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降解质(近代现代)——响耳

时间:2022-11-24 19:02:34  作者:响耳

   题名:降解质

  作者:响耳
  Tag列表: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现代、HE、年下、高H
  简介:不要妄想占有
  他们的相遇始于暧昧燥热的夜晚
  一个漫不经心,一个野心勃勃
  步融以为他钓到的是个乖弟弟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小混蛋竟然把用过的套套挂在他的床头
  鼓手酷哥偶尔绿茶攻x花臂钓系美人受
  先炮友,后转正
 
 
第01章 酒
  “哎,林宥,不是说好了今天来看明成演出,这都快开始了你人呢?”
  林宥接通电话周诉一连串的话语冲进耳朵,过后看着车窗外闪烁着红光的车灯海洋,几分钟来只挪动了不到十米的距离,撑着额头叹一口气:“堵车。”
  “行行,那我和星舒先进去了,你快点的啊。”
  林宥看着挂断之后黑屏的手机,有些烦闷地用食指在屏幕上敲击,时急时缓,像是随意的动作,可若仔细看下来会发现其中是有规律的节奏。司机透过后视镜打量后座的年轻男人,由于靠窗的姿势灯光只有一半打在脸上,光与暗的对比更显得下颚棱角分明,紧抿的嘴唇昭示着他此刻心情不佳,高挺的鼻梁投射出一片阴影,深邃的眉眼映透着一丝懒散,在视线相撞时只觉得那双眼睛很亮,尖锐中透着不易察觉的攻击性。
  司机讪讪地把眼睛移向别处。
  也不知道等了几轮,林宥在后座终于能不费力地就可以看到交通灯,绿灯的亮起在刺目的红色里起到缓释作用,拥堵停滞的车辆终于苏醒,一辆接一辆地驶行。
  是信号也是界限,通过十字路口之后就好像从那个被包围的拥挤世界里逃离,凝固的空气也流通起来,春天的尾巴这个季节已经显现出热意,但夜晚的凉风又刚刚好,随着车辆的行驶从窗户涌进车内,将林宥因堵车而积攒的烦闷也吹散不少。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城市,相比起那些繁华的大城市而言要逊色不少,但也不算糟,人们在这个城市每天奔波,周而复始的是枯燥,乏味的生活。
  林宥支着下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在车驶进有些狭窄的街道之后出声:“师傅,停前边路口就行。”
  司机应一声,平稳地停好车,林宥扫码付过钱,利落地推门下车。
  距离酒吧还有些位置,而且位置挺偏,只能走过去。
  昏黄的灯光有气无力的照亮一小片区域,林宥高挺的身形与有些破败的巷子格格不入,步伐随意,在分叉口时有几步迟疑,巷子里流窜的风将衬衣外套的衣摆吹起一个弧度,周遭很安静,爬山虎为路灯下的墙壁装点了绿色,不知从哪来的猫叫又添了几分岁月静好。
  拐过路口,下了石阶,终于在尽头看到了闪烁着的五颜六色的灯牌,林宥看了眼时间,演出已经开始了。
  今晚是他们乐队贝斯手的一场演出,准确来说,是前贝斯手,几天前他已经正式提出要离开去另一个乐队发展,邀请他们三个今天来看他加入新乐队的演出,趁这个机会,大家顺便喝喝酒,好好告别一下,毕竟组乐队的时间也不短,算是图个好聚好散。
  推开门,转瞬间就跨入另一个世界里,摇滚乐不由分说冲击着耳膜,吉他在弹奏着嚣张狂妄,鼓声掺入血液燥热的节奏,贝斯的低音是摇曳中欲望的基调,组成一个高声嘶喊淋漓滚烫的灵魂。
  林宥行走中向舞台看了一眼,接着面色淡然地移开,眼眸左右摇晃,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在吧台处落定视线。
  走过去,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正喝着酒,林宥搭着吉他手的肩膀,动作随意地坐下。
  阮星舒侧目:“来了。”
  “嗯,”林宥应一声,抬手要了杯酒,抿一口问:“还没到明成吗?”
  “没有,”阮星舒笑着,却带着些轻蔑,“你说说,有意思么?想显摆什么啊他?”
  林宥也笑:“都要走了,不至于这点面子也不给。”
  阮星舒耸耸肩:“叫你俩来就行了呗,拉上我干什么,谁都知道我跟他不对付啊。”
  林宥拍拍阮星舒的肩膀,依然笑着:“就这么一次了,以后也不一定能再聚。”
  两人谈话间,台上演奏的乐队又换了一拨,林宥再看过去,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人。徐明成显然也看到了他,还扬了扬手。
  演奏开始之前舞台上的灯光暗淡下来,随着架子鼓敲打的节奏,吉他的加入灯光也瞬间变亮,主唱是较为清亮的男声,立于舞台中央在灯光的照耀下很是吸引眼球。
  林宥默不作声看着,但身旁的阮星舒安静不下来,面带鄙夷说个不停:“听听听听,这贝斯跟他们都合不到一起,弹成这样还好意思请人来看他呢?”
