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土豪领主(穿越重生)——忆阑珊

时间:2022-11-24 19:26:55  作者:忆阑珊

   土豪领主

  作者:忆阑珊
  简介:
  呵呵!跟我玩魔法是吧!小的们上炸弹!欺负老子不会魔法是吧!老子炸不死你!一溜串的炸弹自天而降,呵呵,飞沙走石震天动地!
  卫子琪,典型的纨绔小霸王,京城叱咤风云的人物,家世硬、家底厚、后台强,人帅、有才、钱多、任性!除了被起了个女孩名之外,卫子琪没有任何烦恼,过着“挥斥方遒”惹事整人的土豪生活。说这人不务正业吧,贵公子所具备的才学见识,样样不缺;说这人是贵公子吧,那吊儿郎当的纨绔样,让老卫家头痛无比。
  这样的一个纨绔,一朝穿到了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悲催了,他一呼百应的土豪生活,没了!
  为了重回有钱、有权、有势的绝对土豪生活,卫子琪带着一帮比乞丐还乞丐的领民,开始了在魔法世界的各种折腾。
  卫子琪哭穷,“亲爱的泽啊,我穷的只剩下浑身叮当响了啊!”
  御世泽从上到下瞅了眼自家悲痛欲绝的爱人,头上垂下一头的黑线,从头到脚的奇珍异宝,名副其实的一走就叮当响!土豪的不能再土豪了好吧!
 
  土豪领主的关键字:土豪领主,忆阑珊,土豪,领主,卫子琪,御世泽,魔法,世界
 
 
第1章 卫子琪其人
  正午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在地上落下斑斑点点的光影,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两只手撑着下巴,眼睛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山沟沟,银色的短发反射着一丝丝太阳光影的光泽,红色翡翠般的眼珠子里满是郁闷。
  就在昨天少年,也就是卫子琪,还是一名家底殷实的堪比长城的纨绔,哦不对,应该是富贵闲人。
  卫子琪向来喜欢将自己定位成富贵闲人,而不是纨绔,虽然他的行为堪比纨绔,但是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优质纨绔,欺男霸女什么的他可是敬谢不敏,而为了区分属于混蛋的那类纨绔,富贵闲人这词可是恰如其分,他们老卫家有钱有势有权,当然是富贵人家,而他自个确实没什么固定职业,也就是闲人一个。虽然他们家老爷子整天念叨的他头大,但卫子琪这厮从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一说老卫家了。老卫家那可是绝对当得起豪门一词。卫老太爷在曾经黑暗动荡的年代里组建的猛虎军团那可是抵御外敌侵略的一把手,人送外号“卫老虎”,响当当的开国元老。
  卫子琪的爷爷卫建国从小跟着卫老太爷南征北战,是个标准的铁血军人。卫子琪的奶奶李雅兰那是书香世家李家的大小姐,李老太爷是一位心忧家国的爱国人士,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毅然决然的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带着一家老小加入了猛虎军团,和卫老太爷是莫逆之交的兄弟。
  卫建国和李雅兰从小一起在军队里长大,标准的青梅竹马,都立过赫赫战功。别看李雅兰名字起得温婉,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女汉子,要么怎么在军队里领兵作战,连卫建国也不敢和这位女巾帼硬碰硬,从来都被吃的死死的。之后,两人也就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战争结束后,国家百废待兴,书香世家的李家肩负起了振兴国家教育和文化的重任,卫老太爷是个大老粗,除了行军打仗,那就是白丁一个,因此也只能负责军队的事务,凭借着赫赫战功,成为了开国元帅之一。卫建国也因为战功卓著成为了上将,当然了卫上将除了战功了为人知外,怕老婆也是名满京师,谁让李雅兰李少将也是为巾帼英雄呢!
  卫子祺他老子卫军是卫建国和李雅兰唯一的儿子,卫军这名字还是卫建国憋了一个多月,才起出来的,卫家大老粗的性格,在卫建国身上体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书香世家出身的李雅兰虽然觉得这名字不符合他们李家的书香底蕴,但卫家几代从军,卫军这个名字也算是实至名归,所以李雅兰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默许了。
  也或许是卫军这名字的朴实刚硬,卫家大老粗的性格也被卫军继承的很实在。李雅兰不止一次的后悔,当初就应该给儿子起了温文儒雅的名字,这样兴许能遗传到他们李家的儒雅风骨。
  因此等到孙子出生时,李雅兰坚定的要给孙子取个符合他们李家书香底蕴的名字,决不让孙子再继承卫家大老粗的遗传,誓要将孙子培养成翩翩佳公子,必须要能文能武!
  李雅兰斟酌了好久,终于定下了大孙子的名字——卫子钰。
  卫子钰的成长可谓是从没辜负自家奶奶的期望,从小就展露出惊人的才华,文韬武略都极为优秀,相貌英俊,身姿挺拔,有着军人的坚毅不拔,又有着世家公子的高雅贵气,任谁见了都得赞叹一句,身为京师里有名的贵公子,无数的名媛佳丽都倾心不已,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从小的军旅锻炼,让卫子钰除了亲朋好友之外,向来都是冷脸相对,但即便如此,爱慕的姑娘们还是把卫子钰推上了梦想好老公排行榜第一名。
  正因为卫子钰的优秀让李雅兰得偿所愿,当得知儿媳妇又有了身孕时,李雅兰喜出望外,有了孙子,再有个孙女,那就圆满了,一女一子才是好不是!
  李雅兰老早就开始翻字典给孙女起名字,从一开始卫老夫人就直接忽略了儿媳妇沈梅怀的是个男孩的可能性,也因为这个,悲催的卫家的二少还没出生就已经被定了个卫子琪的女孩名。
  而小不点的卫子琪长得又是伶俐可爱,人见人爱,很多时候都被卫家人忽略成了小女娃,这点从卫子琪两岁以前基本都是女孩衣服就可见一斑。也因此,卫家人对卫子琪从小就比较娇宠,这也直接导致了卫子琪这遭人怨的性格的形成。
 
