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假少爷消失后,真少爷疯了(近代现代)——十方骨

时间:2022-10-27 12:34:57  作者:十方骨

   假少爷消失后,真少爷疯了

  作者:十方骨
  文案
  因为仇家的恶意调换,宋西辞顶替了霍丞风十六年,直到霍丞风被找回来,他才知道,自己不过是宋家的假少爷,而养父母对霍丞风多有虐待。
  他本以为,霍丞风的回来只是宋家多了一个人,
  可从那天起,溺爱他的妈妈逐渐对他失望,
  信任他的大哥,对他产生了怀疑,
  从小玩到大的知心好友和他各奔东西,
  原来温暖的港湾成了伤人的利剑,宋西辞不得不离开。
  没有了宋家的护佑,宋西辞举步维艰,原来笑脸相迎的人,遇见他总是忍不住踩几脚来满足自己的骄傲,
  唯有霍丞风,对他一如往昔,温柔照顾。
  他是他黑暗岁月里的光。
  暗恋的第四年,宋西辞忍不住告了白,可得知他的喜欢,霍丞风不过淡淡说了句恶心。
  他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因为霍丞风不喜欢男人,
  但转头,霍丞风却当着他的面,和另一个男人牵手走在一起,还特意给自己做了介绍。
  原来不是不喜欢男人,
  而是在霍丞风的眼里,他是天生的坏种,是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跟屁虫,却唯独不是一个需要被爱的人。
  这么多年来,他遭受的一切都是他的报复。
  从那天起,宋西辞消失了。
  在他消失一个月后,霍丞风突然开始疯了一样找他。
  谁都以为霍丞风最讨厌那个顶替了自己的假少爷,却没想到,他是第一个疯了似的找人的,只可惜找了两年也没找到。
  后来,以高级珠宝闻名全球的白家公开宣布找回了丢失了多年的小少爷,二十多岁的青年在台上遥遥和霍丞风对视了一眼,冷漠的像是寒冰,但却对身旁的男人笑如暖阳。
  他把原来给霍丞风的眼神给了别人。
  ps:
  1.攻受无血缘关系,不是亲属,不在同一个户口本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西辞 ┃ 配角:霍丞风 ┃ 其它:求收藏啦~
  一句话简介:追妻火葬场。
  立意:人应该为自己而活。
 
