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冬暖时(近代现代)——梨花糖

时间:2022-11-21 09:20:46  作者:梨花糖

   《冬暖时》作者:梨花糖

  文案
  HE,虐恋,覆水难收
  寒冬过后不见君
  bl生子/钝刀磨受/抑郁梗/追妻火葬场梗/一个粗神经蠢攻第一次养猫养得乱七八糟的故事
 
 
第1章 
  结束了长达七个小时的胃部肿瘤切除手术,唐修跟后辈郭可交待了后续处理细节,拍拍他的肩膀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虽然剩下来的只有刀口缝合和包扎这些很简单的工作,但看唐修要走,郭可还是吓得手抖:“前辈你你你你能看着我做吗?”
  “不能,不想看,你可以自己完成。”唐修毫不留情地摆摆手,在小护士陶敏的陪伴下头也不回地离开手术室。
  一边走一边给陶敏讲手术记录的重点,唐修觉得口干舌燥的同时,胃里也翻涌得越来越厉害,胸口恶心烦闷得紧,忍不住扶着走廊上的栏杆停了下来。
  “唐医生?”陶敏愣愣地看着他。
  “差不多就这些了。”唐修说话有些气短,没被口罩遮住的半张脸看起来十分苍白。
  “哦,好的。”
  陶敏看他低垂着眼睫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刚想问他怎么了,结果这人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小敏,最近的洗手间怎么走啊?”
  “额……”
  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手术台上思维冷静果断,操作精细娴熟,背地里却是个同一条路走八百遍也走不熟,去家附近的超市买瓶水都要开导航的极品路痴。
  陶敏有些无语地指到:“前面第一个路口左拐,有指示牌的。”
  “这样啊,谢谢小姐姐。”唐修冲陶敏弯了弯眼眸,笑得很是撩人——他长了一双凤眼,眼尾微微上扬,本该是凌厉骇人的眼睛,偏偏浓密纤长的睫毛又垂坠下来,弧度温和又柔软,反而平易近人得紧。
  陶敏不是第一天跟他相处,心跳却还是漏了一拍,就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
  唐修还是迷路了,左拐之后死活找不到洗手间。
  可是他真的很想吐,快忍不住了。
  他按着胸口努力吞咽着,却还是觉得早上喝下去的粥在食道里疯狂逆流,那种压制不住的无力感让他有些绝望。
  太丢人了,作为医生如果吐在走廊上的话,太丢人了。
  他脑子里正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双强有力的手臂,几乎是用一种电光火石的速度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人已经趴在了马桶旁边,终于可以撕心裂肺地大吐特吐。
  吐完了胃里的东西他还是恶心难受,还是拼命干呕,那人却拿纸捂住他的嘴,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好了,没东西吐就别吐了。”
  听到这个声音,唐修第一反应就是踹爆他的蛋蛋,但是很可惜,现在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人摆布,被他提到洗手台前,乖乖地漱口洗脸。
  洗漱完毕之后,那人还想抱他,恢复了些力气的唐修果断掸开了他的爪子。
  “别碰我。”唐修咬紧牙关说着,闭了闭眼扶着墙准备自己走。
  姜默无言地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唐修的脸颊滑落到他的下巴,再到玲珑别致的锁骨,勾勒出他脖颈上每一条优美的弧度,他忍不住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尽量平静地道:“你也走不稳,还是我抱着你吧,一会摔着了就不好了。”
  唐修烦躁地推开他:“滚。”
  姜默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抬手虚扶着他,生怕他一个头晕眼花会摔个倒栽葱。
  唐修的确是头晕眼花,他认出了这是自己的独立休息室,咬紧牙关硬是走得脊背硬挺两脚生风,然后恶狠狠地把自己摔到了长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姜默在沙发边蹲下来,看着他仍旧按着胸口不停吞咽,仍旧是难受想吐的样子,心疼地握住他冰凉的手,替他捋了捋汗湿的刘海:“是胃疼吗?”
  唐修想甩开他,甩不动,气得睁开眼睛想用眼神杀死他,却看到姜默眼巴巴地等他回复的样子,顿时骂也骂不动,眼神也凌厉不起来了。
  姜默捕捉到他松动的表情,立马把他的手握得紧了一点:“胃疼吗?嗯?”
  “不疼,就是恶心。”唐修有些气弱地道。
  其实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最近胃口一直不好,吃东西总是吐,偏偏还值了不少夜班做了好几台大手术,真的是有些顶不住了。
