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爱摆摊的小夫郎(古代架空)——茄西豆

时间:2022-10-29 08:03:50  作者:

   爱摆摊的小夫郎

  作者:茄西豆
  文案
  呆笨害羞有小心机受×温柔会撩爹系男友攻
  池宁宝非常幸运,逃荒路上,一晕倒就晕倒在了安河村最有钱的庄家门口。
  为了不白吃白喝被赶出去,开启了自己的摆摊之路。
  不摆不知道,一摆吓一跳,没想到这么多人爱吃!
  冬瓜羊肉汤、肉馅脆饼、油泼扯面、鱼香粥……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池宁宝做不到的
  池宁宝倒霉极了,有一天买糖葫芦被牙婆给拐了!庄南星一阵后怕,之后寸步不离跟着池宁宝,也不去山上打猎了。
  他决定投靠夫郎!给夫郎打工挣零花钱。
  庄家夫夫二人齐心协力,赚了它个盆满钵满。
  从小小的摊位,到一家家连锁饭馆,池宁宝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那就是——摆摊!
  无论是乞丐还是贫寒的读书人,都能从饭馆门口要到一碗全是米的粥。
  正如当初庄家给他的那一碗……
  阅读指南:受是团宠,全文无虐,嘎嘎甜!
  无脑甜文,经不起考究,瞎看看吧……
  内容标签: 生子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宁宝,庄南星 ┃ 配角:庄白,庄彩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庄家夫夫的发家致富之路
  立意:从不放弃生的希望,终有一天苦尽甘来。
 
