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打完架再打个啵(近代现代)——恶鬼不善

时间:2022-11-24 18:56:22  作者:恶鬼不善

   题名:打完架再打个啵

  作者:恶鬼不善
  简介:
  全班都知道,班长和团支书在学习上针锋相对,势同水火。
  某次期末考试,叶绝摘得桂冠。
  他撑着脑袋,“苏同学,你就差一分……来,叫声爸爸给我听听。”
  苏逸抬头,漠然回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要拼个你死我活时,苏逸将叶绝拉出教室。
  无人的楼梯间,苏逸站在台阶上,捏住叶绝下巴,慢慢逼近,“现在谁叫谁?”
  叶绝气息不稳,却寸步不让,揪住苏逸衣领,笑得张狂。
  “我偏不……”
  苏逸猛地低头,封住了这张“不会说话”的嘴。
  做我的拜把兄弟,也做我的亲密爱人。
  冰皮夹心糖苏逸×哑火小炮仗叶绝
  阅读指南:
  1.互攻!互宠!
  2.不完美的少年们会长大。
  3.感情流日常甜文,全文无虐。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逸;叶绝 ┃ 配角:苏棉;叶桓;展皓扬;言子越;季芸;林芝芝 ┃ 其它:★互攻完结文戳专栏★
  一句话简介:就你了,不要别人。
  立意: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第1章 冤家同桌
  今天是X中新高一开学注册的日子,刚好是周天,幼儿园放假。
  老爹外出工作,家里没人,再三交代自家小皇帝必须乖乖待在家里不准乱跑之后,叶绝又拜托邻居张奶奶帮忙照看着点,这才安心地出了门。
  如非迫不得已,叶绝也不会让自家小孩儿一个人在家。他决定把下午的开学式给翘了,还得赶回家给叶桓做饭,别人做的,他不放心。
  校服尚未下发,他穿着平常的私服,一身黑衣黑裤黑鞋子。一边的裤腿随意挽了几圈上去,另一边堪堪露出一截富有骨感的脚踝,在暗色的衬托之下略显苍白。
  叶绝浑身的痞气,再顶着一头满是青皮的板寸,活像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市井流氓,看上去就相当不好惹。
  可他实际上五官立体,棱角分明,皮肤又好,一张俊帅的脸为他空揽了不少人气——只可惜他懒得花费时间去经营,便一向显得与众人颇有距离。
  看似身处其中,而心在其外。
  有不少女生给叶绝写过情书,却一概被他当场拒绝,一句“不好意思”让人读不出几分歉意,反而令人胆怯而退。
  他剑眉微皱,眼神就变得愈发幽深,看起来颇为狠厉。时常误会缠身,被误认为是小混混是常有的事,甚至有人并不相信他的成绩是真才实学。
  哪怕不自在,也只能习惯。叶绝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满不在乎地笑笑,随即长腿一扬跨上车。
  叶绝向来是踩点上课,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新学期第一天,他踩着上课铃走进校门前,高一一班的教室里差不多都坐满了人。
  ·
  苏逸一个人坐在最靠近后门的位置上,放松身体,斜倚着椅子靠背,他的左脚踝慵懒地搭在右大腿上——明明是相当风流的坐姿,放在这人身上,看起来却极是正经。
  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的圆框眼镜,目光直直地落在腿边的书上,满腹心思全部沉浸到书里去了。
  后来的叶绝,曾不止一次怒斥这人是衣冠禽兽。看上去道貌岸然、谦谦君子,实际上一肚子坏水,满脑子黄色废料。
  偏偏骚也是骚在内里,且富有深度,外人压根看不出来的那种。
  苏逸的四周围了一圈的人,有男有女,然而他身边的位子却没人敢坐,就敞亮地空置在那里。
  “……”
  苏逸能感觉到众人的注视与议论,却始终提不起兴致来回应,连“应付了事”也不愿。
  他一开始总有些不适应旁人的注视,颇不自在,只想躲到无人的角落去,无人打扰。可久而久之,却也慢慢地习惯了,或者说是,刻意忽略了。
  除家人以外的人,通通被苏逸归类到“无关紧要”的行列之中。
  眼下对他来说,有没有同桌都无所谓。有,可以当空气。没有,那真是太好了。
  然而事与愿违。
  苏逸的心理活动颇为丰富,可惜单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完全读不出来。
  叶绝更是猜想不到自己的新任同桌非常抗拒自己,他松松垮垮地背着包,单手插兜,吊儿郎当地晃悠到高一一班的教室。甫一踏进后门,就看见了一副颇为盛大的场面。
  一个大爷坐姿的男生静静地待在属于他自己的领域里,左边是一面墙,右边是空着的课桌椅,落落洒脱,却无疑位于人群的中心。
  他顶着一头黑色的自然卷,强行映入叶绝眼帘的,还有这人白到几近发光的皮肤。
  是真挺白的,才足以给见人就忘的叶绝留下深刻印象。
  叶绝没有直接凑过去看,那样太过于唐突,而是微微眯起眼睛,又仔细打量了半晌——
  我操,这哥们儿好像有点眼熟啊?这他妈不是……昨天跟他打了一架的长腿帅哥吗?
