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重回十六岁的花滑大魔王(穿越重生)——油炸糕

时间:2022-11-22 09:50:37  作者:油炸糕

   重回十六岁的花滑大魔王

  作者:油炸糕
  文案:
  上一世林琅曾因一场霸凌,一度陷入迷茫。
  人为的故意碰撞,身体重重的砸到冰上,小腿被锋利的冰刀划过,鲜血不断的在冰面蔓延流淌。
  因为这个阴影,他固步自封了三年,再回来时,一切却都已改变。
  霸凌者包揽奖牌,粉丝无数,他奋起直追,成了花滑赛场上新一代大魔王。
  却在就要彻底击垮他的赛场上突然猝死,只差一点就能开创出下一个完全属于他的时代。
  闭眼之前,他曾向神明许愿,许愿再借他十年,给他再次奋起,走向卫冕的时间。
  睁眼之后,一切回到他刚刚遭受霸凌的那一年,他又有了一个可以肆意挥洒汗水的崭新起点。
  ——
  沈潋秋作为年轻一代最好的冰鞋制造人,回国遇见的一个故交就是林琅。
  曾经那个胖胖的说话都不敢抬头的小孩,早已长成少年,身材纤细,却依然带着宽大的帽子,独自缩在灰暗的角落。
  一如既往的怯懦,就好像除了身材之外其他都没改变。
  沈潋秋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想法,直到重生后的林琅在他面前脱掉帽子,踏上冰场。
  迷人又危险,极限且疯狂。
  和平时毫无存在感的他完全不一样,赛场上的林琅就是统治一切的王,没有人能够忽视的了他的存在。
  更没有人可以不经他的允许,就私自将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
  曾经的雏鸟早已蜕变,留下的只有张开双翅,就能睥睨整个赛场的雄鹰。
  升组,逆袭,连霸,绝地反击!
  林琅在不断刷新着各种记录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超越着过去的自己。
  【冰鞋世家最好的继承人X他见过最怯懦的花滑运动员】
  排雷:
  1.全文架空平行世界,所有角色无原型
  2.作者不专业,一切为了爽和剧情服务
  3.1v1,he
  4.年上文,攻比受大8岁,受成人前不会有感情线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琅,沈潋秋 ┃ 配角: ┃ 其它:花滑,花样滑冰
  一句话简介:再借十年,做冰场上最耀眼的王
  立意:努力拼搏用汗水铸造勋章
 
 
第1章 
  “后外结环四周跳,一如既往十分干脆利落的一跳。”
  “姚箐虽然已经连续两年代表美国,斩获奥运冠军,但看样子他依旧并没打算因此而自满停下,这一次短节目和自由滑的难度,准备的非常高,俨然是冲着冠军来的。”
  “只不过这一次,到底能不能实现三连冠,恐怕他要先去问一问林琅,能不能答不答应了。”
  ——
  2022年,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自由滑比赛现场。
  身边不知道哪位手机里传出来的直播解说,声音大的即便是林琅已然带上耳机,却还是依旧聒噪的令人头疼。
  眼瞧着如今这个角落也不能继续再坐下去,林琅只好轻叹了口气,扯了扯自己外套上宽大的帽子,一言不发地向着赛场走去。
  “欸,那就是林琅吧。”
  “好厉害……”
  ——
  即便是已经完全将自己藏进了外套里,这一路上却还是有不少人,仅凭着身形就将他给认了出来。
  毕竟自从几年前,林琅突然在花滑界横空出世以后,这个名字就一直都在所有人的面前,一次又一次不间断的创造着奇迹。
  10岁才开始正式学习滑冰,15岁时因为训练时的一个视频在国内初露头角,成为众人口中的天才。
  人生中第一个国际比赛,所有人都对他夺冠的身影翘首以盼,却不想盼来的却是他人间蒸发,失踪退役的消息。
  直到三年以后,错过了职业生涯中最为宝贵那段时间的他才又重新回到冰场,在各种唱衰声的环绕中,从最底层一步步奋起直追。
  让那些曾经不看好他的观众们大跌眼镜,一次又一次的创造奇迹,做到了太多太多大众眼中的不可能。
  到了如今,26岁的林琅在花滑的赛场上已是高龄,却仍旧保持着顶级选手的水准,拼杀在奥运的赛场上。
  即便满身的伤病很可能会因此而再度加剧,他也依旧在所不惜。
  毕竟对于每个花滑运动员来说,奥运会都是整个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比赛。
  林琅不甘心直到退役都只能被姚箐压上一头,屈居第二,想要在这里奋力拼上一把赢过他,这样的想法虽然可以理解,但依旧疯狂。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魔王,这一整个赛季,即便林琅已经拿到两枚金牌,但在分差上,与姚箐一直只是微弱之差。”