 
第1章 能不能留下我
  池宁宝顺着这条不知名河走走停停花了整整两天才看到有人住的房子。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言好语求求人家才能给他点能吃的……
  池宁宝巴掌大的小脸左看看右瞅瞅,秀气的眉毛轻轻皱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右边这个单独的好像更大啊,大门也挺新的,应该更阔气点。”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好像再多说一句话就要原地躺下了。
  恭喜更靠近河边的一家中奖了,外墙高高的,都是大块石头堆砌的,院子里是个什么情形池宁宝也看不出来。
  于是,池宁宝不再多做思考,眨巴眨巴干涩的眼睛,舔舔嘴唇,就用尽最后的力气往目标院子挪。
  “汪!汪!汪!!”池宁宝正要敲门的手还没落下,这一阵响彻云霄的狗叫压断了他最后一根绷着的弦。
  池宁宝倒在地上的时候还在巴巴地想着“这家是养狗的啊,这么多狗,那它们吃的我应该也能要到一点……”
  这边的庄南星拖着刚从山上打猎回来的车往家赶,远远的就看见家门口有个什么东西趴着。
  “前几天刚嘱咐了不能把狗放出来,自己跑出来的?”他边想边快步走来。
  走近一看,哪来的什么狗,分明是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脏兮兮的小叫花子。
  池宁宝整个小脸灰扑扑的,头发干枯毛燥,都团成了一团鸡窝。身上的衣裳也是这边缝缝那边补补,几缕碎布条不知道是从哪垂下来的。
  给人一看,不是个小叫花子难不成还是个小公子?
  庄南星双眉惯性的微蹙,把拖车从肩上卸下来,快步走来,轻飘飘一掀,把人翻了过来。
  他心想这小叫花子还没家里的小九重,快速的摸了摸这人脖子上的脉动。
  他也第一次捡到人,庄南星盯着地上不知所措了片刻,把人抱起来放在了装猎物的拖车上,拖进了院子里。
  ——
  “哥,他怎么还不醒,不会死了吧?!”此刻大呼小叫的是庄家老二庄白,今年过了就十六了,他趴在他哥的床边托着脸提溜着大眼睛紧紧盯着池宁宝。
  庄白一副书生打扮,白白净净,面若春色,谁看了不说一声好俊俏的小公子,跟床上的池宁宝简直天壤之别。
  庄白从镇上下学一回来就听他哥说门口捡了个人,这种稀奇的事儿最吸引泼的像猴子的庄白。
  还没放下书箱,就往庄南星的屋子里跑,还直嚷嚷着“谁啊谁啊,谁在我家,让小爷看看!”
  如果池宁宝醒着的话,一定会支支吾吾地小声说“是我,是我在你家。”不过现在,必然是没人回答他。
  庄南星拿着一套他以前的干净衣裳进来了,还挺新的,全家最废衣裳的就是他,自从过了十五,一年就得做两趟不同尺寸的衣裳。
  “不许胡说。”他轻斥弟弟,一边问着妹妹去哪了。
  “她跟二娘家的丫头那伙一块去镇上卖帕子了。”庄白头也不转跟他哥说话,忽然想起来什么又问:“哥,你说他是男人还是哥儿,他看着小小的一个也不像个老爷们,脸也脏兮兮的看不见小红点。”
  “不知道,所以让你别动他,等他醒了再问。”庄南星看了一眼床上的脏小孩,无甚在意。
  ——
  池宁宝感觉自己应该是死了,现在大概是阎王在判自己下辈子投胎成什么,短短十五年的日子变成了一幅幅画面在他身边环着。
  他从有记忆起就一直是一个人来来去去。从小讨别人家的剩饭吃,睡在村子的牛棚里,就这样一直到了十六。
  哪天到饭点了没人招呼他一声,就估摸着时间,等人家差不多吃完了,就厚着脸皮到一家门口敲敲门小声说“阿嬷-你家的饭有剩下的没……”
  吃完了就出去给人家的牛羊割点草,要不就洗洗衣裳刷刷碗。
  村子里有的人家也会常常照应着他,不说每天都吃饱穿暖有床睡,好歹让他相安无事长到了十六。
  直到一年前开始的饥荒,村子里的人走的走,死的死,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
  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家没有爹娘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明明他比大多数孩子都乖都听话,也比他们都吃得少,为什么没有人要他。
  “为什么只有我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陪着我保护我!到底是为什么啊!!”
  池宁宝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着,一遍一遍质问着,慢慢他看不清周围了,好像是哭了……
  这句话一直在池宁宝的心里,没有向村里任何一个人问过。
  因为没有人闲的来心疼他。
  但是此刻好像所有的委屈不甘都涌进了眼眶里,池宁宝抿着嘴唇,眼泪像下雨一样流个不停,质问老天到底是为什么。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要用这辈子来惩罚他。
  看着床上的小叫花子不停的啜泣,发白的手指头紧紧攥着被子,看着实在是可怜兮兮。
  本来想着等他醒了就赶他走的庄南星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忍,往前踌躇着,翻找自己身上有没有帕子给他擦一擦。
  他永远忘不了前几年他刚上山的时候,再回来就见弟弟妹妹跪在别人家门口讨饭的样子。
  “哥……咱们能不能把他留下,如今我跟小妹都长大了,都有活做,能挣钱。等他醒了,把他留在家里干活,给他口饭吃。你看他比小妹还瘦,出去肯定要不到饭。”庄白眼睛红红的说,欲盖弥彰一样抓了抓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还没等他说完,庄南星心里默默地考量,他们家多养一个人完全不成问题,只是不知这人品性如何,还有没有家人,若是拖家带口的,这事儿就没得商量了。
  “等他醒了再看。”
  庄南星看了一会儿床上的人没有快醒的迹象就出门了,“我去镇上把这几天打的野物卖了,天黑了就回来了,你在家里煮点粥,等他醒了给他吃。”对庄白叮嘱了一番就又拖着车往外走。
