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2

爱摆摊的小夫郎(古代架空)——茄西豆

时间:2022-10-29 08:03:50  作者: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庄家的规矩是天黑了就要锁大门,留着一个后门。
  然而他不知道庄白去找庄彩还没回来。
  加快脚步从后门进来了,赶忙卸下车去看牛的食槽,他不确定庄彩出门的时候喂没喂。
  庄南星看不太清,就蹲下来摸食槽,果然是空的,刚要起身去柴房拿草料,一股风迅速吹了一下他的头发。
  下一秒就被不知名的武器一直呼,身后一直有人在骂:“臭不要脸的小贼,让你偷让你偷!打死你!!”
  以他常年打猎的身手,躲开或者制服住打人者很简单,不过谁让他此时彻底懵住了。
  庄南星怎么也想不明白,在自己家喂牛怎么也会被当成小贼打。
  他认出了打自己的是家前院的扫帚,身后的人没什么力气,打的庄南星也不疼,只是有点郁闷气结。
  迅速夺过池宁宝手里的武器扔到地上,池宁宝还要用手打,庄南星只得把他的手反剪到身后。
  天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这人是谁。
  “放开我!我家很快就来人了,我劝你快跑……”池宁宝无意识的带着哭腔哆哆嗦嗦地说,此刻他不跪地求饶,竟然还在狐假虎威。
  “你家?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我家的?”庄南星的嗓音沉沉的很有磁性,不过此时显得有些冷淡。
  池宁宝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见庄白举着灯笼,身边跟着个小姑娘。
  “欸!你怎么跑到牛棚里来了,找了你半天。哥?你怎么也在这?”庄白举着灯笼凑近看,这是才看清他们的动作。
  地下还有作案工具,立马急了,忙说:“哥!你干嘛打他,你快放开我小弟!”
  池宁宝现在满脑子的“哥哥哥……”如果现在还不明白他打的人是谁,那也太傻了。
  庄南星还没说什么,就感觉碰着的这人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一直在抖。
  “先回屋里。”庄南星放开他,提着坛子独自出了后院。他看见了这人身上穿的衣服是他的。
  庄白和庄彩不知所以地对视,只招呼着僵住的池宁宝走。
  池宁宝不敢走呀,他现在心里害怕到了极点,满头冷汗,他一点也不妄想留在主人家了。
  他刚才就把主人给打了,他只能暗暗祈祷一会儿把他丢出去的时候能温柔一点。
  庄白见他不动,“怎么又呆了,妹妹,你拉上他,我在前边提着灯。”
  庄彩很听哥哥的话,小手拉小手,拉着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走。
  越靠近屋子,池宁宝越忐忑,这月黑风高夜,不知道他会被扔到哪里。
  越想越害怕,越害怕眼睛里的泪越多,挪到了屋里,眼眶实在兜不住了,顺利地掉下来了。
  池宁宝脚步虚浮,两只手扣过来扣过去,抽抽搭搭地哭着。
  还说什么等他哥哥回来了,一定好好表现,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真的好笨。
  庄南星就提着坛子站在桌子前,池宁宝眼前模模糊糊的也看不清这人长什么样子,摆着什么表情,这让他没法判断庄南星的脸色。
  而池宁宝一进屋,庄南星就看清了捡回来的小叫花子长什么样。
  第一眼,就确认他是个哥儿,挺翘的鼻梁侧方有个小小的红点,显得很是可爱。
  肤色奶白,不过皮肤看着不太好,小脸蛋上有些干的起皮,还有点太阳晒出来的小雀斑,下巴还有一道刚划出来的小口子。
  庄南星猜可能是他刚才挥扫帚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给伤了。
  敌方伤害:0;
  我方伤害:100;
  头发乱蓬蓬的,风吹起来像一堆堆杂草乱舞,眉毛倒是弯弯的挺秀气。
  再往下就看到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眼角微微向下垂着,此时装着的都是亮晶晶的小泪珠,瘦的尖尖的脸上也有两行小河,鼻头也红红的,撅着嘴。
  这可爱可怜的模样让庄南星想到了上个月在山里捕到的一只鹿崽。
  本来庄南星被莫名打得有些小气头在身上,现在一看池宁宝站在他面前的可怜样子,身上的气都飘出去了,甚至有些想笑。