 
第1章 抱错
  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宋西辞顶着大太阳回家,他的脸被晒的通红,但他却哼着歌,手上的篮球像个贴心懂事的小玩具,稳稳当当的在手指上转着圈。
  他还在玄关换鞋,屋里的童笑珊童笑珊就已经迎了出来,嗔骂道:“这么热的天还去打篮球,中暑了怎么办?”
  “我早上去运动一下,不会中暑的。”宋西辞笑嘻嘻的抹了一把脸。
  他穿着球衣,头上扎着一条发带,少年下颌线清晰,球衣宽大的领口下露出的锁骨流畅漂亮,和自己的大哥不同,宋西辞的皮肤非常白,即使凑近了看,也难看见一丝毛孔。
  他像是女娲精心雕琢过的瓷器。
  童笑珊很爱惜这个阳光帅气的小儿子,舍不得再骂他,她帮他拿着篮球,看他把汗湿的发带扯下来,还不放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妈妈,真的没中暑,就是流了好多汗,我去洗个澡,你叫韩阿姨给我做一杯奶昔好不好?”
  童笑珊给他把篮球收捡进柜子里,笑道:“妈妈给你做,你先去洗澡,臭死了。”
  “谢谢妈妈。”宋西辞抱住童笑珊的手撒了个娇。
  他近一米八的个头把童笑珊蹭的站不稳,笑着拍打他的肩膀,“好了好了,快去洗澡吧,蹭我一身汗。”
  看宋西辞上了楼,童笑珊才转身进了厨房,他喜欢喝奶,口味偏甜,但他大哥却半点甜食都不沾,口味偏辣。
  家里准备了两个冰箱,其中一个是大哥宋延庭特地买回来给宋西辞放甜食的,因为宋西辞抱怨过自己的甜品染上了辣味儿。
  做奶昔的机器还没停,大门口又传来了响动,童笑珊出门一看,是自己正在出差的大儿子回来了。
  楼上传来一声兴奋的喊声,宋西辞坐在楼梯把手上直接滑了下来,“哥,你回来了!”
  宋延庭怕他摔,刚换了一半鞋就伸手去接他,“小心点,摔了怎么办,上次怎么跟你说的?”
  宋西辞知道宋延庭不会惩罚他,半点没有知错就改的样子,反而赖着宋延庭问,“哥,这次出差给我带好东西没有?”
  宋西辞喜欢运动,也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但凡宋延庭出差,都会在当地给他买些独具特色的小玩意儿,价格不论,但都深得宋西辞的喜欢。
  但这一次,宋西辞问出口的时候宋延庭明显的愣了一下,片刻后,他道:“我给你带了个朋友回来。”
  “哈?”宋西辞以为他在开玩笑。
  但他却把留了一丝缝的大门推的更开,把外面不知道站了多久的人叫了进来。
  他真的带了一个男生回来。
  男生身上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但因为本人实在太黑了,反而被新衣服衬托的不伦不类,像是偷穿了别人的衣服一般不合身。
  他头发也长,刺刺拉拉的搭在耳朵上,遮住了眼睛,整个人从进门到现在就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抬一次头。
  相比宋西辞,他就像潮湿的墙角下长出来的阴暗蘑菇,半点见不得人。
  “延庭,这怎么回事?”童笑珊上前来,抱着小儿子,“这种事怎么不事先和家里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把宋宋都吓到了。”
  “我本来打算商量好了再去接他,但是我再不去,他可能就没了。”宋延庭叹了口气,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这孩子一看就受了很多苦,瘦的皮包骨头。
  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童笑珊立马心疼起来,“快进屋坐吧,站在门口干什么,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黑瘦的干柴并不说话,只飞快的抬头看了宋西辞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妈妈,人家才来肯定还不好意思,坐下再问吧。”宋西辞去拉他的手,却被他重重的一把拍开了。
  玄关的人都愣住,特别是宋西辞,他没想到这位客人会打他,他皮肤太白了,红红的印子在手背上异常显眼,看的童笑珊直皱眉。
  “别站在这里了,先进去。”宋延庭眉头皱得的能夹死苍蝇了,他说:“妈,他叫霍丞风,是您的亲儿子。”
  “亲儿子?”童笑珊不可置信的抬高了声音,“你瞎说什么?”
  宋延庭揉着眉头坐在沙发上,霍丞风就一言不发的杵在他的旁边,他看了看宋西辞,特别艰难的说道:“当年在医院,丞风和宋宋抱错了。”
  宋西辞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霍丞风,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家,竟然不是自己的?
  “你别胡说!”童笑珊立即反驳,“你别吓着宋宋,乱说什么,宋宋才是我的儿子。”
  宋西辞愣愣的,童笑珊抱住他他也没反应,目光落在霍丞风身上,也显得没有焦距。
  “宋宋,你别多想,我把他接回来不是想把你送走的意思,你永远都是宋家的小儿子,这不会变,你就把他当成来家里做客的客人。”宋延庭也站起来,抱住了宋西辞。
  明明是把霍丞风接回家,可他现在就像个无关紧要的人,被排斥在外,甚至被说成是客人。
  “可是他才是宋家的小儿子啊。”宋西辞声音小小的说:“大哥,他才是宋家的小儿子。”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鼻尖通红,他折身跑回了房间,童笑珊和宋延庭都跟着他上来了,却被他关在了门外。
  “妈妈,大哥,你们去看看霍丞风吧,别管我了,我自己呆一会儿就好了。”宋西辞檫着眼泪,一直擦的自己双眼通红,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他恨自己的不争气。
  “宋宋,别说气话,妈妈最喜欢你了。”童笑珊轻轻拍着门,柔声哄道:“你开开门,让妈妈看一看。”
  “我是真的没事。”宋西辞把门开了一条缝儿,露出通红的眼睛和鼻头,他吸着鼻子,“妈妈,我真的没事,我这么多年被你宠着长大,但他受了很多苦,你们去看看他吧。”
