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换攻文的渣攻重生了(穿越重生)——不陨

时间:2022-11-21 09:15:46  作者:不陨

   书名:换攻文的渣攻重生了

  作者:不陨
  收到离婚协议书的当晚,以冷峻狠戾闻名商圈的祁北丞,独自在家喝了个烂醉。
  他一直以为他和老婆如漆似胶,是先婚后爱的模范!而如今,他乖巧温柔的漂亮老婆竟要和他离婚???
  妈的,为什么?
  醉梦中,他得知自己身处一本换攻追妻火葬场文里。主角受隐忍伪装,昧着真心陪伴渣男多年,时机成熟后毅然离婚分家产,并在渣男落魄之时遇到校草正牌攻,过上美美甜甜的快乐生活。
  他的老婆应璃是主角受,而他……是那个被换掉的渣男老公。
  听闻老婆要找男高中生,祁北丞气得当场醒来,惊觉家中布置大变!
  他重生回到了三年前,他和应璃的新婚之夜!
  差点被气死的某渣男:哦豁。
  巧了不是?
  -
  应璃自幼多病,被当女孩抚养长大。父母的意外早逝,又让他穿上身的女装长裙无法再轻易脱下。
  为摆脱累赘,舅舅拿着他父母的遗产,和资金链断裂的祁云集团谈了门联姻。
  冷面寡言的祁北丞,本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但因应璃的到来,婚事黄了。所以应璃想,祁北丞肯定是厌恶自己的。
  正好,他也没指望得到祁北丞的喜欢。
  新婚之夜,祁北丞喝得不省人事。本以为是个尴尬难捱的夜晚,却不料醉酒的男人忽然将他圈到怀里,眉头微皱。
  “老婆,你怎么……瘦了?”
  应璃:??
  新婚之夜,讨厌我的丈夫忽然性情大变?
  *
  后来,旧事重演,应璃丢给祁北丞一纸离婚协议,神色平静道:“签了吧。”
  他知道祁北丞心中另有“他人”。
  明明是成全,祁北丞却像天塌一般瞪大了眼,质问他:“你又想把我换掉,去养校草高中生了??”
  应璃:?
  谁把谁换掉,谁养高中生?
  而且,为什么是又?
  ·病弱女装暴食症美人受×改邪归正大男子主义宠妻霸总攻
  ·攻的渣体现在前世大男子主义、对受不够关心和了解上,没有原则上的错误
  ·受前期always女装,xp特殊,雷者慎入
  ·本质是先婚后爱文,升级2.0版之再婚再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璃,祁北丞 ┃ 配角:预收《穿成傻子少爷的绿茶男妻》求戳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婆再爱我一次!
  立意:摆正态度改正错误,一切都还不算太晚。
  ​
 
 
第1章 
  ◎重生回到新婚夜?◎
  夜晚十一点。
  祁公馆内灯火昏暗,一片寂静。
  留守在家的佣人都被打发走了,只剩祁北丞一人,在位于三楼的主卧房里点着一盏小台灯。
  他瘫坐在应璃常坐的贵妃榻上,左手捏着一支马爹利,右手攥紧那纸离婚协议。
  “哼,离婚?”
  祁北丞鼻孔哼气,本就半醉不醒的他,又拿起酒瓶猛吹,将剩余的酒液一气饮尽,皱着眉打了个无声的酒嗝。
  抱着喝空的酒瓶,他试图用视线模糊的眼睛,看清离婚协议书上的字。
  “市区,写字楼……远郊,独栋别墅……”
  协议书上的内容,他其实早就看过了,内容也已经烂熟于心。
  应璃要市区的五栋写字楼、西城远郊的十套独栋别墅、三环内的两套四合院、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以及三千万的可流动资产。
  靠啊,他的漂亮老婆——或许现在该叫漂亮前妻?
  他的前妻真的眼光好毒辣,好会挑!
  什么值钱要什么,什么保值要什么!
  以冷峻狠戾、手腕强硬为国内商圈仰望推崇,在亚欧投资圈也赫赫有名,被奉为「商界陨星」的祁北丞,本就坐拥着亿万资产,并不介意给前妻分点钱。
  哪怕协议书上的东西翻个两倍、甚至是三倍,他咬咬牙狠狠心,一样还是给得起。
  但给钱是一回事,离婚是另一回事!
  “妈的……”
  酒醉无法舒缓祁北丞的心痛,人前气场强大、架势吓人的商界金大腿,人后被一张离婚协议给逼得想捶胸问苍天。
  “为什么啊??”
  钱可以给啊,但为什么啊?
  和应璃的这段联姻,虽然开始得不太愉快,但祁北丞一直认为,他和应璃是先婚后爱的典范!