  “粉丝们抓住这一点为他挽尊,说林琅能达到这个成绩纯属超常发挥,但就今天这两个人的状态来看,姚箐的这个脸,只怕是要被打个彻底了。”
  周围的议论始终没有停止,林琅拉了拉套在身上的连帽衫,不论言辞好坏一概置之不理,充耳不闻,只一心紧盯着前方看。
  赛场上姚箐的自由滑还在继续,从帘子被偶然掀开的缝隙,就能看见他滑行于冰面上,顺畅的身姿。
  白色轻纱随着他的手臂,在冰上轻盈的摆动,整体看上去圣洁而又浪漫。姚箐最擅长的就是这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风格,每每都能一路从冰场上演到冰场下。
  如果不是因为每次再见,他都能从那一副金玉其外的伪装中,无缝衔接的流露出他原本那副垃圾的模样来。
  甚至就连林琅都要怀疑一下,如今站在赛场上的这个人,到底还是不是曾经那个因为蓄意霸凌,导致自己落下阴影,沉寂三年无法踏上冰场的他了。
  有关于林琅在15岁时的突然失踪,官方给出的说法,一直都是选手的个人选择,原因不明。
  只有极为内部的人员才知道,林琅消失的起因,是一场极为严重的队内霸凌。
  在即将正式登上国际赛场前的一场训练赛上,姚箐人为的制造了一场故意的碰撞,锋利的冰刀径直的从林琅的小腿上划过。
  不断流淌在冰面上的鲜血,使得他错失了当年那场比赛的资格,也因此而辜负了母亲生前对他最后的期许。
  他无法想象母亲弥留之际,还在病榻上望着电视,努力寻找他身影的模样。
  也因此再也无法踏上冰场。
  整整三年。
  更为讽刺的是,当他终于走出当年的阴影,重新开始接受有关花滑的消息,才发现当年那个差点毁掉他的霸凌者早已顶着姚箐这个新名字,改换了国籍,站到了花滑赛场的顶峰。
  所以他奋起直追,不愿让这样肮脏的人,带着那样虚伪的面容,侮辱这赛场上纯洁干净的白冰。
  曾经的种种皆已经过去,这一次,不管姚箐再想什么办法,他都必输无疑了。
  ——
  “接下来出场的是中国选手,林琅。”
  林琅的名字才刚一出来,全场观众立刻沸腾,而他却依旧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静。
  只是平静的拉开外套,露出一身极具诱惑的全黑色轻纱,缓缓的滑向冰场中心。
  第一跳就是所有跳跃中得分最高的勾手四周跳,林琅在冰上自由的跳跃滑行,近乎完美的状态,让在场的所有观众和选手都为之尖叫,直呼:“Amazing!”
  整套节目的难度高到令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可林琅当下却只觉得自由和痛快,他在赛场上拼尽全力的展现着自己的实力,以极高的标准完成了节目中的每一个动作。
  却在眼看着分数就要超过姚箐的时刻,因为一阵剧烈的腹痛突然倒地。
  “林琅!”
  剧烈的疼痛,一阵阵止不住的眩晕和耳鸣,周围的白色冰场再一次被鲜血染红,现场的骚乱,身下不断传来的冰冷。
  林琅蜷缩在冰面之上,呼吸急促的感受着生命一点点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只觉得这好像又是和15岁时一样的场景。
  而那个时候,穿着沾满他鲜血的冰刀,嚣张的站在他面前的姚箐,到了此时此刻,还是一如当年的那一副表情。
  光从眼神之中,就能让人清晰的看出他内心之中的那种窃喜与得意。
  从前的一幕幕回忆,快速的从眼前闪过,又一桩桩一件件的从林琅的脑海中划过溜走。
  到了最后当他整个人都已经神志不清时,脑海中所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滑冰,他放不下这一片冰场。
  哪怕是向上天借上十年,哪怕只给他再一次奋起,走向卫冕的时间。
  ——
  随着身体中力气的不断流逝,林琅终于支撑不住,缓缓闭上了眼。
  而自他闭眼之后,本应该已经逐渐淡忘的,属于他十六岁前的种种记忆,便开始连一些细枝末节都奇迹般,异常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平淡而又富足的生活,以及打破这一切的,出现在他生命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母亲去世,遭遇霸凌,原本的梦想被阴影所覆盖,而在这一切发生以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林琅随之迎来的还有父亲的再婚。
  曾经情深似海趴在母亲病床前的那个人,那些话,仿佛也随着母亲一道离开,随风飘散了。
  林琅对此无法接受,索性一怒之下直接和其断绝了关系,只一个人拉着个小小的行李箱,从家里搬到了学校来。
  “杨哥!走啊,上网去啊。”
  “等会儿,马上就来!”
