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活死人病毒(推理悬疑)——嗒嗒枪

时间:2022-11-22 09:35:52  作者:嗒嗒枪

   《活死人病毒》作者:嗒嗒枪

  简介:
  纪英睁开眼时,宿舍只有他一个人。
  手机中未拨出的号码,新闻中互相联系的线索,宿舍楼下贴出的奇怪公告……
  灾难的时钟,从此刻开始转动。
  (神秘强大宠攻VS沉稳可靠智慧受)
  (避雷:攻第四章才出现/慢热/有副cp/有一点扯淡的科学设定)
  (过程会有小刀,但两对CP都是HE。)
  -
  现实风剧情向丧尸文,无异能无重生无系统啥的,纯肉搏组队末日生存。
  就讲一些普通人,末日下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亲情友情爱情驱动下的夺取或放弃……也可能只是末日之中相互依偎。
  “黑夜降临……别害怕,我爱你。”
  -
  相爱相杀 HE 冒险 末世
 
 
  学校逃出篇
 
 
第1章 开端
  纪英睁开眼时,宿舍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开灯。
  太阳已落山,缓缓降临的黑夜为宿舍中的一切罩上一层黑纱。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枕边的手表指针一下又一下,“喀嚓”转动的声音。
  他平时从来不会睡到这个点的。
  他身体麻麻的使不上力气,躺了一会儿,才伸手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
  解锁后的手机居然维持在拨号的界面,但只输入了号码的前四个数字“1360”。
  他翻了一下联系人。他认识的人虽然不少,不过会留下号码的人还挺少的,这里面“1360”开头的号码只有一个人。
  这个号码什么备注也没有,连通话记录也一片空白,单调的号码没办法勾起他任何的记忆。
  他之前想打给谁,又为什么没打出去?不知道。他唯一朦胧记得的是这事儿似乎还挺重要。
  那就打回去问问看。
  他重新拨过去,没想到对方占线了。只好过些时候再试试看。
  他关掉拨号界面又打开了微博。
  其实纪英记性不差,不如说还挺好的,看东西很快而且一下就能记住。随手刷了几下,他看到了几条比较有意思的消息。
  第一条消息来自X市官方新闻号,内容是一场街头骚乱。
  根据目击者的描述,今天下午两点左右,X市最为繁华的鑫盛中心街附近,一位女性顾客刚走出一家商场,就被街边一个流浪汉缠住乞讨,被拒后流浪汉忽然猛地往她的肩头扑咬。后警方来到现场,将流浪汉押解带离,并将受伤女性送往医院……
  第二条消息是前天早上发布的,说的是秦历山山区,有游客被一头野生羚羊袭击,遭受重伤。山区暂时被封锁。
  秦历山是X市最高的一座山。可是秦历山现在已经开发为旅游区,好几年没有发生野生动物伤人的事情了。
  第三条消息是X市大学城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位老妪在斑马线红灯的时候忽然毫无征兆地横穿而过,被一辆正常行驶的私家车撞倒在地。
  这三条消息没什么大的爆点,底下的评论并不多,但纪英想了想,倒觉得挺有意思的。
  从秦历山到他们学校这边的大学城,再到鑫盛中心街……几乎是一条连接着X市郊外和中心城区的直线。
  要是从时间上看,秦历山的事故最先发生,再来是大学城附近的交通事故,最近发生的则是鑫盛中心街的事故……倒也能串成线。
  不过看过就过了,他也没往深了想,随手又刷了一次。
  刚刷出来的第一条消息来自学校的官方微博,说的是学校艺术学院大二学生钟雪容参与华南地区男模竞赛,荣获优胜。
  只是透过缩略图瞄一眼,纪英也忍不住停下了不断往下刷的手指,点开大图来看。
  就大学生的水平来说,钟雪容的身材绝对算得上万里挑一。照片是他被抓拍到的腾空一瞬,赤着的上半身行云流水般均匀的肌肉线条,美得就像艺术品。
  纪英是法学系的,艺术系的就住在对面楼,两栋楼以走廊相连,楼梯只有一处,在纪英这边的宿舍楼,所以他其实经常能看到钟雪容。
  别看照片上他好像完全能够完美地展示自己的身材,但是他平时穿着特别宽松邋遢,那衣服200斤的都套得下。
  没想到这个人脱掉衣服之后是这样的。纪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点掉。
  刚点掉他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叫了一声,浑身又特别没力气,他干脆戳戳手机拨了许采宜的号码,想让他捎一份饭回来。
  纪英住的是四人宿舍,虽然大家关系都不错,但许采宜和他在高中就是舍友,关系当然更亲近一点。
  没想到电话居然打不通。纪英拿开手机一看。
  怎么没信号了?
  他皱了下眉,发现打了个叉的信号旁边,WiFi标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见了。
