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池上延夏(近代现代)——蝉饮

时间:2022-11-23 09:18:45  作者:蝉饮

   题名:池上延夏

  作者:蝉饮
  Tag列表: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HE、年上、1v1
  简介:斯文败类酒吧老板x阳光健气高中生
  练笔 瞎写 无大纲
  随便看看
  只是我馋斯文败类x阳光健气了
 
 
第01章 不要轻易打抱不平
  ——
  夏延打完篮球回宿舍的时候,他的室友正抱着一个酒杯在哭。
  夏延惊了。
  “小红,你这杯子哪来的?”
  占红申吸了吸鼻子,“重点不应该是我为什么哭吗?”
  占红申是个能和女生打成一片的小男生,夏延倒是不意外他会哭,就是觉得这杯子挺好看的,有点儿像日本的富士山系列,他淘宝看过一次,还挺贵,不像是抠里吧搜的小红会选择消费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哭呀,是徐婷婷又抢你橡皮泥了吗?”
  “哼!我才没玩儿橡皮泥呢!我失恋了!”他小心翼翼收起酒杯,放入防摔套里,再放进纸箱,又用胶带缠了好几圈,夏延差点以为这是他传家宝。
  “哦,失恋了呀。”夏延笑得一脸阳光,“没事儿,看开点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占红申撇嘴,“合着失恋的不是你啦。”
  夏延就嘿嘿的乐,“我没谈过呢,你看,这样一想,你是不是比我强多了。”
  “可是他说我是个小屁孩儿!他不喜欢比他小的!”
  夏延想了想,倒也没什么毛病。
  “他还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那就不对了!”
  “嗯嗯!”占红申越说越愤怒:“他还说就是整个酒吧的男人都没了,他也不会选我!”
  “酒吧?”
  “他是个酒吧老板。”
  “那应该岁数挺大了吧?”
  “24,比咱大7岁。”
  “哇,24就成了酒吧老板,那她还挺厉害的。”
  “哼!他那么会勾搭男人,谁知道这酒吧是不是好来道!”
  “倒也不必这么说……”很多女孩子经商头脑完全不输男性。
  “他还骗了我的钱。”占红申又哭了,“我一万多块钱,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呜呜呜……”
  夏延脸色严肃起来,“他骗你钱了?”
  “小红,你跟我说那个酒吧名字,还有他叫什么名字。”
  占红申抬起头,鼻尖都是红的,“干嘛?”
  “我帮你算账去!”
  占红申摇头:“不用了,我天生就该被人辜负,嘤嘤嘤。”
  夏延想的比他多,这年头酒吧骗酒钱的事情可是不少,很多老板甚至和酒保、酒托、陪酒女,专门利用相亲、网恋等等,骗无知男性的钱,他们是贫穷的高中生,自身没有经济来源,好不容易攒点钱,还要被这些坏女人骗,实在是太过分了!
  夏延最终把酒吧名字和渣女的名字都要了过来,准备晚上放学期间出去探探路,如果能协商把损失找回来最好,如果谈崩了他立马报警!
  晚风习习,这个夏天刚开学不久,天气十分炎热,夏延冲了个澡,换上洗好晾干的校服穿上,身上都是阳光的味道。他五官还有些稚嫩,但能看出硬挺的轮廓,无论是正面还是侧面都没有硬伤。
  他安抚好趴在床上看漫画疗伤的小红,单枪匹马的准备去酒吧。
  打开手机看了眼导航,那家叫“喧消”的酒吧离学校不远,只需要转出一条街。
  名字起的倒是挺别致,只可惜人品不怎么样。
  高高瘦瘦的夏延手里捧着一杯果汁,很快就找到一块黑色的牌子,上面只有喧消两个银白色大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会是会员制吧?
  夏延有点担心自己进不去。
  他走过去果然被门童拦住:“先生您有会员吗?”
  “啊,我忘带了。”夏延笑得很是不好意思,他唇红齿白,眼睛笑起来像是月亮,还有漂亮的卧蚕,很是讨喜。
  门童很有礼貌:“先生那您把校服脱下来拿在手里吧,如果要上二楼是不可以穿校服的,我们老板说高中生也可以进,但是不能太高调。”
  果然!夏延心想被我抓到小辫子了吧!学生的钱就那么好骗吗??!
  他脱下校服拿在手里,里面就剩下一件纯白的短袖T恤,他本想气势汹汹的直接穿着校服进去让大家都知道这个老板是个骗学生的女骗子,不过现在也没差,他进到一楼,里面好多桌子上有茶具,还有一些凌乱摆放的落地画板,最里面挨着楼梯的地方有一个小房间,门口用彩色粉笔写着:纹身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练习中……
  夏延嘴角一抽,什么群魔乱舞。
  这里不像有酒的样子,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学生,因为有几个他打篮球时见过,还和他打招呼,在看到他往楼上走时,都露出惊讶的目光。
  估计是没见过打算穿着校服去喝酒的。
  一二楼之间要比寻常店面高度大一些,大约大上四五个台阶的样子,他因此多转了一个弧度,二楼别有洞天,推开门是另一个世界。
  昏暗、幽静、散发着靡靡气息的灯光和音乐,并没有多么纷乱嘈杂,却让人目眩神迷。
  夏延在门口停顿几秒才进去,他可没忘了这次过来的目的。
  直接走过去一拍吧台:“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那调酒师愣了一下,“请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我需要你们老板立马出现!就是那个叫屈潋的,听见没有!”他不习惯当恶霸,十分色厉内荏,调酒师差点没忍住笑,“好,这就给您联系,您耐心稍等片刻。”
  服务还算到位,夏延在卡座坐下,他之前从未来过酒吧,只在朋友圈看过好友们一连几条发的小视频,对比了一下,还是这里格调高雅,播放的都是纯音乐,音质很好,听起来很舒服,一楼色系淡雅,二楼深沉,一浅一深,完全是两个世界,这样的设计感很是新颖。
  只可惜,这么好的店铺却被一个人品恶劣的老板玷污了!
  他看了一圈,目光又转回吧台上,忽然视线内出现一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是一具精心雕饰过的玉石。
  那手敲了敲桌面,咚咚。