  “找的下家也不怎么样嘛。”
  “啧,这个鼓手差点事,几个鼓点也不对,节奏都被他带跑了。”
  说着还不忘凑到林宥跟前:“论架子鼓还得是我宥哥。”
  林宥失笑,抬手把他推回座椅:“差不多行了,待会明成过来别说废话啊。”
  阮星舒切一声。
  整首歌都在阮星舒吐糟的点缀下演奏完。等了没几分钟,徐明成打着招呼过来了,几人面上带笑,唯独阮星舒面色不佳,在林宥说演奏很不错时还很小的哼了一声。
  徐明成没分眼神给阮星舒,只和林宥和周诉谈笑。说话间坐下开了瓶酒,几人碰了碰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演奏来到尾声,之后没有乐队再上去,应该是已经结束了。此前气氛已经被摇滚乐烘托到极致,突然的安静将热度降下,为了不致使冷场,不多时酒吧里又响起了音乐声。
  不同于摇滚乐的沸腾,此时的音乐在节奏的跳动中还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像是某种信号,年轻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摆动着自己的身体。
  林宥仰头喝一口酒,神色散漫地看着周围,透过人群,恰巧舞池顶上的暗紫色灯光一晃而过,林宥的眼睛被其中一个身影抓住了。
  隔得不近不远,是将将能看清脸的距离,个高腿长,纤瘦但又不显得柔弱,头发微长,发梢盖住脖颈的长度,那人虽也在舞池中摆动身体,但却与周遭的人们有着很明显的差别,看似随意的扭腰,但就是多了一丝说不上来的味道,每一个动作好像是即兴而起,但连接在一起又好像是编排好的舞蹈,动作中透着散漫,但却是慵懒中能致人不经意沦陷的程度。
  很明显与周遭的晃屁股甩脑袋相比不是一个档次的。
  林宥心中暗想,这人绝对有点底子,要不然扭不成这样。
  林宥的眼睛追随着那抹身影,黑色的衬衣,扣子只扣到锁骨,衣服有些宽大,更衬得这人身形纤瘦,不知道那衣服是什么布料,每一个抬手或者扭腰的动作都会带动衬衣也随之摆动,在灯光下微闪着光,像是诱人探寻的一片星域。
  林宥一直觉得,男人穿这种带亮闪的衣服挺娘炮的。但此刻他否定了这个想法,还是得分人,有些人穿是娘炮,但有些人穿那就是漂亮里边带着诱。
  随着仰头的动作,他的手顺着脖颈摸下,动作间将头发撩开了些,林宥模糊不清看到那男人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灯光一闪而过时看清楚些了,应该是纹身。
  这时有人给他递了杯酒,林宥就看到他拿着酒杯仰头喝了一口,头顶暗紫色的灯光在玻璃杯中随着液体晃动,折射出微弱的碎光,也不知道这酒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只见这男人闭着眼似是沉醉,喉结的起伏昭示着口中的酒已咽下,而后还是仰起头闭眼的姿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暗紫色的灯光和湿润的舌尖。
  林宥就没见过有人能把喝酒喝的这么欲。
  随后他双手高举过头顶,其中一只还拿着酒杯,随着动作衬衣向上提起,林宥一眼就看到了被低腰牛仔裤包裹的腰身,昏暗的灯光下也白的显眼。露腰的动作吸引了周围人不少人的视线,但这男人好似没察觉到,也不在意酒会不会洒出来,忘情地扭动着腰身。
  直观看上去林宥只觉得这腰很细,没有多余的赘肉,也没有练的精壮的腹肌,也许是灯光的原因,腰腹的线条很明显,可能单纯就是瘦出来的。
  这腰真漂亮,林宥想,在床上用骑乘扭起来一定很够劲。
  现下他认为很漂亮的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手在腰间流连来回摩挲,但腰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在不知名手掌的贴合下也没打乱扭动的节奏。
  林宥喝下一口酒,莫名对那只手很不爽。
  碍眼。
  林宥看了看面前的酒保,抱着试试的心态,问:“你知道那个黑衣服跳舞的人谁吗?”
  酒保循着视线看过去,一笑:“你说的是步融吧?”
  林宥听到挑了挑眉,觉得这名字很特别。
  “有阵子没看到他了,看样子是挣到钱了。”
  林宥寻着话头问:“挺了解他?”
