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京城沙雕爱情故事【短篇】——柳下秋

时间:2022-10-30 16:00:48  作者:柳下秋

   《京城沙雕爱情故事【短篇】》作者:柳下秋

  文案
  《京城沙雕爱情故事》文案:
  cp1:
  口嫌体直的宫廷皇子x暗恋成痴的相府公子
  纯情二哈x痴情白兔
  修朝是个文娱游戏产业非常发达的国家,朝中上下尤其爱玩桌游。但当老皇帝在《三国杀》和《大富翁》连跪给他国君主惨遭耻笑以后,朝廷开始了一场暗流涌动的肃清桌游行动。
  在朝堂上因立储一事意见相悖的左右两党皆欲趁机扳倒对方,正在此时,两张事关桌游的重要名单分别落入两派手中。
  修国六皇子张叛雨为助己党获胜,潜入了为敌多年的老丞相书房探查名单一事,却未曾想走错房间在房内意外撞见了貌若天仙欲迎还拒的丞相之子曾逢月,更光速收到了对方的直球表白!
  六皇子因阵营有别误会对方是敌党派来的心机卧底,因此对其有所提防,也时刻隐忍着自己那份一见倾心的情感。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曾逢月与自己的亲皇兄走得过分亲密……
  cp2:
  撩得刻意的多情将军x钓不自知的寡情王爷
  乖戾幼狼x冷感猫咪
  张乖云是个智商205情商250的修朝王爷,因为有情感障碍而不知悲欢,脸上总冷冷的没有表情。
  直到一次夜晚遇袭,他碰到了那个在修朝人人畏而避之的叛逆少将军秦契锋。
  幼狼似的少将军为了博他娇羞,故意从背后搂住他的腰杆,笑得一脸痞气:
  “我要抱你。”
  他说得戏谑。
  王爷闻言,神情冷淡至极。
  “那你抱吧。”
  他答得平静。
  但王爷也不曾想到,就是那一晚的风月,让他和对方走上了纠缠不清又互相吸引的情路……
  食用须知:
  1、纯甜+1v1+HE,玩烂梗的沙雕恋爱泡面文一篇,全文5万字;无权谋事业线只谈恋爱!作者为爱发电替新文攒点收藏,欢迎友友们多来专栏溜达,爱你们~
  2、cp1双洁;cp2攻背景不洁但剧情无体现,请友友们雷萌自荐喔~
  3、小说
 
 
第一章 是背景介绍,两个角色都各自有cp,不是一对;小说最后1章是作者换cp自写同人的产物,介意的友友谨慎观看喔,感恩笔芯!
  呆萌甜喵x醋精忠犬
  呆萌社恐的白领老婆和变成家电的全能老公依靠超能力解决各种日常麻烦的奇葩生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叛雨,曾逢月 ┃ 配角:秦契锋,张乖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烂梗和甜甜的爱情
  立意:谈恋爱
 