  他抬起头看过去。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人面带微笑看着他,轮廓深邃,五官立体,声音像大提琴般低沉悦耳:“你找我?”
  夏延被颜值闪了一下,恍惚摇头:“不不,我没有。”
  男人嘴角笑容扩大,“不是你找屈潋?”
  夏延瞬间瞪大眼睛,“我是、不是……什么?你是屈潋?!!”
  男人点头。
  “你们酒吧……还有叫、叫屈潋的吗?”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很有耐性地说道:“没有了。”
  “你……你喜欢男人?”
  男人挑起眉。
  夏延神色一窘,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但是……但是他妈的他真的很疑惑啊,小红明明白白说的是喧消酒吧,说的是屈潋骗了他一万多块钱,可为什么是个男人呢?!!
  夏延低低“操”了一声,在心里把小红翻来覆去骂了几个来回。面对这样一个成年男人,夏延还是有些发怵。他是胆大,但到底还是一个十几岁的高中生,何况面对的是这样一个笑里藏刀的男人。
  他转念一想,男人又怎么了,欺负小红骗钱就是不对!
  “把骗了我朋友的钱交出来我就走!” 夏延瞪着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决心要帮室友讨个公道。
  屈潋看着眼前的男孩儿,是英俊帅气的长相,剑眉星目,尽管透着一股子稚嫩,能看出是个帅哥胚子。
  “你朋友?”
  “就是今天下午来你们这儿那个小男生,叫占红申的,别甩了人还装作不认识。”
  屈潋哪里还记得什么红申,每天来他这酒吧的高中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过他提到下午,倒是发生了点事情,主角正好是个小男生。
  他不紧不慢地推了一下眼镜,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一,你朋友来这消费,给钱天经地义,”他比划的手指增加了一根,“二,我和他的关系止于酒吧老板和消费者,不存在我甩了他,三,就他付的那些钱已经是折后了,如果你想替他补上我不介意。”
  夏延被他有理有据的说辞唬得一愣一愣的,尽管如此,他不想在男人面前露怯,往前站了站,离坐在高脚凳的男人更近了,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
  “哪有随便就能消费一万块的,不就是欺骗消费者?”
  男人轻笑一声,“小孩儿,他和人发生争执,打碎了好几瓶酒,还有一套酒具,喏,那种。”
  屈潋轻轻扬了扬头,夏延朝他示意的方向看去,那里摆着好几套酒杯,和小红今天抱着的那个一样的款式。
  夏延最后臊眉耷眼地回了学校,更倒霉的是他到学校才发现校服外套忘在酒吧了。
  “操!”他躺倒在宿舍的床上,小红不知道去哪里了,宿舍里没人,他都怀疑占红申在整他,今天是愚人节吗?
  想到那个男人嘲讽的笑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一点也不想再回酒吧拿东西了,真是丢人。
  少年人的自尊心很强,这样被拂了面子,自然也不想再和那人有什么瓜葛了。他真的没想到小红喜欢男人,但知道了之后反而有一种这才正常的感觉。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随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
  “唉呀!都跟你说了他不喜欢你还不信!干嘛非要自取其辱呢!”
  “我哪里知道嘛,那么帅的男的,自取其辱又怎么了?”
  夏延是被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吵醒的,他心情不虞,被人吵醒更不爽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是占红申和另一个男生在坐着聊天。
  “你醒啦?”占红申像没事人一样,没有一点骗了人的自觉。
  夏延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凶狠,小红有些心虚地撇开眼睛。
  “怎么样啊?”占红申又小心翼翼凑到他跟前来,夏延的起床气散得差不多了,于是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样啊?自己惹了事还跟我说得那么委屈,害我丢人,还有!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屈潋是个男的!”
  “啊?”小红脸上有一瞬间的迷茫,他以为夏延早就知道他喜欢男人了。“不是啊哥,您看我这样儿像是喜欢女孩儿的吗?”
  他如此坦荡,夏延有一瞬间觉得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夏延是个实打实的直男,在此之前甚至不知道男人还能喜欢男人。
  “……”夏延沉默了一下,“反正你消停会儿吧。”
  “可是可是……哥,我没钱吃饭了……”
  “既然知道自己没钱,当初为什么还要和人打架啊?”
  “难道他骂我我还不能反驳了嘛……”小红很委屈,他撅着嘴,“而且是他先动手的!”
  夏延朝他摆了摆手,“随便吧。”反正与他无关。
  “那你以后能罩着我吗?”
  “蹭饭可以,别的不行。”
  和小红聊天的男生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看见他和小红重归于好似乎松了口气,“那我走啦,小红,你送送我呗。”
  占红申笑着挽住他的手,把男生送出了门。
  “诶诶!你室友真的是夏延啊!他好帅啊!你真幸福……”
  “他是直男,你就别想了,连我喜欢男的都看不出来那种。”占红申皱了皱眉,劝身边的男生不要招惹直男,如果夏延喜欢男的,自己早就出手了。
  “不过他对你真好,还帮你打抱不平呢……”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了,夏延坐在床上发呆,他看了一眼挂在阳台上湿着的校服,为明天的升旗仪式发愁。忘在酒吧的那件校服……怎么办呢,要去拿回来吗?
  夏延咬着大拇指,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烦躁。
  --------------------
  为什么章节简介非写不可
 