  可是刚刚他还一直在上网刷微博。怎么就忽然断网了?
  纪英叹了口气,还不如自己下去食堂吃点东西,顺便看看外面的情况。
  他下床上了厕所,换了件衣服,又到浴室对着镜子洗了把脸。
  镜子里的人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点憔悴,苍白得像用白漆刷过的。
  他忽然又想起了刚才看到的新闻。无论是哪一种灾难降临到他身上,他怎么看都像是最先挂掉的那一种人。
  a他摇了摇头,刚要转身的时候又突然看到了什么,返回来凑近了镜子。
  夕阳透过了他的眼睛,折射出一点浅色的光。他不是什么混血儿,也是第一天知道自己的眼睛颜色居然这么浅。
  他本来就五官立体,眼睛的颜色变浅了一点,衬着他白得透明的脸,这样一看居然有种奇特的美感。
  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仔细看了一会儿,他才离开了镜子。
  纪英走下楼,在宿舍楼下公告栏前停住,眼睛扫了一遍,一张盖着学校后勤处红章的公告格外引起他的注意:
  “因未知原因,我校电路出现故障,应急电源仅能维持一天,明日凌晨五点起全校停电。电力恢复时间未定,请同学们自行做好充足准备。另外,校方接到通知称,目前我市自来水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原因不明,请同学们暂勿饮用。”
  从前学校也停过电,通常都是一天以内,最多的也不过三天。这样“时间未定”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见。
  如果是一周呢?如果是一个月呢?如果是……
  纪英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觉得有点好笑。那怎么可能呢?
  走出宿舍楼,夕阳留下淡淡的余晖,路人三三两两的人并行走着,有男女朋友手牵着手的,有刚下课的几人在商量晚上回宿舍看电影的。
  篮球场中队员们还在练习投篮,余晖拉长了他们的身影。一位队员灌篮落地时不小心摔倒了,磕破了膝盖,立刻有人围上来搀扶。
  路边小摊贩在吆喝卖水果,吆喝累了就和旁边卖糖水的摊贩聊起天来。
  人虽然不算很多,但大家都和亲近的人待在一起,说说笑笑,那种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切都照旧,让人觉得安心。
  纪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食堂。
  他喜欢吃面,扫到面食窗口,正想挨后边排上去的时候,老觉得哪里不对,好像视野变得特别狭窄,抬头一看,站在他前面的那个人竟然比他高出了一个头,正在低头玩手机,挡他前边特别有压迫感。
  轮到那个人的时候,他才弯下腰趴在窗口边说:“阿姨,要一份西红柿鸡蛋面。”
  阿姨一边忙活,一边招呼排在后边的纪英:“后面的同学要什么?”
  “和他一样。”
  阿姨皱了下眉,不好意思道:“哎呀,鸡蛋只剩下一颗啦。”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看了对方一眼。
  纪英愣了一下。对方居然就是刚才在新闻里看到的钟雪容本尊。
  钟雪容并不认识他,打量了他一眼,嘿嘿笑了笑:“让给你吧。”
  礼让得很刻意,让看起来确实很营养不良的纪英觉得有被冒犯到。他转过头来跟阿姨说:“换炸酱面吧。”
  钟雪容见他态度不好,耸了耸肩,继续低头玩手机。
  阿姨手法老练,一人忙活两份,最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拿到了自己的面。
  钟雪容拿了面好像还要去找人。纪英稍微看了他一眼,拿了自己的面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
  他把手表解下来放在旁边,吃了一会儿,旁边忽然有人搭话:“同学,你这儿有人吗?”原来是手表占了旁边的位置。
  他抬头刚想说没有,又愣了一下。
  对面的钟雪容似乎也有些惊讶,笑道:“真巧啊。”钟雪容的后面跟着一位女生,满脸的不耐烦,一拍桌子:“你管他呢!食堂许人占座么?”
  还没等纪英说什么,她自己挪开手表一屁股坐下了。
  钟雪容咳了几声,说:“对不住,她今天心情不太好……”
  纪英看了那女生一眼。
  女生浓妆艳抹的,别说还挺好看的,旁边好多人盯着她看呢。
  钟雪容想在她对面坐下,又不是很敢的样子,大高个儿端着碗面杵着。纪英朝他说:“坐呗,我老觉得她下一秒就要咬我呢,你也小心一点。”说完朝那女生呲了呲牙,然后面无表情地端起碗筷走了。
  那女生又是一拍桌子站起来,骂骂咧咧的,被钟雪容拉住了。
  --------------------
  攻还没出现,攻还没出现,攻还没出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在第四章。
 