  池宁宝哭了一刻钟之后又没了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是肚子饿得强迫他醒来了。
  他的眼珠滚动了一会儿才能睁开,池宁宝好郁闷,“我死了吗,怎么肚子还是这么饿啊。”
  好像睡眠让它恢复了一点体力,他撑着胳膊刚要坐起来,“诶!你终于醒了,你怎么倒在我家门口,你是从哪儿来的人,家里还有没有人,你饿不饿?”庄白又吵吵嚷嚷得端着东西进来了。
  实际上池宁宝只听见了最后一个问题,连忙说道:“饿”,好像又怕那人没有听清,紧接着声音又大了几分说:「我饿了」。
  庄白赶忙把煮好的粥和鸡蛋放到桌子上,看着池宁宝还一动不动的瞪着大眼睛,好像呆住了。
  “快吃呀,已经不烫了的,晾了好一会儿了。难不成还想让小爷喂你?”庄白眼角弯弯的,露出整齐的牙齿看着他。
  桌上摆着一大碗粥,竟然还是满满当当都是米的粥,一摞池宁宝没见过的饼子,一盘红辣椒腌的萝卜。还有两个鸡蛋,池宁宝只吃过山上捡的生鸡蛋,每次捡到都能抿着嘴笑半天。
  池宁宝僵直着身子,脑袋一片空白,“我可以吃吗?”他小声嘟囔着,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又该说什么。
  “这怎么是个呆的。”庄白忧心忡忡说道,直接把他拉到了桌前坐着,也不嫌弃他浑身脏污。
  庄白抓了个鸡蛋塞到他手里,把勺子塞到他另一个手里。
  确定了他真的可以吃,池宁宝再也说不出话,只凭着身体的本能疯狂的吃粥,咬饼子。
  他知道鸡蛋对他们村里来说就是顶顶好的东西,也不敢动。小菜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又不能吃饱。只是紧紧地盯着饼和粥吃。
  吃了大半个以后好像才有了思考的能力,“这是饼吗?怎么跟我之前吃的不一样,又软又香,我也没喝过有这么多米的粥。我吃了这么多,这人会不会后悔了打我,那打就打吧,吃饱了也不亏。”
  池宁宝脑袋里想七想八,手上嘴里的动作一点没落下,好像破罐子破摔,也不管这人等会儿会不会打死他了,吃饱了再说。
  池宁宝两个腮帮子鼓鼓囊囊,让庄白想起了之前持续不断来他家偷拿花生的松鼠。
  不知道过了多久,庄白才看到他停了下来。
  “……”他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应景。
  池宁宝回过神来了,一直小心翼翼的偷瞄旁边的人,偷偷地观察这人的脸色怎么样,是不是要打他,双手揪着裤子捻来捻去。
  庄白看着他满脸的不安赶忙说:“没事没事,这就是给你吃的。”
  这句话似乎给了池宁宝很大的勇气,“我给你家干活,干什么都行,能不能让我留下来,我平时吃的很少。”
  池宁宝终于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抬眼看了一下庄白就立马垂下头。
  没人看得见池宁宝眼睛里的期待都快溢出来了。
  他知道这个要求太过无理取闹了,寻常农户哪里会多养一个人,就算他把人家家里所有的活都抢着干了,也没有多出来的饭可以给他。
  但是那又怎么样,这不影响他一次次痴心妄想地期待。
  庄白安抚道:“等我哥从镇上回来了跟你说,他同意了你就能留下来。”
  他哥哥一向是个面冷心软的,一定会同意的,庄白知道。
  可是池宁宝不知道,所以这句话也并没有安抚到被拒绝习惯了的池宁宝。
  他飘飘忽忽的心瞬间就从天上跌到了地下,他没办法怨恨他们,只这一顿饭就能让池宁宝在外边撑好几天。
  “没关系……我,我给你洗衣裳吧,我有力气了,谢谢你给的饭。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最后一句话声线低的庄白都没听到,池宁宝轻轻的抿了一下唇。
  无论怎么在心里安慰自己,他的眼神仍旧无可避免的暗淡了下去,紧紧的绷着眼眶,长长的睫毛湿漉漉的。
  千万不能让泪珠子掉下来,未免太难看了。
  “啊,不用不用,哦对了,这是我哥以前的衣服,太小了,等会儿你穿上吧。厨房里给你烧着水呢,我给你提过来,你可以去这边洗澡。算了,等会儿我带你去吧。”还不等池宁宝说什么,庄白就跑去厨房提热水。
  池宁宝怔怔地想着,这一路上没有谁对他这么好过,看他可怜给他扔一个玉米糠饼子就算不错的人家了。
  这户人家给他吃了他从来没吃过的好饭,而且吃那么多还没有挨打,还让他洗澡,给他衣裳换。
  他的心好像又开始蹦蹦跳跳了。
  说不定真的会留下他呢……
  作者有话说:
  预收【小王爷在便利店打工】;
  寻霜是天德年间唯一的一位小王爷,不仅皇帝太后宠他,连府里的丫鬟小厮也宠他,要什么有什么,养成了娇气任性的脾气。
  非常普通的一日,寻霜不小心掉进了个黑漆漆的山洞里,再出来就发现世间完全变了样子……
  “这是什么?!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尝尝?”寻霜指着宣传单上的超大汉堡问道。
  “别装了,前两天刚带你吃了。”秦西很无语。
  “好吧,嘿嘿——”
  你以为他没了财富没了身份地位也就没了宠爱他的人?
  大错特错!
  哪怕他一无是处,还很任性/爱哭。(霜霜举刀)
  仍旧就许许多多的人们喜爱他,因为他善良天真,没有一分一秒不热爱这个世界。
  后来得知寻霜来历的秦西很是慌乱,在古代当王爷定是比这里享福千倍,于是他对寻霜更是千倍万倍的好。
  不知所以的寻霜美滋滋——
  如果他知道秦西所想的话,他一定拍桌而起,那儿什么都没有,他才不回去呢!回去了还怎么吃火锅喝奶茶呀!
  【便利店唯一员工受×便利店老板攻】
 
 
第2章 夜来小贼?
  庄白把他推进去了,用还带着稚气的少年音喊着:“热水不够了跟小爷说,我再去热一大锅。”
  池宁宝看着门口,好像有点绷不住了,这一路上除了挨打的时候憋不住的生理眼泪,其他的时候他都不敢哭,生怕有一丁点放弃自己的念头。
  他的愿望一直以来只是想活下去……
  现在他坐在浴桶里,抱着自己没有几两肉的腿,明明水是温热的,身体却止不住的发抖。
  水灵灵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还能看出来他从始至终的惶恐不安,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