  他好心把这小孩儿捡回来了,穿着的还是他的衣裳,还给他也买了零嘴,然后一回来就不分青红开始打他,打完了回过神来了,怎么自己还委屈地哭上了。
  庄南星当然不知道池宁宝心里有多害怕,他侧过脸,轻笑出声。
  这声戏谑的轻笑在池宁宝听来就是在冷笑。
  他认为他很会看人脸色行事,所以他决定主动求饶,求求他轻点打,如果可以的话,不要丢他,他自己走。
  池宁宝垂下眼睛,难掩脸上的哀伤,他哭得有些喘不上气,一边吸气一边往外蹦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打我,吧,打完,我,马上就走。”
  说完之后池宁宝再也控制不住,小手捂着眼睛,泪珠从指缝里流出,胸膛起伏的很厉害。
  庄白和庄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都不知所措的在哥哥和池宁宝之间来回看,只是小声地问着:“怎么了啊,不要打人。”
  庄南星这才意识到这小孩儿可能真的害怕极了,懊恼自己刚才竟然笑出声了。
 
 
第4章 糖葫芦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是庄南星没有料到的,不管离他所预想的情况崩的多离谱,也得拉回来。
  庄南星常年无表情的脸上轻皱着眉眼神略显无奈,对这个正义的小勇士说:“没人打你,也没人把你丢出去,先冷静点,别哭了。”
  庄南星会把他留下来,虽然这小孩儿感觉有点呆还爱哭,最起码品性还不错。
  他尽量放低了语气让自己温柔点。
  不得不说很有效果,池宁宝渐渐冷静下来了。
  池宁宝终于肯把手放下来了,用袖子毫不含糊的擦脸,用红彤彤的眼睛去瞟这个像山一样的男人。
  他从没见过这么高的男人,虽然他也没见过几个人。
  说不定他脑袋还没到这个男人肩膀。
  这个男人用暗青色的绳子把头发扎得高高的,衣裳是普通的粗布衣裳,丝毫不能掩盖他的英俊,读书人会说一句「面若冠玉,目如朗星」。
  但是池宁宝没读过书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只知道这个男人很俊很高大。
  他也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
  池宁宝瞟了还瞟,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被旁人看在眼里。
  庄南星想到了前两年小花刚来他们家的样子,也是这样不安地到处瞟,就是不敢正眼看他,偏偏还要假装不经意的不小心看到了,迅速瞥一眼然后转头。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里还有人吗?”庄南星看他这个样子又有点想笑,连忙提出话题。
  池宁宝还正在自以为偷偷观察,猛地听到这个男人开口问话,吓得池宁宝一激灵赶忙说:“我,我叫池宁宝,快十八了,没有家。”
  说完就定定地看着他好像在等待宣判,睫毛一缕一缕的。
  这个回答跟庄南星想的大差不差,没有亲戚也正好避免以后给家里找上麻烦。
  可能一直营养不良,个子比相同年纪的哥儿矮了一截,以至于他以为才十五六。
  庄南星有些看不下去池宁宝瞪着狗狗眼大气不敢喘的样子。
  “你可以留在家里,但是我有两个规矩。”庄南星正色认真说道。
  池宁宝眼前又氤氲了一片雾气,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对他说可以留下。
  面前的庄南星认真地看着他,这明明白白告诉池宁宝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池宁宝愣愣的不说话,庄南星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这孩子真的不太聪明。
  接着说“第一,天黑之前必须回家,第二,不许带人回家过夜。如果你确保你能做到,我很欢迎你。”
  不等池宁宝激动,反倒是旁边的庄白开始嚷嚷:“对!我和妹妹也欢迎你,我们家没有地,不太跟村里的大人打交道,既然你来我们家了那就是天大的缘分!我们会保护你!”
  池宁宝没想过竟然有一天会有人对他说要保护他……
  庄家三人齐齐盯着池宁宝,池宁宝从来没这么被人瞩目过,他的脸瞬间红透了,连忙低头说:“我很听话的,我想留下,我什么活都会做,不会吃白饭。”
  池宁宝真的觉得天上掉馅饼了!