  祁北丞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体弱多病、性格软糯温顺的应璃,正好能满足他对婚姻的所有要求和妄想。
  应璃给予他足够的情感安抚,他给予应璃殷实富裕的物质生活。他以为他和应璃是和谐来往、恩爱有加的关系,却不想——
  应璃其实并不满意这样的模式?
  “操了。”
  头变得很重、很沉,思绪在酒精的麻痹下变得迟钝。祁北丞将空酒瓶丢到地毯上,枕着有应璃体香的抱枕,在贵妃榻上躺下。
  “离婚也不给个理由……”他骂着脏话,用手背揉着黏连的眼睛,困得不行,“小狐媚子……到底对我哪里不满啊?”
  态度强硬、不给理由,除了丢离婚协议书让他签之外,连面都不肯跟他见。
  明明他出差外地前,应璃还温顺地躺在他怀里,漂亮的眉眼轻垂,任由他在身上烙下印记,软软柔柔地唤他:“先生……”
  和给离婚协议当天,应璃冷淡生疏,还对他施以嘲讽挑衅之笑的模样相比,那夜的应璃乖巧顺从得像另一个人。
  这种割裂反差的表现,很难不让祁北丞怀疑:那晚的应璃,怕不是早就下定了离婚的决心?
  所以,那晚上是在和他打分手炮咯?
  靠,那也太亏了!他一共才睡了两次啊!
  早知道是分手炮,他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去他妈的老婆身体不好,去他妈的要早起出差。他要排除一切客观因素,狠狠来个五次、十次!
  二十次!!
  只是晚了。
  他没机会和应璃同床共枕了。
  想到今后再也抱不到尤物老婆,祁北丞就一阵心抽痛,将脸埋进抱枕里,闻着那阵令他贪恋的香气,沉沉睡去。
  醉梦中,他听见了很多奇怪的声音。或说……评论?
  【快让祁狗下线吧呜呜呜,心疼璃璃!】
  【渣狗就是渣狗,居然还想着小受的身子——他果然不爱小受。】
  【好耶,渣狗活该!快让正牌男高小攻上线!】
  【男高男高,谁能不爱男高!小手一挥,地雷一堆。】
  祁北丞:?
  蛤?
  为什么要骂他祁狗?璃璃指的是应璃吗?
  虽然商圈内也有不少看不惯他,又忌惮于他强硬手腕的人,在背地里偷偷喊他「祁狗」。但那帮人是那帮人,这帮人——谁啊?
  正牌男高小攻又是什么东西?
  他祁北丞,难道不是「正牌」?
  梦境晃动,本就模糊不清的场景像走马灯一般转了起来。场景变换的过程中,祁北丞快速读完了一本小说的大纲。
  一本名为《食人蔷薇》的狗血耽美文,顶着古早风味的文名,搞的也是弱受觉醒、踹掉渣攻谋求新生,渣攻追悔莫及,疯狂追妻火葬场的狗血套路。
  唯一反套路的是,《食人蔷薇》还是一本换攻文。
  主角受并没有被渣前夫的一系列的弥补行为打动,而是毅然离婚,分了前夫的财产,并等到了真爱——作者钦定的正牌小攻,一个刚满十八岁的校草高中生。
  正式出场前,作者已经用了不少笔墨渲染校草正牌攻的好:他能看破主角的伪装,走进主角的内心世界。
  正牌攻会带主角突破心理阴霾,和主角受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达成年下模式的甜文结局!
  至于被踹掉的渣男前夫?
  事业之路在离婚、被分财产后,就开始了直线下坡。落魄之时被一众对手联合打压,下场凄凉。
  正牌攻是谁不知道,但病弱主角受显然是应璃。
  而祁北丞,则也很显而易见——就是那个被换掉的渣攻男配。
  祁北丞禁不住地在梦里骂了声:去你妈的。
  脑子没病吧,居然想换掉他?
  作者仅才写到主角受觉醒离婚,渣攻男配准备追妻火葬场的地方,但读者已经按捺不住了,急着要看《食人蔷薇》宣传文案后半段的内容:
  渣攻男配无意窥探到主角受和正牌攻亲密,落魄至极的男配精神崩溃,彻底下线。
  【作者大大gkd,我想看渣狗被气到七窍生烟!】
  【快让我儿和校草男高酱酱酿酿吧,小可怜儿这三年来过得太孤独了呜呜,妈妈心疼。】
  【正牌小攻温柔开朗青春帅气,肯定也器大活好!虽然家境比祁狗差点,但也是个富二代啊!综合条件不比祁狗强多了?】
  【来都来了,姐妹们呸一口再走吧。我先来:呸,祁狗!】
  祁北丞:。
  想不明白了,他到底是有多渣,以至于这帮「读者」要成群结队地来呸他?
  再来,他坐拥多少资产,小小的高中生富二代又能拥有多少资产?