  酒保摇头:“了解算不上,来得多就认识了。”
  说着对林宥暧昧一笑:“这身段挺绝的吧?人也帅,有个词怎么说来着?盘靓条顺。”
  林宥又向跳舞的男人看过去,是挺绝。
  话头被挑出来了,酒保也憋不住八卦,敲敲桌面等林宥看过来他一脸神秘:“诶,我听说,他可杀过人。”
  林宥没说话,挑了挑眉似是回应酒保。
  酒保感叹:“果然啊,美的东西都是带刺的。”
  林宥倒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听听就过去了。
  再看过去时舞池里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正向着自己所在的吧台走过来。
  两人之间隔了几个位置,林宥撑着下巴旁若无人的打量。
  看他抬手要了杯酒,这一动作带动了衬衫的袖口滑到手肘,林宥又被他胳膊上的纹身吸引了,繁复的花纹,和脖子上的纹身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图案。刚喝没几口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顺着他的胸口摸过来,最后挑了挑他的下巴,声音足够林宥听见:“帅哥,今晚跟我一起吗?”
  男人轻笑一声,拉下在胸口乱摸的手,眨眨眼装乖来了句:“不行啊姐姐。”
  “我对女人硬不起来的。”
  林宥的嘴角无端挑起,食指随意在杯壁敲打。
  女人也不在意,还暧昧地笑了笑:“改天介绍帅哥给你,我们一起玩。”
  步融随口应着:“好啊。”
  没多说几句话,女人便走开了。
  林宥看步融的眼神毫不掩饰,也不知道对方是装不知道还是不在意,没看林宥一眼,只是自顾自地喝酒,一杯酒喝到只剩个底,抬手从兜里摸出一包烟,动作老练地点上,深吸一口之后闭着眼支着下巴缓缓吐出烟雾。
  微长的头发没遮住原本的惊艳,反而平添了些慵懒,缭绕的烟雾在灯光的晕染下叠上一层暧昧的颜色,动作间侧颈的纹身若隐若现,突然给了林宥一种虚幻的美感。
  林宥静看了几秒,站起身来到步融旁边的位子坐下,抬手要了杯酒,步融掀开眼皮看他,就见林宥缓缓把那杯酒推到自己面前:
  “你跳舞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步融手指夹着烟又吸一口,懒倦的神色半掩在烟雾之中,像是一点都不意外:“我知道。”
  这个回答让林宥微微挑眉,看着眼前的人,宽松的领口不费力就能看清衣服下的光景,随意坐着抽烟的动作像个老手,眯眼吐烟时一脸风月。
  林宥一下来了兴趣,目不转睛看着步融:“你跳舞很漂亮。”
  步融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侧目问:“只有跳舞漂亮?”
  “不好说啊,”林宥佯装苦恼,“我又没有机会看你做其他事。”
  步融抬手吸一口烟,呼出烟雾后看向林宥,没来由一笑:“心思不纯啊弟弟。”
  不怪步融张口就把林宥归为‘弟弟’这一称呼里,林宥的长相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穿衣风格也年轻属于阳光那一挂。眨眼和眯眼笑的时候显得尤其无害。
  林宥的脸上带起一个恰到好处的讶异:“我以为我伪装的够好了。”
  步融用夹着烟的那只手撑着下巴,头微微扬起,眼睛斜睨着林宥,就好像有一把小勾子:“你看到就不会只说漂亮了。”
  林宥歪了歪头,面上真诚问道:“那我能么?”
  步融只笑:“你猜啊。”
  谈话间步融手中的烟已经抽完了,林宥盯着步融看,也没说话,这时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喊‘步融’这个名字。
  而面前的人随着声音懒懒地看过去,大概是没得到回应,又叫了好几声。
  步融扬了扬手,随后离开座位向那群人走去。
  林宥收回视线,桌面上推过去的酒步融自始至终都没动过。
  若有所思盯着酒杯看了几秒,随后不在意地笑笑,起身又坐回了阮星舒的旁边。
  阮星舒随口问:“你朋友?”
  “不啊,”林宥耸耸肩,“不认识。”
  “哦,搭讪。”
  不等林宥回答又问:“对你没兴趣?”
  林宥啧一声。
  阮星舒故意打趣:“不能够啊,我们男模什么时候失手过。”
  林宥听到突然无奈地低下头笑:“你别提这个词儿了行么?”
  待的时间久了嘈杂的环境没来由的让林宥感到一阵烦躁,却忍不住向步融所在的方向看去,大概那一群人是熟识,其中一个还勾着步融的脖子。
  之后和阮星舒聊天林宥没再看过去,正喝着酒,林宥从身后听到一声:“帅哥,让一下。”
  林宥以为自己挡了人家的路,便下意识身体向前倾,而就在这一瞬间他想到,自己坐的位置是吧台这里,身后的位置很宽敞,再怎么样也不会是挡路的程度。正觉得奇怪,林宥感觉到后颈忽然被什么挠了一下,微凉的触感,滑过时有些痒,随后又被轻轻捏了捏。
  是手指。
  捏完之后就放开了,林宥下意识回头看去,就在侧目时一下看到了那个身穿黑色衬衫高挑的身影,距离不远,很明显刚走过去,然后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愣神的功夫那抹身影已经从酒吧的门出去了,林宥回想起那片刻的触感,突然觉得有些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