 
第2章 定名礼
  卫子琪现在是真郁闷了,抬头望望那碧蓝如洗的天空,这在21世纪绝对是每个国家所梦想的美好蓝天,可对现在的卫子琪来说,那可真不怎么美好。
  蓝天越蓝,越清亮透彻,越说明了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虽然在昨天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他回去原来世界的几率近乎于无,因此难得没心没肺的卫二少感性了一把。
  经过了一晚上,他已经从他现在的老管家张伯身上挖出了这个世界的不少信息,当然他现在的这个身体的信息他也了解了不少。
  通俗的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魔法世界,他所在的地方是无垠大陆,这片大陆上只有那么一个国家——天昊帝国,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部落,精灵、兽人、矮人、龙族、人鱼等等,多民族大环境,在这里得改成多种族大环境才行。
  人类很明显是这里的优势种族,这从统治大陆的天昊帝国的统治者是人类就可以看出来。当然一个帝国可不是说这里很和平,战争还是有的,不过都是个领主之间的征战。
  坐拥江山的皇族将疆土分封给了各个领主,领主和领主之间的矛盾皇族是不会过多干涉的,除非有些领主不长眼睛的将野心瞄准了皇权时,皇族才会出手,直接一道诏书,号召各领主征讨叛贼,那么平时看不顺眼的领主有了由头,自然会群起而灭之。对于这种能正大光明扩充自己领土的合法手段,各个领主可都是非常喜爱的。
  所以天昊帝国的皇族基本只要管理好自己的皇家领地,并且维持好各领主之间的平衡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皇族在天昊帝国的声望是非常高的,这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论天昊帝国的哪个地方遭了灾,皇族都会在第一时间火速的派遣救援人员以及大批的救援物资,统治者心忧人民,人民也就自然拥护统治者。
  但是即便如此,天昊帝国还是有很多的地方是穷苦非常的,毕竟整个帝国的面积太过辽阔,人民的生活水准,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个领主的治理是否英明,当然与地理位置也是很有关系的,毕竟偏僻闭塞的山区,其发展很难比得过开阔富庶的平原地带。
  而卫子琪很幸运的穿成了一个领主,但是很悲催的是,他的领地是地处穷乡僻壤的穷山岭。
  穷山岭,地如其名,穷的那可谓是一贫如洗。
  “少主!少主!”远处传来一声声焦急的呼唤,一个头发微白却精神奕奕的老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卫子琪的郁闷被打断了。
  “少主!您怎么还在这里啊!您的定名礼马上就开始了啊!”老者也就是管家张伯,手里拽着一件灰色的麻布衣服急匆匆的往卫子琪的身上套。
  听到“定名礼”三个字,卫子琪更加郁闷了,好容易成年了的他,现在又成了未成年,而且以这个世界的人几百岁的平均寿命和30岁的成年年纪来说,他现在的身体还有15年才能成年啊!这悲催的!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幅弱不禁风的白斩鸡身体,他之所以能穿过来就是因为这丫的体弱病死的!
  想到这里卫子琪满眼都是泪啊,也不知道他家老爷子知道他助人为乐了一把,推开了差点被失控的大货车撞到的几个孩子,结果自个被撞了个正着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叹了口气,卫子琪的心里突然有些酸涩起来,他和家人隔了一个世界,以后即便想见,也见不到了!
  眨了眨眼睛,将眼眶里就要涌出的眼泪逼回去,丫的,他卫二少即便孤身一人,也能活得下去!现在嘛,走一步看一步了!
  卫子琪的自制能力很强,即便刚刚差点哭出来,给他摆弄衣服的张伯也没发现,等套好了衣服,张伯就急匆匆拉着卫子琪向着远处跑去。
 