  无法同维度对比的东西,如何得出「比祁狗强多了」的结论来?
  还扯什么器大活好。他难道器不大、活不好??
  想到老婆不仅要和自己离婚,还要拿着他的钱养小白脸高中生,祁北丞确实被气得七窍生烟,当下就从醉梦中醒了过来!
  “嗯?”
  半睁开眼的瞬间,祁北丞察觉到了不对劲。
  房间内灯火通明,所见之处皆是喜庆又典雅的深红。床单被褥是红的,沙发靠枕和贵妃榻毯子是红的,墙上贴着的囍字剪纸,自然也是红的。
  墙角旮旯里飘着由透明、金色、正红色和深红色扎成的氢气球串,气球绳下挂着一张祝福字条: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眼前的场景,和新婚夜那晚一模一样!
  不等祁北丞狂喜,一个纯白色的身影推门而入。在各式各样红色的衬托下,这抹纯白耀眼得像自带柔光。
  祁北丞的小心脏剧烈跳动,意识模糊地在内心大喊:前妻!
  啊不,是老婆!
  老婆!!
  ——
  二十分钟前。
  两名穿着深蓝色伴郎西装的男士,协力将醉酒的祁北丞扛到主卧房的沙发上放下。
  其中一名男士呼了口气,问坐在红色婚床上,头戴遮脸白纱的「新娘」。
  “嫂子,人我们替你放这儿了?”
  新娘微愣,点头应声:“好,谢谢你们。”
  新娘子的声音细细的,很温柔。知晓新娘是男儿身的好友诧异,心想这声音确实不像男性。
  ——但也不像女性。
  介于二者之间,是一种很特别的,性别模糊式的动听。
  好友没将赞许表现出来。了解祁北丞心情和近况的他,对新娘子有几分天然的厌恶。
  他面无表情,语气漠然:“不辛苦。倒是辛苦嫂子照顾北丞了,他今晚喝得实在有点多。”
  新娘子嗯声。
  待两位伴郎离开走远,应璃才松了口气,放下端着的新娘仪态,揭起遮脸的白纱。
  好累……
  他已经顶着重重的头饰、穿着厚厚的婚纱,度过了将近四个小时。
  由于身体太过虚弱,他没能参与婚礼敬酒。走了个过场,匆匆宣誓交换了戒指后,就被迫退到后台休息。
  舅舅舅妈充当起了他父母的角色,陪伴在他左右,和他一起面见了祁家的亲属。
  除了他的公婆祁爸祁妈外,还有祁大伯、祁伯母和堂哥,以及特地赶来现场的大长辈——祁爷爷和祁奶奶。
  应璃给堂哥之外的长辈们敬了茶、改了口,长辈们也都给了他厚厚实实的敬茶红包。本不用破费的堂哥也很够意思,给应璃包了张数额相当的支票,说是给堂弟媳的「新婚贺礼」。
  应璃羞涩笑纳,内心却并不感到开心。
  因为太少了。
  和父母的遗产相比,这点红包钱实在太少太少了。
  忽然谈下的联姻,匆忙定夺的婚期,明明是豪门世家娶媳妇,却简单得只有六围桌的婚礼……
  将这些不愉快的瞬间,和今晚在后台时,舅舅舅妈与祁家人谈笑风生的画面结合,应璃觉得自己很悲哀、很可笑。
  明明是他的婚姻,他的婚礼,但却没人在乎他、关心他。
  大家在乎和关心的只有利益。
  舅舅一家想着名声好听,迫不及待地要摆脱他这个光吃不干的累赘。
  祁家人则想着资金资金,快来资金解决周转危机。
  要不是舅舅先一步将联姻的事发散,搞黄了祁北丞门当户对的那门婚约,不然这趟婚事能不能轮到应璃头上,还真不好说。
  可这又很奇怪。
  他付出了包括婚姻未来和父母遗产在内的一切,赔了自己,却什么都没得到。舅舅一家厌烦他,祁家人除了爷爷和奶奶对他有几分喜爱之外,其他人尽管表面笑脸盈盈,实际都并不怎么待见他。
  至于他的新婚丈夫,就更不用说了。
  被迫娶了不喜欢的人——还是个女相男儿身的人。心怀不满和怨气无处发泄,所以喝了个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丝毫没有要和他好好度过新婚夜的样子。
  “……”坐在红色的双人大床上,应璃不悦地攥紧了纯白色的婚纱裙摆。
  他好想逃婚。
  好想好想,已经想了一晚上。
  作者有话说:
  渣狗以为的剧情:老婆温顺乖巧,超级爱我,我们是先婚后爱的典范!
  实际上的剧情:好想逃婚。
  ——
  感谢秃崽大可爱的桃子威士忌⚹1瓶,春日野大可爱的桃子威士忌⚹36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