 
第1章 万恶之源三国杀
  当厚重的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那个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玩牙签的男人不自觉正襟危坐起来,神色凝重地看向前方。
  眼前的男人身形颀长,面色极冷,光脚走了进来。
  他在对方身前站定,漠然地开口道:
  “老六,好久不见了。”
  那声音寒得要命。
  六皇子张叛雨把头沉沉的低着,盯着他的脚看了半晌,严肃地问道:
  “五哥,为何不穿鞋?”
  王爷沉默地闭上双眼,发型在风中凌乱起来,神色却如古井无波。
  “街边遇到个算命的告诉我说,我这些天很有可能会遇到大麻烦,”他说得一脸真挚,“他说要多光着脚,这样就不用害怕穿鞋的,还告诉我,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张叛雨内心充满了无穷的震撼。
  竟有这等神人。
  他身体前倾,放低了声音:“但不瞒你说,近来的确发生了一桩大事。”
  王爷平静道:“是关于宫中禁玩那两款桌游的事情吧。”
  “喔?五哥也听说了?”
  王爷听罢,双手交叠抵在下巴上,若有所思道:“事情闹得这么大,自然是有所耳闻……”
  “只是,现在闹得更严重了么?”
  张叛雨点了点头。
  “本来只是说要全国禁玩大富翁的,后来,竟连三国杀也要被禁了……”
  “嗯……像大富翁这种重商抑农的游戏封禁了倒也罢了,只是,这三国杀被禁未免无辜了些。”
  “哎,”张叛雨想到此处,不禁皱眉,“谁让父皇当时连输十二局积分把把垫底,敌国那几个使臣脸差点都笑烂了啊。”
  王爷摩挲着手指,说皇帝陛下在这方面还是太不稳重。
  “是我的话连输三局就该找借口溜了,”他缓缓道,“哪能容忍局面这般一发不可收拾下去。”
  “果然还是因为太过上头了吧……总之,父皇现在气得头都在冒烟,对三国杀那叫一个深恶痛绝。”
  六皇子的声音颤抖起来:“前两天刑部才派人在桌游署和民间桌游协会抓了好几个游戏设计师关大牢,今早就把人交给了八卦处。”
  他指摘八卦处那帮人从来不干人事,说那些囚犯午时就被拉到京街菜市口公开所有黑料,当众社死了。
  王爷问道可还留有活口,对方遗憾地摇摇头,说执刑力度太大,都顶不住。
  窗边吹来一阵冷风,远处似响起悲凉的歌声,两人的脑海里缓缓浮现出自己的父亲——这个大修朝英明神武的皇帝那温柔慈详的面容,和那些死囚们在被社死时惊惶痛苦的神情。
  王爷在凉风里缩了缩脖子。
  对方见他如此,又神秘兮兮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信封,小心翼翼递给他。
  “这是?”他打开那个信封,里面是一张被折起来的信笺。
  “这是老师托我给你的,前几日朝中举行了关于封禁三国杀的匿名投票,没想到结果居然是平票,这张纸是——”张叛雨把声音压得更低,“投反对票的官员名单。”
  “原来如此,老师真是费心了。”王爷仔细看完了名单,心知要摸清这种调查的细况必得下不少功夫,心中有点感慨。
  “老师说,这次投反对票的官员里左党的人比右党足足多了三成。”
  六皇子提醒对方有的放矢,伺机而动,不要错过了对付左党的良机。
  “只要皇兄力挫了敌党,这储君之位,早晚都是你的。”
  王爷听罢,突然把身体往后仰了仰,平静道:“老六,你觉得你们这样做,是真的为我好么?”
  张叛雨紧张道:“嗯……怎么不算呢?”
  “立储这种事,顺其自然便好。”
  王爷抬手抚过自己鬓边的长发,站起来走到窗边,目光凝视着远方。
  他轻叹道:“用肮脏的计谋得来的胜利,终将被欲望所反噬啊。”
  五哥……形象突然高大起来了啊……
  年轻莽撞的六皇子看着窗台前那人逆光的背影,鼻头忽然有点发酸。
  只见他走到那人身边,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趁他转身之际——
  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你在装什么啊喂!”他使劲摇晃对方,激动咆哮着,“你不想当太子的原因其实是不想像父皇那样中年头秃变成地中海然后上朝戴假发吧?!”
  他咬牙流下悲愤的泪水:“可怜的父皇,他这帝国的基业终是要后继无人了么?我恨,我真是恨呐……”
  王爷已经快被他摇岔气了,忙逮住他袖子叫他放手。
  “非也,老六,你放手、我会当的,咳、太子我会当的……”
  对方闻言,终于停手。
  “此话当真?”
  “当,咳咳、当真,”王爷一边顺气一边解释道,“我只是想说你们不必用计我也能当上太子的。”
  对方疑惑地“喔”了一声,显然不太相信他的话。
  只见王爷在对方好奇的眼神中挺直了身板,一本正经道:
  “因为我已仔细分析过,我的资质在一众皇子里是最好的,如果我没被立为太子,那么我的智慧,美貌,才学,和我的那些美好的品德都会被浪费……我想父皇必不希望如此吧。”
  “嗯……确实。”
  张叛雨夸赞他能有这样的觉悟总是再好不过,只有一点须警惕防范。
  这朝中政治势力一向分为左右两派,平日里除针砭时政会起争执之外,最大的异议便在这立储一事上面。
  以丞相为首的左党人士皆欲皇帝立四皇子为储,而以大将军为首的右党则更拥护五皇子——也就是现在的王爷做太子。
  双方在此事上素来暗自交锋,期间难夺高下。
  趁这封禁三国杀的事情在朝堂上闹得正沸,双方自然又起了暗斗心思。
  右党手里攥着这张对敌方有弊的投反对票的官员名单,可谓占得先机。
  但左党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手中也同样握有暗牌,因此双方姑且按兵不动。
  王爷问是什么暗牌。
  “听说也是一张名单。”
  六皇子说这名单就在曾闲那老丞相手里。
  王爷又问他名单上的内容是否跟他手里的一致。
  “非也,”对方神色凝重地摇头,“那是一张朝堂官员的三国杀荣耀战力榜。”
  在这张积分榜单上排名靠前的那些官员势必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张叛雨声称自己前日已派一死士潜入曾府秘密探查那榜单的具体情况,只是至今未得消息。
  “想来是计划失败,人也已自尽。”
  他提醒自己的皇兄一定要防着丞相这老狐狸。
  正说着,门外忽闻一侍女来通传,说是曾丞相听闻他出宫,特请他屈尊移驾府中品茶。
  他应过一声,屏退了侍女,转过头对王爷冷笑一声,感叹这时机实在太过凑巧。
  王爷提议还是替他回绝的好,谁知六皇子一脸坚毅地拒绝这番好意。
  “皇兄不必为我担忧,我此去也正好探他虚实。”
  王爷闻言,坦诚道:“说什么为你担忧,六弟你想多了。”
  “我只是怕你在丞相府上头脑发热,被忽悠得找不着北,把我手中名单的秘密和盘托出而已。”
  他知道对方脑子一向不太好使。
  张叛雨一听完,蹭地一下站起身,不和对方多说,急于自证地就要走,刚要出房门,又被人喊住。
  “六弟留步。”
  王爷从袖中掏出一盒点心,脸上挂着“送人吃上路饭”似的表情,郑重递给对方。
  “桃酥?”对方惊奇地接过。
  王爷嗯了声:“跟你聊了这么一大通废话,也不知是不是还热乎。”
  “西街口新开的那家?皇兄怎知我喜欢……”张叛雨打开盒盖,嗅着糕点散出的甜腻香气,胸中充盈着感动。
  原来他的皇兄,也是在意他的。
  他捏起一块糕点,咬了半边,那酥脆化渣的口感登时攀上舌尖,细细咀嚼,唇齿留香。
  正感动着,却听见自己皇兄叫他还是少吃些为妙。
  王爷瞥了眼糕点,幽幽补了句:
  “我不确定那里面有没有被下毒……”
  六皇子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人就这么石化在了门口。
  “喂。”他静静地看着对方,眼中充盈着意味不明的泪光。
  半晌过后,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响彻云霄——
  “不是你买的东西你倒是早点说啊!!”
 