  “只是恶心吗?”姜默皱了皱眉,“真的不疼?你每次疼都不说实话。”
  听到这句话,唐修火气就上来了,他提起一口气,哑着嗓子骂道:“说实话,你凭什么要求我跟你说实话,你跟我说过几句实话?能瞒我的不能瞒我的,你全他吗都瞒着我,你现在哪来的脸让我给你说实话?!”
  姜默没想到他还有力气这么凶地骂人,一时间有些懵逼,楞楞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看看看,看***?你就算盯着我看出眼泪花儿来,以后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句实话,”唐修咬牙挣开姜默的的手,翻身转过去背对着姜默,恶狠狠地威胁道,“我以后就算怀了你的孩子,也要告诉你是别人的。”
  “……”姜默思考了一下他这句威胁,然后冷静地分析道,“可是你现在已经说了,以后你跟我这么说我就不会相信你了。”
  唐修气得后脑勺都抖了一下,懒得理他。
  姜默盯着他裹着白大褂都精致优美的腰线看了一会儿,又比了比沙发的宽度,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的鞋,蹭到沙发上搂住了他的腰。
  唐修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放开我!”
  “我来摸摸看你是不是真的怀了我的孩子。”姜默说着,坏心眼地挠了一下唐修的腰。
  “卧槽!你是变态吗?!”唐修毛都炸了起来,窘迫得脸红到脖子根,“这里是医院!”
  “这是你的个人休息室,门已经上锁了,是你的私人空间,”姜默说完,凑到他耳边笑着低声道,“不过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姜默的鼻息扑过来,唐修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滚烫又汹涌,像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他脑子一热,挣扎着吼道:“滚开!”
  姜默捉住他的手,哄道:“好了好了,不生气了,是我不好。”
  唐修挑眉:“承认错误并且死不悔改?”
  “……”姜默叹了口气,“下次改。”
  然后他重新抱住唐修,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肩窝里,低声道:“让我抱抱吧,特别想你。”
  “就……”唐修一下就泄了气,嘴也跟着瓢了,很无力地吐槽了一句,“就知道撒娇。”
  姜默低声笑了笑,将唐修搂得更紧了些,还贪婪地蹭了几下,真诚地感叹道:“阿修,你好香。”
  唐修懵逼地道:“我刚做完一台手术,刚刚还在厕所吐了……你是不是对香有什么误解?”
  “不知道,反正你就是特别香。”姜默说完,又蹭了几下。
  “哎哎哎行了行了,别蹭了,”唐修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嘟哝道,“跟个踩奶的猫似的……”
  姜默听不清他在嘟哝些什么,就觉得他哼哼唧唧的很可爱,这么可爱抱抱是不够的还得亲亲。于是坐起来一些,轻而易举地把唐修虚软无力的身子翻了过来装进自己的臂弯,然后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你……”唐修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力气再骂他了。
  姜默看他唇色都淡了,眉心微微蹙着还是不太舒服的样子,心疼地问:“是不是还难受?”
  “嗯……”唐修躺在姜默臂弯里,可能是太舒服了,疲惫乏力的感觉越发浓重,“总觉得还是想吐……但是又很饿很想吃东西……还困……”
  姜默伸手抚上他的胃部,是温热柔软的,不像平时胃病发作的时候那么冷硬抽搐,于是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不会是真的怀孕了吧?”
  这时候怀孕可不是什么好事。姜默心想。
  唐修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你有病吗?你每次不是都带套了,我跟谁怀去?”
  “万一呢?有几次时间太紧,可能买的东西质量不是很好……”姜默很认真地思考着,却发现唐修已经闭着眼昏昏欲睡了。
  他推了推他:“这么困吗?要不我们现在去检查一下?”
  唐修吃力地抬了抬眼皮瞥了他一眼,困得眼睛都聚不了焦了:“你别吵我,我不要给你生孩子,滚。”
  他说话含含糊糊的,滚字都听不真切了,姜默无奈地笑了笑:“不生不生,你先睡,睡醒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半睡半醒的唐修就皱着眉头嘟囔着往他怀里缩:“我不要睡沙发……”
  “不睡沙发不睡沙发,我抱着你睡。”姜默才不舍得身娇体贵(而且很可能揣了娃)的小公子睡硬邦邦的沙发,他只想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儿。
 