 
第3章 我的名字是卫子琪
  张伯拉着卫子琪穿过了一堆破帐篷搭建的民居,卫子琪来到了他的领主府,一间小茅草屋,没错,卫子琪的领主府就是一间穷酸的茅草屋,没有丝毫的高大上的气派,不过比起穷山岭领民们居住的破帐篷,茅草屋当真可谓是豪宅了。
  看看面前的茅草屋,再瞅瞅不远处的破帐篷,卫子琪再次感觉到了森森的悲催之感。他的富贵闲人生活果然是一去不复返了,这里简直贫穷落后的让人发指啊!
  再次叹了口气,卫子琪被张伯拉着进了茅草屋。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张老旧的大木桌,桌子上陈列着一个个的灵位牌匾,虽然灵位牌匾看着陈旧不已,但是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可见平时这些灵位牌匾被打理的很是仔细。
  卫子琪看过一层层的灵位,这是穷山岭领主卫家的列祖列宗。对于穷山岭领主也姓卫这点,卫子琪是非常满意的,虽然他平时行为纨绔不羁了些,但是但是对于自个的姓氏还是非常尊敬的,真要换一个姓氏,卫子琪还真适应不来呢。
  定名礼顾名思义就是确定名字的仪式。在天昊帝国,人们都是在15岁的时候确定正式的名字,15岁之前只取一个小名。而卫子琪这个身体的小名非常的简洁,就叫小卫,卫子琪非常的怀疑,这人的爹妈是有多懒,才能给儿子起了个直接以姓氏加“小”字的小名。
  张伯从进屋后,就严肃的站在了一旁,平时慈祥的脸上满是肃穆,“少主,请双膝跪地,祭祀列祖列宗!”
  随即张伯递过来一个放着三个皱巴巴的苹果的老旧盘子,这是告祭祖先的祭品,别看这三个苹果皱巴巴的,这可是穷山岭难得一见的果子。
  对于穷山岭卫家的列祖列宗,卫子琪还是有丝愧疚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更何况是占用了人家一脉单传的孩子的身体。
  卫子琪的目光仔细的将桌子上的灵位一一看过,在心里轻声的说了句抱歉,随即大方的磕了几个头,这一跪,卫子琪非常的诚恳。
  祭祀了祖先,张伯从灵位后面拿出了一个木盒子,虽然木盒子已经老旧的灰扑扑的,上面的雕刻以及镶嵌饰物都磨损严重,但还是不难看出这个木盒子曾经的华贵精致。
  小心的打开木盒子,张伯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轻轻的展开纸张,张伯的眼角有些泛红,看完了纸张上的字迹,张伯深吸了口气,便以长辈的口吻说道:“少主,您的名字……”
  “卫子琪!”被打断的张伯有些愕然,“我的名字是卫子琪,只能是卫子琪!”卫子琪坚定的说道,虽然他现在的头发变成了银色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的,没了炎黄子孙、华夏儿女黑发黑眼的特征,但是他是卫子琪,京城老卫家的二少,即便这个名字是个女孩的名字,甚至他曾经一再的要求改名,但是这是老卫家给他起的名字,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念想,他绝对不能抛弃!
  看着卫子琪坚定的目光,张伯沉默了好一会,“好的,少主……”张伯收起了泛黄的纸张,重新放进了老旧的木盒子里,虽然老主子临终前已经起好了少主的名字,但是现在目光坚定的少主,让他更加的欣慰,他们家的少主长大了啊!
  在其他领主而言繁琐复杂的定名礼,在穷山岭的茅草屋领主府中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卫子琪走了出来,他决定去四周看看,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得活下去,要是被穷死了,他卫二少可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
 
