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我靠乌鸦嘴爆火成顶流 (近代现代)——千秋岁引发

时间:2022-11-23 09:20:42  作者:千秋岁引发

   我靠乌鸦嘴爆火成顶流

  作者: 千秋岁引发
  文案:
  (日万)封钰开摆算命第一天,遇经纪人王城:“兄弟,想当明星......”
  封钰:“你完了,你亲戚朋友要吃你席,你我有缘,我可以坐小孩那桌吗?”
  王城撸起袖子:“?你完了,你要挨打!”
  还没开始揍人王城就被广告牌砸成了脑震荡,“大师救我!”
  封钰:“我又不是医生。”
  进公司第一天,封钰掐指一算,送给老板一顶绿帽子,“戴上这顶帽子,在青青草原上策马奔腾对郁总您再适合不过。”
  郁总:“保安呢?把这神棍拎出去!”
  保安还没来,郁总就亲眼看见丈夫带人当着她面进了酒店,“大师,有刀吗?”
  封钰,“没有,棒球棍要吗,十万一根。”
  荒野求生综艺一直播,他指着扎营地对导演说,“下面有一个脑袋一只手。”
  这一次,封钰吸取了教训,不等导演把自己拖走就戴上手套开挖,挖出一只手,“喏,这是手,马上把脑袋挖出来给你们看。”
  观众导演明星:“......求你住手,别挖了别挖了!”
  封钰:“那你们还不报警?”
  被认回家门第一件事,看向他大哥,“大哥,你不行,唔......这是可以说的吗?”
  指着他二哥,“你是哪儿来的野种?”说完看向他爸,“这也是可以说的吗?”
  大哥:“吾弟叛逆伤透哥心。”
  爸爸:“速效救心丸呢,怎么还不拿来!”
  经纪人递上药,“这药我熟!”
  后来,封钰才知道,本以为全门派穷到吃土的雁山,实则富得流油,在他面前菜鸡混日子们的师父师姐师兄们,个个都是身披马甲的大佬。
  封钰:“我刀呢?”
  再后来,封钰发现师父师姐师兄们送他的礼物竟是别人求而不得的绝品......
  排雷:玄学设定,这么养有原因最后会解释清楚  ​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打脸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钰 ┃ 配角:算谁谁倒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好气,除我外师门全员马甲大佬!
  立意:勤劳致富,相信科学!
  VIP作品简评
  自小被养在山上的十八岁少年封钰一朝下山,帮助了经纪人后被他带入圈,进入娱乐圈的封钰因缘巧合下不仅仅寻回亲人,还发现了师门身上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随着一个个秘密逐渐被揭开,封钰发现自己身上隐藏真相的同时,也找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命运,开启全新人生。
  本文讲述了一个阳光少年下山入世揭开身世谜题,积极向上靠自己双手勤劳致富收获全新人生的故事。作者以轻松幽默的基调描述了懵懂少年初下山时引发的一个个爆笑场面,剧情跌宕起伏又丝丝入扣,诙谐的语言描述让读者担心主角命运时阅读愉悦。
 
 
第1章 吃席吗
  天桥底下。
  身穿灰蓝色道袍的少年盘腿坐在地上,百无聊赖弹着两枚硬币上下翻转,单手捂着下巴瞧过往行人和周边同行。
  白皙精致的面容上一片羡慕的神色,望着同行面前排成一队队的人。
  封钰修道十八年,却因他嘴巴像被乌鸦开了光一样,嘴谁谁倒霉。
  乌鸦嘴毒得整座山的人看到他这个小师弟就绕道走,被师父一脚踹下山历练,封钰觉得自己很无辜,他只是把算到的事说了出来而已啊。
  听大师兄说现在兴天桥摆摊算命,算一卦少说也得一百块。
  兜里只有师父给的两枚硬币的封钰兴冲冲开摆。
  摆了半天后,他掐指一算,叹息一声后开始摆烂。
  卦象显示,他今日不仅仅赚不到钱,还要倒贴出一副符纸,让兜里只有两枚硬币的他更是雪上加霜,谁让那人命不该绝呢。
  不过卦象又显示,绝处逢生,封钰心里琢磨这‘生’是何意。
  更让他琢磨不明白的是,同是道士,为什么别人面前门庭若市,他面前无人问津?
  因为他没胡子吗?
  封钰摸了摸自己下巴,就在他思考自己要不要去贴两撇胡子时,听到了一道声音。
  “兄弟,想当明星吗?”