 
第2章 
  唐修这一觉睡了一个多小时,姜默的半边肩膀都麻痹得没有知觉了,好在他身强体壮,活动了几下血液就畅通了。
  唐修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很多,但是饿得腿脚发软,血糖急转直下,虚汗直冒,他简直怀疑这个身体是假的了,以前哪有这么虚的。
  姜默往他嘴里塞了颗糖,一本正经地道:“我觉得你在我面前一直都挺娇弱的。”
  唐修冷笑:“你可能是想挨打。”
  “真的,”姜默笑了起来,“你第一次见我,是不是那次在医院?”
  “是。”
  “其实我之前见过你的。上学的时候,见过你骂顾言笙,他顶了一句嘴,你抬手就开始揍他,厉害得很,”姜默说着,揽住唐修的肩膀,凑到他耳根旁小声道,“怎么在我面前骂也不敢骂,打也不敢打的,嗯?”
  “我……”唐修含着糖果,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我那不是有求于你吗?而且我记得我最后骂了你了!”
  姜默忍着笑道:“变态杀人魔吗?小学生级别的骂人水平,跟你骂顾言笙时差远了。”
  唐修气得差点被嘴里的糖噎着:“再说了,我那时跟你又不熟,一上来就打你骂你,你报警抓我怎么办?”
  “哦,这样啊。”姜默挑了挑眉。
  唐修像是想起什么,转头抓住他的衣领忿忿道:“你当时是故意装逼故意打我的吗?打人不打脸你知不知道?”
  “唔,”姜默回忆了一下,“其实主要还是给顾言笙气得心情不好,但是故意的成分也是有的。”
  他能说他两次撞唐修其实都是故意的吗?
  说出来可能会死。
  “@¥%!”唐修骂了句脏话,把嘴里的糖咬得嘎嘣直响,“那你当时就已经认出我了?”
  姜默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能不认出来吗,长得像你这么好看的人能有几个啊。”
  “滚!”唐修心里美滋滋,嘴上依旧mmp。
  “好了好了,别炸毛了,走路都打飘了还跟我炸毛,”姜默揽住他哄了两句,“带你去东门夜市吃好吃的。”
  唐修吞了吞口水:“天还没黑,这时候东门也有好吃的吗?”
  “怎么没有,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姜默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给唐修最爱吃的那几家店的老板发了短信。
  —
  越南小卷粉、海白豆芽汤、清蒸肉蛋饺、红豆糯米酒……
  姜默看着满满一桌的各色小吃,再抬头看看吃得停不下来,每一秒嘴里都有东西的唐修,愕然道:“你能吃这么多?”
  唐修往嘴里塞了一截小卷粉,一边咀嚼一边又喝了一口豆芽汤,吞下去了之后对姜默道:“可好吃了,你都不知道有多好吃,这个越南小卷粉,比肠粉好吃一百倍,来你尝尝。”
  他夹起一截卷粉,蘸足了酱送到姜默嘴边,姜默张嘴吃下,的确是粉皮软糯馅料饱满酱汁甘甜,但……
  “好吃你也别这么吃啊,胃又不好,一会儿撑坏了。”姜默忧心忡忡地道。
  “哎,怎么好吃的都塞不住你的嘴呢?再来个蛋饺,”唐修又夹了个蛋饺喂给姜默,笑眯眯地道,“好吃吗?”
  “好吃。”姜默诚实地回答。
  唐修立刻变脸,用筷子干净的那端敲了一下姜默的脑阔:“好吃自己动手!我没空伺候你!”
  “……”姜默无言地看着唐修又开始大快朵颐,小声地嘟囔道,“以前也没这么能吃啊,不会真的怀了吧……”
  恶心,嗜睡,贪吃,易怒……嗯易怒是一直以来都非常易怒,但单看前面三点,也蛮像的了。
  姜默看着桌上的各类小吃,拿出手机把每种食材都百度了一下,没什么是孕期不能吃的,悄悄松了一口气。
  怕唐修这么暴饮暴食一会吃吐了,姜默便拆了双筷子,拣着油腻难消化的往自己嘴里塞。
  等到两人都吃得差不多了,姜默就接到了弟弟姜诚的电话。
  姜诚嗓门大得很,姜默没开免提唐修都能听到他在喊什么。
  “哥!评估公司的人明天就要来看我们在郊区那块地了,你教教我该怎么搞啊!”
  姜默掏了掏耳朵,颇为无奈地道:“我明早去公司找你。”
  姜诚哀嚎:“不行!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来找你!”
  姜默叹了口气:“我有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