 
第4章 穷山饥民
  卫子琪的茅草屋领主府是在一座小山丘上,四周是围绕着领主府而搭建的一个个破帐篷的民居。从帐篷上大大小小的补丁就可以知道这些帐篷都是用了很久很久的。
  卫子琪慢慢的走着,看到他的人们都停下了手上的活,朝着他微微躬身行礼,每一个人都面黄肌瘦,眼神里满是饱经岁月风霜摧残的痕迹。
  卫子琪微皱着眉,心里有些沉重,这样面黄肌瘦的人他曾经也只在电视里看过,在一个帐篷前站定,望进去,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破旧的由木头桩子充当的桌椅放在中间;磕出了很多个豁口的陶碗,和已经布满裂纹的陶罐,仍旧摆放在桌子上,没舍得扔掉;掉色严重还打着很多补丁的被子放在简陋的木板床上,叠得整整齐齐,可见主人家对这件旧被子的爱惜。
  对着躬身行礼的众人,卫子琪微微颔首,之后,人们便继续起手上的活。一堆堆的枯草堆在帐篷的旁边,老人们坐在小木桩上,一边捻着枯草,一边编着草席子。老人们变得很仔细,一层一层的枯草紧密的交织在一起,一丝的缝隙都没有。
  老人旁边的小孩子们也认真的帮着爷爷奶奶整理着枯草,将一根根的枯草捋顺,然后熟稔的放在老人捻草绳的手边。这些几岁大的孩子没有一般小孩子的活泼贪玩,反而沉稳懂事的让人心酸,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便是如此了。
  卫子琪继续走着,除了老人和小孩,中年人、青年人乃至少年人都很少见,向一位白发老人问过之后,卫子琪知道那些人都去了荒山上找食物,也是在这时,卫子琪才知道老人们编制的那些细密紧致的大草席一张只能换到一个铜币,也就是一个馒头,而老人们即便是一整天不吃不喝,一个劲的编,也不过只能编出来一张,编草席根本不足以养活一家几口,人们也就只能去山上寻找食物,运气好还能勉强一家人吃个半饱,运气不好那就只能挨饿了。忍饥挨饿对于穷山岭的人民来说已经是一种常态了,因为这里太过贫穷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