  王城远远就瞧见了这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模样生得极好,唇红齿白,五官精致得跟画出来似的,眼神纯洁无辜。
  漫不经心抛硬币,都能抛出世家贵公子的慵懒矜贵来。
  就是不学好,年纪轻轻搞封建迷信,穿一身道袍在这里坑蒙拐骗。
  王城决定把迷途中的小羔羊拉回正轨。
  他递出自己的名片,“我叫王城,凤合天娱的经纪人,小兄弟,你这张脸,不当明星可惜......”
  王城话没说完,封钰一把利落收起硬币,观他面相道,“对头,就是你。”
  “你完了。”
  “啊?”王城懵。
  封钰摸了摸自己饿得咕咕咕叫的肚子,“你亲戚朋友可能要吃你席,你是第一个过来问我的人,我叫封钰,你我也算有缘,请问我可以坐小孩那桌吗?小孩都吃得少,我这个大人就可以多吃一点了。”
  他们山上穷得叮当响,师父就丢给了他两枚硬币,他去问过了,包子都两块五一个,这寸土寸金的江市物价贼拉贵,他连个包子都买不起。
  “你要不想亲朋好友吃席的话,喏,买我这张符。”
  封钰掏出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纸,不由分说把符纸塞他兜里,“不要九九八不要九十八现货九块八就能塞你兜里保你只见血不被吃席,怎么样?”
  封钰心里算盘打得贼拉溜,九块八的话,他能买好几个肉包子呢。
  王城:“......呵呵”
  不学好就算了,他找他当明星赚大钱,他还咒他!还忽悠他!
  王城放下公文包开始撸袖子,气势汹汹的,“你完了,你要挨打!”
  可他袖子还没撸完,没开始揍人,头顶上挂在天桥顶棚的一块广告牌就这么砸了下来。
  广告牌砸下时,一阵风吹过,他兜里的符纸化为灰烬,湿润黏在兜内侧。
  咚!
  王城只觉脑袋一疼,歪倒在地上,后脑勺一片血。
  “啊啊......”
  这事故吓得周围人尖叫不已,有人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封钰看了一下广告牌砸到的位置,手探了探鼻息,对周围人道,“别怕,还没死,还可以抢救一下的样子。”
  周围人:这人说话好欠揍哦。
  救护车和警察很快赶来,那群摆摊的同行在警察来之前就一哄而散,身为唯一和王城拉扯说话过的封钰,接受了警察的询问后,被警察带到了医院,等王城醒来。
  看封钰乖巧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也和那些坑蒙拐骗的道士不一样,警察还以为封钰在玩道士cosplay,毕竟江市身为一座国际化大都市,穿衣自由,经常有人在外面cosplay拍照。
  两个小时后,经过急救的王城醒了过来。
  王城顶一醒来就看到警察和封钰。
  封钰乖巧的坐在一旁,对上他的视线,还无辜的眨了眨眼 。
  王城想到了封钰说要吃他席,后怕的移开视线。
  警察对王城做完了笔录,确定不是封钰害他后,对他道,“你运气真好,那广告牌砸下来时被风吹偏了。”
  只让受害者被砸成了脑震。
  “如果没那一阵风,按照你当时站的位置和广告牌的位置,正正砸下来,恐怕凶多吉少。”
  脑袋开花都是轻的,就是怕当场没命。
  “不过那一阵风来得真大真奇怪,以前没见过那么大的风,偏偏只吹歪了砸你那块广告牌,旁边小广告牌愣是没动一下。”
  经过他们现场勘察,落下来的那一块广告牌不轻,得需要很大的风才能吹动。
  “对了王先生,你最近有得罪人吗?那块广告牌螺丝没有任何松动迹象,断裂口切面整齐。”
  怎么看都像是人为。
  封钰解除了怀疑,但还有其他人。
  王城想都没想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人。”
  他对谁都脾气极好。
  当事人都这么说,警察也查不到有人动过广告牌的指纹,天桥那儿监控早就坏了,没什么凶杀阴谋,警察便离开。
  等警察走了后,王城看坐在那儿不动的少年,一想到他要吃自己席就浑身鸡皮疙瘩。
  “你怎么还没走?”
  长得再好又有什么用,这张乌鸦嘴下次还说吃他席怎么办,这一次他运气好没被吃成,下一次呢?