  抿着唇想笑又觉得不太好连忙闭住嘴,又忍不住笑,在这两个表情之间来来回回。
  庄南星知道一直盯着一个哥儿看非常无礼,平日去镇上卖货遇见年轻的姑娘哥儿都会下意识避开目光,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他觉得池宁宝全身上下都很有意思,尤其是脸上的表情,配上灵动的眼睛。
  真的很可爱……
  “好了,今天太晚了,不做新菜了,明天再吃好的。庄彩去热剩饭,庄白和我去收拾屋子,今天你先睡庄白的床,明天再收拾个屋出来给你住。”庄南星分好工,把馒头包子递给庄彩去热。
  庄彩笑眯眯地看了池宁宝一眼,跳着去东边厨房生火,庄白也连忙去自己屋里收拾床铺被子。
  只留下手足无措紧张兮兮的池宁宝和有心安抚的庄南星,池宁宝觉得他们家大哥很威严,不敢独自在这里。
  池宁宝抬脚想跟着庄彩去厨房,“别走,给你个好东西。”庄南星张口叫住了他。
  他从坛子里拿出来两串糖葫芦,递到池宁宝面前说道:“你一个,庄彩一个,拿给她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喊我哥。”
  “我,我也有吗?”池宁宝不敢置信一般,眨着漂亮的眼眸期待地望着他。
  池宁宝以前见过村长的孙子拿着一根糖葫芦满村子炫耀,大家都羡慕他,池宁宝也不例外。
  庄南星只笑笑不说话示意他拿好,“谢谢哥哥”池宁宝有点不太好意思,小声的谢着,一手接过一根糖葫芦,咧着嘴转身跑出去了,像个撒欢的狗崽崽。
  庄彩在守着火,池宁宝带着一股风就跑进来了,火苗猛地烧了一下,就跟池宁宝的脸一样。
  池宁宝还不太好意思跟庄彩说话,只看着庄彩把糖葫芦递过去。
  庄彩也不爱跟不太熟悉的人说话。
  她接过糖葫芦,安抚性地拉着池宁宝的手晃了晃,把那边的竹凳子搬过来给他坐。
  俩人守着灶台坐在凳子上吃糖葫芦,这是池宁宝人生头一次吃。
  他举着糖葫芦忍不住舔了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这就是宝顺说的外边的糖吗?原来糖是这个味道,感觉心里甜滋滋的。”池宁宝最擅长心理活动。
  他一直舔着也不吃,转头看见庄彩的一半都没了,才忍不住小心地咬下一个,慢慢嚼着,酸酸甜甜的,山楂的果肉也很沙。
  池宁宝眼睛弯弯的,跟今晚的月亮差不多。
  庄彩的糖葫芦吃完了,把签子扔进了火里,去盛灶台上热的饼。
  然后转身去柜子上数了四个大碗出来,去盛玉米糊。
  池宁宝吃了一半,看到庄彩在盛饭,赶忙站起来要帮忙,举着糖葫芦四处张望着要把剩下的放在哪里稳妥。
  他把一半糖葫芦放在了柜子里的盘子上,又看到庄彩拿着个小盘子盛瓦罐里的东西,好像是他下午没敢吃的小菜,他转身去端碗,在庄彩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
  已经天黑了不能在院子吃,他们把碗端到了中间屋子里。
  端好饭池宁宝就自觉去厨房坐着了,他根本没敢想可以上桌吃饭,往常也都是等人家吃完了他才吃。
  庄彩发现桌上缺了一双筷子,才返回厨房,看到池宁宝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
  她对上池宁宝清澈的眼睛有些哽住了说不出话,“不害怕,跟我一起。”她只说这个就拉起池宁宝去饭桌挨着她坐下。
  庄南星和庄白已经在屋子里了,庄南星看人齐了就去把两包糕点拿出来放到了他们面前。
  一摸,他刚才好像把庄白给忘了……
  “给你吧。”庄南星漫不经心的把糖葫芦递给庄白,似乎要掩盖刚才把他忘了的事实。
  可惜庄白是一个什么都要大惊小怪的人,“哥!你只给我买了?妹妹和我小弟的呢,你是不是忘了,你可别偏心我啊!咱们家不兴这个!”
  庄南星甚是无语,压根不想理他。
  “你想多了,刚才就给他们了,是把你忘了。还有,别把你们学堂那不好的风气带回家来,池宁宝也比你大。”
  “……哦!”庄白翻了个白眼撇着嘴也甚是无语,为了糖葫芦他不跟哥哥计较。
  庄彩笑着给他们分筷子,池宁宝也觉得好笑,见没人赶他下去,就坐在椅子上抿着唇偷偷看他们。
  他又忽然想到,只买了三个……是不是自己把庄南星的给吃了,池宁宝若有所思地想着放在柜子上的半串糖葫芦的归宿。
  说是简单吃点,但是在池宁宝看来不会再有更好的饭了,那一堆馒头包子白花花的,包子里的油都流出来了,饼是用一半玉米面一半白面烙的,外皮香香脆脆的,比池宁宝的脸还大,也很厚实。
  这是他第二次吃。
  他看别人都开始吃了,他才动筷,只小心地掰了不到半块饼,他下午吃得太多了,又吃了半串糖葫芦,不是很饿。
  正要下嘴,庄彩就把他手上的饼抽走了,池宁宝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让他吃吗?
  池宁宝心里还没来得及想更多,一个比他手还大的包子就到了他手上。
  “吃哥买的包子,比饼好吃。”庄彩说道。
  池宁宝有些看不起自己,庄彩这么好,他刚才竟然那样想。
  他看了眼庄南星和庄彩,小声地道谢。
  也没人过多地盯着池宁宝,都在吃自己的饭,这让他慢慢放松下来了,才小心地咬着包子。
  一嘴下去,池宁宝的眼睛都亮起来了,赶紧吃了第二口。
  他决定包子是他吃过的第二好吃的东西,第一还是糖葫芦。
  他只能吃一个,本来就不多,哥哥还没吃呢,更何况还有一大碗玉米糊呢。
  而且他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喝完这一大碗玉米糊,上边滴了两滴芝麻油,闻着特别香。
  中午的鸡蛋池宁宝没有吃,又被拿到桌子上来了,庄白一边啃着包子,一边把鸡蛋分给他和庄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