  童笑珊有些犹豫,于是宋延庭也劝了她几句,等童笑珊下了楼,宋延庭才对宋西辞道:“宋宋,丞风是真的吃了很多苦,所以我才匆匆忙忙的把他接回来的,以后他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你能和他好好相处吗?”
  宋西辞点了点头,“我可以的,哥,你也去看他吧,他好像不太适应。”
  宋延庭揉了一把宋西辞毛茸茸的头发,“你待会儿也下来好吗,让韩阿姨做你喜欢吃的菜。”
  “嗯。”
  宋西辞合上门,吸着鼻子缓和着自己的情绪,他在洗手间里洗了把脸,让眼睛看起来不那么红了,这才下了楼。
  楼下的客厅很安静,宋延庭不停的在手机上处理着公司的事情,童笑珊和霍丞风坐在一起,但两人却无话可说,像陌生人一般尴尬。
  宋西辞也不知道楼下会是这样的情况,在客厅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童笑珊看见他之后好像松了一口气,赶忙过来拉着他的手坐下,心疼的道:“眼睛都肿了,妈妈找冰块儿给你敷一下。”
  “不用了妈妈,你陪陪霍丞风吧。”宋西辞拉着童笑珊重新坐到了霍丞风旁边的沙发上,企图找些话题来聊,但霍丞风根本不说话,无论问他什么,他只用那双阴郁的眼睛沉默的盯着你。
  宋西辞终于知道为什么客厅的气氛这么凝重了。
  好在韩阿姨做好了饭,端上桌正在招呼他们。
  宋西辞立马站起来,并同时问霍丞风,“小风,你喜欢吃什么,你告诉韩阿姨,她下次做给你吃。”
  霍丞风盯了宋西辞好一会儿,开口说了进门以来的第一句话,“别叫我小风。”
  宋西辞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反而童笑珊听不下去了,不高兴的道:“他只是想亲近你,你怎么说话呢?”
  “妈,吃饭吧。”
  宋延庭打断了她,宋西辞反应过来之后也很快劝着童笑珊坐下了,他还想叫霍丞风,一张嘴却卡了壳,还是宋延庭叫了霍丞风,他才坐下开始吃饭。
  宋西辞想到自己顶替了霍丞风十六年,让他在自己家里替自己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就觉得心里愧疚难安,他很难不去关注霍丞风。
  他察觉到霍丞风只吃自己面前的菜,就时不时把他面前的菜换一换,装成自己想要吃的时候不经意的挪动的样子,喝汤的时候也不忘记,假装顺手的给霍丞风添了满满一碗。
  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谁的心里也没有变得好过一点,宋西辞想让霍丞风更亲近宋西辞一点,于是主动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霍丞风僵硬的坐在饭桌前,宋延庭则烦躁的抽着烟,“丞风,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宋宋,但那些都是他父母犯下的错,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把气撒在他身上,他性格很好,你和他好好相处。”
  “大哥的意思是我性格不好吗”霍丞风冷笑了一下,但不等宋延庭说话,他又道:“你放心,我会和他好好相处,不会让你为难的。”
  最主要的是,如果他不和宋西辞好好相处,倒显得是他不懂事。
  楼上,隔壁房间里传来搬东西的声音,宋西辞悄悄开了门缝,司机叔叔和一些人正在往隔壁的房间里搬床和衣柜,他们收拾好后没一会儿,霍丞风便独自走了上来。
  他把门开的更大了一些,“小……霍丞风。”
  霍丞风的背影僵直了片刻,然后慢慢的软了下来,他转头对宋西辞笑了笑,“小辞,我叫你小辞吧,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年纪一样,你叫我小风就行,之前是我不对,我心情不太好凶了你,你别生我气。”
  作者有话说:
  预收《白月光的替身不干了》,求收藏,么么叽——
  都说外甥肖舅,唐书钰和他小舅舅就有七分像,小舅舅阳光开朗,人气居高不下,唐书钰寡言少语,被称为高岭之花。
  谁也没想到,骄傲如唐书钰,竟然会疯狂追求霍闫三年,三年后,他如愿和霍闫在一起了。
  霍大少爷不仅身家丰厚,而且俊朗不凡,是圈里不少人心头的白月光。
  所有人都以为,霍大少被唐书钰的真情感动,会成为一段佳话;
  却不想,霍闫和唐书钰在一起后,依旧游戏人间,有人因此嘲笑唐书钰,他也只是一笑而过;
  仿佛根本不把唐书钰放在心里,让唐书钰成了整个圈里的笑话;
  可其实他们会在一起,是霍闫告的白。
  唐书钰觉得,只要霍闫爱他,他们过得好,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
  但直到他小舅舅从国外回来,霍闫抱着他失控的喊李豫嘉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个替身;
  这么多年,霍闫从来没爱过他,所以对他忽冷忽热;
  公开在家里宣布他和霍闫分手后,
  他独自一人去了喜欢的小岛度假。
  几个月后霍闫找到他,眼睛熬的通红的质问他什么意思,
  唐书钰挽着新男友笑了笑,告诉他,
  “没什么,只是看你看太久了,突然觉得恶心。”
 
 
第2章 逛街
  宋西辞没想到霍丞风会突然改变态度,他脸上的笑容像含苞的花朵突然绽开,“没关系,我不生气的。”
  他怕自己太热情会吓到霍丞风,嘴唇抿紧,尽力的让自己笑的不要太夸张,“楼下有蛋糕,我去拿,等一下给你带一块儿。”
  他踢踢踏踏的往楼下跑去,原本神色柔和的霍丞风冷了脸,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的房间装扮的很简单,甚至连刚装的衣柜都是空的,他从自己带来的书包里拿了一个掉漆的水杯出来,放在高档书桌上显得那杯子格外的寒碜。
  霍丞风盯着水杯看了很久,直到门被轻轻的敲响,他才猛的回过神来。
  宋西辞端着两块杯子蛋糕,在门口小声的问他要芒果的还是草莓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