊逸了,一头长发束起,丝毫不显得娘气 反而让气质更加出尘了,陆惊蛰的心情都无端好了一些。
  “院子的樟树下有井,你快去洗漱吧。”男子坐在椅子上,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话语打断了陆惊蛰对他过久的注视。
  “啊…好的!”陆惊蛰回过神来,要不是顾忌着伤腿,恨不得飞奔出去,那么入神的看着别人,还被抓包了,真是,羞耻死了。
  飞快的洗漱完,陆惊蛰回到桌子边,拘谨的挑了离男子最远的一个座位坐下。
  “吃饭吧。”男子终于舍得放下手里的书了,把桌子上一盘圆滚滚的东西往陆惊蛰的方向推了推。
  “谢谢。”陆惊蛰拿起一个才发现,这是一盘鸡蛋大小的土豆,用水煮熟了,拿在手上还有些温热。
  陆惊蛰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也不挑什么,三俩下就是一个土豆下肚,但吃了两个就有些吃不下了,光这么吃土豆,太哽人了。
  努力将手里还剩半个下土豆吃下,陆惊蛰见男子只是坐在那里专注的看着自己吃,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想起昨天在纸上看到的那个名字,就想确认一下:“赵…大哥,我叫陆惊蛰,你可以叫我惊蛰,昨天真是谢谢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