  昨天的那一场闹剧虽万分窘迫,追其根本算是误会一场,但是叶绝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只是个路人,料想也不会再见面。
  万万没想到现在……
  这就尴尬重演了,叶绝一边在心里喊着我操,一边迅速在这位帅哥右边的位置上坐下。
  他脱下背上的书包甩进桌肚里,接着很自然地翘脚,右脚踝摆在左大腿上,摆了一个跟同桌恰好相反的姿势。
  一左一右,他俩像两尊门神堵在后门。
  一系列动作做下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周围人却很是不忿:
  “哪来的不良少年啊,凭什么跟苏神坐?”
  “就是啊,况且这座位是已经排好了的,抢人家叶绝位置干什么?”
  “这不要脸的东西,欺负好学生啊?”
  “那什么,叶绝是不是还没有来?”
  “你没错,不然哪会被这种人‘鸠占鹊巢’?”
  “……”
  三言两语,七嘴八舌。叶绝听明白了,这些人原本就认识旁边这位帅哥,大概都很想跟他坐,又不敢啊?
  只一个字,怂。
  叶绝还灵敏地从他们的窃窃私语中,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甚至听出了他们在为“叶绝”这个人打抱不平。
  “……”心中的郁结不知该吐,还是不该吐。
  叶绝方才已经扫视过了这间教室,确认没有其他的空位。实在是忍不住,他冲天花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随后掏出自己的学生证,“啪”的一声盖在桌上。
  开学第一天,坐个自己的位置,还要被一群人围着指责,还有人比他更惨的么?
  卑微仔实锤。
  周围人看着那大大的俩字“叶绝”,再一看后面的“20XX级一班二号”,集体沉默着四下散去。
  还有几个小姑娘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哼,就你也配?”
  “谁规定成绩好的一定是好学生啊?我服了……而且我看起来,也不坏吧?真是,偏见要不得!”瘫在座位上的叶绝低声吐槽道,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人误会,甚至是质疑了。
  这一帮人刚刚离开,叶绝正想松一口气,后门又走进来一伙以前城北中学的同学——眼熟归眼熟,可名字是一个都不记得。
  没想到这几个也能考上重点,还挺意外。
  “叶哥来得可真是时候,这个位置就是专门为你空着的!”
  “就是就是!除了叶哥,没人镇得住!”
  “这里简直是风水宝地好吗?必须属于叶哥!”
  “说的没错,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堪称摄像头死角啊!”
  ……
  那几个男生见叶绝坐了下来,立刻一窝蜂地围了上来,嘴里殷勤道。
  顾明是隔壁班的,得知曾经霸榜段一的学霸分到了一班,第一时间就赶过来求助。
  写作业这事儿,求己不如求人。他脸上堆满了微笑,略带恳求地说道:“叶哥,叶绝亲哥,你暑假作业做了没?借我们看看呗!”
  叶绝回头看了下后门,冷笑一声,却没有点破。就这犄角旮旯的位置……还专门给他留?坑谁呢?倒也不必把他当成傻子吧?
  唇角一勾,他从书包里夹起作业本,扬了扬:“想抄作业?”
  几个男生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就差直接扑上来了。
  然而下一秒,却见叶绝利落地,将作业本塞回课桌屉子,嘴上殷殷规劝:“想得美!古人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你们啊,还是自己想办法,老老实实写去吧!”