 
第02章 为什么莫名其妙约了篮球
  少年的喜怒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夏延对于麻烦的事情一向是选择放过自己,第二天他就把这事儿抛在脑后,和朋友们打球去了。
  当他看到站在球场外的屈潋时,一个没注意踩滑了摔了一跤,手里捧着的篮球滚出了几米外。
  “夏延,你行不行啊,几天不见这么拉了?”一起打球的朋友难得见他失误,变着法儿地损他。
  “滚你妈的,我行不行一会儿让你知道。”夏延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这一跤摔得,恐怕暗恋他的姑娘都得偷偷笑他。夏延站起来揉了揉摔疼了的屁股,活动一下关节,又投入了新一轮的攻守之中。
  后半场夏延没有状态,眼睛总是往屈潋那边瞟,生怕男人下一瞬间就冲过来打人。而且看到屈潋他就想起昨天自己干的丢人事儿,就这么一分神的瞬间,他就被别人断了球。
  “夏延菜了!朋友们!我从他手里抢到球了!”比赛结束后,瘦猴一样的男生兴奋极了,摇着手在夏延面前跳,夏延一巴掌打在他脑门儿上。
  “爸爸让着你,怎么样,够疼你吧!”夏延脸上笑着,眼睛里却毫无笑意,他看见屈潋过来了,夏延暗暗捏紧了拳头。
  男人和昨天有些不一样,穿着一件黑色T恤,简简单单的牛仔裤,脖子上挂了个黑色长条状的东西,唯一和昨天气质贴近的东西就是他戴着的眼镜了,在阳光下泛着光,疏离而不近人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