  封钰伸手,“王先生,你还没给我钱呢,说好了九块八,给我我就走。”
  “你符都用完了,我也没吃上你的席,只能拿九块八去买包子吃。”
  王城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有这么当人面说要吃席的吗。
  不过,他才想起少年硬塞进兜里的符纸,想到警察说广告牌掉得蹊跷,偷偷伸手进被子里摸了摸兜里。
  一摸,摸到一手灰烬。
  王城拿出手来,看见符纸已经在他口袋里化成了黑色的灰。
  明明他没烧啊,警察和这少年一直待在一起,少年也没空烧他兜里符纸。
  莫非......王城想到了警察说的那一阵风,还有那切口整齐断裂的螺丝,这少年真有点东西?
  王城心有余悸。
  但还是保持怀疑,“你没趁我昏迷偷偷烧了塞我兜里转身弄鬼吧?”
  “没啊。”封钰无辜,“警察一直和我待在一起,我哪儿有机会。”
  王城想想也是,封钰身为嫌疑人,警察是不会允许他单独和自己待在一起的。
  那他手里的符纸......
  在娱乐圈里混,王城自然听过无数明星养小鬼之类这种怪力乱神的事,但他从来敬而远之。
  如今自己亲身经历,他心里凉飕飕的。
  “或许......这是意外。”
  封钰并不强求王城相信,致力于拿自己该拿的钱,“可以给钱了吗?再不给,我要饿死在你病房里,改你吃我席了。”
  王城无语,怎么会有人这么不忌讳的把死挂在嘴边。
  他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那什么,今天谢谢你。”
  不管到底是不是那张符起了作用,他就当求个心理安慰。
  “一百块!”
  封钰不客气的一把薅过,“是你自己给我的,可不是我问的啊。”
  这就是卦象所显示的‘生’吗?在山上见过面额最大为五十块的封钰表示非常欢喜。
  看少年那高兴的模样,王城嘴角微微抽搐,明明看起来一副贵公子样,怎么那么穷啊。
  “看在一百块的份上,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脖子上那一颗红珠,那可不兴戴,找个地方埋了吧。”
  王城愕然。
  他怎么知道自己脖子上戴了一颗珠子?明明都被衣服遮挡得严严实实啊,不过明明不是红的,是黑色的。
  “呵,你这小子露馅了吧。”
  王城得意洋洋边说话边把珠子从脖子里抽出来,“我戴的不是什么红珠,这明明是黑珠!”
  还是他两弟弟和妹妹说他们专门去寺庙里的给他求的平安珠,保他平平安安。
  话音刚落,王城已经看到了他抽出来的珠子不是戴上去时的黑色。
  而是诡异的通红,似要滴血。
  王城面色一变,“怎么会是红的?”
  封钰见怪不怪,“见了血,当然要红。”
  语毕,疑惑道,“看你面相不是恶毒之人,待人宽厚,对父母兄弟姐妹极好,你家人怎么会送你在这要命的东西?”
  王城看着手里血红的珠子,他记得他从来没和封钰说过这珠子是自己家人送的。
  “这不是我家人送的。”王城面色发白。
  紧紧握着拳头,似是不愿意承认。
  “就是与你有亲缘关系的人送的,我不可能看错。”
  “总而言之,不想被人吃席,早点丢了比较好。”
  说完这句话,封钰起身便走,别人不信,他强求不来。
  王城拉住封钰袖子,仰头表情纠结,难以启齿道,“大师救我!”
  封钰拉开王城的手,“王先生说笑了,我又不是医生,而且你头也已经被包扎好了。”
  “大师,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珠子。”
  王城对于玄学这种事向来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事到如今关乎自己的安危,自己还差点死了,他只能选择信一把。
  “对不起。”王城道歉,“刚才是我骗了你,这珠子的确是我家人送的。”
  为表诚心,王城把自己情况了出来,“我家中有兄弟姐妹四个,我是老大,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这平安珠,是他们三人一起送我的。”
  弟弟妹妹三人都经手过,王城自认为对他们三人很好,珠子可以取下,但他根本就猜不出是谁在这平安珠上动了手脚。
  本以为是最信任的家人却在暗中害自己,还不知道是谁,这一次能躲过,下一次呢?
  王城头皮发麻。
  封钰看出来王城想做什么,“你是想问我,这珠子上的诅咒,是谁下的吧?”
  王城点点头,“是。”
  “这没问题,不过......”小穷鬼封钰幽幽道,“这是另外的价钱。”
  王城早就听说了那些道士最会宰人了,今天发生的事太邪门了,他做好了被宰心理准备,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心,没问题,只要我拿得出来的钱都没问题。”
  毕竟命比钱重要,命没了,他钱都没地花。
  封钰摩拳擦掌,伸出一根手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