  “哥!叶哥,别啊!”顾明立马就急了,扑上来想抢。他这会儿演技全开,就差直接当场表演一出哭戏,以此来感动铁石心肠的叶绝。
  其他几个人也一样,暑假作业一个字没动,又没有答案这种东西,再失去场外救援,真的会完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作业本比黑板都干净……兄弟,亲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这鬼哭狼嚎,简直没耳听。叶绝微蹙眉头,抽手避过几个男生伸过来的手,却一胳膊肘子撞到隔壁那位新同桌。
  遭了。叶绝心头大震,只来得及哀叹一声。
  苏逸翻过一页书,缓缓抬起头,不虞地皱起眉,继而看向叶绝。他的鼻梁高挺如峰,金边眼镜折射出冷光,目光凌厉且冰冷。
  叶绝本不想打扰他,也不想跟他引发矛盾,只好退一步低头做人,“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了。”
  苏逸盯着叶绝看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审视他言语的可信度,末了收回目光,没有继续追究。
  “谢了啊。”叶绝冲他低声道。
  懒得再应付这些杂七杂八的牛鬼蛇神,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刷两道题呢。
  叶绝抽出包里的几本练习册,随意甩在桌上,懒洋洋地说道:“随便抄抄得了,其他的我还没写完,你们……就跪安吧。”
  顾明手快,一下子抓到了好几本,顿时喜上眉梢,由衷地感谢道:“诶!叶哥真是大好人!祝您心想事成,万事顺遂!谢了!”
  其他几人推搡着他,吵吵闹闹地出了门,纷纷要抢第一手资料。
  耳边终于清净了下来,叶绝往后一仰脑袋,闭了闭眼。
  他自然明白,这些人算不上跟他多么要好,会对他作出这幅恭敬姿态,正是因为从他这里“有利可图”。
  但凡他成绩再差点,这些人怕是一个眼神都不会多给,更别说上赶着巴结了。人际关系这种东西,真是单薄又可悲。
  心下正怅然,叶绝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侧头冲身边那座全程不发一言的冰雕调笑道:“哟~‘酥神’!”
  苏逸头也不抬地回道:“哟,黑皮。”
  他面色如常地翻过一页书,丝毫没有被周围环境影响到的样子,似乎“有无同桌”这件事,跟他的关系不大,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叶绝脑子里倏地闪过一句话:“配得上赞美,也扛得住诋毁。”觉得这句话配上这人刚刚好,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慨。
  然而这仅仅维持了三秒钟不到,他可没有忘记刚才那个称呼。
  叶绝眉头一皱,想起昨天那乌龙事件,一时间说话也犯冲:“我他妈哪里黑了啊?你这人说话有点abcd数么?闭着眼睛说,就他妈干脆别说。”
  他说完,又伸长自己的手臂左瞧右瞧,还扒开裤腿来证明。
  其实说真的,叶绝并不黑,他是标准的黄种人皮肤,而且还是偏白的那一种。
  此时从左边幽幽地伸过来了一只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就连皮下的淡青色血管都一清二楚。两相对比之下,色差是真实存在的。
  苏逸不在意叶绝的锋利言语,什么都没说,毕竟事实胜于雄辩,有眼睛的人自然能看见。
  手中的书又悄然翻过了一页,他用另一只手扯了一把自己的裤腿,露出一截儿小腿,默默地靠过去,堪堪停在叶绝腿旁。
  “……我操。”叶绝静静地凝视许久,忽然爆了一句粗口,冒火的眼睛猝然抬起,直直撞入身边那人深邃的眼中。
  苏逸黝黑的眼瞳里蕴着分明的笑意,像是在说:“黑皮,服不服?”带着些许挑衅的味道。
  往常若是有人敢以如此态度对待他,叶绝早就一拳轰过去了,哪容得人在这暗自发笑。
  ……笑?
  叶绝又瞥了一眼这位新上任的同桌,发现这人只是瘫着一张俊脸,时刻保持面无表情,哪有丝毫笑容可言。
  他再次冲天翻了个白眼,大概是因为逆反心理作祟。越看不到,就越想看到,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嘀咕道:真是想见见这人笑起来的样子啊……
  一定特别好玩。
  苏逸终于翻完了书本的最后一页,随手放进桌肚中。他收回自己的腿,顺带拉好自己的裤脚。
  目光垂落下来,他有些诧异,自己居然也有如此幼稚,甚至是与人攀比的时候。
  太神奇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不排斥一个“陌生人”的接近,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
  苏逸的视线落在两人几乎贴一块儿的手臂上,犹豫了三秒,最后选择将手臂彻底地靠了上去——冰冰凉凉的触感,和人挨着挺舒服的,他完全没有以往那般,与陌生人一接触便要退避的样子。
  “……”苏逸正愣神,但他的动作无疑引来了叶绝注意。
  叶绝挑眉看向他,“你干嘛?有……快放?”
  抬手一指前门,苏逸顺势垂下眼帘,敛去眸中深色。
  叶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一个年轻男人从前门走了进来。这人的身材高挑,长相也属于帅气那一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