 
第2章 丞相之子的诱惑
  忧心忡忡,生怕中毒的六皇子在无数次自我安慰自我心理设防的期间终于到了曾府。
  他深呼吸一口气,整理装束,下了马车,尽量摆出放松的姿态,被侍从恭恭敬敬请进府内。
  守着厅堂的小厮却忙不迭传话来说丞相忽有些急务要在书房处理,请贵客在厅堂稍作歇息。
  “无妨,我四处逛逛,”张叛雨大手一挥,“你也不必跟着。”那小厮不敢多言,鞠躬退下了。
  张叛雨装模作样地欣赏府中庭院的绝妙佳景。
  假山碧潭,曲径通幽,清风拂面,香花摇落,不可谓不美。
  可这瑰丽景色入了他的眼,没入他的心。
  他只大抵转悠一会儿,便急着去寻那书房所在之处。
  这老狐狸这时候处理急务,莫不是跟那张榜单的事有关?
  他心中想着一定要趁机去打探一眼。
  只是他之前未曾来过曾府,并不熟路,因此随意拉了府中一女婢,紧张地问路。
  那婢女见他神色急躁,面也煞生,不欲多待的样子,也不说清去哪个书房,就随手指了其中一处,慌忙退了。
  张叛雨顺着她指的方向快步走过去,离书房越近,脚步便越放轻些。
  他避开地上的枯枝草叶,小心偷摸到书房一侧。
  书房的小窗紧紧闭着,可内中传出断断续续的低吟。
  那声音颇为轻柔婉转。
  张叛雨心下奇怪,觉得不似丞相在内。
  疑惑间,又听到屋内那人似隐约唤了声自己名字,令他不禁竖起双耳,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去!
  “叛、叛雨……”
  那声音轻飘飘,软绵绵,廊下回风似的钻进他耳中。
  时而又有声清亮的,溢出口齿,像檐上轻轻一击的风铃,若有若无间,拨动着听者的心弦。
  张叛雨大气不敢喘,不自觉地慢慢贴近房门。
  “叛、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