 
第2章 突变
  纪英走出了食堂,往小卖部走去。他虽然记性还可以,但是不上心的事儿他就压根不会去记。
  现在他满脑子就想着接下来怎么应付停电。
  小卖部里的人不少,但也不算很多。这会儿刚下课,估计大家还没来得及去看宿舍楼下的公告。哪怕是去看了的人,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多么焦虑。
  因为哪个地方没停过水停过电啊,最后还不是学校政府那帮人很快解决了,碍事也没碍着几天。
  纪英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今天他老觉得不对劲,说哪里不对劲吧,他又说不上来。在小卖部转了一圈,他挑挑捡捡了好一会儿。
  现代社会没个电就啥也做不成,煮水都煮不了,又赶上现在是夏天,最需要的就是水。平时让他直接喝自来水他都不敢,现在公告又说自来水受污染了,他更不敢喝了。他只好掂量着重量,提走了两瓶大瓶装的矿泉水。
  食物方面虽然可以去食堂,但全校范围和不定期限的停电,加上自来水出现问题,食堂能不能继续经营下去还不知道呢。纪英又绕了一圈,挑了一些轻便热量又高的食物,把口袋塞得满满的再去结账,搞得跟要去野营似的。
  后面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看起来大家都渐渐发现了这件事,估计超市很快就会被洗劫一空。
  纪英排着队发呆,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他一转回头就对上一片宽阔的胸膛,他居然要抬起头才能看到对方的脸。
  “咱俩这缘分有点好啊。”
  纪英没听他说啥,光摸着下巴,心想要让他多扛点东西,不能让他白长这么大个儿。
  “就冲这缘分,你也得帮我再去提几瓶矿泉水过来吧。”
  “嘿,这关缘分什么事儿?”钟雪容说完,疑惑地抬头去看柜台前排起的大长队,问:“咋回事啊?末日了?”
  纪英斜了他一眼:“少乌鸦嘴,叫你去你就去,我付钱。顺便再拿一些吃的,能拿多少拿多少。”
  “好好好,我去拿……那什么,你就别气了。”
  纪英愣了一下:“我气什么?”
  “刚食堂的事儿啊。”
  “食堂什么事?”
  钟雪容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你是鱼吧,还得是鱼里记性最差的。”
  纪英自己就提着两瓶矿泉水,手都快断了:“瞎扯淡,快去。”
  “得嘞。”
  钟雪容人高腿长,揣着兜几下就走了。前面刚结过了一个人的账,他就两手提着矿泉水回来了,兜里还塞了好多散装奥利奥。
  两个人结过账走出来时,天已经全黑了。回头望去,超市已经全空了,只剩下排队的人几乎站满了整个小卖部。
  大家脸上的表情还很平静,有的人在小声抱怨,有的人看起来好像有点小兴奋,就好像平静的生活里忽然多出一点水花。大多数人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纪英刚走几步,就被小卖部的大叔叫住了:“同学,你东西没拿!”
  他站在原地检查了一下袋子,才发现自己落了一包士力架。
  刚想折回去,忽然怀里撞来一个人,纪英吓了一跳,下意识扶住来人。
  定睛一看,来人正是食堂里遇见的那位脾气不好的女生。
  不过纪英早已经忘了食堂的事,眼下只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就扶着她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她的眼睛无神空洞,头发也乱糟糟的,嘴唇上方有一条红色的痕迹,像是涂口红时不小心涂偏了。
  但是夜色深沉,她背着小卖部的灯光,纪英也看不太清楚,就问了她一句:“同学,你哪里不舒服吗?”
  她没说话,缓缓朝纪英走近了一步,又走近了一步。
  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拖动”,像是关节不灵活一样。
  纪英松开了扶她的手,随着她挪近,不断往后退,可是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回答。
  黑暗中钟雪容看不清楚,以为纪英遇到了认识的人,就先一步过去拿回了士力架,回来时一看,惊讶道:“小云?你补好妆了?这次还挺快。”
  林云顿住了脚步,脖子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开始向旁边扭转,转到钟雪容那边时,钟雪容看清了她的脸,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小云……你,你咋了,别吓我啊。”
  林云没有回答他。她的眼珠渐渐变得浑浊,不知道在看哪里。
  钟雪容想去搀扶她:“小云,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