  林琅是躺在床上,被自己室友呼朋引伴去网吧的声音给吵醒的。
  床头的日历课表显示的时间是2011年的12月12号。正好是他搬到学校以后,过的第一个生日,属于他的16岁第一天。
  刚上高一没几个月,寝室里相互之间的关系也都还没怎么太熟悉。
  林琅自顾自的从上铺爬起来,走到洗手池旁边照了照镜子。
  当时因为深处阴影当中,许久不曾打理,已经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以及因为与家里闹翻后,手头吃紧,明显凹陷下去的眼窝,消瘦的脸颊。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的确是当时16岁的自己没错。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貌似的确是从老天那儿,借了十年的时间回来。
  林琅眼瞧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晃神的摸了摸自己如今这张看起来狼狈且又稚嫩的脸。
  第一时间想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冰场。
  毕竟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说长也的确不长,自己的母亲因为罹患胃癌去世,而他最后猝死赛场时,虽然没有明确自己的死因,但却也是的确有过口吐鲜血,以及胃痛的情况。
  所以林琅猜测,他的死因,多半可能也与此有些关系吧。
  虽说他现在的确是不多不少正好重生到了十年前,但谁又说得准,老天到底给他的是多长时间。
  没准他今天活了,下个月就又死了,甚至都用不上一个月,几天,亦或者是几小时。
  所以,他必须抓紧这一段有限的时间,赶快滑起来。
  只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处理一下如今他这个形象的问题。
  毕竟重生这种事都能发生,那他母亲就也有还在某些地方看着他的可能。
  他总得过得像那么回事儿,才能让她多少也能觉得欣慰一些。
  学校周围的公共浴池,林琅在其中里里外外好好洗了一遍澡,而后顺便也就在澡堂外的理发店里剪了个狼尾。
  林琅本就生的秀气好看,之前来的时候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如今好好打理过之后,就连澡堂里平日凶神恶煞的老板娘和呆的像木头一样的理发小哥,都忍不住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看。
  “这孩子长得也太俊了点儿,我在这儿开了这么长时间的店,就没见过长得这么标志的男孩儿。”
  “小陈,你不是正好缺个模特?要不就和这孩子打个商量,给他拍个照片往窗外头一摆,找你来理发的人那不得一个接着一个。”
  给林琅理发的这位姓陈的小哥,看到他如今的模样,也明显的愣住了。
  这种发型并不算是太好驾驭。
  林琅长相白嫩精致,一七五的身高原本看着块头就不大,如今到了抽条的年纪,营养跟不上去,看起来就显得更要瘦小了许多。
  原本在他跟他说要剪这种发型时,身为理发师他还怕他驾驭不住这么野的风格。
  可如今剪完一看,这样的发型配上他那双眼睛以及他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势气质,简直不要太适合。
  理发的费用不收,同时额外还有作为模特的二百块报酬。
  钱虽不多,但对于如今与父亲断绝关系,只能靠着自己从前存下来的那些积蓄,勉强苟活的林琅来说。
  任何一个能够赚钱的机会,都不容错过。
  毕竟,花滑可是个极为烧钱的项目,请教练,做服装,找编舞,甚至是四处比赛的车马费,都是一笔寻常人根本负担不起的巨额数目。
  而如今就算是不去想参加比赛要用到的这些,光是训练所需要的最基础的场地费,对他来说,都是一笔难以承担的巨款。
  林琅站在他所生活的H省B市中,唯一的那家室内冰场中,看着自己干瘪的钱包,在支付过场地费后,又不得不十分肉痛的花钱租下了一双冰鞋。
  这种公用的冰鞋并不能算是完全合脚,但没能上冰的这一年中,他的脚长了不少,从前的冰鞋再穿不上,新的冰鞋太贵,他也的确没有那个闲钱来买。
  只能先穿这种,勉强对付一下了。
  林琅如此想着,轻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个人默默的换着冰鞋。
  却没想到他这边鞋子才只刚刚穿了一半,眼前便突然间的站出了几个半点不像善茬的人影。
  “嗤,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啊?”
  “不是被之前那件事吓得连冰场都不敢上了吗?死了妈妈的爱哭鬼。”
  林琅听见这话,缓缓地停下了正在飞速系着鞋带双手,极为隐忍的抵了抵后槽牙,幽幽的抬起了其极富有震慑力的双眼。
  是从前跟在姚箐后边,一起霸凌过他的那几个小崽子。
  作者有话说:
  下本开:《穿成替身后我在种田综艺爆红了》求预收;
  预收文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